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7崛起南海 第六百四十五章 十八芝的困境

小说:1627崛起南海 作者:零点浪漫 更新时间:2019-07-05 23:55:49 源网站:笔趣岛
  在南日岛进行了简单的防务交接仪式之后,石迪文便率领着已经在这里驻扎近两个月的部下离开南日岛,南下去漳州与宁崎等人会合,然后返回海南三亚大本营。

  驻扎在南日岛的这批明军很快便意识到新来的这帮海汉兵跟前一批人的不同之处。如果说前一批海汉民团的日常训练对他们而言堪称残酷的话,那新来这批民团军的训练内容就简直是地狱级别。每天出C第一项必修的训练内容,就是围绕着南日寨所在的山头跑上一圈。

  对于安南民团这些人来说,五千米越野跑的确只是平时的训练项目之一,但对于绝大多数缺乏日常体能训练的明军来说,这个距离根本就没办法一口气跑下来,很多人只能慢慢走完这段行程,然后就缺席了当天剩下的所有训练科目。双方在训练强度上的巨大差异,导致了明军根本就没法再跟上海汉这边的训练进度。仅仅只是体能训练就已经无法同步,而更高级的什么战术协同之类的科目,就更没有一起训练的可能了。

  钱天敦看到这样的状况也是无可奈何,他当然明白这种训练水平的差距背后还有着许多深层的原因,就算*迫这些明军训练,也不可能马上看到提升的效果。对此他也只能向明军将领建议,给士兵提供更好的伙食保障,以此让他们能够跟上海汉民团的训练。

  不管明军怎么练,钱天敦对于自己的部下的训练是半点都不会松懈。他作为高层人员很清楚执委会的发展规划,自己这次从安南调任福建就已经表明了执委会的意向。今后的一段时期,福建沿海的控制权就将是海汉的关注重点,而钱天敦所带的这支民团军中的精锐之师,很有可能就得担负起打头阵的任务。

  尽管现阶段军方把南日岛的作用看得比较重,但钱天敦也知道这其实只是迁就福建官府和许心素的做法,有海汉民团进驻福建之后,南日岛这种地方占与不占,其实都于大局无碍。钱天敦相信真正的决战战场并不会在这个小岛上展开,更有可能是在澎湖或者台湾岛的沿岸某处海港。

  当然了,在条件成熟发兵攻打澎湖乃至台湾之前,钱天敦知道自己还必须得防着十八芝联合荷兰人来夺回南日岛。既然十八芝已经派了人去台南找荷兰人搬救兵,钱天敦认为荷兰人参与此事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

  这其一是荷兰人与大明之间本来就有旧仇未报,如果能逮着机会坑福建官府一把,荷兰人说不定真的会冒险一试。其二是荷兰人现在能用的外界助力不多,许心素已经明显站到了他们的对立面,如果再失去十八芝,那荷兰人将很难再从大明获得人力和其他资源。于公于私,荷兰人都不能坐视十八芝失利然后分崩离析的局面出现。

  攻打金门所、中左所这类坚城,十八芝已经碰了好几次钉子,荷兰人也未必乐意送自己的战士到这种战场上拼命。但攻打南日岛这种面积小防御相对较弱的小岛,难度肯定是要小得多的。如果十八芝开出了合适的条件,那荷兰人C手进来也不足为怪。

  而正如钱天敦所预料的那样,在郑新知向东印度公司驻大员长官汉斯开出了条件之后,荷兰人经过讨论,最终还是难以抵抗赶走西班牙人的诱惑,决定协助十八芝夺回南日岛。

  “但我们的军事援助是有前提的。”汉斯给一脸兴奋的郑新知先泼了一盆凉水:“我们不会派出士兵登岛参战。”

  郑新知一愣,接着便道:“汉斯大人若能出售一批火炮给我方也是可以的。”

  “炮可以卖,但需在以往的价格上增加三成。”汉斯不动声色地亮出了獠牙:“其他武器也是照此为标准提价。”

