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txt小说下载吧加入"浏览器收藏夹",或者免费下载快捷方式到桌面,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小说下载吧!我知道了免费下载到桌面加入收藏夹
电子书阅读器下载txt小说下载吧把txt8保存到桌面最新推荐小说热门小说排行
网站地图网站地图1网站地图2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收回

目录

美味娘子:狼君,请入瓮 连载中是由授权给www.txt8.net刊载,请支持原创、支持作者,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到授权方订阅VIP章节!

美味娘子:狼君,请入瓮 连载中

相关Tags:txt8 作者:杨柳回塘 小说类别:历史




《美味娘子:狼君,请入瓮》


第121章 又来便宜亲戚

李慧娘被强行下嫁的事已闹得人尽皆知了。叶戚作为此地地头蛇,哪能不去打听?

这一打听却是惊出一身冷汗来。

杨满月给的纸条是假的?

冷云会给杨满月出头已在他意料之中,为此他都很多个晚上都睡不好了。可他万万没想到,冷云会先拿李家开刀。至于他,却是不闻不问,这越发让他不安。

这思来想去的,觉得还是得跟杨满月服软才是最好的。

毕竟,杨满月现在在风头上,那展现的风骨最是读书人欣赏的。哪怕没有冷云,她若是嘴巴一秃噜,把与自家的嫌隙秃噜出去,那不用旁人动手,自己就会被人口水淹死。

这样一来的话,莫说是下任里长了,怕是这粮长也得被人掳了去。

想想也是郁闷。

难道杨满月当真是去阎王殿走了一趟,得了什么补偿不成?

这死而复生后,性子大变不说,还变得足智多谋,见识眼界根本不像一个农家女。其气度更是像是饱受多年贵族教育的世勋大千金……

难道这是就人们嘴里常说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每每想到这里,叶戚都夜不能寐。

与人斗,或许可赢;但与天斗,那是自找死路哇!

这杨满月显是有福缘之人,所以才能一次次化险为夷,日子过得更是蒸蒸日上……

想到这里,叶戚眼中闪过一丝不明所以的晦暗,沉声道:“不管如何,哪怕做狗,只要杨满月能消了这口气,不计前嫌,那就都值得。”

“什么?!”

叶婆子惊呼,“给杨满月当狗?老爷,您没发热吧?怎说胡话了?咱干嘛作践自己去给她……”

“几位老乡……”

话还未说完却见打前头来了两个作奴仆打扮的人。到了近前,拱手一礼,“打扰了。我们乃栎谿杨家,敢问杨满月是否在此地居住?”

“栎谿杨家?!”叶戚瞪大眼,“你,你,你们是四知堂的……”

“敢问杨满月姑娘可是在此居住?镜川杨家特来寻流落子孙!”

“你们镜川的过来作甚?”

“呵呵,好笑了,都是一家人,你们栎谿的能来,我们如何来不得?”

这,这,这……

叶家三人瞪大眼,有种哔了狗的感觉。

眼前这两家都是四知堂的,都是杨家后人,只是分支不同。但不同归不同,可这两支分支都不同凡响,乃宁波有名的望族,在鄞县那都是跺一跺脚,大地都要震三震的人物。

正暗暗吃惊着却又见一支车队过来,前头一男子坐在马上,到了近前,便欢喜道:“祖母,就是这儿了,就是这儿了,刚刚那村民说堂妹就住这家,你看,白墙黑瓦,上面还有字呢,就是这家!”

“哪,哪?”

一个苍老且激动的声音从里头传来,很快就有小厮拿来脚踏,几个丫鬟从里头搀下一位老太太,那气度叫一个雍容不凡。

只见这老太太一看眼前的小屋,顿时大呼,“我滴个儿啊!你怎这狠心啊!我滴个儿啊!”

