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txt小说下载吧加入"浏览器收藏夹",或者免费下载快捷方式到桌面,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小说下载吧!我知道了免费下载到桌面加入收藏夹
电子书阅读器下载txt小说下载吧把txt8保存到桌面最新推荐小说热门小说排行
网站地图网站地图1网站地图2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收回

目录

侯门纪事 连载中是由授权给www.txt8.net刊载,请支持原创、支持作者,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到授权方订阅VIP章节!

侯门纪事 连载中

相关Tags:txt8 作者:淼仔 小说类别:玄幻

--------------------------------
侯门纪事
淼仔

第一卷 第一章,安府

安宝珠走出红漆雕喜鹊登枝房门,见天气刚刚好。正是晚饭前半个钟点光景,晚霞作七彩色,红夹着黄,白云染着青,像老太太钟氏房中的粉彩蕃石榴花插,色泽明快,观之心头一爽。

“四姑娘,咱们又是头一个到的吧?”身边是小丫头红花,今年才得十岁,足的小了安宝珠四岁的她还在天真童稚中,一脸的孩子气。

她指的是给老太太钟氏请晚安。

安府主人中没有男人,老太太钟氏独掌大权,带着三个寡媳,还有三个孙女儿过日子。每天三定省外,只有晚上这顿饭,是全家都在老太太房中用饭,给老太太解闷,听她骂人或是絮叨。

安宝珠在姐妹排行中为四,却是安府长子房下嫡女,父母双亡的她住处离老太太最近,平时又不肯怠慢,给老太太请安常常是头一个到的人。

见红花这样说,安宝珠笑了笑:“早也罢,晚也罢,都是请安罢了。”在她自己心里,并不以为早到有多好,早到,不过是多听老太太骂几句罢了。

手扶着红花,主仆沿着抄手回廊往老太太房里去,路上遇到香气阵阵,不绝而来。红花又笑道:“四姑娘您闻闻,香兰苑里又有花开了,可是的,家里人少,老太太又不肯卖园子,弄得园子荒了,还年年开这些花出来。”

香兰园就在隔壁,离她们主仆走的地方有数丈远,那道粉墙后面。从这里过的人,总是能闻到杂开的花香。只是那花开在丛丛杂草中,宝珠春天的时候偶然看过一回,草长得有半人高,看上去怕吓人的,大白天的也像藏着贼。

“真不知道老太太为什么不肯卖园子,前儿门上吴大娘说,好几个盐商要买咱们家这园子,出的价都高了去,收得钱回来,放在银铺里生息一年也有好些,只是老太太不松口,弄得人家扫光而回。”红花活泼的道。

见小婢歪着脑袋,很是调皮样子,宝珠又要笑,手上本握着一条黄色帕子,就在红花头上打了一下,道:“看你又胡说,老太太的事,咱们可不议论。”

“四姑娘时常交待我,我怎么不知道?这不是没有别人,又只和四姑娘你说。四姑娘你看,这都快冬天了,那园子里草还是高得从瓦缝里出来,晚上从这里走,只是渗人,这里离咱们近,离老太太也不远,难道老太太就不害怕不成?”红花笑嘻嘻,眼珠子前后转动,见路上无人,依然是一大通的话。

“呆丫头,这家是老太太的,老太太不卖,自有她的道理。”宝珠轻声地说着,却不肯告诉红花真实原因,怕她嘴快,在下人中一时说出来,不防说是自己猜到的,传到老太太耳朵里,倒是不好。

更走上两步,香气更加的浓郁。宝珠能分辨到的,就有十几种子香花香草,就是桂花,也浓得比昨儿要好。

老太太年过半百的人,上没有夫君,下没有儿女,年过半百的她再不精明点儿,岂不是冤枉她侯府小姐的身份。

这香兰苑啊,看似杂草丛生,其实一年到头香花香草结不完。宝珠闲下来代老太太算过,光这一处的出息,就比外面一个铺子的收息还高,而铺子还要请伙计,请管事的打理,这一处园子只自己个儿长,不用浇水不用去管,到时候自有香料铺的人来收割,送银子上门,老太太又不傻,自是不卖。

再说安府虽然不是高官门第,安老太爷生前却也是五品官员,三个早夭的安家爷们中,有一个也中了举人,老太太钟氏又出身高门,嫁妆丰厚,岂会贪一点儿盐商银子,就把家和盐商做邻居。

她平时说起来商人,鼻子就要出气,十分的不屑。

转了个弯,就见到三房两厅,亦有几间抱厦。几个上年纪的妈妈走出来,不知是催晚饭还是老太太要什么。这里是老太太的房后,绕过去,就见到一个稍大点儿的丫头门前侍立,预备着有人出来好打帘子。

见到四姑娘来,她无声地垂头曲膝,行了个礼。而房中,有高谈笑语声从织锦绣宝相花的夹帘中出来,一听就是方姨妈的语声。

“福英,老太太今儿高兴?”宝珠先不进去,悄声问那丫头。福英缩着头笑,以手指先在唇上作一个噤声的意思,再往里看看暂时不会有人出来,才蹑手蹑脚过来两步,小声地道:“四姑娘你先别进去,里面说的话不好呢。”

