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密斯像是在阐述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但在声音进入李钦耳中,他全身都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鲁普残了……

  而且经历了残忍的折磨。

  此刻的李钦,觉得自己的鼻子耳朵都很难受,不是疼,而是空虚,仿佛被割掉鼻子耳朵的人正是他自己。

  这是人类机体的神经反射。

  就好像在看到、听到‘柠檬’两个字时,嘴巴里将自然分泌唾液,大脑给予人一种‘酸’的反馈。

  “确定是度西斯干的?凶手不可能只有他一人。”李钦开口。

  电话那头的史密斯沉默了两秒,他不敢相信李钦会如此镇定的接受了事实,并且还有心思进行推敲。

  “团伙的人员很混杂,但到底是谁动的手并没有意义,鲁普是托亚的外孙只有度西斯知道,且要钱要直升机也是度西斯在向外面喊话……”

  无论是不是亲自动手,度西斯都是参与者。

  史密斯继续道:“在逃人员有六人,他们开价六百万刀。”

  “这是你给我打电话的原因?”李钦叹了一声,自问自答:“我知道了,我会赶过去的,让度西斯等着,只要鲁普活着,一切好商量。”

  “明白。”

  电话挂断,李钦在桌前愣了一会儿,似乎在消化心中的阴霾。

  大概半分钟后,他才再次拿出手机拨通……

  “老板?”苏的声音响起。

  “现在的天气可以起飞吗?”

  外面还是瓢泼大雨。

  苏道:“可以,只要警惕一些就好了,我最近已经熟悉了周边的地形图,今天不是雷雨,短途飞行我有把握。”

  “我过去,我们先飞市区。”

  说罢。

  李钦收线起身。

  来不及给家人解释,因为李钦现在很难找到什么恰当的借口,且他也没法控制情绪做到隐藏。

  打开大门时……

  杰斯跟了上来。

  一人一狗冲入雨地里,在李钦拉开车门时,杰斯自己就钻进了车内。

  直升机如今停在牧场,因为每天有暖机与巡视作业,如果在大屋门前起飞噪音太大,这也让今晚的出行能动静小一些。

  李钦开车前往牧场。

  苏早已发动了直升机。

  李钦意外的发现,杰罗姆竟然站在牧场别墅的门廊上,见到李钦车子停稳,立即跑来:“老板,发生什么事儿了吗?怎么这么晚还要出去?苏都睡下了。”

  苏睡下了?

  关键问题是,你怎么知道?

  李钦现在没心情理会这些,淡淡瞥了他一眼,就带着杰斯跑上了直升机。

  舱门关闭,螺旋桨噪音瞬间被隔绝了九成,完全静音是不可能的。

  “起飞,到了市区我告诉你地点。”

  苏看了一眼李钦,敏锐发现今天的老板与往常不太一样。

  李从不是一个具有攻击性的人。

  与和蔼、友善的苏珊、杰克一样,因为他有一个温暖的家庭,造就了温和的性格。

  可眼前的李显然跟温和站不上边。

  雨水打湿了他的发梢,低温或许让脸色苍白,整个人都透露着阴冷。

  还有……

  为什么要带狗?

  苏瞥了一眼后排一动不动的杰斯,没有多问。

  飞机稳稳腾空。

  李钦拿出了电话:“亨利!”

  “该死的,我刚收到消息……”亨利破口大骂想要给李钦解释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李钦已经得到了消息。

  李钦道:“史密斯联系过我了,我需要你的帮助,联系一下银行的人帮我取现。”

  “六百万刀,你疯了!”亨利喊道,“而且这件事隶属公务范畴,赎金也该是联邦当局想办法,他们已经答应了,正在筹款。”

  所谓的米国生命至上论调就是如此。

  赎金联邦当局愿意出。

  但口号喊得响亮,真正筹到钱会是什么时候,那就要看人质的重要性了。

  他们当然会答应,但实际意义只是为了拖延时间,找到更好的解救办法。

  这样的初衷本就不是为了救人。

  而李钦,真正是在救人。

  “六百万买我小舅子一条命,买瑞提亚不会伤心欲绝,我觉得很划算。”

  “托亚呢?那可是他的外孙!”

