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txt小说下载吧加入"浏览器收藏夹",或者免费下载快捷方式到桌面,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小说下载吧!我知道了免费下载到桌面加入收藏夹
电子书阅读器下载txt小说下载吧把txt8保存到桌面最新推荐小说热门小说排行
网站地图网站地图1网站地图2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收回

目录

摄政王的农门小妻 连载中是由授权给www.txt8.net刊载,请支持原创、支持作者,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到授权方订阅VIP章节!

摄政王的农门小妻 连载中

相关Tags:txt8 作者:枫柒柒 小说类别:历史




《摄政王的农门小妻》


001田七七疯了

</script> 村头的老田头家,还算宽敞的院子里,此刻正内内外外地围满了前来看热闹的村民们。只见大家都在交头接耳地纷纷议论着……

“哎!好象没气了。可怜恁小的孩子,竟然也下得了这样的狠手……心真是黑透了。”

“那柳氏也可怜!这头相公刚娶小妾进门,转眼二女儿就跟着没了。”

“刚才这一大家子全搅在一块了,到底是谁动的黑手也很难搞清楚吧?”

“呸!没准呀,是那柳氏上辈子太风流了,要她这辈子还。”一个满脸横肉的女人想起田柳氏那颇有几分姿色的脸蛋来,忍不住酸溜溜地扔下这样一句。

“狗剩他娘!你胡说什么?还是人话吗?”仗义发声的是一个浓眉大眼的年轻妇人,村中李三同的媳妇,董秀娘。据说平日里跟柳如眉私交不错。

…………

耳朵边不断地响着声嘶力竭般的叫喊声:“七七!娘的好七七!求求你、睁开眼看看娘吧……”

同时,田七七身上还不断地被一双带有粗茧的手**着。

身为特工的她,刚刚完成了一桩危险的任务,此时正躺在自家小院的吊床上小憩呢~不知怎么的就被人吵醒了,而且脑袋上竟然还一阵接一阵的痛。

“谁敢吵醒老娘?老娘第一个毙了她!”边想,田七七身上边隐隐浮现出一股危险的气息。要知道,除了美食之外,她最看重的就是睡美容觉了。

“闭嘴!你吵够了没有?”田七七实在是忍无可忍了,顾不得头上的剧痛,边吼边霍地睁开了双眼。

却见眼前跪着的竟是个身穿古装的妇人,虽然此刻披头散发,却掩盖不住她原本秀丽的容貌。只见此时的她被田七七猛地吓了一跳,整个人先是一愣,继而却变得一脸的狂喜!

下一秒,她已紧紧抱住田七七的身子一迭声地哽咽着:“七七、我的好七七!菩萨保佑,你终于醒了。”

田七七被她摇得头昏脑胀的,脑袋的痛也似乎随之加剧了。一团怒火陡然升起!

特么的,老板这是什么意思?要拍古装戏也不提前跟老娘打个招呼?难不成这就是新任务吗?

床气超大的田七七本有心要借机发作,却在看到妇人欢喜得连眼泪鼻涕都顾不上擦的样子,心,竟莫名地一软。身不由已的就要伸出手去,替她擦一把脸。

不想,才一动手,一阵难以忍受的剧痛却瞬间向脑袋袭来!

一些不属于自己的陌生记忆如潮水般蓦地涌现在田七七的脑海里。难道,自己竟然穿越了?

可真够倒霉催的!田七七双手抱住自个脑袋,死死瞪着头顶的茅草,忍不住怒吼一声:“啊!”

这一声吼惊天动地,可把屋内外的人都给吓了一大跳!挤在屋门边的一个小姑娘见状,更是刷地白了一张小脸,再也不敢朝田七七看上一眼,赶紧低下头,偷偷后退两步,挤进人群中悄悄溜了出去。

可毕竟八卦的人占了多数!听到田七七这一声吼,看热闹的心思让村民们情不自禁地往前挤了又挤。

“哟,七七这丫头平时连说话也不敢大声的,这下该不会真的撞坏脑袋了吧?”

“作孽啊~多好、多俊的小姑娘呀,居然疯了……”

“想想,这样黑心的人居然就住在我们村里!不行,一定要将凶手揪出来。”

…………

田七七听着耳畔众人的嘈杂声,越发觉得头痛得厉害!忍不住将身下的破床板使劲一拍:“吵什么吵?再吵!我把你们舌头通通割……”

话未说完,田七七就已眼前一黑,又华丽丽的晕了过去。

两天后,等田七七再次醒过来时,发现自己依然还是躺在破木板拼成的床上,就连那枕头,也是用一小撮干草折成的长方形。

还能找到比这个更穷的人家么?

田七七冷眼扫了一下四周,房间又黑又矮,就连屋顶也是用茅草铺成的。房间里更不要说什么柜子、凳子的了,甚至就连一面破镜子也没有。

这……就是自己以后生活的地方?

