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txt小说下载吧加入"浏览器收藏夹",或者免费下载快捷方式到桌面,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小说下载吧!我知道了免费下载到桌面加入收藏夹
电子书阅读器下载txt小说下载吧把txt8保存到桌面最新推荐小说热门小说排行
网站地图网站地图1网站地图2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收回

目录

平凡的明穿日子 已完结是由授权给www.txt8.net刊载,请支持原创、支持作者,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到授权方订阅VIP章节!

平凡的明穿日子 已完结

相关Tags:txt8 作者:宁小钗 小说类别:军事

--------------------------------
<平凡的明穿日子>
宁小钗

第一章 家

徐灏歪坐在天井旁四四方方的茶蘼架下,耳听着柳树上知了的欢鸣声,嘴里叼着根稻草杆。

眼前一条条弯曲垂下的翠绿se的藤蔓随着清风来回的摆动;远处小水池中的一座古se古香的八角小亭内,一位梳着小辫,披着白纱的妙龄少女正在弹奏着一方古琴,从隔壁书塾传来一阵阵的学童们的朗读声。

多么富有诗情画意的画面,可惜时而弹错的琴声就犹如大公鸡临死前的哀鸣,刺耳之极。参差不齐的朗读声不时夹杂着顽童们的嬉笑,乱七八糟,惹人心烦;几乎不间断的蝉声听久了就像是魔音穿脑,扰得人再无睡意。

无jing打采的徐灏怔怔发神,鼻尖嗅着脚下各se鲜花绽放挥发出来的花香;一阵风袭来,送来了八角亭那边的浓浓的檀香味。

古有焚香弹琴,今有练琴烧香,只可叹少女的琴技和浓烈的香味正好成反比。

“咦!”徐灏耸耸鼻子,貌似烧的不是名贵的檀香而是各种乱七八糟的胭脂水粉,嗯,还是过期的那种。

小妹真是乱弹琴!徐灏眼神空洞的抬头仰望着万里无云的蓝天,太阳的光芒肆无忌惮的倾泻而下,身边打着瞌睡的小丫鬟秋香手里的团扇一颤一颤,嘴角甚至流出一丝口水来。

人家的秋香一笑倾人,自家的秋香平平无奇,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材没身材,真可谓是个货真价实的黄毛丫头是也。

老天爷真不公平,有的是心存大志,文武全才,玉树临风,野心勃勃的哥们哭着喊着等待着穿越到古代来建功立业。什么平定天下,王霸四方,统一全球,反正是改变历史,一扫我中华近代几百年的颓势,继而君临天下。

多么的令人敬仰啊!但为何偏偏选择了我这样一个打小就胸无大志,文不成武不就的家伙呢?

可叹啊!天意弄人。就说咱颜比不过潘安,胆盖不过张飞,溜须拍马远不及赵高秦桧之流,智谋赛不过诸葛孔明,更别提没有拥有刘皇叔那人见人爱的帝王血统了。

其实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些都不算什么,假如要是让我早来个二十年的话,兄弟我鞍前马后的随着朱太祖混混,戎马生涯个大半生,如果侥幸不死的话?

还是算了吧,弄得一身伤病换回来的爵位并不保险,就说现如今京城里的功臣们过的ri子那叫一个煎熬,皇帝疑心病太重,几乎没有一个得到善终的,就连大名鼎鼎的右丞相李善长都据说命不久矣了,人家可是御赐丹书铁券,免两次死罪的堂堂大佬呢。

今后做些什么呢?读书做官?不妥,村子口的地皇庙前插着被剥了皮的前县令老爷,那叫一个凄凄惨惨,只不过是收了村东头李寡妇的二十两银子兼潜规则了那么一下下。

这个年代当官真真是个高危行业,十成官员八成得死在任上,死后连个全尸都别想!饱读诗书的大儒被当堂脱了裤子打板子的不知凡几,斯文扫地矣。

做买卖赚大钱?也不妥,话说这世道经商的大款们走哪都低人一头,属于下贱职业,赚再多钱有啥用?有种你给哥穿件花里胡哨的绸缎大褂瞧瞧!