  郑新知暗暗替自家主人的银子感到心疼,这一门炮多出几百两银子,十门炮就多出几千两,算下来就相当于拿过去十门炮的银子,现在只能买到六七门了。这火线提价的确是够毒的,现在是十八芝求着荷兰人卖武器,根本就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说实话就算汉斯一口气加价五成乃至更高,郑新知也会捏着鼻子先应下来再说,否则等他打着空手回到澎湖之后根本就无从解释。

  “另外我方派出的作战船只和参战人员,所有的费用都必须由你们来承担。”汉斯不动声色地接着提出了下一个条件:“先要预付五万两银子作为部队开拔的费用。”

  郑新知皱了皱眉,虽说这个条件极为不公平,但他仍然没有表示异议。只要荷兰人愿意出兵就好,至于他们要多少银子都是次要的——反正最后负责掏腰包的也不会是郑新知自己。

  汉斯见郑新知没有表示反对,便继续说道:“第三,在我方舰队从大员港出发之后,贵方需尽快将北边淡水、J笼两港的情报送过来,并保证在我方出兵攻打该地区时予以配合。这件事需签署书面协议,并且要附上郑芝龙先生的亲笔签名和印鉴。”

  荷兰人愿意出兵的主要原因就是看中了十八芝能够在对付西班牙人这件事情上帮到自己,而为了防止十八芝在这中间再耍什么花样,签署书面协议也是一个必要的挟制手段。如果十八芝出尔反尔,那么这一纸文书就能让他们在海峡两岸再也混不下去。

  “此事……小人须得先回去告知我家主公一声,想来也应无大碍。”这事郑新知可不敢代郑芝龙表态,毕竟到时候签字画押还得郑芝龙亲自C作。

  “细节我们可以再作商议,但大体的框架就是如此。”汉斯一脸傲然地说道:“如果你们认为可行,那下次就带着签署好的协议和银子来吧。”

  “是是是,汉斯大人公务繁忙,那小人就先告退了。”郑新知见汉斯已经无意再跟自己谈下去,连忙很识趣地站起来道别。

  郑新知从东印度公司的办公地出来之后,连住处都没回,便直奔码头,立刻乘船返回澎湖,将这次商谈的内容带回去告知郑芝龙。

  郑芝龙在澎湖早就已经等得没耐心了,如果不是自知实力不够,他大概等不及郑新知回来就自行组织人马开赴南日岛了。

  待郑新知把荷兰人所开出的三个条件一一说完,郑芝龙的脸色已经是黑得不行:“这就是你去大员港谈了大半个月的成果?”

  郑新知战战兢兢地分辩道:“那红毛首领汉斯先前并不肯参与此事,后来是小人拿出佛郎机人作为交换条件,他才算松了口,但仍是咬死这三个条件一直不肯让步。小人在大员港期间并未有丝毫懈怠,日夜上下奔走,四处游说,才有今天之结果。”

  郑芝龙骂道:“你这蠢货,还自以为聪明!这加价三成买炮,你知道我们要多掏多少银子出去?还要先付五万两开拔军费,事成之后再付另一半,他们连岸都不上,你还答应他们的条件?你脑子里是不是被红毛人灌了海水进去?这里外里就得掏十几万两银子给荷兰人,这笔钱你出?”

  郑新知被骂得狗血淋头,根本不敢再开口还嘴,只是心中暗暗委屈。出发之前郑芝龙可是给了他极大的谈判权限,“但凡银钱交易,皆可自决,无需请示”,没想到回来之后,郑芝龙就变了一副面孔。郑新知心道虽然被红毛人敲了竹杠,但这事可是已经办成了啊!掏银子请救兵,这可不就是你的初衷?