再三确认后,田七七心中不由得大呼倒霉!为啥人家穿越不是穿成公主就是什么千金小姐的,唯独到了自己这里,却穿成了一个穷苦的小村姑呢?

望了望自己那双又黑又瘦的小手,田七七不由得气馁地闭了闭眼睛,接受穿越事实后的她,开始慢慢梳理起脑袋里面的那一大堆信息。

原来,这原身的名字也叫田七七(难道就是因为同名同姓的原因,所以自己才会穿到她身上?都怪那死脑筋的老爸,死活不让自己改名,说这名字是一位算命先生帮自己取的,改名会影响到自个的运气。这下倒好,连宝贝女儿都没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相信那破算命先生的话?)。

田七七原身的母亲闺名叫柳如眉,娘家远在几十里外的大山深处,家境十分贫寒。当初为了给大儿子娶媳妇,姥姥在收下老田家五两银子的聘礼后,硬是将才满十四岁的柳如眉嫁到了田家。

不想,婚后的柳如眉竟接连生了三个女儿,老大田园园、今年14岁;老二田七七、今年12岁;老三田草草、今年才7岁。

自恃薄有家底的势利婆婆—田肖氏,本就不喜欢这个大山出身,整日闷声不响,只会埋头干活的小儿媳,再加上她连生三个都是女儿,赔钱货!于是心中对她更为不喜。平日里可是张嘴就骂、动手就打,不单让她把家里所有脏活累活全揽了,甚至还私底下怂恿小儿子—田有财再纳一房小妾,好为老田家继承香火。

而田家老三—田有财,白长了一副好相貌,却硬是被田肖氏宠成了一个整日游手好闲、花天酒地的人。

结果前天,跟一班狐朋狗友到县城逛了一天后,竟带回一个长得极为妖治、叫花枝的年轻女子。还口口声声说要纳花枝为小妾,将来等她生下儿子后就把她抬为平妻。

精明的田肖氏瞧着那女子长得一脸的狐猸相,起初并不乐意让她进田家。不想那花枝也是惯会察颜观色的人,嘴皮子也会哄人,再加上从县城带来的那一大堆礼物:布匹、点心、糖果什么的……除了柳氏母女四人外,老田家是人人有份,绝不落空。

田肖氏耳边听着花枝的甜言蜜语,手里拿着人家送的一匹花团锦簇的丝绸,心里是越看越喜欢,那还舍得放下啊?

-本章完结-

002撕作一团

</script> 于是,田肖氏在一旁大房、二房媳妇的劝说下,便顺水推舟地应允了下来。

可怜那柳如眉带着大女儿一早下地干活,等她满身大汗回到家时,一切都已成定局。

柳如眉满心悲愤,拼死也要上前找田有财问个明白。不想,田有财却懦弱怕事地躲到了母亲田肖氏的身后,反倒是刚进门的小三——花枝,把涂满艳红寇丹的双手往胸前交叉一搭,对着柳氏就是好一顿的冷嘲热讽!

急火攻心的柳氏,一改往日的好性子,竟冲上前去要跟花枝拼个你死我活!不想,却被刚收了花枝好处的两位嫂子——大嫂孙春花、二嫂郑雪娥,假借劝架的名义给拦了下来。

而花枝看柳如眉被孙春花二人拉住了动弹不得,便趁机上前在无人看到的地方,往柳如眉身上一把赛一把地下死劲掐了起来。

听到娘亲的惨叫声,老实的田园园只晓得在一旁拼命地擦眼泪。

而田七七和小妹田草草这时也背着满满一筐的猪草回来了。看到娘亲被人欺负,最小的田草草竟不管不顾地飞快冲上前,企图扯开孙春花按住自个娘亲的肥手。不想,人小身轻的她竟被孙春花一甩手,当即跌落在地。

看到这样的情景,田园园与田七七对视一眼后,俩人一咬牙,硬着头皮冲了上去。大房的田蜜蜜跟二房的小儿子田玉和看到了,唯恐自己娘亲吃亏,也赶紧冲了上去……

大家伙扭在一块,撕得不可开交。田七七只觉得自己身上、头上到处都痛,急怒中的她挣扎着抬头一看,眼中差点要冒出火来!原来,那始作俑者——花枝,此时竟站在一边,正风情万种地轻摇着一把不知从哪找来的团扇,而一张涂满了脂粉的蛇精脸上更是透露出满满的鄙弃。

田七七顿时只觉得心头一塞!脑袋“嗡”的一声响,平素还算听话的她此刻竟象一头小牛犊般径直冲花枝撞了过去。

没想到,那阴险歹毒的花枝早已将田七七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眼看她将要冲到自己跟前时,花枝才不慌不忙地一伸腿,毫无防备的田七七当即一个趔趄,一头往旁边的堂姐—田蜜蜜撞去。