  李钦道:“他怎么做我没时间沟通,但我现在要把钱提出来,我还有十分钟抵达,你可以跟我乘机过去。”

  “玛德法克,你真的疯了!我知道了,立刻就到。”

  如果从未发生过这种事,亨利当然不可能答应的这么痛快。

  但绑票这种事儿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李钦对待这类事件的态度,早就表露的很明确,他为了场工都能单刀赴会,更别提那是瑞提亚的亲弟弟。

  电话挂了。

  苏脸色微变:“事情不妙?”

  李钦点头:“瑞提亚的弟弟是警员,在任务火拼中被人生擒了,绑匪被堵在了废弃矿洞里,现在要赎金和飞行工具,你放心,飞行员会是联邦局的人,你只是我的员工。”

  “知道了。”她推动操纵杆,开始提速。

  三角洲退役人员的心理素质在此刻展现,至少她不会去提什么六百万值不值得的事情。

  飞机在银行门前的大街上落地。

  螺旋桨的吵杂声惊动了两侧居民,谩骂声络绎不绝。

  银行的灯光亮了。

  亨利在大厅中与经理并肩而立。

  李钦一人进去了,顺手抹了一下脸上的雨水,经理是老熟人,老鼠山的账户就在他们这儿,早前几次与亚当斯、乔安娜的现金交易都在这位经理手下完成。

  “现金我们准备好了,刷卡签字后您就可以提走……李先生,对于这件事,我深表遗憾……”对方还在客套。

  李钦懒得听那么多,迅速搞定手续。

  三大包米金被他与亨利、布鲁克带走。

  重新上机。

  李钦打开机载地图,确定了大致方向。

  保留区北部边境,桑彻山。

  具体坐标要打电话沟通……

  不过这时李钦的手机响了,来电是托亚。

  机上人都保持沉默。

  “度西斯要赎金和直升飞机逃离,钱我准备好了,飞机……”

  李钦打断:“我也提了现金,正从市区飞过去。”

  “谢谢。”

  “这种事不用说谢,救命而已。”

  “那就一会儿见,庞狄和我正在路上。”

  电话里的声音,机上的人都大概听到了。

  亨利道:“我就说,托亚会准备赎金。”

  然而话落,无人理会。

  他闹了个尴尬。

  不过亨利的面皮可不是一般的厚,这点小意外连脸红都用不着,他安慰道:“我知道这件事对你冲击很大,但我们正在想办法解决,钱和飞机都有了,只要换到了鲁普,接下来追捕的事情交给联邦局就是了。”

  “我知道。”李钦解释了一下自己沉默的缘由:“我只是在想,鲁普经历了这样的折磨,会变成什么样!”

  沉默再次袭来。

  机上四人只有苏不知道鲁普的状况。

  亨利与布鲁克可是明白,鼻子、耳朵被割下,痛苦只是一时的,但毁容的精神折磨才是重点。

  就算请最好的心理调节师也没用。

  接下来的一路,再没有多余的声音。

  半个小时后。

  飞机在临时组建的行动部署地降落。

  面前的高山是保留地边界最后的屏障,飞跃桑彻山,就能顺利出逃,只要在白天降临之前找到隐蔽点降落,联邦局很难在短时间内找到几人的踪迹。

  几人下机。

  史密斯、艾萨克等人都迎了上来……

  背后的简易遮雨棚里放着桌椅,托亚与庞狄都到了。

  “情况怎么样?”亨利问道。

  艾萨克道:“老矿洞没有其他出口,人还在矿道内,我们的人包围了洞口,但不能靠的太近。”

  史密斯没说话,只是对李钦微微摇头,示意还没有其他变化。

  几人走进帐篷。

  一个中年男人自我介绍是联邦局探员。

  “你是李?鲁普的姐夫?”

  李钦点了点头:“现在可以跟他们对话了,钱、飞机都有了。”

  探员道:“我认为可以再等等,长达十个小时的追捕,他们耗费了很多体力,更不像我们一样拥有补给,如果能拖延时间,匪徒的心理也会崩溃,如果真让他们离开,后续抓捕会存在极大困难。”

  庞狄、托亚冷漠的看着他。

  李钦则笑了:“我是来救人的,不是听你讲什么抓捕行动的。”

  “但你这样做会导致坏人逃之夭夭。”

  “跟我有关系吗?抓坏人是你们的责任。”

  “史密斯。”李钦看向他,“帮帮忙怎么样?”