福英是老太太前年买进来的丫头,是她一手调教出来的人,不算最得用的,却心地好,宝珠也极是喜欢她。

见这么说,宝珠就大大方方地站住,猜测着方姨妈在说什么。她无意偷听,奈何方姨妈一向腔门儿高,说到高兴的地方,更是压得住一台大戏,里面的话就断断续续传出来,让人能听个明白。

“哎哟喂,我的老太太哎,这阖家上上下下要是没有你,可让她们孤儿寡母怎么过得下去。提起来,这满城里谁不说你老太太又仁德,又慈善,把三个孙女儿养得跟三枝子花似的,这名声呀,都可以传到京里去……”

宝珠忍笑,方姨妈说话粗陋,但好听话不要钱的抛,老太太居家寂寞,才留下方姨妈常年招待,其实就是个解闷的。

哪天惹到老太太不高兴,也是撵过的。不过方姨妈脸面不值钱,撵走了她再来,说上一通的奉承话,依就是白吃白住安家的常客。

显然,方姨妈把老太太哄得很是开心,下面的话,就这么着出来了。

“……这侯府里,您那娘家,一年到头的来人看您,为的什么,还不就是亲戚们走动。姑娘们也大了,也到说亲事的年纪,您那娘家侯府里,听说倒有三个小爷呢,听说也大了,这不,您带着姑娘们去认认门子,走走亲戚,她们以后呀,只会感激您的……”

大概认为自己话说得得意,方姨妈嗓门儿又提了不少。话传到外面,福英竭力不笑,而且不看宝珠脸色。

宝珠是哭笑不得,手指绞着帕子,心里反反复复地想,好在这不是自己亲姨妈,要是自己亲姨妈,宝珠可以哭死去。

什么叫姑娘们大了,侯府的小爷也大了,大了,就要去认认门子走亲戚?宝珠认为自己应该生气,至少装一下恼怒,可是想到方姨妈用这种方式,看似和老太太闲话,其实是为她自己作打算,宝珠就很想笑。

方姨妈是二房里邵氏二奶奶的姐姐,她也早没了丈夫,家境又一般,时常到二奶奶这里借盘缠,巴结上老太太一住就不走。她膝下还有一个女儿,原本叫方素娟,后来见安家的姑娘们以珠为名,方姨妈就说素娟名字不好,改名叫明珠吧。

改了名字不要紧,生生的把安府三个姑娘都气到,不过不好说罢了。

这姑娘们大了的话,是指方明珠大了。

这侯府的小爷也大了,就是方姨妈说这番话的用心了。安府的三个姑娘没论亲事,方明珠也一样没有论。

安府的三个姑娘,三个房头都不是老太太亲生的,可托着老太太的名,还能往京都侯府里去做客。

方明珠,也就可以跟着前去。

宝珠不作理论,只是把玩着帕子出神。一旁,气坏了红花。扯扯宝珠衣袖,红花扁着嘴:“咱们回去吧,每每来这么早作什么,要听这些话。”

见她小嘴儿鼓嘟着,煞是有趣,宝珠就轻轻一笑,依从了她:“我们走开些,等里面话说完了再进去吧。”

红花是和福英一起买进来的丫头,家里穷爹娘卖了她。在安府里呆上两年,什么是姑娘们不该听的,她倒心中清楚。

这一点上,宝珠是感激老太太钟氏的。钟氏刻薄的时候让人听不下去,可该把持的地方也半点儿不错,如教养姑娘们,在这城里算是头一份。

但这样的人,也会听方姨妈胡扯,宝珠背后想到,就会心中纳罕,觉得祖母行事,总是猜不透摸不着。

她们刚走出两步,里面倒听见了。

“外面是谁?”老太太钟氏的声音问出来。福英如卸重负,忙扬声而回:“四姑娘来了。”略停一停,钟氏缓缓道:“进来吧。”

里面,忽然就安静下来,想来老太太交待了方姨妈,让她不要再说下去。许亲事的话,总不好当着姑娘们还说。

宝珠就从容进去,见房中坐的,果然是方姨妈。还有一个人,她的女儿方明珠也在。宝珠就不去想方姨妈说侯府的小爷大了,方明珠用什么样的表情坐这里听着,而是上前,对着正中福寿榻上的半百老妇人,恭恭敬敬行下礼去。

“给祖母请安。”

随着这一声,老太太钟氏的目光,放到宝珠身上。这是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妇人,她中年丧夫,膝下无亲生之子,庶子又全丧光,独自带着三个儿媳和孙女儿过日子,在别人眼里这日子是难过的,可钟氏硬是过得体体面面,身子骨儿也比同年纪的人硬朗。

这一切,与她侯府的娘家不无关系。


第二章,方姨妈

老太太钟氏眸子只在宝珠身上一转,即命:“一旁坐下。”宝珠惴惴,又暗有庆幸,今天老太太没有骂。

老太太一天不骂,日子都难过。她这会儿不骂,等会儿也是要骂几句的。宝珠庆幸的,就是老太太没单独骂上自己。她是没出闺阁的姑娘,老太太骂起来虽留三分情面,也是难听的。

等下骂,不是一个人在听,宝珠脸上就好过得多。

不过宝珠还是疑惑,老太太今儿是什么样的心情,居然晚饭前必骂人也推后一时。难道真的是让方姨妈说动,打算带着孙女儿京中过年,这才有三分客气?

