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txt小说下载吧加入"浏览器收藏夹",或者免费下载快捷方式到桌面,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小说下载吧!我知道了免费下载到桌面加入收藏夹
电子书阅读器下载txt小说下载吧把txt8保存到桌面最新推荐小说热门小说排行
网站地图网站地图1网站地图2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收回

目录

鬼葬夺情:夫君要吃我 已完结是由授权给www.txt8.net刊载,请支持原创、支持作者,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到授权方订阅VIP章节!

鬼葬夺情:夫君要吃我 已完结

相关Tags:txt8 作者:古冰冰 小说类别:惊悚

--------------------------------
《鬼葬夺情:夫君要吃我》
古冰冰

第1章 :十五别出门

“你说咱老爷是怎么想的,这京城住得多舒服,为啥要搬到这种荒郊野外的荒宅子里?”

“嘘,我告诉你啊,听说老爷得罪了那位爷,是连夜逃命逃出来的。”

“你就扯吧,得罪了那位爷还能跑得出来?谁不知道,内城那宅子邪性的很,听说有个人,半夜起夜不小心看见几个黑影抬着一个黑布盖着的长条形东西从宅子里出来,结果,第二天,那人就死在家门口,浑身一滴血都没有。”

“别说的那么吓人,咱老爷好歹是个二品尚书……”

“二品算什么?宫里的那些主儿,只要惹了那位爷,照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有没有那么悬乎?”我实在听不下去了,到底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传的跟阎罗王似得。

“啊,三小姐,你吓死我们了,这里是下人门呆的地方,你怎么会在这?”两个丫头回头看见我,吓了一跳。

“这个宅子我住了十多年了,哪都能去,为何不能在这?”我皱了皱眉,本来这个宅子只有我和苏嬷嬷住着,要多自在有多自在,谁知道,三天前,我爹忽然带着全家跑来这里,不但住下来了,好像还要长住的样子,人多了不说,规矩也多了。

“嘿,果然是个野丫头,一点规矩都不懂,翠姐姐,别理她,我们走。”其中一个丫头轻蔑的看了我一眼,拉着另一个转身就走。

“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今天是十五,晚上最好别出门,否则,后果自负。”我抿着唇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个十五圆月时,苏嬷嬷都不准我夜里离开屋子,起夜都不行。

“老爷今晚要办宴席,我们不出门,你去伺候?”两个丫头讥讽的说着,嬉笑离去,在她们眼中,我根本不是小姐,只是一个乡下的野丫头。

我不高兴的回到屋里,苏嬷嬷见我嘟着嘴就问:“小姐这是怎么了?”

“那些人到底是来干什么的?这个宅子又破又旧,还在荒山野岭,他们这样富贵的人,跑到这里来做什么?”我不高兴的说。

“那些人是你的家人,有你爹,奶奶,大娘,二娘,四个姨娘,还有兄弟姐妹,这里是他们的家,你也是尚书府的小姐懂吗?”

“可是,他们从来没有和我说过话,我现在连爹的脸都没见过,而且,今天是十五,爹居然要在晚上宴客,这荒郊野岭,半夜三更的,哪来的客人?”

我才说完,苏嬷嬷脸色大变,她的一把抓住我的手,捏得我生疼,声音颤抖着问:“你说什么?老爷要在今夜宴客?”

“是啊,刚才外面两个丫头说的。”

“怎么会这样?”苏嬷嬷一脸的惨白,她想了一会儿对我说:“无论如何,他们宴客是他们的事,你千万别出门听到没有?”

“哦,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每个十五我都不能离开屋子?”

“小姐,不告诉你是为你好,你且听着就是了。”苏嬷嬷站起来说:“你休息休息,今天就别到处跑了,我出去一会儿。”

我有些奇怪的看着苏嬷嬷:“自从三天前我爹他们来了,你就没出过门,你这是要去哪?”

“你好好休息吧。”然而苏嬷嬷却并没有回答我,她叹了口气,伸手抚摸着我的头:“小姐,你马上就及笄了,如果可以的话,及笄之后,就离开尚书府吧。”

“为什么?”

“你融入不了那个家,我在床下面藏了些银子还有一个信物,你拿着那些它去找你娘的家人,他们会收留你的。”

“我娘?嬷嬷,你肯告诉我我娘是谁了吗?”我心里一喜。

“小姐,以后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了。”然而嬷嬷却没有告诉我,我娘的家人在哪,她看了我一眼转身走出去了。

“嬷嬷……”怎么感觉这一眼之后,我再见不到她了呢?我本是跟着追了出去,谁想到门口,却找不见她的踪影了,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前后脚出的门,她却不见了?