  史密斯看了一眼亨利,亨利无奈点头,他才道:“那么开始喊话吧,看看度西斯是否信守承诺。”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包括默不作声的托亚与庞狄,以及其他印第安人。

  事实真相他们都清楚……

  度西斯是叛徒,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

  这件事后,保留区甚至连暗中出货都做不到了,因为接下来盯着他们的人,就不会是烟酒管理局,而是联邦局。

  度西斯的资料早就被当局掌握。

  保留区前任警长,酋长的亲随,非法贩卖中没有酋长的授意那是在骗傻子。

  只不过……

  现在最大的傻子成了庞狄。

  自己被自己的手下摆了一道!!

  没有人打伞。

  所有人在雨地里靠近光秃秃的山脉崖壁。

  矿洞前是开阔的平地。

  联邦局飞行员已经接管了李钦的直升机,缓慢降落在空地上。

  史密斯拿着喊话器道:“度西斯,你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钱就在飞机上,你也不希望大雨将钞票毁掉吧?”

  雨幕中。

  度西斯的声音穿透而来:“全部滚,滚出五百米开外,这件事就算结束了!”

  史密斯:“你知道这不可能,答应你要求,是为了鲁普,你要释放鲁普。”

  “你当我傻吗?鲁普会跟着我们离开,只有离开后,我才会释放他,多余的话我不想再说了,我给你们一分钟时间商量,给我一个答案,不然大家一起死!”

  那位探员在旁冷笑,他早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放人?凭什么!

  真要这么简单放人了,狙击手第一时间就会干掉他们。

  可就在这时,庞狄上前抢过了史密斯的喊话器道:“度西斯,为什么呢?为什么要这么做!就因为我革除了你的警长职务?你要背叛整个保留地?你要知道,你将会成为耻辱,你的家人也会被人唾弃。”

  “哈哈哈,庞狄,你觉得我会在意吗?要不要我说出真相,给所有人一个惊喜呢?”

  庞狄的背影,微微晃动。

  那件事大家可以心照不宣,但绝不能落在明处,否则庞狄就要接受调查。

  托亚这时也走了上去,道:“你可以走,但我要鲁普。”

  “意思是,你们答应了?”

  托亚喊道:“对,你可以带走鲁普,但是……你必须保证他会活着,给他一些食物和水,以及简单的治疗,飞机上有医疗包,最后等着我们去找到他。”

  “成交!”

  话落。

  联邦探员急道:“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们选择相信一群亡命之徒?”

  托亚回头冷道:“飞机是我们的,钱也是我们的,所以该怎么做,你无权指手画脚……”

  “我无权?”他想要发作。

  可身旁的年轻助手拉住了他。

  用目光示意周遭的环境。

  就连烟酒局的人现在都离得远远的,他们不敢招惹这些地头蛇,联邦局只派了他们两人来协调工作,这时候耍大牌根本是哗众取宠。

  探员遏制了怒火,拿起电话开始联络上级,不再理会眼下的事情。

  交易达成。

  所有人开始后退,按照对方的意思,至少远离五百米开外。

  后退时,无人做声。

  苏就在李钦的身旁,忍不住低声道:“其实……探员说的没错,我们无法相信这群绑匪,这是一场不公平的赌博,甚至只要他们逃离到安全点后,更有可能泄愤杀人。”

  李钦当然明白这一切。

  但他根本不在意。

  因为,他从未有过让飞机起飞的打算。

  “告诉你个秘密。”

  苏愣住了……

  “什么?”

  李钦张了张嘴,喊出两个奇怪的音节——

  “WOOF!~WOOF!~”

  苏猛地顿住了脚步……

  这是米国人学狗的叫声。

  老板为什么要学狗叫?

  因为……

  杰斯!

  杰斯在飞机上!

  可问题是,就凭一只狗,想要逆风翻盘?

  什么鬼!

  然而。

  五米开外,正陪同亨利、艾萨克走在一起的史密斯,猛地看了过来,又在瞬间停住脚步,拿起望远镜朝后方看去……

  “怎么了?”艾萨克问道,亨利也疑惑看着他。

  史密斯的夜视镜中,只能看到飞机驾驶员不安的身影,但李不会无的放矢。

  那只狗……

  它一定来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txt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不会现在没人玩QQ农场了吧,不会现在没人玩QQ农场了吧最新章节,不会现在没人玩QQ农场了吧 81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