见榻前摆着紫檀雕花鸟的小几,几上放着老太太心爱的宝石红釉盖碗,碗盖掀开一半,搭在茶盏上,茶水尚袅袅冒烟气,宝珠忍不住瞄上一眼。

老太太一生有着大家闺秀的格调,爱茶品玉,件件来得。她心情好时,就会多用上几口,又爱滚水烹茶,却不喜入口时太热,丫头们以沸水泡上茶来,先时滚烫,放到一旁待温热才好饮用。

这茶碗盖,有时是打开的,可以看出里面茶水余下多少。

一眼扫过去,见余下的只有一半,宝珠不禁纳罕,老太太去年还精明,今年难道糊涂,不知道方姨妈怂恿阖家去京都的厉害。

老太太钟氏的另一个丫头寿英,手拎一把小的提梁壶,轻轻走来把茶水添上,还是敞着盖子,任它自凉。

借这个空儿,方姨妈满面春风地对宝珠问了声好:“四姑娘,回回请安,都是你来得早,不枉老太太疼你一场。”

方姨妈才得四十出头,乍一看还精精神神的,细看眼角纹路,就是辛苦之相。她又正在含笑,皱纹更挤在眼角一侧,像极几个细小蜘蛛网趴在面上,虽五官俏丽,这就怎么看也好看不起来。

闻她的话,老太太冷哼一声,不像不喜欢,也不像很喜欢。反正她的孙女儿全是吃她的,用她的,她高兴哼就哼上几声,别人也不敢说什么。

宝珠就只眼观鼻,鼻观心,摆出恭恭敬敬的样子,才坐下,又站起来,轻声回方姨妈话:“姨妈说笑话才是,我离得近,原应到得早才是。”

她客气礼谦,像方姨妈是自己姨妈一样对待。

“坐下吧,才坐下又起来站着的闹。”老太太缓缓地道。方姨妈也急忙地笑:“可是的这个四姑娘,就说句话儿,你又站起来是为着什么。”

见对面那个人儿往上,对着老太太道了声喏,像荷花轻摇般归位,方姨妈的心头恨的可以滴血,却又无可奈何。

她在安家是客边,又占着一个长辈的名分,姑娘们见到她,本该行礼问好。可自从方姨妈自作主张把女儿名字改成明珠,安家的三个姑娘从此见到她,能不行礼就不行,走路顶面遇上,能装看不到就看不到。

偏偏老太太也不理会,把个方姨妈气得无法,只能自己忍着。

就像刚才,安四姑娘宝珠就只对祖母一个人行礼,对方姨妈视而不见,像她们母女不在这房中。

问了句话,是方姨妈有意让她站起,这一点上,安四姑娘从来不会错礼,老太太又说了一句:“起来坐下的闹。”

祖孙都有意无意的表明,方姨妈不是安家的正经长辈,有礼无礼皆可。

老太太这般态度,方姨妈倒心中清楚。老太太钟氏出自京中南安侯府,现在的南安侯,又是山西布政使的钟居忠,是钟氏的胞兄。钟氏一生,自先南安侯夫妇去世后,就不曾再回南安侯府,不过南安侯府对钟氏的照顾,四时节礼从来不曾少过。

这算是一个铁杆儿的娘家。

有这样娘家的老太太钟氏,眼界自然是高的,她的眼睛里不会当方姨妈是门正经亲戚,她的眼睛里没有,她自然让孙女儿在方姨妈面前摆摆谱儿,不在话下。

老太太,方姨妈不敢恼。她恼的,就是安家三位姑娘,她们的眼睛里没有自己。时常方姨妈背后在骂:“都不是老太太亲生的,都是等着泼出去的水。老太太一生有南安侯府照顾,还落得无数话柄。几个毛丫头,还没出门子就不认人。有一天个个嫁得不好,才知道没有亲戚的苦。”

见一回安家三个姑娘,方姨妈由她们的态度就气一回。今天就请个晚安,方姨妈又惹了一肚子气,晚饭还没有用,人先气得饱。

宝珠悄悄的扫量她,她不在乎方姨妈生气,事实上方姨妈这个人,是不能太热络。过分亲近,她的恭维话还不如老太太的刻薄话中听。

宝珠看她,就是延续刚才的猜测。老太太对去京都的心思不明,方姨妈呢?她要是有把握,会得意的什么都忘在脑后。

果然,见方姨妈面上气很快消失,还是昂着下巴,双手捧着茶碗,一脸笑吟吟的表情。

宝珠的心里就突突的直跳,难道老太太真的答应去京中过年?

侯府的小爷长成,人家自己知道。

安家的姑娘也长成,人家也知道。

老太太早不回娘家,晚不回娘家,在这种时候带着三个孙女儿回去,怎么想,也将给京中添个大笑话。

明眼人一看,就是为亲上加亲去的。

想到这里,宝珠又活泼起来。如果能看到方明珠许给谁,宝珠还真不介意赔上点脸面。

方姨妈的女儿方明珠,就坐在方姨妈下首。见到方明珠,就知道方姨妈和安家二房奶奶邵氏年青是什么模样。

方明珠生得明艳动人,还真的像一颗初出深海的明珠。可惜的是,她没有钟氏老太太这样的严厉祖母,失于管教,说出话来和方姨妈如同一个人。

方明珠的亲事,要托着老太太的关系寻找,安家上下人人知道。不过方姨妈今天这么卖力的怂恿,宝珠难免又要想,方姨妈在外面打听到什么,才让她对老太太一力说服?