自私贪婪的孙春花一共生育了两个小孩,大儿子—田春生,今年16岁,性子老实木讷,是老田家的长子嫡孙;而女儿田蜜蜜,今年13岁,小小年纪倒是比她娘亲的心思还要重。

此时眼看田七七向自己这边撞了过来,一直妒忌七七美貌的田蜜蜜,眼见机会难得,竟趁机将她往旁边的石磨上使劲一推!想着这回最好能在田七七那精致的小脸上留下点疤痕,那样子,以后田水村村花的位置就非自己莫属了……

让她没想到的是,自己下手太重,田七七竟一头撞在石磨上,一命呜呼了。于是,新的田七七便趁机穿了过来。

默默地将所有信息消化完后,向来最讨厌恃强凌弱的田七七强忍住想要骂娘的冲动,暗地里发誓,要替原身好好保护其家人。不过,这里面可不包括那贪新厌旧、对妻女不管不顾的混账父亲。

正当田七七想得出神的时候,薄薄的木门突然“吱呀”一声被推开了。双眼微微红肿的柳如眉小心翼翼地端着一碗浓黑的药汁走了进来。

“啊!七七你醒了?”看到眼珠正骨碌碌直转的二女儿,柳如眉一时没忍住,激动得再次落下了热泪。

“娘~我醒了是好事!你怎么倒哭起来了?”田七七卖萌地嘟着小嘴,模仿了一通小女儿撒娇的语气,真心把自己恶心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好、好、好!娘不哭、娘不哭吓。”柳如眉赶紧放下手中的药碗,抓起衣服前襟就往脸上胡乱擦了一通。

这时的田七七注意到,柳如眉身上的衣裳也跟自己所穿的一样,颜色灰扑扑的,补丁迭着补丁,也不知道到底穿了多少个年头了。

心头一酸!看着快要将自己脸皮擦破的便宜娘亲,田七七赶紧嗔道:“娘~这药是给我喝的吧?

“啊?你看看娘,光顾着欢喜了。来,七七乖,赶紧把药给喝了……”柳如眉牢牢地捧紧了药碗,呵了呵热气,才将它宝贝似的端到了田七七嘴边。

这也难怪她,因为这药来得可一点也不容易!

当时柳如眉看着自家受伤后再次晕死过去的二女儿,愁得连眉毛都要白了。只能跪着、求着,让婆婆田肖氏给点钱替田七七看伤。没想到田肖氏居然铁石心肠,眼看自己孙女快要死了却硬是半文钱也不肯给,还顺带将柳如眉大骂了一顿。

最后,还是闻讯赶来的村长看不过眼,将田肖氏喝斥了一番。眼看面前众人议论纷纷,对着自己指手划脚的,田肖氏才心不甘、情不愿地磨蹭着回房取了五十文钱,重重地砸到了柳如眉的身上。

隔壁村的齐郎中也是个好心人,给田七七开了几天的中药,内服加外敷的,却只收了柳如眉五十文钱。

而现在的田七七,看着碗里浓稠的药汁,再闻着那苦味,心里差点就要呕出来,恨不得一抬手就将药碗给打翻了。

可转念一想,不喝药的话,自己脑袋上的伤也不知要拖到什么时候才能好呢?眼前最最要紧的,可是赶点好起来,把身体锻炼得棒棒的,赚多多的钱,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眼前这弱不禁风的包子娘。

想到这里,田七七一把接过药碗,双眼一闭,骨碌骨碌地大口喝光了碗里的药汁。然后,撩起衣袖往嘴上一擦,可怜兮兮地冲包子娘嚷嚷:“娘,我饿了。”

看着眼前瘦弱的女儿,柳如眉忍不住鼻子一酸!

“乖!娘这就给你拿吃的去。”说完这句话后,柳如眉端了碗便脚步匆匆地要离开。

柳如眉前脚刚踏出房门,田肖氏那高亢尖锐的嗓音已然在堂屋响起:“老三家的,死哪去了?一天到晚魂不守舍的!连活都不会干了,还真当自己是千金小姐呢?我呸!”

“娘,饭已经做好了。”柳如眉怯怯的站在院子里回了一句后,又脚不沾地般一头钻进厨房忙活起来。

-本章完结-

003姐,我饿了

</script> “我来!”田肖氏仿佛看贼似的钻了进来,然后将又肥又矮的身子往里一拱,把正准备盛粥的柳如眉撞了一个趔趄。

几滴滚烫的粥水泼到了柳如眉的手上,而柳如眉却只是忍耐的皱了皱眉头,硬是一声不吭!看来,逆来顺受已经成了柳如眉在老田家生活的座右铭。

田肖氏舀起两勺稀粥装到一个缺了口的大碗里,再往碗边搁上一只杂菜粗粮馒头,一脸肉痛地说道:“这是给大丫和三丫的。”

柳如眉眸光一闪,这两勺稀粥她看得明白,都只有半勺左右呢。呼出一口气,柳如眉到底没能忍住,那可是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呢。

“娘,那还有二丫呢?”

