温馨提醒:建议您将txt小说下载吧加入"浏览器收藏夹",或者免费下载快捷方式到桌面,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小说下载吧!我知道了免费下载到桌面加入收藏夹
电子书阅读器下载txt小说下载吧把txt8保存到桌面最新推荐小说热门小说排行
网站地图网站地图1网站地图2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收回

目录

穿越八零之军妻养成计划 连载中是由授权给www.txt8.net刊载,请支持原创、支持作者,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到授权方订阅VIP章节!

穿越八零之军妻养成计划 连载中

相关Tags:txt8 作者:阿窝 小说类别:玄幻




《穿越八零之军妻养成计划》


第一章:新生



天才壹秒記住『笔下文学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九八零年十二月十二日。

西北,离边境线只有百十公里的农村,一户土胚房里,几个人正围着一铺炕,炕中间躺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

“醒了,醒了,妹妹醒了。”一个年轻男孩的声音惊喜的说。

秦小雨努力的睁开眼,就看见几张惊喜的脸看着自己,不是死了吗?秦小雨使劲眨眨眼看着乌黑的房顶,发黑的墙壁,还有围着自己的几个人。

又赶紧闭上了眼睛,这是哪里啊?

“妹妹怎么了?”有个年轻的女孩问。

“也许退烧后,累了吧,这么大的雪,到山上找什么雪莲,咱们这山上哪有雪莲,都是被村头马家那个闺女给骗了。”一个年长的妇女抱怨道。

秦小雨闭着眼,脑海一幕幕闪过竟然全是别人的记忆,自己跑进了别人的身体?

“小雨,你是哪不舒服啊?给妈说,可别吓妈啊。”妈妈冯玉珍见闺女睁开眼又闭上,又睁开又闭上,吓的带着哭腔说。

“是啊,妹妹,你给哥说,哥去揍他。”秦小雨知道这是原主的哥哥秦朗。

秦小雨脑海里闪着原主的记忆,这具身体的原主也叫秦小雨,今年只有十四岁,刚上初二。平时人有点笨爱哭,老被班里的同学欺负,人就变得很自卑,不肯和人交往。

但是在家却是很受宠,有一个哥哥秦朗十八岁,没考上高中,准备过了年的冬天去当兵,一个姐姐叫秦晓霞,十五岁,和原主在一个学校上初三。

家里条件并不好,秦父秦振华却怎么都坚持让孩子们上学,为此家里穷的叮当响,常被村里人笑话。

秦小雨不明白怎么会这样,又睁开眼,看着几张真情流露的脸,心里也觉得有些暖暖的。

冯玉珍见秦小雨再次睁开眼,说:“傻孩子,下次别人说什么,你也不能信了啊。今天鸡下了两个蛋,妈一会儿都给你煮了吃。”

秦朗赶紧说:“小雨,等天晴了,我给你扣麻雀,烤着吃,可香了呢。”

秦小霞笑着附和:“是啊,是啊,你可不要再吓我们啊。”

秦小雨抿了抿有些干的起皮的嘴唇,嘶哑的说道:“好,妈我有点饿了。”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先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秦振华赶紧推着冯玉珍说:“去,赶紧给小雨煮糖水蛋去。”

“好,我马上去。”冯玉珍高兴的麻利下炕去煮糖水蛋。

秦小霞扶秦小雨坐起来,柔声说:“你吃完饭,我教你写作业,要不明天你们庄老师又该说你了。”秦小霞虽然比秦小雨大一岁,个子却高半头。

秦小雨点点头不吱声,原主学习笨,性子木讷不爱说话胆子又小,在班里常被班主任老师各种嫌弃。

这会西北的农村还没有电,都是用煤油灯,灯上扣着个玻璃罩。灯火如豆,昏黄一片,秦小雨习惯了电灯的明亮,一时还真有些适应不了煤油灯的光。

在一家人殷切的目光下,秦小雨强迫自己吃下两个荷包蛋,还把一碗糖水都喝了。

秦振华夫妻这才满意的收了碗筷,让姐妹俩赶紧休息。

晚上她是和秦小霞睡西屋,秦朗睡厨房,秦振华夫妻睡在东屋。

秦小雨躺在热乎乎的炕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这会儿才有功夫梳理心情。

她记得今天是她十八岁的生日,没有蛋糕没人祝福,孤零零的躺在病床上,双眼努力的看着门上的玻璃窗。

妈妈答应她等下了夜班,就买蛋糕来给她过生日,她等到生命的终结,也没有等来妈妈,还有她想见的那个人。

十三岁那年,她得了白血病,父亲秦风在知道这个病要花很多钱时,拿着家里所有的钱走了,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母亲原萍不信命,告诉秦小雨,再难也要笑着活下去。母亲的坚强乐观,也深深感染着秦小雨,每次化疗不管多难受,秦小雨都笑兮兮的告诉母亲:妈妈不疼,看我的头发又掉了。

