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啊?那群虚空族吗?!杀人都这么性急?欺人太甚!”

  陈默怒喝一声:“放我出去,我去和他们拼了!”

  黑袍摆摆手:“虚空族还干扰不了我,是一代系统。”

  “......”

  “它也看上我了?”

  黑袍看着陈默诡异一笑:“也算是吧,甚至已经在你身上按了它的紧箍咒,你想走都难。”

  “紧箍咒?“

  陈默下意识的摸摸脑袋顶上,只摸到一头黑发:”一代系统也没对我做过什么呀,怎么可能!”

  黑袍伸出手指一点,陈默怀中的神器谎言以及脸上的欺诈都散发出淡淡光辉:“这就是他的紧箍咒。”

  “你说两件神器是他的紧箍咒??”

  陈默一脸看向白痴般的表情看着黑袍,这明明是洛基的神器,欺诈的器灵乌鸦基洛甚至是大长腿师父送他的。

  那可是自然女神处理过的,怎么可能有事。

  “没错,就是这两件神器,虽然他们外表看上去和普通神器没什么两样,但实际都被镶嵌了一代的底层大道架构,一旦日后你成长起来,你所依仗的这两件神器就会成为它要挟你的把柄,他随时可以利用你和神器之间的因果来摧毁你。”

  “......”

  陈默瘪瘪嘴,跟大佬说话就是累,动不动就是因果,神器,大道,也不考虑一下小萌新能不能听懂。

  见陈默一脸茫然,黑袍只好解释道:“就是说这俩神器就是他故意塞给你的,就是为了以后控制你,而你想要脱离控制,只要继续数据化到第二代系统就可以了,懂吗?”

  陈默这回听懂了:“所以脱离一个给我倆神器的一代控制,然后进入一个天天找人杀我的二代控制?”

  黑袍被陈默怼得噎了一口气。

  这小子从开头到现在,就没放弃想要神器的想法,简直就是见财眼开的模范标兵。

  “反正现在外面虚空族已经在追杀你了,你就说你愿意不愿意吧。你要是愿意的话,我就把你复活点放远点,这样你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不愿意就只能自己去面对虚空族和人族的围杀咯。”

  “......”

  利诱不成就改威胁,呸,我陈某人岂是那等贪生怕死之徒!

  “那就放我出去罢。”

  黑袍一愣:“你不怕死?”

  陈默正义凛然,面上英雄气概遮掩不住:“好男儿志在四方岂能苟且偷生!有位前辈说得好,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敢于直视惨淡的人生,我陈默又岂是贪生怕死之徒!”

  黑袍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冷哼一声,四周空间再一次震荡。

  陈默默然,脑海里一代系统的声音嘎然而止。

  没错,刚才陈默的脑海里忽然出现了一位自称一代的声音:“陈默,不用听他废话,他不过是一个权限衍生的产物罢了,你且出去,不用怕他,外面的威胁没有想象的大。”

  陈默这才会毫不犹豫的拒绝二代黑袍的威胁。

  正此时,天地再一次变换成无尽的黑暗虚空,黑袍也皱着眉头消失不见,应该是和一代博弈去了。

  而陈默的身前出现一道熟悉的空间传送裂缝,那是前往中烈度战场的入口。

  他走到裂缝的近前,忽然犹豫了。

  这一步迈出去,很可能就是万劫不复,九死一生。

  上万六阶虚空族构筑的大阵就在外面等着他,甚至还有两名八阶存在就在一旁虎视眈眈。

  “唉!”

  陈默轻叹一口气,不走又能如何呢,这无尽的虚空中可没有他的一席之地。

  甚至刚才还满满充溢在虚空的魂力都因为黑袍消失也不见踪影。

  “来吧!让我看看你们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陈默深吸一口气,直视前方,一步迈进了虚空裂缝。

  ......

  “来了!来了!”

  “人族陈默的身影出来了!”

  “虚空族会不会直接动手啊?”