  郑芝龙如此的气急败坏,主要是因为丢掉南日岛之后这段时间的内部环境恶化得很快。由于十八芝自身力量有限,不敢单独向南日岛再次发动进攻,只能坐等荷兰人那边的消息。

  而在此期间十八芝内部的意见就已经开始出现了分歧,在大陆生意比较多的几个头目认为应该停战和谈,如果可能的话,干脆就接受福建官府的招安,学许心素的样子洗白上岸算了,好歹还能混个把总之类的小官当当,以后也不用担心受怕地在海上讨生活。

  而另一部分不愿屈从于大明,又认为在福建沿海已经没什么前途的头目,提议应该转移活动场所,比如说迁到东北方向的琉球、日本一带,那边可没有什么海盗势力能够跟十八芝一较高下——当然了,由于通行在当地海域的商船较少,相对的油水也会少很多。

  此外也有死硬派认为应该立刻发兵攻打南日岛,不给海汉和福建明军以喘息之机,至于该怎么打,打不打得过对方,他们却并不没有那么的在意,或者说根本就没有考虑过那么具体的问题。毕竟对于这些人来说,并没有亲历过被海汉炮火压制到动弹不得的那种恐惧。

  各种意见四分五裂的状况之下,郑芝龙也很难在澎湖进行步调统一的备战。尽管他所统辖的海盗势力是十八芝中最强的一家,但如果得不到其他头目的配合,在面对海汉和福建明军这种级别的对手时,仍然会显得形单影只,实力不足。

  以下段落稍后重新编辑以下段落稍后重新编辑以下段落稍后重新编辑

  郑新知战战兢兢地分辩道:“那红毛首领汉斯先前并不肯参与此事,后来是小人拿出佛郎机人作为交换条件,他才算松了口,但仍是咬死这三个条件一直不肯让步。小人在大员港期间并未有丝毫懈怠,日夜上下奔走,四处游说,才有今天之结果。”

  郑芝龙骂道:“你这蠢货,还自以为聪明!这加价三成买炮,你知道我们要多掏多少银子出去?还要先付五万两开拔军费,事成之后再付另一半,他们连岸都不上,你还答应他们的条件?你脑子里是不是被红毛人灌了海水进去?这里外里就得掏十几万两银子给荷兰人,这笔钱你出?”

  郑新知被骂得狗血淋头,根本不敢再开口还嘴,只是心中暗暗委屈。出发之前郑芝龙可是给了他极大的谈判权限,“但凡银钱交易,皆可自决,无需请示”,没想到回来之后,郑芝龙就变了一副面孔。郑新知心道虽然被红毛人敲了竹杠,但这事可是已经办成了啊!掏银子请救兵,这可不就是你的初衷?

  郑芝龙如此的气急败坏,主要是因为丢掉南日岛之后这段时间的内部环境恶化得很快。由于十八芝自身力量有限,不敢单独向南日岛再次发动进攻,只能坐等荷兰人那边的消息。

  而在此期间十八芝内部的意见就已经开始出现了分歧,在大陆生意比较多的几个头目认为应该停战和谈,如果可能的话,干脆就接受福建官府的招安,学许心素的样子洗白上岸算了,好歹还能混个把总之类的小官当当,以后也不用担心受怕地在海上讨生活。

  而另一部分不愿屈从于大明,又认为在福建沿海已经没什么前途的头目,提议应该转移活动场所,比如说迁到东北方向的琉球、日本一带,那边可没有什么海盗势力能够跟十八芝一较高下——当然了,由于通行在当地海域的商船较少,相对的油水也会少很多。

  此外也有死硬派认为应该立刻发兵攻打南日岛,不给海汉和福建明军以喘息之机,至于该怎么打,打不打得过对方,他们却并不没有那么的在意,或者说根本就没有考虑过那么具体的问题。毕竟对于这些人来说,并没有亲历过被海汉炮火压制到动弹不得的那种恐惧。

  各种意见四分五裂的状况之下,郑芝龙也很难在澎湖进行步调统一的备战。尽管他所统辖的海盗势力是十八芝中最强的一家,但如果得不到其他头目的配合,在面对海汉和福建明军这种级别的对手时,仍然会显得形单影只,实力不足。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txt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1627崛起南海,1627崛起南海最新章节,1627崛起南海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