我找遍了附近的院子也没找到苏嬷嬷的身影,眼看天色渐渐暗下来,也只得沮丧的回到屋里。

在床下找了半天,果然,找到一个小布包,里面有些碎银子,和一块硬邦邦的东西,看了半天,看不出是个什么,却隐约有一种说不出的腥腐味儿,这就是所谓的信物?

可是,我娘是谁?我娘的家又在何处?也许只有去问我爹了,可是那个爹,我连一眼都没见过。

我想了想把银子放了回去,却把那个信物藏到了身上,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苏嬷嬷却没有回来,一股不安在心底缓缓的蔓延开来。

十五的夜,不能离开屋子,我百无聊赖的躺到床上,今夜爹要宴客,可是这里方圆五百里都是荒山野林,客人从何处来?

想着想着却睡着了,我把那信物藏在胸前的亵衣里,直接贴着我的心脏,感觉那东西好像在发热,很热很热。

“快趴下!”有人在我耳边喊了一句,把我扑倒在地,我吓了一跳,一抬头,却看见前面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黑暗笼罩着他的全身,只能看见一双眼睛,冰冷残妄,一丝十分微弱的光在他的手腕闪烁,我能看见他的手好像正指着我。

砰的一声巨响,他的手居然爆发出一个强大的火光,亮瞎了我的眼。

“啊!”一声惊喘之后我坐了起来,浑身都是汗,胸口隐隐发痛,我不自觉的抹去,我的左胸上有一个圆形的胎记,好像一个洞那么大,红色的,现在那块胎记发出了剧烈的疼痛,好像火烧一般。

正在这时门被踢开了,我喘息着转头去看,只见一个皱皮皱脸的老嬷嬷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说:“三小姐,老爷吩咐今夜宴客,所有人都要出席。”

“可是,今夜是十五,我不能离开屋子啊。”说来也奇怪,她一出现,我的胎记就不痛了。

“没有可是,请三小姐马上跟奴婢过去。”

第2章 :父亲大人

她冷冰冰的话让我一时有些不知所措的傻在那里,从小在这个荒宅里野惯了,这些规矩我不懂,也不适应,更加不知道该如何做。

“既然小姐不肯配合,那老奴只有来硬的了。”那个老嬷嬷见我不动,挥了挥手,顿时冲进来三个五大三粗的嬷嬷,七手八脚为我更衣完毕然后拖着往外走。

“不要,放开我,我不能离开屋子的。”我惊恐的尖叫,苏嬷嬷说过的,十五绝对不能离开屋子,绝对。

“用东西塞住她的嘴。”那个老嬷嬷冷冷的说。

马上就有人塞了一块破布到我嘴里,我牙齿都咬出血来了,拼命挣扎却没用,就被这样拖着出来屋子,十五月圆,今晚的月更圆,洒下来的光惨白惨白的渗人。

“孙嬷嬷,你这是干得什么事儿?今夜父亲大人摆酒宴客,你拖个野丫头过来干吗?”走了没几步,就见一个美艳的少女款款走来,身后还跟着个丫鬟。

“大小姐,你看,这不是老爷吩咐所有家眷都要去正厅宴客吗,这……三小姐不去,只得用这个法子。”那个为首的老嬷嬷语气颇为无奈。

“哟,这就是我们尚书府唯一的嫡出小姐啊。”听了嬷嬷的话,那少女身后那个小丫头顿时喊了出来:“这嫡出的小姐,不是说很尊贵的吗?怎么这样寒碜?”

“迎春,你怎么能如此无礼?”那少女冷斥一声,然后看向孙嬷嬷说:“嬷嬷虽然是遵循了父亲的吩咐,但这尚书府还不至于沦落到一个下人,欺负到主子头上吧?”

孙嬷嬷听了没有一丝表情,淡淡的说:“老爷怎么吩咐,我怎么办事,小姐不高兴可以去老爷那告状,老奴再嘱咐一句,大小姐要是误了时辰,老爷可是会生气的,我们走。”说完继续拉扯着我往前面。

“这个孙嬷嬷好嚣张啊。”迎春不高兴的说:“一个下人,却比主子还厉害。”

“因为她有父亲大人撑腰。”少女默默的看着我们的背影说。

挣扎不开,我也索性不挣扎了,反正也已经出了屋子,一行人把我拽到了前厅外,孙嬷嬷恭敬的向里面行礼:“老爷,三小姐来了。”

“让她进来。”半晌,屋里才传出一个十分低沉威严的声音,我心一突,这个声音就是我爹吗?我从未见过爹,一时又有些激动起来。

“进去吧。”孙嬷嬷推了我一把,我踉跄的走进去,她也跟着进来了。

屋子里很昏暗,只点了一盏油灯,忽闪忽闪的,什么都看不真切,一踏进去就闻到一股很浓重的香火味,苏嬷嬷也爱香烛,这个味道我十分熟悉。

“跪下!”孙嬷嬷用手一按我的肩膀,我就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嘴巴还噻着布,我发不出声音。