后来秦小雨成了彻底的小光头,还每天对原萍说:“妈妈,你看,我现在就是聪明的一休,咯叽咯叽”说着还做着一休开动脑筋的动作。

常常逗的病房里的病人和家属哈哈大笑。

原萍打两份工,有时间还去天桥摆地摊,努力攒钱给秦小雨治病,直到两年后突然有个好心的l叔叔匿名捐款,母亲才辞去一份工作,可以好好的照顾她。

每个月l叔叔都会寄很多钱,有时候还会寄很多礼物,秦小雨的愿望就是能在十八岁生日时,见一面l叔叔,亲口跟她说声谢谢。

l叔叔给她发邮件,同意了她的请求,并且承诺,会在她十八岁生日那天来看她。

现在她穿越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那个世界的她是不是死了?那妈妈怎么办?她已经那么苦了,才四十岁,却看上去像五十岁,秦小雨想着心就疼的无法呼吸,不由的泪水滂沱,怕惊醒旁边的秦晓霞,死死咬着被角。

想起白天照镜子时,看到自己现在的容貌,和前世竟一模一样,只是前世自己天天躺在病床上,皮肤白的透明,而现在的她皮肤有些微黄,个头有些矮,才一米四多的样子。

秦小雨在胡思乱想中沉沉睡去。

第二天天不亮,秦小霞就喊秦小雨起床,穿上棉鞋,棉衣棉裤,围上大厚围巾,书包里装了两块苞米面饼子,就准备上学去了。

秦小雨拉着秦小霞说:“我都没有刷牙洗脸呢。”

秦小霞着急的说:“来不及了,赶紧走吧,一会迟到了,又该罚站了。”

出了村子,在村口碰到了昨天骗自己去山上采雪莲的同班同学马娟。

马娟拦着秦小雨关心的问:“小雨,你昨天没事吧?我就那么一说,你怎么还当真了。”

秦小雨虽然上一世只活了十八年,但是病房就像一个小社会,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还有她得了重病,爸爸的抛弃,亲戚的冷漠,让她早早就尝尽了世间冷暖。

这马娟一看就是势力眼又有小心机的人,秦小雨没吱声,这会儿她还没从穿越这事里,反过劲呢,没心情跟她斗嘴,好在原主原本就是个闷葫芦。

秦小霞倒是在一边冷哼:“马娟,你下次再敢欺负我妹妹,我就把你搞对象的事说出去。”

马娟惊了一下:“你不要瞎说,我什么时候搞对象了。”

秦小霞也不搭理她,拉着秦小雨往学校走去,走在压实的积雪上,咯吱咯吱的。秦小雨非常喜欢这个声音,总让她想起很小的时候,冬天下雪时,妈妈领她回姥姥家的情景。

七八里路,两姐妹走了三四十分钟,秦小霞看着秦小雨进了教室才走。

秦小雨进教室,凭着原主的记忆,坐在第一排,因为她个子矮,一直坐在第一排。

教室里其他同学就跟没看见她一样,依旧在各自座位上说说笑笑,秦小雨庆幸原主平时孤僻不合群,让她有时间好好思考一下,以后怎么办。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二章:适应



天才壹秒記住『笔下文学 qu 】

让秦小雨讨厌的是同桌马军,在课桌中间用白粉笔画了条三八线,如果秦小雨的胳膊敢越过线,他就用圆规尖扎她。

秦小雨看着三八线,眯眼想了想,原主几乎每天都被扎过,越过线被扎,有时候没越过也被扎,这个马军却可以蛮横的过线。

这个仇她一定要替原主报了!