  “万族都在这,起码也要维持表面的和谐,应该会找个理由吧?不然岂不是把人族最后的遮羞布都拉掉了?”

  “也是,看青雀和阿加斯沐兰商谈正欢,估计还有一出好戏。”

  各族窃窃私语的声音传入青雀和阿加斯沐兰的耳中,二人充耳不闻,还是依旧在推杯换盏,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就在陈默身形凝聚的刹那,忽然一名虚空族从半空中跌落到他身前。

  陈默眯着眼睛,这群家伙还准备立个牌坊了。

  碰瓷?

  让你看看什么叫祖传尸体级演员!

  “啊呀!~~啊!!痛痛痛!!!”

  没等摔倒在地的虚空族叫出声来,陈默整个人忽然瘫倒在地,先哀嚎起来:“啊呀,痛痛痛,你这人怎么偷袭我!”

  “救命啊!有人大庭广众之下杀人啦!!快来人啊!”

  “.....”

  摔倒在地还没说话的虚空族一脸懵逼,你怎么抢我台词啊,我还离你有两米远呢!你身形才刚刚凝聚完毕吧!哪里有人碰你了!

  各族同胞见状,顿时诧异的讨论起来。

  “这陈默怎么倒地上了?”

  “他咱们凝聚身形就倒地哀嚎了,虚空族对他出手了吗?刚才好像就掉落的那个虚空族在他面前啊。”

  “不会是连最后一层脸面也不要,直接动手了吧。”

  “我看着陈默痛苦哀嚎的模样,很像我当年力战三名同阶被内伤后的样子,难道是真的?”

  “楼上的,我怀疑你在吹嘘自己,你一个鱼人族也敢说自己力战三名同阶?是被三名同阶殴打吧?”

  “切,我可没有说谎,三个女妖精和我在床上足足大战三百回合呢。”

  “...”

  .....

  阁楼上二人也对突发事件有些发愣,青雀和阿加斯沐兰对视一眼,青雀便给身后的人族护卫使了个眼色。

  人族护卫猛的点头应到,一个飞身跳到了祭坛中央去。

  “陈默!你做什么呢!大庭广众之下,居然无辜伤害虚空族同胞?”

  来人一声怒喝,毫不犹豫就把锅扣到陈默身上,与此同时,虚空族这位受伤群众才反应过来,连忙哀嚎起来。

  陈默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位不分青红皂白的同族,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这个虚空族:

  “你汪精卫是人族还是虚空族啊?万族这么多人,这么多双眼睛看着我先受伤,你上来就说离我三米开外的虚空族是我伤害的?我看你也不是一身紫皮啊,怎么,是个紫薯人不成?”

  汪精卫不屑的看着陈默:“你是不是人族我不知道,反正眼下过来共同演习的虚空族同胞被你伤害了,你说怎么办吧!”

  陈默坐在地上,一只脚屈躬着,用手扣了扣鼻屎,弹到这个黄皮紫心的汪精卫脸上:

  “我在这动都没动,难道还能靠呼吸吸干他周围的空气,令他窒息而死?”

  汪精卫面容抽动,一把擦掉脸上的鼻屎。

  狞笑一声冲着四周大喊道:“大家都听见了哈,新选民陈默他才来到中烈度战场,竟然就想依靠遏制虚空族兄弟周身空气的办法来害死虚空族同胞。”

  “......”

  陈默茫然的看向四周,他从没想过还有这种操作,这种事也能大张旗鼓的当做借口吗?

  难道中烈度战场人族是一群智障吗?

  这种拙劣的借口也能说出口?

  没想到四周各族围观群众一脸冷漠,唯有一个两米五的紫皮人族在飞速记录着什么。

  “青雀护卫汪精卫扬言陈默依靠遏制周身空气,企图谋害虚空同胞,陈默茫然四顾,未做解释,难道人族真有这种绝技吗?让我们拭目以待,风信员草上飞右向为您持续跟踪报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