“搞什么名堂?你噻着她的嘴干什么?”那声音又响起了,我想抬头去看,却被孙嬷嬷粗鲁的按住:“别抬头。”

“她叫,不肯来,老奴没辙了,才这样。”孙嬷嬷低着头说,因为她的大手按住我,所以我能感觉到,在那人质问她的时候,她的手抖了下,似乎很是恐惧。

“拿掉,我要同她说话。”那人又吩咐,孙嬷嬷这才七手八脚的把我嘴里的布都掏了出来,我忍不住干咳了几声。

“报上名来。”那人缓缓的说,这其实很可笑,他是我爹,却不知道我叫什么。

“诸葛九九。”我小小声的说。

“九九?谁取得名字如此儿戏?”那人似乎颇为不满的冷哼了一声。

“苏嬷嬷。”印象中我只认得苏嬷嬷,十多年也只见过苏嬷嬷一个人。

“苏嬷嬷?府中有这个下人吗?”那人语气有些疑惑。

“回老爷,并没有苏嬷嬷这个人。”孙嬷嬷忙说。

“不可能,没有她,那我是谁带大的?”我激动的想抬头,但那孙嬷嬷却一直压着我,不让我动。

“当年,将三小姐送到这个宅子时,并没有安排下人跟过来。”孙嬷嬷又说。

“我也记得当初并未安排人照顾过这娃子。”那人幽幽的说:“去查那个苏嬷嬷到底是何人。”

“是,老爷。”孙嬷嬷总算松开我往外走了。

“子时宴客,菜色必须把关,可别出了岔子。”那人又吩咐了一句。

“是,老爷。”然后昏暗中我听到了关门的声音,一时间屋里陷入了沉寂,我跪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跪了半天,忽然感觉看见眼前多了一双鹿皮靴子,我不敢抬头,却被一双冰冷的手强行捏住了下颌抬起来,昏暗之中,我看不清眼前的人,只看到一双冰冷的眸子,忽然就想起那个梦,浑身颤抖不已。

“啧啧,长得真像。”那人冷冷的说。

“你是我爹吗?”我忍不住颤巍巍的问。

“要叫父亲大人。”他沉默了一会儿缓缓的说。

“那我娘是谁?”我又问。

“……不准提那个女人,在我诸葛家谁提她,谁就要死。”他忽而手上用力,差点将我的下颌捏碎。

“父亲大人,晗雪求见。”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一个轻浅的女声。

“进来吧。”那人顿了下手,甩开我淡淡的吩咐完,转身离开。

不一会儿门打开来,有人走进来了,身上带着一抹淡淡的香味,她走到我身边跪下:“见过父亲大人。”

“恩,晗雪,带着你妹妹入座,她是嫡女,告诉她应该坐在哪里。”

“是。”那女子说完拉着我说:“我是诸葛晗雪你的大姐,来跟我过来。”说完她扶起我,屋里昏暗,我根本看不清,但是她却好像没有一点阻碍,径直走到一个圆桌前让我坐下说:“这里是你的位子记好了。”

“哦,谢谢姐姐。”我有些惊魂未定的说,刚才父亲那阴沉的声音似乎还犹言在耳,我一点都不怀疑,要是诸葛晗雪不进来的话,我也许真的会被他杀死。

“不用谢我,等下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说话,否则,会死的。”她靠在我耳边低低的说。

第3章 :诡异的夜宴

会死?我正想问什么,但是她却已经走了,隐约中,似乎坐到一边的位子上去了。

一时间,谁也不再开口,屋子里香烛的味道越来越重了,好像那些烟都弥漫起来,有点烟雾缭绕的感觉,我莫名的感觉到一阵压抑。

不一会儿,又有人进来,我发现只有小辈的,才会在外面报上名讳,然后磕头,再坐过来,其他的,诸如各房的姨娘,夫人,老夫人之类都没有说话,而是直接默默走进来做好。

现在我的眼睛能适应一点了,隐约中看到宽大的前厅摆了很多圆桌,桌上放着什么却是看不清了。

不一会儿两桌子坐满了人,其他桌子还是空空的,每一个人都不说话,不动,定定的坐在那里,一点声响都没有,静的不正常,我猛然想到,为何连喘气的声也听不到呢?

“看来,咱们自家的人齐了。”这时父亲大人忽然开口了,然而却没有一丝回应。

“孙婆子,什么时辰了?”