马军总觉得秦小雨有点变化,可又说不上来哪里变了,依旧是个闷葫芦,低头不吱声啊。

对!眼神变了,看他的眼神不像以前一样胆小懦弱,而且多了一分坚定和倔强。

马娟个子高,坐在教室的后面,忍不住偷偷打量秦小雨,这会儿重男轻女严重,女孩上学的机会少,一个班二十多个学生,就三四个女生。

这三四个女生中,就数秦小雨长得好看,多亏性格呆闷,要不全班男生都得喜欢他。马娟气愤的想着。

原主秦小雨在班级里也没有朋友,每天除了课间上厕所,几乎都没离开过座位,秦小雨觉得这样很好,可以让她多很多时间去适应这个新环境,既然老天让她重生了,而且这会儿妈妈原萍应该还是个小姑娘,她一定要攒钱,一定要找到妈妈,然后阻止她嫁给渣爸。

中午时,秦小霞跑来找秦小雨,两人坐一起,吃着干巴巴的苞米面饼子,秦小霞帮妹妹梳理了一下刘海儿说道:“小雨,你上课要是听不懂,就记下来,晚上回家,我给你讲,不要管别的同学说什么啊,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只是她们没有发现。”

秦小雨点点头,有个姐姐真好。

马娟在座位后面嗤鼻,她是瞧不起这两姐妹的,瞅瞅穿的衣服,袖口都磨烂了,里面的棉花都露出来了。秦小霞的裤子屁股上,还补个大补丁。

马娟的父亲是小队的小队长,每个月的布票都比别人家多两米,而家里就她一个闺女,很得宠,几乎每一季都做新衣服,在班里数她穿的最好。

秦小霞听见马娟在后面的嗤鼻声,生气的扭头,瞪了一眼马娟。

秦小雨拉回姐姐的手,微微一笑着说道:“咱们不和她一般见识。”

秦小霞气哼哼的转过头,对秦小雨说:“要不是他爸是队长,我都想揍她一顿,我就怕我打了她,春天家里给地里浇水的时候,她爸爸故意不给咱家分水。”

秦小雨上一辈子也没有种过地,而原主的记忆里,都是些很奇怪的东西,像家里的大事,几乎一件没有。所以不太懂分水是怎么回事。

吃了午饭,秦小霞又跑着去水房,用搪瓷缸子接了一缸子凉水回来,让秦小雨喝。

秦小雨吃半天干苞米面饼,嗓子早就干的冒烟,接过秦小霞手里的缸子,咕咚咕咚喝了两口,直觉得咽下的是一口冰渣子,从嘴一路冰到肚子里,这种冰凉的感觉,激的脑袋仁都疼。

秦小雨喝了两口,实在喝不下去了,小脸苦巴巴的看着秦小霞:“姐,太冰了!”

秦小霞还没有吱声,后面的马娟讥笑:“装什么大小姐,大家都能喝凉水,怎么就你不能喝了。”

秦小雨觉得这个马娟嘴真是欠到家了,不过秦小霞说不能招惹她,要不对家里种地不利,看来只能暗里整她了。十三岁以前的秦小雨,也是个淘的没边的孩子,爬树掏鸟蛋,抓四脚蛇放恶毒老师的粉笔盒里,只是生病后,身体不允许她淘气了。

这会儿见原主这么受欺负,灵魂里那点不安的小因子开始咕咕往外冒。

马娟见姐妹俩都无视她的话,更变本加厉了:“还真以为是金凤凰呢,就是考上高中,有钱上吗?”

“闭嘴!你怎么那么多废话!”教室最角落里传来一声不耐烦的训斥。

秦小雨忍不住回头看了眼,是个穿着黑棉袄的男生,五官清秀带着几分书生气,正瞪着马娟。

“张家林,你怎么那么多管闲事!”马娟立马不乐意的吼回去。

秦小雨回过头,听着两人的吵吵声,心里直摇头:幼稚!