这个疑团并没有闷太久,方姨妈是个有话要说,没话也要说的人,而且心里的打算从来藏不久。

“街上都在说呢,说南安侯爷要回京了,这不,打了胜仗,皇上一定会召见。侯爷进京,老太太总有十几年不见,难道不接您回去见见,就是小爷们的亲事,也可以趁机定下来了……”

宝珠恍然大悟,不禁为方姨妈的聪明劲儿说一个好字。

侯府的小爷年纪,方姨妈年年都在算。算来算去,小爷们亲事只有当父亲的可以当家。南安侯爷常年居于京外为官,今年回京,只怕不仅方姨妈猜测是为儿子定亲事。

至于方姨妈怎么知道南安侯爷回京,她天天往外面去,听些古记回来说给老太太听,讨她的好。打听别的事,自不在话下。

宝珠就竖起耳朵,很想听听老太太的心思。

是糊涂了,真的去丢这个人呢?

还是依然精明,并不理会方姨妈的胡言乱语。


第三章,安大姑娘

没等老太太回话,房外有说话声。

“福英,老太太今天可高兴?”说话的人,是二房奶奶邵氏。

时值深秋,门帘子全换成夹的,就是窗户也是一半关着。这房里又深,不是普通人家屋浅院窄,门外说句话,房里都能听见。邵氏在夹门帘子外说的话,房中听得一清二楚,人人都知道,邵氏是提着嗓门说的话。

宝珠忙觑祖母脸色,见往下一沉,马上有了感觉,心道:来了。老太太的每天一骂,这就到了。

“高兴呢,二奶奶和大姑娘快进去吧。”福英回话,把帘子打高。二房里母女,一前一后的进来。

走在前面的,是个昂首挺胸的姑娘。她生得极艳丽,压过方明珠。面庞上有母亲的影子,也有着一些像是父亲的影子。

不过怎么看,安大姑娘安掌珠也不像钟氏老太太。反而钟氏老太太每每看到她,就气得不行。安掌珠的相貌,不像邵氏的那几分,包括姑娘们儿媳不知道,只有钟氏老太太知道像谁,像安家二爷的亲生母亲,安老太爷的一个妾。

那妾早就死了,不过她留下的这几分影子,钟氏老太太还甩不开。有时,她度量是大的,装看不到,是和颜悦色的一个好祖母,虽然都知道她好不了一时片刻。

有时,比如今天,钟氏老太太心里憎恶着,把邵氏在房外的问安也一起鄙视进去。

房外问安,房内听闻,不过是问安的人有意的,当着家里人天天如此,高声问上一声:“老太太今天可好,”给别人看看儿媳有多孝顺。

听的人,自然明白邵氏是诚心而为。遇到不想隐忍的时候,钟氏老太太也不必客气。这家全依靠她支撑,她没有对别人客气的道理。

见安掌珠在前,邵氏在后,双双到榻前行礼问安。钟氏老太太冷笑:“今儿是什么日子?”宝珠听到这句话,忙屏心凝视,又暗算猜测祖母接下来骂什么。

祖母骂人,也是不时变换花样,她居于闺阁中念的那几本书,文采全用到骂家里人上面。

见问,邵氏也头皮一麻。这是个头发花白的中年妇人,她年纪比方姨妈要小,可看上去比方姨妈老得多。

丈夫安二爷死后,邵氏再蘸不成,在钟氏老太太手底下过日子,从来是难过的。抗不过这个嫡母婆婆,只生生地把自己熬老。

和宝珠一样,邵氏也听出来老太太问话是骂人的开始。又厌恶,又慌了手脚,还不能不回,忙道:“才过了中秋没半个月,就要九月里了,老太太事多,想是忘记了?”

钟氏老太太斜睨着她:“这一大家子的,吃穿用度全是我。死鬼们撒手一走,又没丢下金珠宝贝,我确是那事多的人。不过,我虽事多,却没忘记一件事。”

手指住方姨妈,钟氏老太太挺直腰板,厉声道:“有外客在呢,全没有规矩!说话,高声大气的有人笑话!这行事,也不分大小了!”

只看老太太虎虎生风坐直的气势,宝珠暗暗佩服。祖母年年抱怨一家子人吃用都是我料理,却年年硬朗如初。

看来今天骂上半个时辰不算什么,宝珠这样想着,又在心里窃笑。幸好出门吃了两块点心,不然晚饭太晚,不是惯饿的人,挨饿总不习惯。

老太太骤然发脾气,除了挨骂的邵氏以外,房里人都不慌不忙。方姨妈一心想当安家的“内人”,又让明打明的说成外人,她不生气,款款的起来,又带着殷勤,又带着巴结,前来打岔:“我虽不是外人,不过老太太也说得是。依我说,全是掌珠不好。该我那妹子走在前面,掌珠倒走在前面了。”

邵氏垂首心中暗恨,想这老妪撞着邪气,天天发作人,亏得她还要管家,还要骂人,倒也不累!