“哼!”田肖氏白眼一翻,冷哼一声:“她?现在就跟个活死人似的,整日整夜地赖在床上。这吃了还得拉呢~谁有那闲功夫去服侍她?不给吃!”

斩钉截铁地说完后,田肖氏便端起眼前的一碟蒜蓉炒豆角、一碟杂菜粗粮馒头,准备往外走。

才走到一半,听到身后没动静,赶忙回头一看:“哟,大白天的就撞鬼了?发什么愣呀?有这发愣的时间不如多干点活呢。整天光想着怎么偷懒了,看老娘哪天有空修理一下你这个懒婆娘……”

听着田肖氏的叫骂声,柳如眉条件反射般身子一哆嗦,再也不敢多想,赶紧端起还烫手的粥盆和一小碟咸菜,快步走了出去。

瞅着那瘦小的背影,还嫌骂得不过瘾的田肖氏往地上狠狠啐了一口:“哼!算你识相。”

…………

一大帮子人正在堂屋吃喝的时候,田园园才领着小妹田草草从外面回来。

只见俩姐妹晒得满脸红扑扑的,身上都被汗水湿透了。田园园身上还背着满满一竹筐冒尖的猪草。

这割猪草的活本来是由田七七干的。她受伤后,这一切自然就都落在了大姐和小妹头上。

田园园一大早洗完一大家子的脏衣服后,又把水缸的水挑得满满的,然后才领着小妹妹去割的猪草。早饭一向都没有她们母女四人的份,所以这时的她,早就已经饿得前胸贴着后背了。

又渴又饿的她却顾不得其他,放下竹筐后,第一时间来到了属于她们三姐妹的小茅屋。

这时的田七七饿得发慌,正眼巴巴地等着柳如眉给她送吃的呢。冷不丁的竟闯进来俩个小姑娘,看到她醒了,也是一副激动得快要掉眼泪的样子。

一看她俩的长相,加上一身满是补丁的衣裳,田七七立刻在脑海里搜索到了关于她俩的信息。

下一秒,田七七的眼睛鼻子立马皱成了一团,张嘴就来一句:“姐,我饿!”

看着头上缠着白布、脸色苍白的二妹,长着一张鹅蛋脸的田园园赶紧将田七七按回到床上。

“七七,别乱动。姐这就给你找好吃的去。”说完,便一手拉起欲言又止的小妹离开了房间。

一走到院子里,田草草就再也忍不住了,小嘴一张就嚷嚷起来:“大姐,家里有好吃的能轮到我们吗?”

“嘘……”田园园立马竖起食指贴在了嘴唇边。紧紧皱着眉头的她,闷不作声地扯着小妹快步来到了厨房。

当她的视线落到厨房那个破碗上时,顿时泄了气:“看来,奶奶根本没打算给二妹一点吃的。”

旁边的田草草懂事地使劲点了点头。

田园园看看那小半碗可以照得见人影的稀粥,再望望那只小小的粗粮馒头,为难地轻轻叹了一口气。想了想,扳下半个馒头递给了瘦得象猴般的田草草:“小妹,你先吃,大姐待会再跟二姐一起吃。”

“不!我要跟大姐一块吃。”没想到一向懂事的田草草此时却变得格外的固执,眨巴着亮晶晶的大眼,似乎已经看穿了田园园的小心思。

田园园见瞒不过去,正准备再唬一下小妹,让她赶紧把那半块馒头给吃了。不想,嘴才张开,田草草已人小鬼大地将那半个馒头一分为二,将其中一块嗖地塞进了田园园的嘴巴。

“草草,都怪大姐没用……”嚼着嘴里那*的小块馒头,田园园眼睛里再一次泛起了晶莹的泪花。

…………

就在田七七肚子饿得咕噜咕噜直叫,快要望眼欲穿的时候,田园园姐妹的身影终于再一次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