好不容易挨到下午放学,庄爱芹进教室,让几个学习好的留下开小灶,其他同学放学。

看着庄爱芹对几个学习好的同学,笑的和蔼可亲,一脸灿烂。

秦小雨暗自撇撇嘴,低头收拾书包,谁让自己学习不好呢。

秦小霞因为初三要补课,让秦小雨先回家,外面太冷,就不用等她了。

秦小雨背着书包,用大红围巾在脖子上缠了好几圈,就露双眼睛在外面,磨磨蹭蹭的往家走去。

西部的冬天,最低气温在零下三十度,白天气温高的时候,也只有零下十几度。

冬天天短,这会儿太阳就像个咸鸭蛋黄一样,在西边的地平线处。

为什么是鸭蛋黄呢?秦小雨觉得她现在很饿,中午一个干苞米面饼子早消化了,现在饿的前心贴后背。

回家要路过边防团大门,正好遇见当兵的从打靶场打靶回来,战士们高唱着打靶归来,士气高昂的朝团大门走去。

队伍六人成排,占个半条马路。

秦小雨被这雄赳赳气昂昂迎面走来的队伍吓到了,看着自己好像走反了,挡住人家的路了,不由往边上让了让。

哪里想到,旁边看着是和路面相平的雪地,谁知一脚踩过去,是个引水渠,人直接翻进沟里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三张:邻居



天才壹秒記住『笔下文学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秦小雨觉得糗大了,看着一大排长得一模一样的脸看过来,窘迫的竟然忘了爬起来。

战士们碍于领导在一边,都憋着笑,继续唱着突然跑调的歌,大步往前走。

“我拉你起来。”

秦小雨低头懊恼,想着这些人赶紧过去,她再爬起来,却听见头顶传来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抬头一看,见一穿穿绿色军大衣的军人,目光深沉如水的看着自己,高大的身子微弯着腰,递过来一只手,手指修长,指甲修剪的平整整洁。

秦小雨准备伸手,却突然想起,她的手因为冬天天冷,都冻得红肿皴裂了,羞窘的把手往后缩了缩,小声说:“谢谢叔叔,不用了,我一会儿自己爬起来。”

罗湛看着秦小雨如清泉般水汪汪的大眼睛,心里一窒,太像了!压着心里的窒疼,微微一笑说道:“天冷,放学了赶紧回家,走路的时候不要走没人踩过的地方,有很多深坑。”

秦小雨点头“哦”了一声,等罗湛带着队伍进了部队大门,才七手八脚的从渠里爬出来。真是丢死人,不过刚才那个叔叔,长的挺帅的,高大不粗狂的身材,棱角分明的脸庞,本该是冷峻严肃的,却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只是一双黑眸太深邃凌人。嗯,按现在身体这个年龄,叫叔叔没错,对方怎么也应该有三十了吧?

秦小雨边拍着身上的雪,边胡乱的分析了下,然后接着磨磨蹭蹭的往家走,她只要一有空,就忍不住想,自己穿越了,怎么才能找到妈妈?对,攒钱!等自己长大了,钱也攒够了,就去找妈妈。

一想到母亲原萍,又忍不住眼红想哭。

刚到村口,就见秦朗裹个大棉衣,戴个老汉帽,冻的嘶里哈拉的吹着手,在原地剁着脚。

秦朗一见秦小雨,高兴的跑过来:“小雨,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小霞呢?咦?你怎么眼睛红了?谁欺负你了,我明天揍他去。”秦朗边嘟嘟囔囔的关心着,边伸手摘下秦小雨身上的书包,背在自己身上。

秦小雨被秦朗的关心,感动的眼眶酸酸的,又想哭:“我没哭,可能是冻的,咱们赶紧回家吧,我姐说一会儿她补完课,和同学们一起回来。”

秦小雨一进门,冯玉珍迎过来,帮着摘围巾,嘴里也是碎叨叨的说:“这么冷,鞋垫怎么不垫,我每天给你们烤在火墙上,早上怎么不长记性的垫上啊,你说这要是老了,得了老寒腿啥的,遭罪的可是你们自己,还有你姐,多大个人了,今天没穿棉裤,嫌难看,腿冻掉了,就不难看了。”

秦小雨抿嘴直笑,为了不让秦振华他们发现异常,她都尽量少开口说话。

晚饭后,冯玉珍也不让秦小雨姐妹俩帮着干活,赶着她们赶紧写作业去。

秦小雨乖巧听话的拿出作业,不会的地方问秦小霞。

秦小霞一直学习很好,见妹妹难得这么用功,就热心的坐旁边指导,秦朗依旧捧着武侠小说看的津津有味。秦振华两口子坐地上剥苞米。屋里一片和乐融融的气氛。

突然门外的大黄狗叫起来,随着听到有人喊:“老秦……”

冯玉珍听到喊声说:“像是隔壁张老三,你去看看吧。”

秦振华披了件大棉衣出门。过会随着开门的凉气,领进来一个四十多岁的壮汉。秦小雨认得,这是隔壁邻居张老三,家里现在有三个闺女,一直想生个儿子。以前倒是有过一个儿子,可惜一岁多时得疾病夭折了。

张老三进门就说:“你家狗把我埋在雪堆里的野兔叼走了,你们看见没?”