宝珠早站起来,摆出老实模样陪站,又想听方姨妈说点儿粗陋话听听,还不算太苦。

安家的大姑娘掌珠姑娘,只有她笑着,上前一步,双手比划着,在老太太面前,气势就与别人不同:“祖母不要生气,是我想着来对祖母说河边桂花开了,急了,才走在母亲前面。”

安掌珠是无所谓的神气。

这房里全是自己家里人,并没有外人。方姨妈嘛,她算外客!呸,算打秋风的常客吧!当她是个客,都是给她脸。

这是安掌珠亲姨妈,但安掌珠从不喜欢她。见到方氏母女在祖母房中,安掌珠心里就冒火。她出自安家二房,可却是头一个生下来的,是安家排行为大的姑娘。安府三个姑娘,排行为大姑娘、三姑娘、四姑娘。

有过一个二姑娘,生下来就夭折。

面上带笑,眼神也有些斜视的安掌珠,心中也有自己的想法。亏这老太太还日日发脾气,不为自己身后事想想。

她自己一个孩子也没有生出来,就没有嫡亲孙子。都说她命硬命中无子,妾生了三个儿子,算是有后。可一场瘟疫,夺去安府父子四人的性命。这位命硬的老太太倒没事,更落个命硬克夫又克子的名声。

这还罢了,接下来又死了一个。四姑娘宝珠的母亲,瘟疫是没有染上,但丈夫去世打击太大,丢下幼小女儿撒手人寰。

于是,给老太太的名声上,重新改写一笔。变成克夫克子克儿媳。天底下担着克儿媳名声的人,貌似只有钟氏老太太一个。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还不疼孙女儿,还不和孙女儿亲近,真是糊涂到不行。安掌珠在心底冷笑,空有一身嫁妆又如何,还不是要孙女儿送终。

有一张漂亮面庞的安掌珠,没有同样漂亮的脑袋。她在孙女儿辈中居长,自认无人越得过她。老太太无子无孙,百年后自是孙女儿送上山。长孙女,理当和长孙一样看待。

有了这个想法垫底,安掌珠在老太太面前是自如的,三分撒娇,三分硬气,三分才是受气的。此时的她,见四妹宝珠是一贯的唯唯诺诺,又想到三妹玉珠孤高自赏,都是上不得台面的人物。

哪一个,是自己的对手?


第四章,老太太高兴

安大姑娘掌珠话中的解释,并没有让老太太钟氏消除怒火,她鼻子里重重一哼,房中人都知道,这是她要开骂的起始。

这个时候,房外又传来一声:“福英,老太太今天可高兴?”

听到这个声音,垂着头的宝珠忍无可忍的勾勾嘴角,有一个浅浅的笑容出来。怕让人看到,很快就消失。

安府的三奶奶张氏来了,这一下子家里听挨骂的人全到齐,宝珠好笑,祖母可以放心的骂人,不必担心漏掉了人。

就像有一回,老太太钟氏骂着骂着,忽然看到人到得不齐,即命丫头把没来的人喊过来,又把才刚骂过的话重新骂上一遍才算完。

“高兴呢,三奶奶三姑娘请进去。”福英说着,把门帘子高打,众人眼前一亮,又进来一对美貌母女,三奶奶张氏和三姑娘安玉珠到来。

张氏,本就比邵氏年青,又比她寡居守得住,没有杂乱的心思,而且寡居不能过分妆饰,是俗话说的,若要俏,三分孝,乍一看,和她的女儿安玉珠像姐妹两人。

走在她身后的,是安家的三姑娘玉珠。安家三个姐妹,长得都不相似。安掌珠是艳丽胚子,自己从来得意,走路扬着脸,常惹老太太钟氏骂不像大家闺秀。

安掌珠自然不当一回事,她以她的美貌为重,把容颜当成自己的脸面。

四姑娘宝珠,是眉目清清爽爽的那种。老太太守大家规矩,不许姑娘们打扮得过艳,也不许姑娘们过素。太素净了就骂咒她早死,宝珠添上三分打扮,更像百花中的荷花,有红似白,水灵灵的的一朵地上花。

三姑娘玉珠,就和她们截然不同。

玉珠的相貌,是细长丹凤眼,眼角不用画也长得斜飞入鬓中,不看人时,也有三分清高相。又肌肤白净,眉细压眸,是面相中的孤高自赏的人。她母亲张氏没了丈夫,把女儿当成儿子教养,五岁时就会念一本书在肚子里。

家中人少,祖母严厉,姐妹们都隔母,玉珠就拿书画自娱,过于沉浸,养成一副多愁善感,又目无下尘的孤介脾气,惹得老太太总骂她没人缘儿,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讨人喜欢。

这个以后,是指玉珠出嫁后。

去世安老太爷的三个妾,人是死了,不过脸面每天几回,在安老太太面前转悠,安老太太如何能不气。

再加上她今天原本就有气,又正是她习惯的开骂时间。见张氏进来才扬脸陪笑,还没有出声请安,安老太太就霹雳般一通话出来。

“我死了吗?还是耳朵聋?一个一个高声大气的,没病也让你们吓病着。说话再高,也是装相……。”

