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韵传 第十二章 一剪梅

小说:仙韵传 作者:沁园居士 更新时间:2019-07-01 15:27:39 源网站:八一中文
  练武场上,一群武童正在挥汗如雨地练习着。[? 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由于象李若雨那样的天才少年都已被听潮学院挑去了,所以,在朱雀营练习的基本上都是家族中二三流的武童。

  只是,就算是这些二三流的武童,除了一些刚修炼没多久的,其中大部分的修为都要高于李运。

  武师李彬尽职尽责,四处查看,不时地为一些武童指正着动作。

  忽然,他远远地看到李运过来,“这小子今天怎么来了?还真是意外。”

  李运兴冲冲地跑了过来,“彬叔好!”

  “嗯,下次早点来。”

  “是。”

  “小运子!这边!”一个胖胖的小童喊道。

  “李猛这家伙,倒是勤快。”李运嘟囔着。

  旁边响过几声“废材又来了”的讥讽话语,权当做耳边风,李运对此已有免疫力,他直接跑到李猛处,两人开始对练起来。

  李猛的父亲是融入李家的外来人,因此,他的危机感相对较强,对玄功修炼极为上心,几乎是每天必来。

  而进步也颇为不俗,修炼两年来,已经达到第一重玄衣境后期,破境在即。

  他与李运倒是谈得来,两人是死党,经常混在一起。

  现在两人对练的是李家的玄兽拳。

  “嗬!”

  李猛嘶吼一声,脚尖一掂,双手高举成爪,带着一股劲风扑向李运,这是玄兽拳中的一招‘熊压’。

  见来势凶猛,李运一个懒驴打滚,快侧翻出去。

  一招扑空,李猛顺势后腿一蹬,身体腾空,如下山猛虎,手指上隐隐带着风鸣之声,冲向李运。

  李运不慌不忙,如猿猴般紧缩一团,不退反进,向前贴地滚去,避到李猛身后。

  李猛右腿一摆,贴地横扫过来,“玄虎摆尾”。

  李运左手一勾,搭上来袭的脚尖,身体顺势转起,向下一沉,一个‘金鸡独立’,人已站上了李猛的后背!下压!

  “噗嗤”一声,李猛头朝下五体着地,动弹不得。

  一个空翻,李运如猴子般跃出数米,得意地笑笑。

  “咦!”周围传来一阵惊呼声。

  “想不到李猛三招就被打趴了!”

  “不可能吧?李运才玄衣境前期,废材一个,而李猛都是玄衣境后期了,怎么这样不经打?!”

  李运今天的表现让原先轻视他的人觉得不可思议。

  “再来!不要老是躲了,有种的和我硬干一场!”

  李猛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脸上撞得有些乌青,他拍拍身上的泥土,不服气地喊道。

  “好,接着!”

  李运大吼一声,连续几个空翻,突然身体一拔,腾空而起,在高点处一个翻身向下,双掌一并,向李猛狂压下来,‘鹰击长空’。

  李猛见状毫不畏惧,扎好马步,凝聚气力,双掌向上奋力一迎。

  轰!

  一股气浪卷出,激起漫天烟尘,把附近几个武童跌出了十几米。

  当烟尘散去,只见李猛灰头灰脸,呆立场中,双膝已深陷地面之下,嘴角沁出一丝血迹,身上衣衫已多处破损。

  “没事吧?”

  李运也是被反震回去五六米,不过还算正常,看到李猛的样子,赶紧上前问道。

  “没…没事。”李猛嗫嚅着,眼神有点茫然。

  旁观的武童看得目瞪口呆,被李运今天生猛的表现刺激了,其中有几个跃跃欲试,就要跳出来挑战。

  “好了,大家各练各的,散去吧。”

  李彬匆忙赶至,察看了一下李猛的伤情,现并无大碍,这才放下心来。

  “下回要点到为止,明白吗?”

  “是,彬叔!”李运肃然说道。

  “是不是突破到中期了?”

  “今早突破了。”

  “哈哈,不错!好小子,终于是突破了!今后要勤快一点,把境界给巩固住。”李彬欣然笑道。

  “是,多谢彬叔!”

  “好好努力,我看好你!”

  李彬的眼光很准,李运不但应变奇快奇准,而且虽然境界比李猛低一个阶位,却在力量上还能与后期的李猛相抗衡,甚至略胜一筹,说明他悟性强,根基稳固,战斗力自然要强大一些,具备越级作战的能力。

  “对了,既然你境界提高了一级,那你每个月可以多领到五块下品玄石,回头就去营房领取吧。”李彬说道。

  “多谢彬叔!”

  李运心头暗喜,正要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看来今天来此展示一下境界是对的。

  “小运子!”