冯玉珍不乐意了:“村里那么多家养狗的,你咋能说是我家的狗呢?再说我家大黄天天都拿铁链子拴着,可没撒开过。”

张老三一副我就知道你不会认账的样子,气哼哼的说:“看雪地里那狗的脚印,可是翻墙来你家的。”

秦振华也生气了:“老三,也许是别家的狗路过我家呢?”

秦小雨搜索原主的记忆,记得这个邻居很奇葩的,他家在靠着两家院墙的地方种了棵苹果树,有的树枝都伸过院墙,到了秦家。从苹果树坐果开始,张老三媳妇几乎每天都过来数苹果,偏生老三媳妇是个不识数的,今天数是六十,明天数又是五十八。后天数又是七十。为这事,没少在她家院里骂骂咧咧的。

张老三一副我不管的样子说道“反正老秦大哥,你得赔我家只兔子。要不我满村说你指使你家狗偷我家兔子。”

秦朗把书啪的扣在桌子上说:“你去说去,还怕你不成。”

张老三向来也是个浑人,梗着脖子说:“你个小娃娃还跟我拍桌子,今你家不赔我兔子,我就不走了。”

秦振华向来宽厚,这会儿也忍不住要翻脸了:“张老三,你不能这么耍不要脸。”

“我怎么耍不要脸了?我就是要我家的兔子。”张老三理直气壮的说。

“爸,别跟老张叔生气,明个咱们赔他家一只兔子。”秦小雨突然抬起头说。

冯玉珍停下手,看着自家闺女说:“你个傻丫头,赔给他一只兔子,不就等于承认咱家真拿他兔子了。”

张老三哼一声:“本来就该还我家兔子。”

秦小雨看家人都吃惊的看着自己,轻轻的说:“老张叔家前天吃鸡了,把鸡毛就埋在房后的雪窝里。妈,我瞅着像咱家那只芦花鸡。”

张老三脸一下难看了:“小丫头片子,你胡说什么呢?那是我家自己的鸡。”

“老张叔,你家就养了四只鸡,两只黄母鸡,一只黑母鸡,还有只红公鸡。啥时候有芦花鸡了?”秦小雨不紧不慢的问道。多亏原主的记忆平时竟记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因为胆小,也没跟人说过。

冯玉珍听了,一拍腿说:“对啊,你家啥时候养过芦花鸡?难怪我在房顶上骂大街时,你俩口子不出屋呢,敢情是心虚啊。”

张老三一脸尴尬:“谁心虚了,不想给兔子直说,干嘛赖我偷你家鸡。”

秦朗就要出溜下炕说:“那咱们现在提着马灯,去你家房后挖,看有没有鸡毛?”

张老三裹裹身上的棉袄,起身准备走:“行了,不用你家还兔子了。”

秦小雨捅捅秦朗,机灵的说道:“不行,老张叔回去把鸡毛挖了另藏个地方,明个再来要兔子咋办。”

秦朗点头说:“对,我现在得喊个证人看看,我去喊刘大爷去。”刘大爷刘汉生在村里算是有威望的人。

张老三急眼了,可是又没办法,只能看着秦朗拎着马灯去找刘大爷。

不多会刘大爷就跟这秦朗到了张老三家房后,秦小雨帮忙拎着马灯,秦朗接过铁锹按秦小雨指的地方挖,果然几掀就挖出芦花鸡的鸡毛。

张老三梗着脖子说:“这事有人陷害我。”

刘大爷冷哼一声:“行了,平日里,你没少干这偷鸡摸狗的事。明天你把你家鸡给老秦家一只,大冷天的,都回去吧。”

张老三砸吧了下嘴,没吭声,转头就回家了。秦朗送了刘大爷回去,到家后高兴的说:“小雨,你今天太厉害了,能断案子了。”

冯玉珍还是心疼那只芦花鸡,说:“小雨,你见了他家埋鸡毛,咋不早说呢?”