房里人都噤声。

在这种时候,安掌珠总是大大咧咧,眼珠子在老太太面上转着,候着好插话,以示自己与别的姐妹们不同。

安玉珠性子本傲,这时候是她最难堪的,又天天要来,一天不来老太太骂得更凶。她木着脸,并不垂头,把个绷得铁紧的面庞呈给老太太,好像在示威。

宝珠就每每要偷偷看,她能从房中每个人的脸色上看出心思不同。像方姨妈,正攒着一脸的笑,准备出声劝解,好在家里人表示只有她最贴老太太的心。

方明珠,早就嘴唇动上几动想劝,不过老太太中气十足,话出如风,暂时还不容她插口。

张氏性本恬淡,垂头站着估计是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

二奶奶邵氏就可怜了,她又局促,又不安。肩头颤抖着,听上去句句是骂自己,就不由得手抚胸口有些气促。

安老太太见到,就骂得更凶。索性直接对着她骂:“我这家里不好,从没少过你一碗饭,要由着你回你家去,笑话也闹出来,日子还不知道怎么过!”

宝珠就更扮老实相,祖母重提二婶的旧事,这是动了真怒。

可是,什么事能让祖母动了真怒?

是方姨妈说的话不好,祖母还是精明听出来了,没发作方姨妈,先把方姨妈一母同胞的妹妹二婶邵氏发作一顿。

老太太骂邵氏的话,是一件陈年旧事。

二奶奶邵氏出自小官员家,安二爷新死后,眼看着她这一辈子只能在嫡母婆婆下面过日子。邵氏就往娘家求助,邵家为邵氏另许再嫁,不想还没有商议好,就让安老太太察觉。

老太太从来厉害,当年不过四十出头,中气比现在还要足。带上一帮人亲自到邵家,坐在邵家大厅上把邵家上上下下骂了一个狗血喷头。

从安门没有再嫁媳,说到从没有动过邵氏嫁妆,那是大孙女儿出嫁的添箱,邵家不良,图的不是坏安家名声,而是想出嫁女儿的嫁妆。

骂得邵家大爷逃之夭夭出门去,几天不敢回家门。

这件事弄得邵氏在家里名声扫地,弄得人人知道安家上上下下,花的原来是老太太嫁妆。安家的名声保住,老太太的厉害名声更是出去,不过也挽回几分养家的名声,又有南安侯府撑腰,邵氏从此绝了再蘸的心思,自己心里苦,别人也开导不了。

因这件事,邵氏在心里和老太太结成仇家。因这件事,宝珠渐大懂事后,颇能体谅安老太太。祖父安老太爷中年离世,居官不高,并没有留下丰厚田产。三个儿媳的嫁妆,宝珠这一房的老太太封在库房,言明是宝珠以后的嫁妆并不动用。另外二房三房,没了丈夫没了进项,自然不肯动用嫁妆。

这一家子人如老太太所骂,真的是件件依靠着她。

这一通骂,直骂了半个时辰。中间老太太喝了两碗茶,方姨妈插了两次话。从老太太最辛苦,怨不得您生气,这家里人呀,还是体谅您的。

说来说去不过如此,宝珠快要打哈欠地,方明珠终于能插进来,尖着嗓子冲到老太太面前,祖母长祖母短的,好似她才是老太太孙女儿。

晚饭就此晚了,姑娘们回房也就跟着晚。

宝珠扶着红花,能看到自己院门时,就见一柄红灯笼出来接着。后面执灯的是房中大些的丫头叫春英,自幼奶妈卫氏。

“今儿老太太高兴,这才晚了?”卫氏是宝珠母亲的陪嫁,问话也有技巧。老太太再高兴,不会高兴到留下孙女儿解闷到现在。

回来得晚,只能是老太太“高兴”,高兴的在骂人。


第五章,夜话

宝珠皱起鼻子笑了笑,应声:“是的。”她母亲留下的丫头死的死,嫁的嫁。如今身边留下的,只有卫氏是旧人。

安老太太话刻薄,家用待遇上还是维持她侯府小姐的格调。天天外面喊艰难,家里用人一个不少。

姑娘们房中大丫头小丫头洒扫丫头一堆,个个都是老太太的人。

有话,也不能明说。

卫氏也能会意,跟着宝珠进去,打发她睡下。红花虽小,却娇憨异常,可以闲话。红花跟着宝珠睡房里,大睁着眼睛看房中一盏小灯。

鼓打二更后,安府陷入安静。又过上不知多久,宝珠动了一下。朦胧中听红花悄声道:“姑娘还没睡吗?”

宝珠随口道:“嗯。”又带着睡意道:“你怎么还不睡?”

“我在想啊,老太太今天骂得凶,是不是今年,”红花在这里停顿一下:“南安侯府里不来人了?”