说罢便大哭了起来,“你躲在这破地方,让娘好找哇!我苦命的儿,你咋让娘白发人送黑发人,我滴个儿啊,娘是连你最后一面都没见着啊……”

“祖母,仔细眼睛,这不还留下了月姐儿和仓哥儿嘛。月姐儿小小年纪不畏强权,一介女流敢斗官吏,留下这等诗句,真不愧是我杨家子孙,咱们的脊梁都是直的!”

“嗳,嗳。”

老婆子擦着眼睛,颤颤巍巍上前,一见到前头几人,顿时脸一拉,道:“哦,我道这里怎么这么热闹,原是各位叔伯都来了……”

说话间,几个小厮已把马车都拉来,两个头发花白的老头从车里下来,一看老太,便笑着道:“我说今日喜鹊怎叫个不停,原是十三郎家的媳妇。十三郎家的,你今日过来是作甚?”

“作甚?!”

老太猛地一敲拐杖,气呼呼地道:“我自是来接孙女回家。”

说着又警惕地看向几人,冷哼道:“你们在鄞县住着,老身我住磐安仁川,离着远。前几日才听说这事,恒乃吾子,你们不会不知道吧?也不派个人前来告之,这会儿偷偷摸摸过来,打得什么主意?”

“哎呀,老十三家的,你这话说得可就难听了。什么叫打得什么主意?都是自家人,说话咋这难听呢?”

“哼!早几代以前就分家了!”

老太太冷哼着,指着身边年轻人道:“信哥儿,去,给我敲门去,老身亲自来接孙女,孙儿回家了!”

“是,祖母!”

叶戚几人都傻眼了。

杨,杨恒是仁川杨氏子弟?这个老太太是他的娘亲?

这一想,当年杨恒的说辞的确可疑。他说他逃难而来,家人都不在了,可他本人虽穿着简朴,可却生得白白净净的,哪里像逃难的?又联想起了李明生……

他猛地打了个激灵!

对了!

杨恒可是李明生领来的,这,这……

对,对了!

他想起来了,当时杨恒来的时候手里就抱着杨满月,他本人穿得普通,可那襁褓一看就是大户人家之物。难不成?!

叶戚的脑子乱了,彻底乱了。

这样看来,杨满月不但不是乡野丫头,还系出名门,真是那个千古名相杨震的后代啊!

我滴个妈啊!

“啊!老,老爷你怎么了?!啊,老爷!”

叶婆子惊呼,只见叶戚翻着个白眼人软软摊下,竟是吓得晕了过去。

得罪冷云或许尚可周旋,毕竟他一个外来者,根基不深。可得罪了本地的名门望族当真是怎么死都不知道,他们就好比是隋唐时期的勋贵之家,那可是真正的土皇帝。

更别提杨氏在浙江这一脉乃是宋末时迁移而来,盘桓在此地历经几百年,子孙繁多,眼前看到的是三支,背后还有多少支自己都点不清了。

就他知道的,光谿,奉化那两支也很了得,还有杨乐河头的那家……

我的天!

他到底做了什么孽,得罪了一个什么样的庞然大物?

叶戚吓得肝胆俱裂,本一个冷云以及杨满月现在的名声已让他日日无法安睡了。只想着好好认个错,也许能有些转机。

可,可现在人家祖母都找来了,若是被他们知道他们拿他们孙女替嫁克妻之人……

叶戚不敢想去,索性晕了,倒也省事。

这边一动静,刚刚争论着几个的人也停了下来,看了叶戚一眼,道:“这位是中暑了?”

这群人都是人精,早就把事情给打听得清清楚楚了。看这老头脸色煞白的模样,呵呵,显就是那个蛮横的叶家小人!

好哇!欺到我们杨家子孙头上来了,必是要给些颜色看看。

这几家其实已在柴桥盘桓好几日了,见满月总算是从那个煞神那儿出来了,这才敢上门。只有那老太太,那真是巧合。

仁川已不属于宁波,离着很远,若不是杨大姑娘那首诗实在抄得惊天地泣鬼神,恐怕还传不到磐安县去。而鄞县就不同了,那是宁波州府的附廓县,消息发达,对于族内出了这样的人物自是要接回去的。

只是让另外几家没想到的是,杨满月会在冷云那儿养伤,且一养这久,这消息果就传到孩子的亲祖母那儿去了。

虞氏脸色阴沉,看了叶家三人一眼,冷哼了一声,猛地提高声音道:“信哥儿,还愣着做什么?!敲门!把声给老婆子敲大了,敲响了,不要以为我们杨家没人!”