秦小雨吐吐舌头:“我当时没想到这个,今天急眼了,才想起来。”

“行了,不早了,都歇了吧。”秦振华命令道。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四章:异能



天才壹秒記住『笔下文学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接下来几天,秦小雨慢慢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她每天也小心的不让自己变化太大,要不太难解释了。

秦家人还是觉得秦小雨变了,变得爱笑,坚强了。

傍晚时分,天空又开始飘起了雪花,室外寒气逼人,屋内却暖融融的一团。

秦朗捣鼓着收不到台的收音机,突然抬头跟秦小雨和秦小霞说:“明天星期天,我带你们上山抓野鸡去,虎子哥也去。”

秦小霞点头:“好啊,好啊。”

冯玉珍纳着鞋底子,不满的说道:“去什么去,那么大的雪,再冻感冒了,再说,女孩子家,天天在外面疯跑像什么样子啊。”

秦小雨坐一边抿嘴笑着不吱声。

第二天一大早天就放晴了,白茫茫的一片,被太阳光一照直晃眼。

秦朗一大早就起来推屋顶上的雪,因为怕雪太大,压塌房屋。秦小雨和秦小霞扫院子里的雪。要不等春天化了,院里都是泥,没法走人。

因为惦记着要去抓野鸡,秦朗干得格外卖力。还招呼秦小霞,秦小雨快点。

秦小霞瞪眼,嘀咕还怎么快呀,都累死了。秦小雨抿嘴直乐。

正扫着雪时,就见一个穿着灰色棉衣,留着小平头的大男孩跑进院里:“秦朗,快,你们好了没?”

大男孩正是秦朗口中的虎子哥,和秦朗同岁,是刘大爷家的小儿子,叫刘家卫。在县上上高中。

刘家卫说着,看了一眼正在低头扫地的秦小雨说:“小雨,来,我帮你扫。”刘家卫长得很好看,国字型的脸,浓眉大眼,鼻梁高挺。一笑还隐隐有两个酒窝。

秦小雨笑着摇头说:“谢谢虎子哥,不用了,马上就扫完了。”她知道这个刘家卫一直都特别照顾原主。

秦小霞在一边打趣:“虎子哥,你咋不帮我扫?”不等刘家卫说话,房顶上的秦朗说:“你长得那么壮,还用帮忙啊。”

秦小霞恼羞成怒,团起一疙瘩雪朝秦朗砸去。

秦朗笑着跳开,也团起雪团砸秦小霞。一时间嬉笑一片。

秦小雨看着,也忍不住笑盈盈。加上刚扫了半天雪,小脸冻的粉扑扑的,格外耀眼。

刘家卫偷偷看着笑的眉眼弯弯的秦小雨,心里跟着暖暖的,他喜欢秦小雨,是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喜欢。

秦朗闹够了,赶紧张罗出发去山上抓野鸡去。刘家卫还拉了个爬犁子。说是到山上可以滑雪。

秦小霞装了点玉米面饼,又用一个掉了漆的军用水壶灌了一壶开水。

走了大概一个多小时,才到山脚下,山不高,很奇怪山南面全是郁郁葱葱的松柏,而北面却光秃秃的,秦小雨实在看不出来哪能抓到野鸡。

秦朗指着松柏林子说:“不知道能不能逮着个呱啦鸡。”四人进林子,林子一冬天也没人来,雪深的一踩都到膝盖上。

刘家卫拉着爬犁说:“小雨,你坐爬犁上,我拉着你。”

“不用,我觉得这样挺好玩的。”秦小雨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这种感觉确实不错。

刘家卫笑着看着走了半天路,小脸红彤彤的秦莉,宠溺的说:“行,一会走不动了,就吱声,我拉着你走。”

秦小雨笑笑没说话,安静的跟在大家后面。

秦朗扑腾的在雪地里一顿乱趟,也没找见呱啦鸡。倒是每走过一棵树,就使劲踹一下松树的树干,树上的雪扑啦啦往下掉,全落在身后秦小雨三人身上。秦小雨和秦小霞惊的尖叫,秦朗哈哈大笑着扑腾的往前走。

刘家卫团疙瘩雪追上秦朗,猛的塞他脖子里,凉的秦朗大叫起来,不甘心的追着报复刘家卫。

秦小雨在后面看着也很开心。秦小霞也努力往前扑腾着,去找秦朗报仇。

“人类来干什么啊?”