我滴神啊!终于有吃的啦。

看到田园园小心谨慎捧着的那个破碗,田七七不由衷心的感叹了一句。

什么?!这小半碗跟白开水差不多的东西也能叫做粥么?还有小家伙田草草手里举着的半块灰扑扑的所谓馒头……

唉,好吧。有得吃总比活活饿死的强。

想到这里,田七七认命地将碗接了过来。咕嘟咕嘟喝了几大口勉强可以称作稀粥的东西后,田七七才接过田草草手里的馒头啃了起来。

特么的,这馒头是用什么做成的?又冷又硬,而且一点面的香味都没有。

田七七一边在心里暗骂,一边抽空用眼角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俩姐妹。

大姐田园园身子虽然瘦弱了点,却十分高挑,鹅蛋脸、圆眼睛、高鼻梁,一看就是个有福气的人。

而小妹田草草虽然年纪小,还没长开。但看那骨碌骨碌的大眼睛,透着一股灵气,长大了肯定也是一个小美人。

至于自己,还没照过镜子呢~也不知道长得啥样?是美?是丑的?不过看柳如眉跟那个便宜爹的长相,估计自己的相貌怎么样也不会差到哪去。

田七七正出神间,突然耳边听到咕噜一声响。赶紧扭头一看,却见到小妹田草草几乎要把头埋进自己的怀里。

“呵,这小妹就是嘴馋!才刚吃过就馋了。别管她,二妹你赶紧吃……”田园园赶紧在一旁打起了哈哈。

看着田园园一心要掩饰点什么的样子,再想想刚才听到的那一声咕噜。田七七心里蓦然明白过来。

敢情这俩姐妹根本没吃饱,而是将属于自己的食物端来给自己吃了。看来,那刻薄的田肖氏根本没打算分给自己吃的,不然,依照柳如眉那视女如命的性子,有吃的哪能不第一时间给自己端过来呢?

“姐,我饱了,吃不下了。”田七七看着田园园,手里却将还剩下几口稀粥的破碗塞到了田草草手里,心里在狂汗!自己一个二十好几的灵魂居然还要靠两个小女孩来接济……

田草草两眼发亮地盯了眼那少得可怜的稀粥,再抬头看看大姐,看到田园园微微颔首后,便飞快地捧起碗往嘴里倒去……吃得最后,居然连碗底也舔得光溜溜的。

看着这一幕,田七七不由得一阵心酸!一定要快点好起来,就算暂时赚不到钱,也得想法子先填饱母女四人的肚子。

-本章完结-

004唐大婶的馒头

</script> 田七七刚把最后一口馒头吞进肚子,院里田肖氏的声音又再次响起:“大丫!你个死丫头又躲到哪偷懒去了?还不赶紧喂猪去!”

“哎~”田园园脸色一白,赶紧应了一声,脚步匆忙地走了出去。

“二姐,我也要上山去挖野菜了。”田草草说完后,小小的身子也立刻消失在田七七的视线里。

…………

为了能在老田家多挣一份口粮,不再连累大姐和小妹。第二天,等田园园姐妹离开家后,田七七就硬撑着起来了。

找了根木棍拄着,田七七来到了院子里。

本以为这老田家生活肯定过得紧巴巴的,要不啥能这样对待自己的亲生孙女呢?可站在院子里放眼一瞧,田七七才知道,自己真是大错特错!

光看这堂屋加上东西各三间房都是一律的青砖瓦顶,就知道老田家在村里肯定算是拔尖的。环顾一周,也只有自己三姐妹和娘亲住的那两间是茅草屋,就连外墙也是用薄木板拼成的。这要是到了下雨天,屋里肯定会漏水!

正当田七七想要骂娘的时候,突然从背后阴森森地飘来一句:“这也死不掉,算你命大!”

田七七心头一颤,赶紧回头一看,正对上田肖氏那恶毒的三角眼。

深吸了一口气!敌强我弱,我暂时忍你。

想到这里,田七七瞬间变脸,一转身笑嘻嘻地冲着田肖氏说道:“奶奶,孙女这几天老躺在床上怪过意不去的,我是想着能干一点是一点,总不能让你老人家受累了,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田七七讨好的笑脸加上所说的话,倒是让田肖氏有一秒钟的晃神。

这贱丫头以前见了自己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今天怎么象变了一个人似的。难道是因为脑袋被摔过的缘故么?不过,不管她怎么变,还是一个下贱的赔钱货!

想到这里,田肖氏冷冷地撇了田七七一眼:“别整天想着偷懒耍滑的!赶紧,该干啥就干啥去。不然,别想吃饭!”

又拿这个来做文章!田七七忍不住在心里暗诽道,要不是老娘饿得实在没办法,谁稀罕吃你这猪食?

一个破竹筐“哐”的一声,被田肖氏一脚踢了过来,田七七脸色不由微微一变,却一声不吭地低头捡起竹筐,背上,然后拄上木棍就出了门。

刚出门没几步,突然从隔壁家走出一个慈眉善目的大妈来,悄声叫住了田七七:“七七,到婶这边来一下。”

田七七赶紧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原来这是住在老田家隔壁的唐大婶。唐大婶对她们三姐妹可好了,平时有事没事的总会偷偷塞一些东西给她们吃。

“哎~”田七七赶紧甜甜地应了一声,走上前去。

“可怜的娃!都伤成这样了,那该死的田老婆子还不让你吃饭!也不知道她的心究竟是用什么做成的?”看着田七七白布缠绕下的苍白小脸,唐大婶心疼地边唠叨边从衣袖底下偷偷塞了一个馒头给田七七。