宝珠的睡意让笑意撵走,她半侧过身子,和床前睡的红花眼对眼,悄声道:“你怎么又这么说,仔细让人听到。”

红花这么说毫不奇怪,家里年年都有人这么说。从安老太爷去世后,老太太的爹娘去世,她再也不回侯府后,就一年一年这话说得凶。

有人羡慕老太太独掌家业,只给别人气受。也有人因嫉而传出流言,总是声明前南安侯爷去世后,现在的南安侯,老太太的胞兄没理由还一直照顾她。

有点儿风吹草动,这种话就能出来。

红花低声道:“姑娘您不是也听到了,方姨太太吃饭时说的,南安侯爷回京,老太太若是不去看看,在外人眼里,像是兄妹生分。”

宝珠扑哧一声,又赶快侧耳听外房卫妈妈没有动静,才和红花小声道:“没有的事,睡你的吧,”

“真的今年侯府还会来人吗?老太太会带着姑娘们去侯府过年吗?”红花眼睛发亮。宝珠就打趣她:“你是想去呢,还是不想去?”

红花踌躇一下,才道:“京中热闹,谁有个不想去的呢?不过方姨太太的话人人听得懂,为姑娘们亲事上去,万一不成,姑娘们以后可怎么再许亲事呢。”

由红花的话,宝珠对那说话刻薄的祖母由衷的感激。安家虽然没有外男支撑,一个才进家门没几年的小丫头也懂得这些话,这是老太太教导之功。

“睡吧。”宝珠没有回话,只轻声说过,重新睡正。只是闭目良久,心里转的全是红花的话,有些睡不着。

每年,有几个大节。端午中秋除夕,外加老太太的生日,安老太爷的祭日。在这些日子里,全城的人眼睛都盯着安府,看南安侯府来不来人。

安家只有一堆寡妇,外加几个没出门子的姑娘。虽有家人男丁,在外人眼中难免是好欺负的。很多的人,都潜意识里以为女人比较好骗。

安老太太至今为止,依然是全城老太太中最体面的那一个,与南安侯府不错日子来人有关。

老太太的生日已过去,接下来,就是南安侯府来人的日子。

这快到九月,还有三个月就要过年。南安侯府在京里,年下的礼物都是十月里就到。为什么到这么早,也有人猜测是给全城的人看的,看看南安侯府依就照顾安家的寡妹,免得全城的人从中秋后盯到过年,盯得累出病来倒不好。

好事的人,总是这样的。

居家过日子,总有不顺心的事。安府里没有,就是有,也自有本城县令上门解决。南安侯府若不照应,安府也会成为那些孤儿寡母受欺凌之一。

一年一年过去,安府战战兢兢在全城人眼光中等待南安侯府的到来,只除了老太太。

红花的第一个猜测,代表的是大众的眼光。宝珠一晒,一笑而过。她相信祖母不仅是刻薄的,还是有办法的人。祖母不慌不乱,安家就安宁无波。

而第二个猜测,就让宝珠担心。

就连红花也知道去侯府过年是不妥当的事,那祖母任由方姨妈在晚饭席上胡说,还不时露出笑容,就连方明珠的蠢话也听得进去,难道祖母真的老了不成?

宝珠无父无母,虽有祖母教导,却是自小有主见。见一缕月光落于枕上,雪白欺银带着深秋的霜寒,不由得想到祖母的白发。

自己亲事还没有定下,祖母可千万不能老才行。

说到亲事,宝珠才有些着急。安家姑娘会和侯府小爷定亲,这流言传了十几年,直传到姑娘大。

老太太没有亲生子,给孙女儿定给娘家,以后依靠更稳,也有可能。不过,就是定亲事,也是男家上门求。

送上门去,等于给别人相看。这,可不行!

带着疑问,宝珠慢慢睡去。在她隔壁院内,二奶奶邵氏和大姑娘掌珠还没有睡。邵氏嫌房中冷清,把女儿从小放在房中,母女同睡成了习惯,也可以说说闲话。

“你别气你姨妈,她也是为你好。”邵氏有时不喜姐姐方姨妈,有时也感激她在,才和婆婆不时能暂时融洽一下。

掌珠还气鼓鼓:“她分明醉翁有意!”

“你姨妈对我说了,她盼着你嫁到侯府,明珠给你当个臂膀不是更好。总比我现在好。”邵氏显然已让方姨妈说动。

掌珠冷笑:“您就是耳根子软,明珠岂是占下风的人?”

“她不肯占也没有办法,你虽不是老太太嫡亲的,却是名正方顺老太太的孙女儿,明珠喊祖母再亲,也不是安家的人。南安侯府又不笨,放着老太太的人不要,要她一个外姓人。”邵氏语调淡淡。

这话十分有道理,掌珠有得色的一笑,又好奇地问:“您一向和老太太不对,今天也这么说,难道祖母真的有话露出来?”

“她肯先让人吃定心丸?她倒有这么好就好了。”邵氏想想婆婆的厉害,就又要难过。怕女儿看到,又忍住。再道:“别人家的姑娘,早就定下亲事。她一直不提你们的亲事,只能是为自己打算。她的打算,左右不过是南安侯府。她要不是南安侯府的小姐,她又算得了什么呢!”