  正当李彬要对李运再作指点之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尖叫。

  李运抬头一看,一名可爱的圆脸女孩正飞跑过来,“小运子,我到处找你,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好多人正等着你呢。”正是李若雨。

  “跑这里不对吗?什么人等着我?”

  “我们听潮学院的伙伴们要见你,现在正在你家院子里等着呢。快跟我回去吧!”

  “这…”李运有点意外地看了看李彬。

  “既然如此,想必是有什么事,那你就和若雨回去吧。”

  “是。”

  ……

  李运家的院子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叽叽喳喳,莺声燕语,把妇人忙坏了,乐坏了!

  “吃吧,这是阿姨亲手做的小甜糕,还有这,这,都是‘听潮饼屋’新推的香饼,还有哪…”

  “真好吃,多谢阿姨,李运住在哪间房?我们可以去看看么?”

  “可以啊,阿姨带你们去!”

  一群女生涌入李运那间小小的房中,翻箱倒柜,左掀右拍,连枕头下、被子下都没放过,让妇人看得眼花缭乱,不知所措。

  “你们在找什么?”

  “阿姨,我们在找诗歌呀!您知道李运写的诗歌放在哪里吗?”陈思春问道。

  “这…我还真不知道。来,阿姨也帮你们找找…”

  一群人很快把这里翻了个底朝天。

  ……

  “你们在干嘛?!”李运刚一回来,就傻眼了。

  “我们…”众人闻声看向李运,有点尴尬。

  “运儿,我们在找你写的诗歌。”妇人连忙说道。

  李运愕然,“这帮女生太生猛了!”

  “小运子,是这样的,她们看了你昨天写的诗歌,个个吵着要来这里看你写的其他诗歌,这…要不,你自己拿给她们看吧。”李若雨羞涩地说道。

  “你们…先把这里恢复原样再说吧。”李运丢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地走向院子。

  众女生面面相觑,只好在妇人的指挥下,把屋子重新布置了一番。

  “小运子,现在可以把诗作拿出来了吧?”

  李若雨看了看正在美美品尝香饼的李运,甜甜地问道。

  “房间都布置好了吗?”

  “好了,连臭袜子都塞回你被子里了。”

  “噗!”

  李运口中的香饼差点吐了出来。

  “好好吃,可别噎着,大诗人!”陈思春嘻笑道。

  “好吧,那我告诉你们,我就写了那诗,其他的没有。”李运端正身子说道。

  “这不可能!你以为我们都是傻子吗?”陈思春娇声道。

  “虽然说出来连我自己也不信,但事实如此。”李运笑道。

  “你!这谁信呢?你们大家说说看!”陈思春对着众女生说道。

  “是啊,这怎么可能?要不,你现在就写一,让我们看看。”一名叫蔡玉的女生提议道。

  “对对,你赶紧写吧,是不是真有那么好诗才,我们一读便知。”陈思春娇笑道。

  其他女生你一句我一句,纷纷起哄,把树上的鸟儿都惊飞了。

  李运觉得无比头痛,暗暗叫苦,现在被一群刁蛮的女生堵在家中,讨要诗文,这日子还怎么过下去?心中暗忖,“看来只好写一把她们打走算了。”

  “是不是我写一诗,你们就离去?”

  “这…好吧,只要你写出来,我们拿了就走。不过,可不能敷衍我们哦。”陈思春和其他女生对视一眼,点点头道。

  “把我父亲书房内的纸墨拿来,我得构思一下。”李运不客气地说道。

  “你?!好,我去拿!要是写不好,我可是要泼墨水的哦。”陈思春气哼哼地扭头就走。

  “看来思春姐姐有气受了。”蔡玉嘻笑着。

  李运转转眼珠,“写哪一好呢?嗯,思春,居然叫思春?也不知道她老爹为她起名时在想什么。既然是思春,思念男人,那就写李清照那《一剪梅》吧。”

  正襟危坐,平心静气,待陈思春把墨汁调好,提起毛笔,醮满墨汁,在雪白的绢帛上认真地写起来。

  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秋。

  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缓缓地放下毛笔,拍拍手,转身离去。

  ……

  李运坐在蒲团上吸收了两枚下品玄石,觉得浑身舒坦无比。

  耳朵听着外面,现静悄悄的,长舒了一口气,慢慢地走出去。

  “娘亲,这帮女生太可恶了,把你累坏了吧?”

  “唉,娘亲不累,只不过现在她们…”

  “她们怎么啦?还没走吗?!”李运惊问。

  来到院中,只见五六个女生一个也没走,都是呆呆地看着绢帛,陈思春和蔡玉更是满脸泪水,眼睛红得象桃子。

  李运见势不好,慢慢退下,悄悄地从父亲书房后门溜出。

  “完了完了,这样下去,这日子没法过了。”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txt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仙韵传,仙韵传最新章节,仙韵传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