馒头热热的、软软的,田七七机灵地接了过来,迅速的揣到了自个怀里。揣好馒头后,田七七抬头感激地瞟了唐大婶一眼,此时的她心底满满的全是感动。

看来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呀~自己以后赚了钱可得好好报答一下人家。

来到村头,四顾无人,田七七迅速将馒头掏出来,囫囵几口就全咽进了肚子里。馒头还带着热气,而且是白面做成的,这可是田七七来到这个异世后,所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

在心里面又对唐大婶感恩戴德一翻后,田七七又继续向前迈进了。

这田水村倒是一个好地方。一条清澈的小河就从村前蜿蜒流过,细心看的话,水里还可以发现一些小鱼小虾的踪迹。

来到村尾,再走二百多米,绕过一间荒废已久的木板房,就有一条蜿蜒的羊肠小道出现在了眼前。这条小道直通山上,左侧是一片茂密的竹林,右侧则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大山。

眼看就要到7月了,也不是挖竹笋的季节。于是,田七七沿着右侧来到了大山的外围。

当田七七到达目的地时,已经有好些个小孩妇人在四周挖着野菜了。看来,眼前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家家都想着能挖上点野菜,多多少少的对家里也是一种补贴。

田七七冲大家笑了笑,也开始埋头苦干起来。

不过大家看她的眼神都有点怪怪的,还背着她在那里窃窃私语。田七七并不知道,自己三天前的两声大吼,已经震惊了全村的人。现在大家都在背后议论纷纷的,说她把脑袋给摔坏了,人也变得神经兮兮的。

其他人来得早,很快就都挖完野菜纷纷离开了。

看着四周所剩无几的野菜,田七七不甘心地在附近转了又转,突然,她的目光似乎被什么吸引住了。

走近一看,灌木丛顶上那一小簇一小簇红通通的果子果然是野草莓!

要不是脑袋上的伤还在隐隐作痛,田七七都差点想蹦起三尺高了。

这种红果子叫野草莓,成熟后通体红色,中间是空心的,不过吃起来却酸酸甜甜,而且营养十分丰富。比吃什么野菜的可要好多了。

田七七飞快地开始采摘起野草莓来,摘了将近一刻多钟,田七七才将这附近成熟的野草莓采摘完毕,才依依不舍地停了下来。

吃了好些后,田七七才小心谨慎地将剩下的野草莓放到了竹筐的野菜上面,准备带回家跟大姐和小妹一起分享。

又在附近挖了一些野菜,轻轻地放到了野草莓的上面,把果子遮盖得严实严实的,田七七才终于停下手,准备下山去了。

心情愉悦的田七七背着竹筐才走到村子,就看到自家堂姐田蜜蜜正害羞似地稍稍低头,跟对面一个身穿长衫的年轻男子交谈着什么……

看到田蜜蜜竟然着上了平日走亲戚才舍得穿的桃红衣裳,田七七脑筋突地一跳,莫非那年轻男子就是她暗恋的对象?

都说少女情怀总是诗,这田蜜蜜今年已经十三岁了,平日里吃穿用度也不差,又不用怎么干活,动了惷心也不奇怪呢。哪象大姐田园园,整天被田肖氏支使得团团乱转,真个比牛还要勤快!哪还有多余的心思去想这些男女间的风花雪月……

这堂姐平日跟在田肖氏后头,可没少做祸害她们三姐妹的事情。

想到这里,田七七嘴角蓦地现出一丝狞笑!叫你丫的老是祸害我?坏你好事没商量!

紧了紧背上的竹筐,田七七大踏步朝俩人走了过去。

-本章完结-

005果子有毒

</script> 走近仔细一瞧,咦?这年轻男子不是陈茂林么?

话说,这陈茂林在整个乡里可是个小有名气的人。今年才15岁就已经考上了秀才,现在正在县里的一鸣书院上学,为明年的乡试作准备呢。而且,在田七七的记忆里,这陈茂林对自己似乎特别的好。

看到朝自己走过来的人竟是田七七,陈茂林原本白净的脸皮竟刷地一下子红了!

“七七,听说你受伤了,我……”

“没事,我命硬,死不了。”虽然眼前弱不禁风的小白脸并不是七七所喜欢的菜,但她却仍然冲着眼前的男子甜甜一笑。

这一笑显然收到了预期中的效果,田七七满意地看到陈茂林现出一副神魂颠倒的样子。

这一幕看在旁边的田蜜蜜眼里,心里不由恨得牙痒痒的!真想立刻上前划花田七七那张精致的小脸,看她以后还拿什么来勾引自己的茂林哥哥?可眼角轻轻一扫,看着旁边玉树临风的陈茂林,她却心思一转,装出满脸关切的样子,走前一步,硬要帮田七七卸下背上的竹筐。

“七七!我不是跟你说过了,让你在家好好歇着的吗?你怎么又偷偷跑上山去玩了?来!竹筐给我,姐现在就送你回家去。”