刚刚才被掐醒的叶戚一听这话顿时又是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叶婆子也是吓得瑟瑟发抖,不敢多逗留,连话都不敢说,立刻和柳氏两人将叶戚给拖了回去。

“谁啊?!烦不烦?!”

杨满月才把饭菜热好,才端上桌呢,便又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顿时大怒,这个叶戚真特么的无耻,还要点脸不?

怒气冲冲地开门,大骂道:“叶戚!你有完没……”

声音戛然而止,又像忽然转了个弯,“这,这位公子,您,您找谁?”

“妹妹!”

杨立信一见杨满月就激动了,一把拉住她的手,激动地道:“可算找着你了,祖母,这是妹妹,这是妹妹,你看,她多像叔叔!”

杨满月瞪大眼,直接懵逼了。

什,什么情况?

哪里冒出来的便宜哥哥?而且,还这么老?!

这看着起码都三十多了吧?

“真,真是恒儿的骨肉!”

正震惊着,却又见一个老太在几个婢女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上前,当看见她那一刻,眼泪就掉了下来,“像,像,真像!也像芸娘,这眼睛,这嘴巴都像芸娘!”

老太说着便大哭了起来,伸着手道:“好孩子,快,快到祖母这儿来!我苦命的孩啊……都是祖母没用……”

什么鬼?!

“呀,这就是恒哥儿的闺女?啧啧,果不愧是我杨家子孙,这风骨,这气度比男儿都强,难怪能写出任尔东南西北风这样的诗句来。来来来,孩子别傻站的,按照辈分你得喊我一声七叔公。”

“我是你九叔公……”

杨满月彻底懵逼了。

就热个饭的功夫,咋就冒出这多认亲的?(83中文网 )</div>

第122章 干了这碗狗血

诈骗?

拐子?

没听娘说父亲还有其他亲人呐!不是逃难路上都死了么?

这么这些人是从哪冒出来的?

来大明被迫害太久,某姑娘都患上被害妄想症了,只觉来者不善,猛地一个转身,“砰”得一声,就把门关上了。

在门口还在煽情表演的几人彻底傻眼。

“咦?怎么走了?月姐儿,开门呐!”

开尼妹啊!

杨满月只觉头上一群乌鸦呱呱飞过。使劲地掐了自己一下,发觉没在做梦,外面那些个穿戴富贵的家伙真是来认亲的。

冷不丁打了个激灵,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她想起来了。

自己为了煽动读书人,在衙门自称是四知堂的人,难不成搞成乌龙了?

妈妈呀!

她颤抖着,这可真闹大发了!

万一人家发现自己是在鬼扯,岂不是要撕了自己?

想到这里便头皮发麻,外面的人还在喊着,她思量半天还是打开了门。

没法了。

老实交待吧!

既然是四知堂的人,那就大家族。想来应该不会跟她这个弱女子过分计较吧!

“诸位……”

“哎呀,乖乖孙女,可是老婆子吓到你了?”

“老十三家的,她父是叫杨恒,不是叫杨守恒,你可别乱认。”

“哼!当年若不是主家,我恒儿何必要带芸娘逃难?!都是你们胆小才造就今日悲剧,吾儿为避祸,改名杨恒有甚奇怪?你们且看这眉眼,分明就是恒儿与芸娘所出!若不是你们见死不救,我儿与儿媳何故枉死?!”

“奔为妾,什么儿媳?可还没上族谱呢!”