第六章,方明珠(修)

见母亲这样说,掌珠仰起下巴对着天青色人物古迹绣帐,无声地笑了笑。才接上邵氏的话:“母亲说得也是,祖母要不是侯府的小姐,谁又会听她的。”

又忍不住道:“我是她的长孙女儿,想来她也应该知道。”什么方明珠,方暗珠的,天天在祖母面前蹭来蹭去,掌珠深为鄙视自己的明珠亲表妹。

邵氏没有多说,淡淡道:“睡吧。”闭目不语似入睡。安老太太虽刻薄,却不歹毒,两个儿媳的陪房,她一家没有动,随她们用到老。可深恨她,深尝过老太太厉害的邵氏,在自己房中也不敢多说,生怕隔墙有耳。

到底现在全家的人,花的都是老太太的。生死苦咸,都掌握在老太太手中。

今天注定是安府大部分人的不眠之夜,住在邵氏院中的方姨妈母女也没有睡。她们在这里是客,老太太只管茶饭,使唤的人由邵氏自己安排。

有一个小丫头在房外睡熟,母女也不愿意有人在房中,说话不方便,对此没有怨言。

此时,她们坐在一个半旧有些剥漆的楠木榻上,手中收拾的毛烘烘的,全是冬天的衣服。仔细看看,有一些是行装,是出门用的衣服。

烛光一角,把榻上剥落漆的一块映照出来,方明珠看在眼中,不屑的笑了笑。对方姨妈道:“等我嫁到侯府,再也不用使旧东西!”

这里虽好,却不是自己的家。

“那你就放聪明点儿,不要总和你表姐对着干。”方姨妈手掂针线,缝补着冬天的行装。缝上几针,认真看看,再让方明珠看:“看上去不像旧衣?”

不得不说,方姨妈的手艺实在好,这几针缝补的旧衣服也生出光彩。这件衣服是方明珠穿,她满意地道:“母亲的手艺就是好,不过现在收拾也太快了吧,老太太都还没答应去侯府,也没答应带上我。”

方姨妈嗤地一笑,虽然夜深无人,也往房门看几眼,转头悄悄道:“她没松口,也等于松口了,你没看到我说起去京里,她就有笑容。”

“就是,京里多好,侯府也比这里好,为什么要呆在这小地主窝着。”方明珠脑子蠢笨,虽然转得快,但从来不深想。见母亲这样想,即刻又开心了:“那给我打件新首饰吧,表姐和这里的三姑娘四姑娘都有迎面大金凤,我就没有。”

方姨妈眯着眼,心还在衣服上,随意敷衍女儿:“嗯,等去到京里,见侯府小爷那几天,就给你打。现在不打,一个金凤小的也一两多的金子,再说打出来给谁看,”

“一两重的,也叫金凤?”方明珠嘟囔着不满。

“去睡吧,明儿早早给老太太请安去,多巴结,多说好听话。我这里再收拾几件,预备着几时老太太说走,我们不用着急慌忙地担心没衣服就行。”

方明珠就不多说,下榻靸了鞋,忽然又哭丧着脸:“表姐要是不让我去怎么办?老太太疼我,她就一直嫉妒我。亏得我们是姨妈的客,姨妈也不管。”

方姨妈抬眼,见红烛光下,女儿乌鸦鸦一头黑发,衬着杏仁儿眼,出落得比自己年青时还要好,就抿抿笑唇:“你想去京里,就要和表姐好才行。”

“我才不呢,她除了投的好胎,没有一样比我强。她要是不让我去,我也不让她去。”方明珠嘀咕。

闻言,方姨妈一惊,忙叫住方明珠,有严厉之色:“你又想作什么?”

方明珠嘻嘻,脸上越发的漫不在乎:“我在想呀,万一老太太不带我去怎么办?她有三个孙女儿,侯府里是知道的。我呢,去了人家还要猜是谁。不如,让我把表姐推到水里去吧,快冬天了,水忒冷…。”

“不行!”方姨妈一口否决。

“那三姑娘也行,三姑娘还好推些,她天天站水边儿,说什么临花照水,好几次我看到她脚下要是滑上一滑,人就掉水里了,嘻,我就是没说,”方明珠说起这个,眉飞色舞,聪明绝顶。

“我自有主意让老太太带你去,这些主意你就别打了。”方姨妈灯下面瞅久了,眼睛酸涩上来,又还有活在做,挥手让方明珠自去,别再打扰自己。

方明珠倒来了精神,杏仁儿眼里透亮:“三姑娘还有三奶奶在,不能得罪是吗?那就四姑娘吧,她没爹没娘的,不会有人给她出头,”

方姨妈不耐烦上来,方明珠这才往床上去,坐到被窝里,还一阵一阵的兴奋。这一夜,几乎没睡着。

快捷键← 共669页 上一页1 2 3 4 5 6 7 8 9 10 ...669下一页 快捷键→

优秀作品推荐

本站已与17K小说网、书海小说网、飞库网、凤鸣轩、看书网等原创网站结为战略合作伙伴和授权版权合作,为读者提供原创TXT下载。
本站所有电子书只有免费章节,如果你喜欢某本小说,请到合作的授权媒体网站付费阅读VIP全本电子书,本站鼓励购买正版小说,支持原作者的创作。
本站拒绝任何色情低俗小说,一经发现,请您用邮件联系我们,举报邮箱:txt8(at)txt8.net,我们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即刻删除!
txt小说下载吧永久域名:www.txt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