“回老爷,差一刻就是子时了。”

“上菜!”父亲大人缓缓的说,这时那唯一的一盏油灯也熄灭了,整个大厅顿时好似坠入了冰窖一般冷,我都忍不住哆嗦了起来,牙齿也上下打架发出咔咔声。

正在这时,一只温暖的手按住了我的手背,感觉得出这只手应该有些年纪了,有点粗糙,但很温暖。

黑暗中,一群仆人端着菜品上来了,每一道菜都亮着三个红点,我好奇的看着,那些菜都没有上到我们桌上,而且每上一道菜,就听见哗啦啦一声,好像洒了什么东西出来。

默默的上菜,还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大概一刻钟后,子时到了,忽然刮起了一阵阴风,只听到哗啦哗啦的声音,好像吹起了无数的纸一般,甚至有几张纸啪的贴到了我脸上,接着又被吹飞了,阴冷诡异到无法呼吸的地步,我缩着身子一动也不敢动。

喀拉一声巨响,是前厅的大门发出的,我隐约看见父亲大人从主位上忙不迭的迎了出去,门前更是黑暗,什么也看不清,只听到父亲颤巍巍的声音:“爷,请上坐。”

“嗯哼。”一个冷哼在黑暗中响起,一股无形的压迫顿时散开来,不过是一声,却让人不由自主的产生了恐惧。

四周又陷入了沉寂,但是我却隐约感觉到,那些空荡荡的桌子似乎已经开始坐满了人,都是悄无声息的,我的手心不自觉的冒冷汗,那只温暖的手却始终按着我的手背,似乎是在给我壮胆。

“爷,人都差不多到齐了,能开席了么?”不一会儿就听到父亲小心翼翼的询问。

“开席!”那声音淡淡的,却是威严十足。

“开席!”父亲好似传令太监一般扯着嗓子喊,然后我就看到惊悚的一幕,那些红色的亮点迅速的往下移动,如果没猜错的话,那些是香吧,而且那些香在迅速的燃烧着,我脑中不由自主的浮现了一个字:鬼!

恐惧令我差点尖叫出声,但是想到大姐的话,又拼命的咬住了唇忍着,浑身不断的抖,根本控制不住。

“天墨啊,她是你什么人?”忽然那个被父亲喊做爷的男人,居然就在我面前开口了,我吓得用手捂住了嘴,否则绝对要尖叫起来。

黑暗中,我什么都看不见,只依稀感觉身前站了一抹黑影很是高大。

“这是小人的三女儿,如果她冒犯了爷,请爷惩处,无需手下留情。”

“她可是你的女儿,你还真是六亲不认啊。”那人淡淡的说着,似乎带了一抹笑意,却让我听不出喜怒,我感觉一只冰冷的手摸到了我的脸上。

“在爷面前,我的命都不是自己的了,更何况是我女儿的。”父亲大人巴结的说。

“是吗?”那人冰冷的指尖摸到了我的眼睛,我想闭上又怕得罪了他被杀死,只得逼自己硬睁着。

“呵呵呵。”那人摸了一会儿,轻笑着松开了手,我感觉他离开了,这一走动,他身上的龙延香隐隐的散了出来,那是属于男人的味道,不是很香却很独特,我死死咬着手背,也许刚才真的是从鬼门关外走了一着吧。

“今儿个本座很是满意,你的忠心本座感受到了,每逢十五就照这个规矩来吧,我乏了……”

“谢谢爷,恭送爷!”父亲大人语气里充满了献媚,咔擦一声,大门又发出一声巨响,然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声音响起,此刻空气里虽然依旧诡异,却顿时少了很多压抑和血腥,那人走了,我缓缓松开咬出血来的手背,垂了下去,静静的坐好,一动也不敢动。

那一晚持续了很久,整个大厅里一点声音都没有,时不时有阴风吹动地上的纸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一整片的黑暗里,无数的红色光点在不断的向下移动,安静,诡异,恐怖。

我坐着坐着居然觉得有些困顿起来,竟然就这么睡着了,等我醒来,天已经微微亮了,大厅里只剩我一个人还坐在圆桌前,而且只剩我这一个圆桌了,其他桌子好像都被收了起来,有几个下人在打扫着地上哗啦哗啦的纸。

“三小姐醒了?老夫人要见您。”这时一个婢女见我站起来,忙走过来说。

而我却只是呆呆的看着地上那些纸,那是纸钱,我见过一次,苏嬷嬷曾经烧过这东西,她说是给死人用的。

“三小姐?”那个婢女见我没动静又喊了我一声,我猛然抬头,有些惊恐的看着她:“什么事?”

“老夫人要您醒了去给她老人家请安。”那个婢女又说了一遍。

“老夫人?”那是谁?