看着眼前唱作俱佳的田蜜蜜,七七差点就要拍烂了巴掌。这堂姐心思果然重,一句话就将自己的任性与她的贤良作了个鲜明的对比。也好,反正自己已经破坏了她的好事,不妨暂时先让她充充好人。至于以后嘛,就走着瞧好了……

想到这,田七七便任由田蜜蜜替自己卸下了竹筐。反正,筐里的果子藏得可严实了,料想她也发现不了什么。

而陈茂林此时藏在宽大衣袖下的双手却紧张得握成了一团。他始终想不明白的是,自己以前考童生、秀才时也未曾紧张过,却不知为何,每次在田七七这个小丫头面前,自己总是紧张得连话都不会说。

看着田七七在那自顾自地拍打着衣服上的杂草,似乎一点想理会自己的意思都没有,陈茂林脸上不由滑过一丝失落!

“七七……这是给你的。”想了想,他突然往七七手上塞了一样东西,扔下一句话后便转身跑了。

看着陈茂林跑远的身影,田七七嘴巴张得大大的,隔了许久才终于合拢起来。

看不出这小白脸胆子还挺肥的!当着田蜜蜜的脸就敢给自己塞东西……哎,等等,这、不会是古代流行的什么定情信物吧?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田七七就坐不住了,赶紧的将手中的布包打了开来。一看,不由长长松了口气!原来里面包裹着的是两只煮熟了的鸡蛋,事实证明是自己刚才想多了。

就算给个天小白脸做胆,他也不敢当着别人的面给自己送定情信物啊。

田七七正出神呢,突然觉得肩上一重!田蜜蜜正一脸妒忌地将竹筐压回到七七的背上,顺手一把抢走了她手里的东西。

“哼,不要脸的东西!就凭你、也配吃陈大哥家里的东西?”

可令田蜜蜜料想不到的是,田七七并没有如她所想象的那样,低声哭求或冲上前来要抢回鸡蛋……只见田七七依旧平静地低头理了理背上的竹筐,然后抬头淡淡瞟了田蜜蜜一眼,继而抿嘴诡异一笑,便背着竹筐往家的方向走去。

只剩下故意挑衅的田蜜蜜,一个人愣愣地站在了原地。因为她刚才竟然从田七七眼中看到了一股转瞬即逝的戾气,这、还是那个从小被自己欺负惯了的,胆小如鼠的堂妹吗?。

田七七刚一走进院子,就看到大姐田园园正在角落里劈柴,而小妹田草草则蹲在旁边将散落在地的木条整理到一块。

一看到七七的身影,田园园便赶紧放下手中柴刀赶了过来:“身子还没养好就到处跑!你这丫头真是越长越不懂事了……娘刚才都偷偷哭过两回了。”

最后一句田园园是压低了嗓音说的。

听着田园园善意的责备,田七七有点撒娇的咧嘴笑了笑,任由大姐帮自己卸下了背上的竹筐。

“七七你饿了吧?奶奶她……”一想起田肖氏中午又克扣二妹的伙食,一向好性子的田园园也有了些许的恼意。

“没事,我不饿。刚才出门时,唐大婶给了我一个白面馒头呢。”田七七咬着大姐耳朵贼兮兮地说了一句。

“白面馒头!”不想,却仍然被旁边人小鬼大的田草草听到了,馋得她当即咂巴了两下小嘴。

“小声点!”田七七极顺手地捏了把她的小脸,小声地警告了一句。

看着姐妹二人心领神会的样子,田七七那双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骨碌着往四下一扫。

没人!正好可以行动。

当下田七七重新拿上竹筐,拉着田园园和田草草回到了属于她们三人的小草屋。

当田七七献宝一般,将野草莓捧到田园园二人面前时,让她意想不到的一幕却发生了……

田园园捂住嘴巴,连连后退两步,还一手指向田七七:“七七!赶紧将那东西丢了!大家都说那东西不能吃,是蛇爬过的,有毒!”

田草草在一旁也深以为然地用力点了点头,小小的心里却在为自己的二姐发出一声哀鸣!

难道真的象外面所说的那样,自己二姐的脑袋被摔坏了,不然怎么会摘这种蛇果子来吃啊?

看着眼前两个美妞看傻子般的目光,田七七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开始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姐,拜托你们看清楚一点。这叫野草莓,不是你们所说的那种蛇泡。而且,要是有毒的话,我在山上吃了那么多,早该毒发身亡了。”

“你真的没事?”