“……”

杨满月无语了,忍不住道:“我说诸位,你定是认错人了。我父亲只是一个教书先生,可不是四知堂的人。”

“你那日在大堂不是……”

“那日也是迫不得已,想借下四知堂的名义压地头蛇,诸位是小女子孟浪,损了杨家清名,还望恕罪。”

她说着便是行了一礼,言辞恳切,态度良好。

“不,不,你就是恒儿的骨肉!”

老太摇着头,激动地道:“都是我们不好,月姐儿,祖母都打听清楚了,乃父游学时认识一朋友,还来家里吃过2次饭,名唤李明生!那李明生正住此地,若祖母所料不差,因是他接应你父亲与母亲才逃到此地安身,不会错,不会错。”

杨满月心里咯噔了一下,“李明生?他,他与父亲相识?”

话这般问竟是不知不觉信了老太的说辞。

“唉!”

身边那年轻人抹了抹眼角,道:“命运造人,却是苦了妹妹……”

“哼!”

老太一听这话眼又是红了,狠狠瞪了其他两位老者,“若不是有人胆小,不肯出面,又岂会酿成今日惨剧?如今见月姐儿之名上达天听了便急巴巴的赶来,呵呵,当真是失了老祖宗刚正不阿的风骨!”

两个老头脸色发红,喃喃道:“老十三家的,这事也怪不得大哥。如今他人已故去,临死前也后悔此事,并要我们好生寻找恒哥儿后人,这些年我们可都一直未松懈。先祖迁移浙江自是不易,那时便要求我等哪怕分家后也要相互照应,只是当年那境况,若是我等推波助澜岂不是要遭来灭族大祸?毕竟看上芸娘的……”

“闭嘴!”

老婆子猛地一敲拐杖,“人都死了,还说什么?”

说着便冲杨满月道:“好孩子,这些年苦了你了。”

说罢又是眼泪直流,“听闻你小小年纪便要抛头露面行那男儿行当,是祖母对不起……”

“你,你们在说什么?”

杨满月还是一脸懵逼样,怎么听起来好狗血的样子?

“且进去说话。”

两个老头小声提议道:“十三郎家的,你莫胡搅蛮缠,说到底一笔写不出两个杨字来。虽然这事已过那久,那位未必会在意了,可还是小心些好。”

“哼!”

虞氏冷哼一声,“你们怕,我可不怕!他吴王又如何?芸娘已不在了,难不成还要把罪过再怪到我们头上不成?再者吴王非那等人,当年是袁家那群软骨头惧怕权势罢了!”

两老头不由苦笑。

这老十三家的是个能干的,可奈何性子过于刚烈。只是想到她刚刚得知儿子没了的消息,大悲大痛之下口不择言倒也能理解。

想到这里不由一叹,冲满月道:“月丫头,想来是一头雾水吧?且不管你是不是我们一脉的,但天下杨氏出弘农,几百年前就是一家人。如今长辈到访,是要让我等在外说话吗?”

杨满月嘴角一抽,忍不住道:“两位老者是我该当如何?我一乡下野丫头,忽然冒出一群人说是我亲人,你们就不会觉得奇怪?”

“什么?!”

老太一听这话不干了,大哭道:“你,你这是要不认我们?!”

说着便捶胸顿足起来,“作孽,作孽啊!老天爷啊,老婆子这是做了什么孽啊!这孙女不认我了啊……”

“轰隆隆!”

杨满月只觉头上一道惊雷乍响,嘴角不停抽抽。

这老太太看着是个能干利索的,但,但做起事来咋颇觉有些,有些个无赖的味道?

两老头也是揉着自己的太阳**,一脸便秘样,冲老太道:“我说虞氏,这一辈子都快过去了,你咋还这样呢?说起来你也是系出名门,怎行事作风如泼妇般……”

“你这死老头,你说谁泼妇?!”

杨满月张大嘴,只觉哔狗了!

这,这几个老者当真是四知堂的人?她的祖先?!

我去!

这分明是几个老顽童嘛!