“不知道?不会是抢咱们松果的吧?”

“松果都藏好了吗?他们太好怕了,咱们赶紧藏树洞里,别让他们抓住了。”

“那边还藏着好多人呢,还拿着枪。”

“哎呀,会不会也是抢我们松果的?”

秦小雨被突然传入耳朵的声音惊到,抬头看去,两只灰毛松鼠正从树干上跑过。

她竟然听懂了松鼠讲话?!

秦小雨惊呆了,怎么会这样?难道穿越的时候,还带了异能?小说上好像有这么讲过。

能听懂松鼠的对话,那其他动物的呢?

正在秦小雨震惊时,不知什么时候刘家卫跑来,突然往她脖子塞了一团雪,冰冷刺激的秦小雨一下子跳起来,压下心里的惊愕,笑着说:“虎子哥,你太可恶了。”也团起一团雪去追刘家卫,刘家卫笑着跑远。

没有人发现松柏林深处隐蔽潜伏着一群军人,默默的看着嬉闹的四个人。

罗湛没有想到,今天在山上伪装训练也能碰见这个小丫头。笑的如此漂亮,明丽的笑容,像融化了这满山的积雪。亮汪汪的大眼被阳光照的,闪着夺目的光。

罗湛觉得这是他二十五年来,见过最暖的笑容,冰冷了很久的心,突然温暖起来。

“副营长,那帮孩子朝咱们这边过来了,咱们要不要终止训练?”三排排长董建国小声说道。

罗湛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下,董建国都出声了,这训练还怎么继续下去,呼啦起身,抖了抖白布披风上的雪,命令全体集合。

秦朗兄妹三和刘家卫惊住了,怎么就没发现身边有人!

秦小雨一眼认出来了罗湛,前些日子要好心拉自己一把的解放军叔叔。

秦朗原本就崇拜军人,梦想当兵,这会儿看见罗湛他们,激动紧张的不会说话,只会傻愣愣的站那里笑。

罗湛集合队伍,目光平淡无波的扫了一眼秦家兄妹,准备离开。

“首长,首长,我也想当兵,有啥要注意的吗?”秦朗突然开口喊道,他是个聪明的孩子,现在农村家里条件都不好,家里男孩多的,都想着送去当兵,可以吃几年免费饭,家里省下的口粮攒着,到时候等孩子复员回来,好娶媳妇。

秦朗知道自家谁也不认识,走后门都没地方走,现在得赶紧抓个人,攀下关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五章:挣钱



天才壹秒記住『笔下文学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罗湛听了秦朗的话,停下脚步,转身盯着秦朗看,也不说话。

秦朗挺了挺胸脯,立正站好,毫不惧怕的任罗湛打量。

罗湛心中满意,这是个好兵苗子,身强体壮,还有胆识,很多人被他这么盯着看,都会窘迫的低头或者看别处,这小伙子却跟初生牛犊一样,直愣愣的看回来。

“在家没事,好好锻炼身体,只要符合条件,就能当兵。”罗湛丢下一句话,带着队伍离开。

秦朗兴奋的跟刘家卫说:“你看,你看,刚才那个当官的说我能当兵。”

秦小雨不由笑起来,这个哥哥心眼好,还很单纯啊,人家只是一句很官方的话吧。

下午到家,秦小雨心里还惦记着自己能听懂松鼠对话的事,趁大人不注意,偷摸去逗家里的大黄狗,让它叫起来。

大黄狗任她怎么逗也不吱声,秦小雨没办法,找了个棍子使劲捅了捅大黄狗,大黄狗跳脚叫起来,汪汪汪叫着。

秦小雨傻眼了,这没听懂啊?难道在松柏林里是自己的幻听?臆想?

“你这丫头,没事你捅狗干嘛?让它乱叫唤。”冯玉珍从屋里出来,看着蹲在狗窝跟前的闺女,这孩子发个烧,转性了?怎么越来越淘气了呢?