看着田园园将信将疑的样子,田七七赶紧往地上使劲蹦了几下:“瞧!身体棒棒的,吃嘛嘛香。喂,你们不吃,我可就吃光喽。”

眼看田七七又往自个嘴里塞了一粒红果子,而且吃得甜滋滋的样子,田草草头一个忍不住了,噙着手指头,可怜巴巴地望着自己的二姐。

那可怜的小样看得田七七心头一软!不由分说的就往她嘴里塞了一粒果子。

“嗯,大姐!果子真的很甜……”刚吃了一口红果子,田草草便两眼一亮,开心地嚷嚷起来。

“嘘……”非常有默契地,田园园跟田七七同时向小妹发出了警告。

-本章完结-

006终于派上饭了

</script> “来!这是大姐的、这是小妹的、这是我的……”很快的,三姐妹各自捧着一小撮野草莓美滋滋地吃将了起来。

“嗯、嗯……二姐,这果子真好吃,明天我要跟你一块去摘。”田草草小嘴里塞得满满的,脑子里却已经在想着下一顿了。

“二妹,不如,我们给娘留一些吧?”

田七七抬起头,刚想跟田园园说,已经给便宜娘留下一小捧果子了。话刚出口,外面却突然响起了一个尖锐的嗓音!

“大丫!你这死蹄子野哪里去了?晚饭前不将柴全部劈好,看老娘我怎么修理你!”

听到田肖氏的叫骂声,三姐妹脸上都禁不住一阵的抽搐!田园园更是一把将手里剩下的几粒果子全塞给了田草草,然后拿衣袖胡乱擦了下自个嘴巴,便慌不择路般冲了出去。冲得太急了,一时没留意,胳膊还被窄小的门框狠狠地撞了一把。

“奶,我在呢~”田园园顾不上呼痛,赶紧跑出院子应了声。

“哼!一大家子就没一个让老娘省心的……”田肖氏骂骂咧咧地终于离开了。

吃完果子后,田七七拉着田草草刚走出茅屋,却正好看到田蜜蜜手里拿着几件衣裳一扭一扭地走到了田园园面前:“喂,这是我娘和我的衣裳,等会记得拿去洗干净了。”

“咦?我记得今早有洗过你和大伯娘的衣服呀。”田园园似乎有点迟疑,但还是伸手接过了田蜜蜜手里的脏衣服。

田蜜蜜面无表情地剐了田园园一眼:“这鬼天气今年热得特别快!我和娘在外面累死累活的还不得出一身的汗啊?难道回家来换件衣服也有错不成?”

说到这里,田蜜蜜极为藐视地瞟了一眼闷声不响的田园园,又开始指手划脚地接着吩咐道:“这衣服的料子不经洗,你洗的时候可要当心些……”

她手中所指的,正是刚才见陈茂林时所穿的那件桃红色衣裳。

看到这一幕,田七七鼻子都快要气歪了!

一个箭步上前,田七七叉起腰就冲田蜜蜜吼道:“田蜜蜜,你够了!你说、这家里谁干的活最多、最累?有种的就别捂着良心说话。”

猛一下见到田七七气势汹汹的样子,田蜜蜜起初不由得愣了一下。心想,这田七七的脑袋莫非真的被自己那一下给撞坏了?不然一向胆小的她今天怎么变得这样怪怪的?是了,一定就是这样!哈,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和茂林哥不就有希望了?

田蜜蜜心里早乐开了花,却不动声色地想了想,然后将已经开始发育的胸膛往前一挺!

“田七七,你可别忘了!这洗衣服的活可是阿奶指派给你姐的,有本事你找她说去。”说完,极不给面子地昂着头,直接一转身,扭扭屁股离开了。

特么的!什么你姐我姐的?难道田园园就不是你姐么?堂姐也是姐啊。

田七七正要冲上前再与之理论,不想却被田园园和田草草使劲拉住了。

扭头看看姐妹二人容忍、无助的样子,田七七忍不住差点就要跳起来骂娘!

抬头看看湛蓝的,没有一丝污染的天空,田七七开始在心里狂骂:“你特么的老天爷!居然敢给本姑奶奶穿到这样一家极品家庭……哼!你等着,看我发家致富后怎么修理你!”

此时的田七七从来没有如此迫切地想要赚钱!这不光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自己母女几个不再受别人的欺负。

快到晚饭时间的时候,田七七终于第一次亲眼见到了自己的便宜爹和他新娶的小妾—花枝。

田有财长得倒是白白净净的,称得上是一表人材,如果不说的话,真的完全看不出他已经是三十出头的人了。看来,自家三姐妹的优良基因也不是空**来风的。

快捷键← 共120页 上一页1 2 3 4 5 6 7 8 9 10 ...120下一页 快捷键→

优秀作品推荐

本站已与17K小说网、书海小说网、飞库网、凤鸣轩、看书网等原创网站结为战略合作伙伴和授权版权合作,为读者提供原创TXT下载。
本站所有电子书只有免费章节,如果你喜欢某本小说,请到合作的授权媒体网站付费阅读VIP全本电子书,本站鼓励购买正版小说,支持原作者的创作。
本站拒绝任何色情低俗小说,一经发现,请您用邮件联系我们,举报邮箱:txt8(at)txt8.net,我们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即刻删除!
txt小说下载吧永久域名:www.txt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