眼看几个老顽童又要吵起来,那个便宜哥哥连连冲她使眼色,眼露哀求之色。

杨满月被他这如小猫小狗的眼神看得头皮发麻,只得侧开身子,道:“几,几位远来是,是客。不如入内喝口茶再作计较。”

她这一说话,只觉如黄莺鸣啼,似一道清流缓缓淌过,让几个争闹不休的老者立刻安静下来,连连点头,“是极,是极,还是月丫头说得在理。赶这久路,早渴得不行了。月丫头,可有吃食,饿煞老夫也!”

嘴角又一是一抽,不由泪眼汪汪的想:我,我的祖先们就,就这样?

虽是如此,可不知怎得竟是生出几分亲切感来。

也不知是血浓于水还是前世她总爱研究家谱的关系,竟对眼前这群明朝四知堂的祖先们感到了一阵亲切。

将他们迎进屋后,几人一看桌上摆着几道小菜,还未说话呢,那老太又哭起来了,“天啊!不是说我乖孙女受了重刑,这要不好好补补可是要落下病根的啊!那陈氏呢?去哪了?是不是苛待你了?!”

杨满月有些惊悚,“您,您知道娘亲?”

“娘亲?”

老太太面露不愉,可随即又恢复正常,淡淡道:“你的事传到了磐安,我觉你就是恒儿骨肉,便让人多方打听。”

说着又面露伤感,“只是想不到芸娘竟因生你而死,恒儿竟又续弦,这,着实……”

杨满月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刚刚老太太提起小继母眼里显是露出了轻视之意,这让她有些不爽。

再从他们刚刚的嘲弄中又分析出,自己那父亲与母亲是私奔的,且婚前便有了自己,要这般显是自己的娘被吴王看中,而便宜外公不敢违抗,这才有了今日这一出。

想到这里,便道:“娘亲对我自是极好的,视如己出。只是家里生计艰难,见我已能自理便出摊去了。”

说着便咧嘴一笑道:“毕竟肚子是大嘛!”

她说得轻巧,可其他几人听了这话却不是滋味。

那自称七叔公的老头儿看着桌上的饭菜,虽在农家来讲也是不错了。可想想眼前的小姑娘乃是恒哥儿骨肉,本应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不由心里酸涩。

沉默良久才道:“真是命运弄人。唉,说起来,这误会真当怪你外公。若不是他想巴结吴王,又怎会造成今日悲剧?好在吴王并不追究,不然以他的手段哪里能找不到恒哥儿?”

杨满月听了这话,不由垂眼,问道:“我父亲叫杨恒,说我们老家是在磐安仁川……”

她这话一出口,虞氏便连连应道:“不会错了,我便是你祖母。你父是守字辈的,想来是为躲避袁家与吴王纠缠,就将守字去掉了。”

她身子微微颤着,忍不住抬头看眼前的老太太,心里生出一丝怪异感。

这就是自己的祖先?

眼睛微微有些发红,好似久违的孩子终于见到亲人一般。可这种异样也就涌起片刻便又恢复平静,她忽然想起了他们此来的目的。

看这架势是要认祖归宗?那陈氏与满仓怎么办?

一想到对方可能不接受自己的继母与弟弟,便本能抗拒起来。

正七想八想着,却听见外面又传来敲门声,“老夫后所李明生求见!”

“这是恒哥儿的恩人啊!”

虞氏激动地道:“信哥儿,快,开门去!”

杨满月华丽丽地成了背景板,不愧是大户人家的当家主母,这气势太强悍了。

很快李明生就进来了,杨满月有些尴尬。

如今她已知晓事情的来龙去脉,李慧娘虽害了她,可这位李明生却是不知情。如今更是知晓他是自己父亲的恩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只觉尴尬极了……(83中文网 )</div>

第123章 可怕的兄弟姐妹

李明生看了她一眼,也是神色复杂。只是他也未多想,只作揖道:“拜见杨老夫人。”

虞氏忙起身,道:“使不得,使不得,若不是你,我家恒哥儿当年可就活不下去了。”

李明生想起当年的事,也是一声叹息,随即又道:“老夫此番前来不是来讨恩情的,而是为陈氏而来。”

杨满月瞪大眼,为了陈氏而来?什么意思?