“对,请您跟我走吧,各房的夫人,小姐,早晨都要给老夫人请安的。”那个婢女又说。

“哦,好。”我懵懵懂懂的跟着她,她一边走一边说:“您从来没学过府里的规矩,从今儿个起要好好学学,您毕竟是嫡出,比不得那些庶出的。”

“嫡出?”我听得一头雾水。

“是啊,您是已故正房夫人生的唯一的小姐,就算是现在的大夫人,也不过是个侧室,老爷并未扶正她。”

第4章 :老夫人

我娘是正房夫人?那为何我却还在这个荒山野岭的荒宅和一个嬷嬷生活了那么多年?

“其实,父亲大人是二品大员,为何会在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弄这么一个宅子?”这个疑问一直在我心中徘徊不去,此处也不是风景独好的避暑胜地,十多年来,从未有过一个家人到这个荒宅来过,那么它为何而存在?

那丫鬟眼神闪烁的说:“这个……这个……奴婢也不知道。”

我轻笑一声,完全是无心的开玩笑说:“倒像是专门用来养鬼的。”

那丫鬟噗通一下就出溜到地上去了,我奇怪的看着她:“你怎么了?”

“没事,绊了一跤,鬼神之事乃是大忌,小姐切莫妄言,以免冒犯神明,是为大不敬。”一个丫鬟,居然说得头头是道,我疑惑的看了她一眼,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然后一路上就再没有说什么了,那丫鬟似乎心事重重的,又好像在恐惧着什么,走了一路都战战兢兢,手不停的颤抖。

“对了,见老夫人什么的,有没有规矩是不能触犯的?”快要到主屋时,我想起这个,就开口问了,声音也不算大,那丫头却好像被惊吓到一般,身子一抽,喘息着看我。

“你怎么了?”我莫名其妙的问。

“没……没……刚才小姐问了什么?”她惊魂未定的看着我,自从我无意识的玩笑过后,这丫头就不正常了。

“我就问你,见老夫人有没有什么规矩?”我又问了一遍,这尚书府,到处都是规矩,这样不行,那样也不行,我可不想被罚。

“哦,哦,有,老夫人不喜欢人多嘴,小姐请了安,没有问话最好别乱开口,也不要擅自乱动,更加不要抬头看老夫人的脸。”

嘿,这规矩,那老夫人是长得可怕还是咋的,还不给看啊?

“不给看脸,你们认得出谁是老夫人吗?”我没大没小的说,反正我从小也不懂这些规矩,说话的分寸。

“小姐,您这样说话就是大不敬,等下见了老夫人切莫胡言,否则……”说到这里,她身子抖得厉害,小脸惨白惨白的。

“老夫人很可怕吗?”我眯着眼睛问。

“嘘,别胡说,这个家里,谁都可以得罪,只有老爷和老夫人不可以,会死的,不,会生不如死。”小丫头靠到我耳边低低的说:“您听过鬼葬吗?”这两字说出口,她自己先吓得喘不过气来。

这时前面走来一个嬷嬷,面无表情的说:“三小姐好大的架子,老夫人吧儿吧儿的等了半晌,却不见人。”

那小丫头一下子跪在地上:“马嬷嬷,是奴婢不好,奴婢走得慢了,请您别告诉老夫人,奴婢求您了。”

至于么?她也没犯什么错啊?我错愕的看着地上不断磕头的小丫头,那个马嬷嬷却是不理她看向我说:“三小姐,跟老奴走吧?”

“她会怎样?”我迟疑的看了看地上的小丫鬟:“其实也不是她的错,是我起得晚了……”

“三小姐,主子就是主子,主子的错那就是奴婢的错,不过既然三小姐开口了,那就不告诉老夫人,自己去柴房门口跪着,哪太阳大,就跪哪,跪满三天。”马嬷嬷眼都不扫那丫头,淡淡的说。

“谢谢嬷嬷,谢谢三小姐。”这么重的处罚,那小丫头却好像如蒙恩赦一般头都快磕碰了,马嬷嬷去不理她,径自转身往前走,我也只得忙不迭的跟了上去。

这个马嬷嬷可就阴森得多了,一路一句话不说,到了门口冲着里面说:“三小姐来给老夫人请安。”

门无声无息的打开来,没有一点声响,我就想到昨夜那一席夜宴,也是这样悄无声息,除了自己的呼吸声外,什么都听不到。

“进去吧,还愣着干什么?”马嬷嬷推了我一把,我脚步有些蹒跚的走进门内,里面很暗,空气里飘散着一股香烛的味道和昨晚的差不多,而且,就算现在是白天,外面也是艳阳高照,这里面却是说不出的冷,之前也不是没来过,却从不知,这屋子是这样冷的。