秦小雨吐吐舌头,回头再找机会弄清楚这事。

秦小雨准备好好折磨一下同桌,这几天被马军扎了两次,警告无数次,要不是她觉得她打不过马军,一定狠狠的爆揍他一顿。

秦小雨削了一些特别尖的木棍,装在书包里。

到了教室后,坐在桌位上,把木棍偷偷在课桌斗里排开,木棍尖都朝着马军的方向,这会儿的课桌斗都是通着的,而马军那边的课桌斗还掉了一块木板,每次都很霸道的把东西往秦小雨这边放。

原主秦小雨也不敢吱声,每次只能使劲往边上挪了又挪。

马军进教室后,看到他的小白兔同桌已经在座位上坐好,不屑的哼了声,把书包往桌斗里一放,使劲往秦小雨那边一推,“啊”的一声尖叫,跳了起来。

手掌侧面被木棍扎的顿时鲜血直流。

“你……你长胆了,是吧,”马军说着,要挥拳头去揍秦小雨。

秦小雨早料到他会这样,从袖筒里掏出一把匕首,对着马军。

西部居住着很多带刀的民族,很多家里都有这种手工打造的小匕首,秦小雨偷偷把秦朗的匕首装进书包,带到学校。

马军愣住了,他看见秦小雨眼神里是清冷狠绝,如果他把她惹恼了,这小白兔一样的丫头,肯定敢拿刀捅死他,讪讪的放下手,狠狠的瞪了秦小雨一眼。

秦小雨淡定的把匕首收回刀鞘,还扭头很有深意的看了马娟一眼,马娟也正往这边看。

马娟有些吃惊,秦小雨什么时候,胆子变这么大了。

元旦过后不久,就期末考试,紧接着就快放寒假了,秦小雨觉得自己考的不好也不坏。马军不划三八线了,偶尔她胳膊过界,也不拿圆规扎她了,让她觉得日子一下安生了很多。

考完试,放假三天后才到学校拿成绩单。因为快春节了,部队上组织了拥军爱民活动,清扫镇上主要街道的积雪和卫生。

秦小雨领了成绩单往家走,她心情很好,脸上也不禁露出喜悦的微笑,她竟然考了全班第五名,要知道原主以前都是班里垫底的差生。

看着路两边正干的热火朝天的绿军装。秦小雨放慢了脚步,越过一个个绿军装,又见罗湛站在马路边上,指挥战士把雪拍成正方形的雪堆,不由好奇的多看了两眼。

罗湛注意到有人看他,回头时,秦小雨已经收回眼神,小脸冻的红扑扑的,嘴角弯弯带着笑,大红的围巾,一身黑棉衣,黑棉裤。

罗湛发现每次见秦小雨,都是这么一身打扮,棉衣的袖口有些磨的发毛,脚上穿的条绒棉鞋也磨破了,补着一块藏蓝色的补丁。

不知道是不是和那件事有关,让他很心疼这个丫头。

回家后,秦振华看了成绩单特别的高兴:“我们小雨这是厚积薄发,肯定能考上高中。”

冯玉珍慈爱的看着这个最小的闺女,以前胆小爱哭不爱说话,最近整天笑眯眯的很讨喜,心里说不出的高兴。

晚饭过后,一家围坐在炕上讨论今年的年怎么过,秦振华不吱声,家里只有一百块钱,姐俩开学就得要十几块钱的学费。春天种地买种子也要钱,过年买菜买肉还有走亲戚的礼。孩子们过年连个新衣服都没有。钱真的不够花!

秦振华愁的皱起了眉,秦小雨心里有些难受,上一世,自己的病拖累的,妈妈一直过着贫穷的生活,现在看着一家人的窘境,自己却没有能力改变。

秦小雨想了想自己会写大字,马上快过年了,卖春联也不知道行不行,于是跟秦振华说道:“爸,要不咱们这几天去镇里摆摊卖春联吧。我来写,哥哥卖。”

快捷键← 共26页 上一页1 2 3 4 5 6 7 8 9 10 ...26下一页 快捷键→

优秀作品推荐

本站已与17K小说网、书海小说网、飞库网、凤鸣轩、看书网等原创网站结为战略合作伙伴和授权版权合作,为读者提供原创TXT下载。
本站所有电子书只有免费章节,如果你喜欢某本小说,请到合作的授权媒体网站付费阅读VIP全本电子书,本站鼓励购买正版小说,支持原作者的创作。
本站拒绝任何色情低俗小说,一经发现,请您用邮件联系我们,举报邮箱:txt8(at)txt8.net,我们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即刻删除!
txt小说下载吧永久域名:www.txt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