说到陈氏,老太太便冷了脸,道:“如果老身没打听错得话,这陈氏本是吾儿买来的,后吾儿见她孤儿寡母可怜,这才消了契约婚书,重娶为妻。明生,你对恒儿的情谊老婆子不会忘记,而陈氏之事乃我杨家之事,明生你还是不要管了。”

“此言差矣!”

李明生摇头,“我若不来说明老太太恐是要对陈氏有心结。我此来就是想告诉老夫人,贤弟与陈氏只有夫妻之名,一切都是为了照顾满月。”

说着他便拱拱手,无视几人脸上的震惊,“言尽于此,忘老夫人好生善待陈氏。若无陈氏,您的孙女恐怕早就被他们害死了。”

说着便是要告辞,杨满月忙追了上去,道:“李家老爷请留步!”

李明生回身看她,问道:“你还有何事?”

口气有些生冷,到底因女儿已生出几分嫌隙。女儿纵然不争气,杨满月纵然是受害者,可知易行难,到底是亲近不起来了。

“李老爷!”

她行了一礼,“我只想知道,我父亲与母亲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与我继母又是……”

“这个你应该去问陈氏。”

“啊?”

“你父亲临去前已抒写好了一封书信,想来嘱咐过陈氏,你待她回来一问便知。”

说罢便是一拱手道:“老夫告辞!”

杨满月有些神思恍惚的回到屋里,只听得里头人说道:“这李明生与恒哥儿交好不是没道理的。这脾气都硬得很。”

“不硬能管恒哥儿的事?不过几面之缘,此人大丈夫也!仗义!”

“月丫头,你这是准备吃饭吧?来人,去镇上买些吃食过来,我等也饿了,正好一起吃顿饭。”

杨满月也懒得管他们,这会儿心里乱糟糟的。只肯定了一点就是眼前的人的确是这个身体的亲人,应该不会害她,且吃饱肚子看看他们到底想干嘛。

很快几家带来的仆从便买了各种熟食回来,见杨满月要去拿碗筷,几个婢女吓得忙抢在前头道:“十八姑娘,我们来做,我们来做。”

见杨满月眼露困惑,虞氏便道:“你与信哥儿是一辈的,都是立字辈的。”

她说着便指了指两老头,“算上他们家的孩子,夭折的就不算了,你上头还有67个哥哥,73个弟弟,十七个姐姐,下又有73个弟弟,92个妹妹……”

“啥?!”

杨满月陷入呆滞,眼前冒出一排萝卜头,我去!

这都能组成一个军队了啊!

“这好多家分支呢,若是只算我们这一脉,你还有7个哥哥,十个姐姐,5个弟弟,8个妹妹……”

继续蚊香眼。

我去!

古代大家族好可怕!

“你别吓着月丫头了。”

两个老头看满月呆滞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们杨氏人不算多了,有的虽也是四知堂的,但却是早不与主家联系,你祖母说得这几家也只能算上镜川,栎谿,磐安,奉化这几支的,其他却是不与我等走动了。”

杨满月木愣愣地点了下头,又听那老太道:“恒哥儿乃我所出,所以你也是嫡女,身份尊贵,这些小事哪里能让你来做?”

杨满月摆摆手,道:“也没吃什么苦。只是这消息太过震惊,我到现在还缓不过神来。听几位的意思,我父母亲本是出生大家族,后父母亲两情相悦,但因吴王也看上了母亲,母亲娘家惧怕王爷势力,阻扰二者在一起,所以父亲就带母亲私奔了是吗?”

说起这事,刚还有些和乐融融的气氛为之一变,虞氏沉默半晌,才道:“月姐儿,外界都说你足智多谋,做得一手好菜,独具匠心。如今看来传言不假。就这会儿功夫你倒是把事情听个明白,唉!”

