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悄悄来。”许易暗暗道。

  他的确后悔了,往昔他过来,都极为隐蔽,今番,他地位稳固,没什么隐忧了,恰好腹生饥火,便想着一边吃着,一边游走过来,却没想到弄出这般动静。

  “莫非你雷兄还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名声,净街侯,绝户雷的名号,可不是白得的。”

  才被夏司伯接入书房,夏司伯便忍不住吐槽起来,“你说你又何必牵连我来,偷偷摸摸进来不行么,往日你都这样,何必今儿个要大摇大摆,生怕旁人不知道我和你有牵扯不可。”

  许易笑道,“不瞒你说,我还真是这么想的。”

  “你!”

  夏司伯气结。

  许易道,“你老夏就这么怕和我有牵扯?”

  夏司伯才要说“这不是明知故问么”,便听许易接道,“你怕是你的事儿,我可不怕,得了,我也不让你白白担惊受怕,这是这回落下的好处,该你的那份儿。”说着,许易递出一枚星空戒。

  夏司伯接过,念头才探出,便忍不住发出惊疑声,“你这是刨了段家的祖坟了?”

  许易微笑道,“这会儿夏司伯不是该上演假客套,将须弥戒归还雷某的戏码了么?”

  夏司伯气结,指着许易连连摇头。

  财货动人心,许易送来的财货之丰,令他没办法拒绝。

  何况,如今的雷副统御已经不是他能轻易拒绝的了。

  收了好处,自然要办事,夏司伯很直接,直接问出了许易所求。

  许易也不藏着掖着,当即将所求说了出来。

  他此行目的有二。

  一个是让夏司伯使点力气,助力通过捕盗司新一轮的人事任免名单。

  控制一支队伍,除了恩威之外,人事控制权,也极为重要。

  捕盗司中级及以下军官,可以直接在刑部内部走完流程,但中级以上,则由刑部上报,官部审核,这也是当初许易死活要交好夏司伯的根本原因。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坑完了我不说,还把如此烫手的烙铁塞进我怀里,我真不该,真不该……”

  夏司伯一迭声道。

  尽管早知道,许易肯舍下如此血本,必定没好事,可真当事情临头,他还是唬了一跳。

  当他看完许易交出的名单,他头颅摇摆得跟拨浪鼓一样,“不可能,万万不可能,你这是要把捕盗司的大军,便成你家私军啊,各个都的主官副主官,你一家伙要调动六成,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我是谁?真不知道龙大人怎么想的,竟然肯坐视你如此的胡作非为。”

  许易也不恼怒,盯着夏司伯道,“当真办不到?”

  夏司伯坚定地道,“不是我畏难,实在是不可能,办不成事,我也不白受你的好处,这些宝贝你还是拿回去吧。”说着,取出许易先前交给他的那枚须弥戒,递了过去,眼神中闪过一抹不甘。

  许易摆摆手道,“办不成就办不成,我又岂会强你所难,那我就说说第二桩事,不知这藏经洞,你可听闻过,知晓多少?”

  夏司伯眉头一掀,“你问这个做什么,都多少年,没人提那处存在了,你是在哪儿又收到的消息?”

  许易漫不经心道,“龙中官适才来宣旨了,给的额外奖励,说是准许入藏经洞参悟一月。”

  咵嚓,夏司伯直接抓碎了屁股下面的太师椅的扶手,一张嘴巴咧得足够塞下一个拳头,“你再说一遍,你得了中官的旨意?这,这……”

  中宫的旨意有多难得,夏司伯太清楚了,这几十年来,除了祭祀古庙,中宫会有宣旨,他就没听过中宫会绕过五方阴君降下旨意。

  如今这雷赤炎竟然得了中宫的旨意,这说明什么,说明连帝君都知道有这号人了啊。

  “你牛,真牛,行了,名单放我这儿了,我帮你跑一趟,不过得加价,真不是我要,实在是你此番折腾的动静太大,我这边得跑许多家,没有真金白银,光凭三寸不烂之舌可不行。你也别怪我前倨后恭。我现在答应,还真就是看在你得了中宫旨意的份儿上。惟其如此,我才有借势说服那些大人的可能。”

  夏司伯赶忙给自己打着圆场。

  他这番话七分真三分假。

  七分真,在于办此事的确难度太大,即便有充足的财货,疏通下来,也要费老了气力,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三分假,在于他打定主意,要彻底交好许易,许易有了这道中宫旨意,不啻于得了一道金身啊,将来说不定就有难测的机遇。

  “财货不是问题,夏兄自管去使。”

  许易微微一笑,又抛出了两枚须弥戒。

  夏司伯的反应,在他预料之中,藏经洞的事儿,他早找龙文章打听过了,龙文章说,那处是秘地,他也无从得知。连龙文章都不能探知的事儿,夏司伯自然也不会有办法。

  许易不过是借着“藏经洞”的话头,自然而然引出他得了中宫旨意的消息,来助推夏司伯。

  夏司伯的转变态度,固然有见风使舵的一面,但丝毫不让许易讨厌。

  成年人的世界,果然有情义的成份,但归根结底,还是看利益。

  他如果还暗自嗤笑夏司伯的见风使舵,只能说明他自己这些年白历练了。

  从夏司伯处出来,许易便返回了后山的竹屋,才要歇下,腰囊中的如意珠有了动静儿,催开禁制,却是白狼的声音。

  “了不得,了不得,我说你小子急冲冲找机会溜,是要干什么了,原来是奔着找老冤家对头报仇去了。你还真是报仇不过夜啊,谁若是你的对手,怕是连做梦都不安生啊……”

  如意珠中的白狼语态轻松,笑意盎然。

  许易道,“行了,白兄,若是看我笑话,我就闭了。”

  他很清楚消息是瞒不住的,白狼那边知道是迟早的事儿,不过,这事儿办的没有破绽,他也不怕白狼知道。

  白狼笑道,“你看你,还往心里去,行了,别郁闷了,跟你说个好消息吧,你办的事儿,大王知道了,你没杀了雷赤炎,自己郁闷是你的事儿,可你小子这一出手,就捅破了阴庭的天,闹了阴庭老大哥没脸可算报了前番,大王开封立建时,王伯当来搞事的仇,大王大喜,决定给你奖励。你的官职不是没定么,大王决定授你为东华殿资政官。”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txt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从凡间来,我从凡间来最新章节,我从凡间来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