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笑容像春天的花,沁人心田,像冬天的暖阳,照亮人心。

  宁国伟以前没发现女儿的笑容竟然有治愈功能,可以修复伤口。

  父女俩幸福的相视一笑,他们每一次单独相处,笑得多,说得少。

  他们之间浅淡一笑,互看一眼,就能懂对方的心里。

  宁翔天僵硬的身体忽然晃动一下,宁国伟斜眼看到,脸色变得异常难看,板着脸,眼神嫌弃的看着他,召唤他过来。

  冰儿从父亲眼里解读出有外人进入的信息,微微转身一看,宁翔天强挤出一个欠揍的笑容,对着冰儿冷冷一笑。

  “爸……”宁翔天慢慢走过去,站到父亲另一侧,温柔的看着男人。

  这个从小宠自己上天的男人,老了,病了,弱了,不能再承担家庭和公司的责任了。

  两鬓花白的头发、松垮的皮肉,父亲真的老了。

  冰儿眼神复杂的看一眼这个男人,还是那头象征性的飞机头,俊俏的脸庞多了几分憔悴和疲惫,眉眼间那一抹凝重的沉重,让人看着心疼。

  前几天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二世祖,今天忽然西装笔挺,一本正经地操持整个公司和家庭。

  变故不仅让一个少年成熟,而且还是加入催化剂的病态成长。

  良好的底子可以顺利接管,可是浅薄的根基只能等着让人看笑话。

  宁翔天就是让冰儿等着看笑话的料。

  三个人,谁也不说话,谁也不出声,互相看一眼,尴尬至极。

  冰儿叹息一声,低下头,帮父亲整理被子。

  病房里的木凳子被拉响的声音打破房间的尴尬,宁翔天拉过一颗凳子,坦然自如的坐下,柔和的看着父亲,偶尔用余光看着面前的女人。

  娇小可爱的瓜子脸,白皙的面容,精致的五官,很强的立体感,十足的美女一枚,一颦一笑都是含蓄、温婉,不失大家闺秀的风范,还有小家碧玉的秀气。

  宁翔天不时偷看几眼,不知不觉红了脸,连心跳速度也没掌控好,慌乱地跳动起来。

  女人他见得多,玩得也多,可是那些主动爬上床的女人没有一点征服欲,从没记心上。

  男人对于征服这个词有种致命的追求,越容易得手的爱情越不懂得珍惜!

  或许那些女人长啥样他压根就没看清,完全就是解决个人问题。

  也或许想释放冰儿给他的压力,找点乐子发泄一通罢了。

  而冰儿,是他心底滋生出来的一株曼陀罗花,花和叶永远分开,永不相见。

  “少爷也来了?”陈宏全忽然站在冰儿身后,小声问好道,冲着宁总微微笑。

  “嗯。”宁翔天不冷不热的招呼着。

  陈宏全有些尴尬的看一眼病床边上的三人,觉得多余,准备告辞离开。

  “陈叔,我差不多就要开学了,能不能先给我办个休学。”冰儿忽然站起身,按着心中的盘算一步步跟进。

  “大小姐是要休学?”陈宏全完全不理解这个孩子的想法,惊疑的看着她。

  多余的话显得不稳重,他总是惜字如金的讲出重点,依然不显山不露水,看不出他对此事的任何态度。

  “你为什么要休学?”宁翔天更激动地站起身,吃惊的看着不可置信的女人。

  病床的床榻响个不停,宁国伟用尽全力的敲击床杆而提出抗议。

  这是女儿一辈子的前程,怎么说不读就不读了。

  冰儿觉得这个事情被她说得太儿戏了,没有铺垫说出让人难以接受。

  转过身,温柔的看着父亲,轻声说道:“爸,我想好了,我年纪还小,休学一两年不耽误事,我想先照顾你一段时间。”

  听着冰儿诚恳中带着真挚的说辞,父亲不解的看看她,还是不能理解这个孩子的想法。

  “你给我出来!”宁翔天快步走过来,抓着她的手,拉着她往外面走。

  “你放开我。”冰儿一路挣扎,可惜丝毫没有作用,手臂被拽得紧紧的,一路拖到医院的花坛处。

  周围都是一些休息的病人、老人在此乘凉,病房实在太热、太闷,实在待不住,只能来此乘凉。

  “你够了,你以为你是谁啊?放开我!”冰儿终于甩开男人的拉扯,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你给我站住!”宁翔天大声呵斥道,上前一把扯过来,紧紧拉着她的手不愿放开。

  一双布满血丝的猩红大眼,仇视的瞪着眼前发怒的女人,与刚刚喊哥哥那个温柔的邻家妹妹截然不同。

  这种天生的戏子,不去演戏还真是浪费。

  “你到底要干嘛?”宁冰儿恶狠狠骂道。

  “你为什么要休学?”宁翔天也接受不了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

  男人只想让她安安心心度过大学生涯,顺顺利利过上平静的生活,若能成为她的男人,那是三生有幸,若是不能只能说无缘。

  “你管我?”宁冰儿甩开男人的手,嫌弃地鄙一眼,懒得搭理。

  “我是你哥,我不管你谁管你?”宁翔天咆哮起来,连嘴唇都是颤抖的,眼眸里的菊花折射出一股异样的眼神。

  “哥?你也配!”宁冰儿冷嘲热讽道,嘴角向左斜挑起一个弧度,甚是戏谑的看着男人。

  病房里对宁翔天的称呼只为安抚父亲的心,让他安心养病,并非真心话。

  没想到这个男人还当真了?

  再说目前形势严峻,公司风雨飘摇,她心中有分寸。

  内斗只会大伤元气,两败俱伤这种蠢事只有没脑的袁雪菲干得出来。

  这么多的股东虎视眈眈的盼着父亲倒下,她哪能进入他们的圈套,成全这群小人。

  刚进病房时,陈宏全眼神中闪现出的惊疑和慌张,肯定公司有事发生,而有意隐瞒自己,她必须查清楚。

  在这,观众都没有,演什么戏呢?

  “我不配,谁配?”宁翔天冷哼一声,被这个任性而冷傲的女人气的不行。

  假如这是演戏,一定会加上特效,七窍流血的惨状来描述现在男人的生气程度。

  “我的事你最好别管,管好你自己就行。”冰儿冷冷警告道,不屑的瞅一眼,义无反顾地转身离开。

  看着渐渐走远的女人,宁翔天心脏颤动地疼痛着。

  曾几何时,他们没有说过一句客套的话!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txt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彪悍小跟班,重生之彪悍小跟班最新章节,重生之彪悍小跟班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