走了两步就听一个女人的声音尖尖的说:“这丫头挺俊的嘛,不过一点规矩都不懂,请安是要跪的。”

一个蒲团就在脚下,我想也没想就跪下去了,从未请过安,也看不清里面的模样,想到不能看老夫人的脸,我就跪在那里低着头。

“你就是诸葛九九?”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沙哑到分不出男女的地步了。

“我是。”我小小声的说。

“淑娴,这丫头没点规矩,既然老爷决定纳入我诸葛家,也认了她嫡女的身份,那就得有规矩,你是老大,就交给你吧。”

“这老夫人也忒偏心了,明知现下这丫头成了老爷眼里的红人儿,却就这样给了大夫人……”这时最里面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说这话里似乎在撒娇。

“怎得?你不服?”老夫人语气一沉,缓缓的问。

“媳妇儿不敢,只是觉得不公。”

“淑娴膝下无子女,这是为什么你们心里清楚,再者说,论身份,也只有她勉强当得起这娃儿喊声娘,其他人谁敢不服?”

“五娘莫要恃宠而骄,这里还轮不到你一个小的说话。”那尖尖的女人声音又响起了。

“哼。”那娇滴滴的女人冷哼一声,倒是也不说话了。

“丫头,从今儿起,你就是大夫人的女儿,要叫她娘亲,懂么?”老夫人对我说。

“我不,她不是我娘,为何要叫娘亲?”我抬起头,虽然眼前是一片昏暗,看不真切,却还是努力瞪着最前面的那个黑影说。

“嘿,看看,人家可不想要个便宜娘亲。”那娇滴滴的声音火上添油的说。

“放肆,你这丫头怎么一点规矩都不懂?居然敢顶撞我?今儿就罚你去祠堂面壁思过。”老夫人才说出完,顿时响起一阵惊喘,似乎就是从旁边坐着的几个夫人处来的。

第5章 :我正得宠

一时间屋子里没有人说话了,这种静默又开始让我有莫名的恐惧感,良久,一个身影缓步走到我身边跪下:“老夫人请息怒,九九这孩子命苦,她不能接受忽然有个娘,也是情有可原,不如就和其他孩子一样叫我大娘吧,她还小,去祠堂怕是不合适,再者说,能得到那位爷的垂青,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岂不是给家里带来了祸事?”

“哟,这还没认娘呢,就维护起来了?还敢抬出那位爷来压老夫人?”那个娇滴滴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听得出她对我很是不屑,对大夫人也是带着挑衅,还真不是普通的讨厌。

“五娘,你太放肆了,莫不是你想去祠堂面壁思过?”老夫人动怒了,语气十分艰涩,我只觉得大地也在隐隐震动。

“老夫人息怒,媳妇儿只是为您抱不平,绝对没有丝毫放肆的意思。”五娘忙跪下来,声音里充满了恐惧,也不再是娇滴滴的了。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老大,这孩子就给你带回去调教,要是以后还这样没规没矩的,我连你一起罚。”

“是,媳妇儿会尽心尽力的。”身边的女子温婉得体的说。

“恩,我乏了,你们都下去吧。”老夫人的声音又恢复了沙哑淡然。

大娘一把拉着我急急的走出主屋,外面的太阳照在身上时的热让我觉得恍如隔世,这时我才看清楚拉着我的妇人,是一个眉清目秀的中年女子,端庄温婉,给人感觉很是亲切。

“别说话,也别回头张望,有什么到我院子再说。”她拉着我低低的说。

从她拉着我的手感觉到的温度,我能认出这就是昨晚一直在安抚我的手,那么温暖,让我心安。

七拐八拐来到一个院子,虽然从小在这个荒宅里长大,可是苏嬷嬷很多地方都不给我去,这个院子我就从来没见过。

“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了,你跟我住懂么?”大夫人回头看我,她作为一家的主母,虽然只是侧室,却连一个丫鬟也没有,不是太过寒酸了吗?

“大娘,你怎么连个贴身丫鬟都没有?”

“尚书府下人不多,老爷不喜欢人多,得宠的就有一个丫鬟跟着,不得宠的……就没有。”大夫人脸色黯然了一下说:“不过因为你来了,马上就会有丫鬟指派过来伺候你。”

“为什么?”我真是奇怪了,大夫人没有丫鬟,却给我一个三小姐指派丫鬟,难道就因为我是他们说的嫡出?

“你现在正得宠啊。”大夫人眼神黯然的说:“可惜,这个宠,却是……”她说到这里顿住:“反正,你不用担心这些,跟我学好规矩就是了。”

我得宠?我莫名其妙,我又不是父亲的女人,得什么宠?