虞氏重重叹息了一声,摇着头,喃喃道:“冤孽,冤孽啊!”

七叔公也是一脸沉重,“我们的人一直盯着吴王府却也不见动静。老十三家的,依你看,那吴王真不会寻来?”

虞氏摇摇头,“吴王对芸娘成痴,爱屋及乌,若他真要下手早就半道把恒哥儿不知不觉弄死了。我们杨氏一族在本地虽有些名望,可吴王也不差。大明藩王只得在封地,这一代代下来,那就是本地最大的望族,你说,就算我等掩饰,吴王若真要一查到底岂能查不到恒儿的下落?”

她看向满月,“月丫头明显之前并不知晓自己身份,想来吴王在得知芸娘私奔那刻起便已放弃了。”

“说得也是。都按照老王妃的意愿娶了现在的王妃,想来也是作罢了。就是可怜芸娘当时已有身孕,就是一路奔波,体力耗费颇大,不然如何会难产?”

一番说辞,杨满月总算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只觉狗血到家了。

再联想李明生的话,不由对父亲心生敬畏。

虽是一介书生弱可对感情的执着却是令人感动。而那个吴王倒也是有风度,居然就这么算了。这看来看去的,恶人只剩下自己那个便宜外祖了。

听这个便宜祖母说,本来自己那便宜外公可以拒绝吴王的,因为母亲与父亲早已有婚约在身,虽只是当年便宜爷爷与便宜外公的一句口头协定,但在这个重信条的年头,嘴上说的,哪怕没字据那也是做得数的。

可后来吴王心仪母亲,外公就起了心思了,不但没说明还开始装糊涂。母亲好不容易跑出来,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就与父亲直接洞房了,本以为这样外公就会回心转意,可外公并没有。

而吴王也四下派人寻找母亲,对其重视程度令杨家家主也不敢随意动弹了,而且还自动脑补。这时,传来母亲有身孕的事来。祖母怕家主顶不住压力,便偷偷安排父亲与母亲逃走,等孩子生下再说。

哪知这一走却是没能再回来!至于父亲为何后来不回去,甚至不告诉家里人,杨满月觉得可能父亲觉得此事扫了吴王面子会给家族带来祸害,所以才改了名字留在这儿当了个教书先生吧?

而李明生在这当中也多有帮忙,听便宜奶奶说他们是游学是认识的,仅有几面之缘。能做到这点,杨满月不禁对李明生心生敬佩,忽然也没那么恨李慧娘了。

以李家的能力要给父亲弄个假身份很容易,而且祖母也没想到父亲会跑来这里,更没想到仅有几面之缘的李明生回出手相帮。

当时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们也是震惊了好久,这人仗义啊!

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杨满月也有些发窘了。

眼下,这具身体是杨家子孙无疑了,可她要怎么面对他们?

难道还跟他们回去?

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拒绝。

有亲人依靠是不错,能见到这些活着的老祖宗也不错,可要跟他们回去却是不愿。如今觉得亲切也只是血缘的关系,若论感情却不及与陈氏和满仓的感情,要与他们一起生活想想就觉不妥。

再者,这样的大家族,还有那多兄弟姐妹,后宅关系复杂至极,自己去干吗?找死吗?

快捷键← 共58页 上一页1 2 3 4 5 6 7 8 9 10 ...58下一页 快捷键→

优秀作品推荐

本站已与17K小说网、书海小说网、飞库网、凤鸣轩、看书网等原创网站结为战略合作伙伴和授权版权合作,为读者提供原创TXT下载。
本站所有电子书只有免费章节,如果你喜欢某本小说,请到合作的授权媒体网站付费阅读VIP全本电子书,本站鼓励购买正版小说,支持原作者的创作。
本站拒绝任何色情低俗小说,一经发现,请您用邮件联系我们,举报邮箱:txt8(at)txt8.net,我们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即刻删除!
txt小说下载吧永久域名:www.txt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