这时那个马嬷嬷又跟着进来了,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说:“老夫人说,三小姐可以自行选一个贴身丫鬟伺候。”

大夫人忙拉着我跪下说:“谢谢老夫人垂爱。”

“三小姐,您要选谁?”那嬷嬷根本不理会大夫人,只是看向我问。

“就选今天给我带路那个小丫头吧,我挺喜欢她的。”我对这个马嬷嬷没什么好印象,感觉这里的下人都比主人来得高贵似得,居然连大夫人也对她唯唯诺诺。

“是。”马嬷嬷没有一句多余的话,应了一声就转身离开了。

“大娘,府中的规矩好奇怪,您是大夫人,就算是侧室也算半个主母,却是这等待遇?”我记得大小姐身后还跟着个丫鬟呢。

“在这里,地位最底下的就是夫人。”大夫人苦笑着说:“就算是正室,也一样。”

“您说得是我娘……”我话还没说完,大夫人就用手捂住我的嘴。

“千万别提那个人,以后不要再在这个府中提到那个人了。”

“唔。”我点点头,想起父亲大人说得话,也是一阵后怕。

“九九啊,我其实是你的亲姨娘,我是真心疼你。”大夫人松开我,摸着我的头说。

“姨娘?”我迷惑的看着她,她贴着我的耳边说:“我是你娘的亲妹妹,嘘,千万别乱说话。”

“哦。”我点点头,她笑了:“好好学规矩,这个家里没人敢动你。”虽然这样说,但是她眼中还是带了一抹说不清的哀伤。

“那个老夫人很可怕吗?祠堂面壁思过是很重的处罚吗?”我傻傻的问。

“呵,最好别去祠堂。”大夫人冷笑一声:“没有谁能活着从祠堂出来。”

“可是祠堂在哪呢?我从小在这宅子里长大,虽然有些地方不能去,但从未听苏嬷嬷说过有祠堂这回事。”

“苏嬷嬷?府中几个嬷嬷我都知道,从未有过一个苏嬷嬷。”

“父亲大人也说没有,但是,没有苏嬷嬷,那是谁养大的我?”听到大夫人也这样说,我真的是错愕不已,昨天白天还和我一起的人,就这样凭空的消失了?

大夫人看着我欲言又止,最终她叹了口气说:“府里的事儿,你少打听,知道得越多越危险,懂么?”

“哦。”我随即笑起来:“没有了苏嬷嬷,有大娘疼我,一样的。”

大夫人一脸忧伤看着我笑了,那表情好似我活不了几天了似得。

“九九,我苦命的孩子。”她叹了口气推开一间房说:“这是我给你准备的闺房。”我看了看有些错愕的说:“这是这个院子的主屋,应该是您的寝室吧?”

“让你住着就住着,在尚书府别问太多为什么。”大夫人按住我的手说。

“哦。”我隐隐觉得,我平静的生活从此再也不会平静了。

“至于那个苏嬷嬷,我会找人去查的。”大夫人离开时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让我莫名其妙的话,为什么大家都说没有苏嬷嬷这个人?难道她该换过身份?

“还有,无论是谁要见你,没有我在场的情况下,你最好都别见。”

“就算是其他房的姨娘也不见吗?”我一个小辈的,能拒绝吗?

“你说不见,没人敢闯进来的。”大夫人却是如此说。

第6章 :红白喜事

我只是一个被抛弃在荒宅的小丫头,前三天,连家里的丫鬟都瞧不起的,过了一夜,却成了最得宠的人,连夫人都要对我毕恭毕敬,实在让人觉得莫名其妙。

当天晚上住在大夫人院子的主屋里,大夫人却去睡了偏屋,半夜,黑漆漆的,一点月光都没有,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自从父亲带着一家老小来到荒宅,一切都不对劲了,连苏嬷嬷都不见了。

正在床上折腾着睡不着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很奇怪的声音,好像是吹吹打打的唢呐声,又好像是呜呜咽咽的哭泣声,隐约感觉有很多人经过,但是这里是内宅,尚书府连下人都少,怎么会有这么多人的声音呢?

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虽然大夫人的话,言犹在耳,但我却忍不住好奇,而且那些嘈杂的声音越来越近了,我终究是赤着脚跳下床,跑到窗前,用手指戳了个洞,把眼睛贴上去看,只见外面有很多小厮,穿着黑色的衣服,披着麻布,却在胸前挂了一块红布,不伦不类的。

他的行走的姿势十分奇怪,好像本来可以走那么快,却偏偏故意不走那么快,放慢脚步,像踩着什么似得,一只手太高,看上去就是抬着东西,可明明什么也没抬。

一行人都是面无表情的往前走,一个小厮全身红跟在后面吹唢呐,声音不大,挺喜庆的,偏偏旁边跟着个丫头穿着一身白,呜呜的哭,看得我很是迷惑。

忽然前面出现了一个黑影,没有月光,我根本看不清是谁,他高高举着手喊:“放!”

那些小厮全部蹲下,好像放下了什么,在我看来却是空空的一片。

“不要啊,你们放过杏儿吧。”忽然从后面冲上来一个小丫头,跪在一群人面前不断的磕头。

“这是怎么回事?今晚办白喜事,生人勿进,这么会有个丫鬟在此?”那个黑影不耐烦的问。

“杏儿才十五岁,她还小,您放过她吧。”那个小丫头哭得泪人儿一般。

“你胆子倒是不小,报上名来。”那黑影淡淡的说。

“奴婢芍药。”小丫头颤巍巍的说。

“时辰不等人,既然你和杏儿那么好,不然就由你来带她吧,待我问过新郎官同意的话,就成全了你。”那个黑影冷森森的说。

“不要……不要……啊……”小丫头凄惨的尖叫在黑夜里显得十分刺耳,我都忍不住颤抖了一下,推开了搓了搓手臂,继续贴过去看时,只见同样有一只灰白的眼睛,全是白眼仁儿,没有黑眼珠,也贴在那个洞上往屋里看。

“有人偷看,嘿嘿嘿……”毛骨悚然的声音传出来,我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喘息了半天,生怕鬼东西进来,七手八脚的爬到床上,用被子盖着头,浑身抖得不行。

外面忽然就没了声音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等我再睁开眼睛,天已经大亮,之前带路那个小丫鬟走进来怯生生的说:“奴婢杏儿,以后就贴身伺候三小姐了。”

“你说你叫什么?”我一把拉住她问。

“奴婢杏儿啊,府中婢女都是以花为名的。”杏儿不明所以的说。

“杏儿,你是杏儿?”我想起昨夜发生的一切,忽然问:“那么芍药是谁?”

“芍药……”杏儿忽然眼眶一红,跪在地上呜咽说:“小姐别怪罪,奴婢实在忍不住了,芍药姐姐她……她是奴婢最好的姐姐,可是,今早,今早,她不见了,其他人都说,她被鬼给娶走了,回不来了。”

说完小丫头就哭得稀里哗啦的,我脸色煞白,昨晚那些不是梦,芍药代替杏儿做了新娘,但是新郎是什么,有谁家会在夜里办喜事,还办得那么诡异?

“别哭了,府里是不是经常有此类事发生?”感觉昨晚那个并不是偶然,好像时常都会有的样子。

“呜呜呜,奴婢不知道,奴婢什么都不知道。”杏儿嘤嘤的哭:“都怪我,都怪我。”

“这是怎么回事?一大早的哭哭啼啼像什么话?”忽然大夫人出现在了门口,皱着眉,眯着眼看向里面。

杏儿浑身一颤,吓得面无血色。

我忙说:“没事,就是我刚才不小心摔了一跤,这小丫头吓得哭哭啼啼的。”杏儿抬眼看了我一记,那眼神充满了迷惑不解,还有感激。

“怎么那么不小心?摔到哪没?”大夫人听了忙走进了问。

“就是脚滑了一下,也怪我昨晚没睡好,做了个很奇怪的梦,给我吓得不行,早上起来还有些懵懵懂懂,下床时就摔了一跤。”

“昨夜没睡好?”大夫人脸色有些怪异:“你可是被什么给吵扰了?”

“就是做了个怪梦,梦见办喜事,又好像不是办喜事,乱哄哄的挺吓人。”我一边说一边细细看大夫人的脸色,果然她脸色十分古怪,显得有些惊慌。

“不过是个梦,你别放心上,今儿个还得去给老夫人请安,跪了就说请老夫人安,我会陪在你身边,她估摸着不会为难你,应了声,就可以起来坐到一边儿了。”

“哦,对了,大娘,为何那天请安却不见其他姐妹?”

快捷键← 共152页 上一页1 2 3 4 5 6 7 8 9 10 ...152下一页 快捷键→

优秀作品推荐

本站已与17K小说网、书海小说网、飞库网、凤鸣轩、看书网等原创网站结为战略合作伙伴和授权版权合作,为读者提供原创TXT下载。
本站所有电子书只有免费章节,如果你喜欢某本小说,请到合作的授权媒体网站付费阅读VIP全本电子书,本站鼓励购买正版小说,支持原作者的创作。
本站拒绝任何色情低俗小说,一经发现,请您用邮件联系我们,举报邮箱:txt8(at)txt8.net,我们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即刻删除!
txt小说下载吧永久域名:www.txt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