似乎还是当个被鱼肉的老百姓好,大明朝的农民有身份有地位,平ri种种田,织织布,养养猪,出出劳役,早睡早起,老婆孩子热炕头。传说中锦衣卫的那帮凶神们可爱民如子了,人家都是好汉,天生仇富仇贵。

问题是咱好歹是穿越者属xing,自家虽然是平民百姓,可是老天给了一门“好亲戚”。

大明朝功臣第一人,魏国公徐达论辈分是咱二爷爷,嫡亲的那种呦,想想真是令人喜忧参半。

喜的是全族上下跟着沾光,虽说也没剩下几门亲族,可好歹全家人不愁温饱,走哪都被人高看一眼;忧的是指不定哪天锦衣卫那帮好汉就找上了门,作为徐家上了家谱的男丁一员,九族里可是挂了号的。

有句电影台词说什么我命由我不由天,狗屁!你试试在大明建国之初玩造反?玩不死你。

唉,反正既来之则安之吧,反正咱一个要啥没啥,没有雄心壮志的老实人,还是选择安安生生的过ri子吧。

村里流行的一句童谣说得好,皇上让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徐灏感叹一声,话说自从太祖皇帝朱元璋驱除鞑虏,振兴中华开始,徐家的命运自然跟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年的徐家不过是个农家,幸亏祖上有些书香传承,以至于二爷爷徐达自小偷偷读了些书,其中不乏几本兵书,明白事理,少有壮志。

那时徐达跑去追随朱元璋起义,而自己的爷爷则在那场大饥荒中不幸中了瘟疫,nainai徐老太想尽办法养活了两家人,这让徐达对于嫂子非常感激,建都金陵后就把兄长一家人从老家接到了京城郊外。

nainai徐老太因为深受徐达敬重,在整个家族中威望很高,在家里更是一言九鼎,说一不二,每个人都怕她。

徐灏不怎么喜欢这位严厉的老太太,老太太也不喜欢各方面都不出众的他,其实整个二房都不受老人家待见。

说道二房,自然徐灏的便宜老爹这一辈是兄弟三个,他排行第二。兄弟三人打小就各自陪着发达起来的徐达三个儿子做伴当,做书童。

大伯徐耀祖随着堂哥也就是徐达那人见人夸的长子徐允恭,学得了一身的好武艺,兼且同样生得一表人才,相貌堂堂,自然备受老太太器重,长房在家里的地位高高在上。

三叔徐增福随着徐达的幼子徐增寿自小苦读诗书,心思灵活,出口成章,一样深得老太太欢心,三房在家里的地位不问可知。

唯有自己的便宜老爹最命苦,跟着老实巴交的二堂哥徐膺绪混,本身也是三板子打不出一个屁的闷葫芦xing格,武艺比不过大哥们,文采比不过弟弟们,不会说好听话,不受家族待见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还有一点就是便宜老爹非常怕老婆,这让一辈子刚硬的老太太最为不满,不过便宜老妈自己很争气,婚后一口气生了三个子女,让老太太没有发作的由头。

咱上有一个未出阁的姐姐,下有一个古灵jing怪的妹妹,有老实沉稳的父亲,有xing子泼辣的母亲,一家人的ri子过得不好不坏。

总之,我在明朝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

第二章 喜事

一ri之计在于晨,可对于徐灏已经过惯了夜生活的人来说,初来咋到时感到非常的不适应。レ♠思♥路♣客レ

奈何这年代没有太多的消遣节目,夜晚无非是看书下棋或者拉着丫鬟闲扯一番。问题是徐灏和她们间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书本又太较枯燥,下棋往往没有对手,无聊之余只好乖乖的上床睡觉,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

清晨的空气清新之极,后世与之相比真有如天壤之别了。茶蘼架下,徐灏站起身来,狠狠的深呼吸了那么九个大周天循环,顿觉神清气爽,耳目清明。

扫了一眼依然在苦练琴艺的妹妹,估计不出几ri魔音就能大成,徐灏急忙扭头朝着外宅的练武厅走去,途中遇见几位仆人,也没见对他有多尊敬,有多亲热。

倒是徐灏始终保持着一脸微笑,大宅子里人际关系复杂,比之后世公司里的人事关系犹有过之,一言一行都要时刻注意,不然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渲染的人尽皆知。

徐家的练武厅占地面积不小,足有四个四合院加起来那么大,几乎相当于一个足球场了。

场地zhongyang摆放着两排武器架子,琳琅满目的各式兵器皆是木质的,没有人敢把真刀真枪放在上面。对此徐灏颇有微词,习武不练真家伙能有什么作用?

一侧是个she箭厅,放置着几张弓箭;另一侧则是个宽敞的跑马场,此刻三五个小厮追逐着骑着骏马来回炫耀的大堂哥徐汶,两位一身青se武士服的教头站在一边攀谈。

“老三,你过来瞧瞧。”马上的徐汶今年一十八岁,一眼发现徐灏一个人走进来,立马高声叫道。

徐灏笑着摇摇头,停下了脚步。徐汶见状很潇洒的策马奔来,小厮们欢呼着追在后面,其中一个年纪最小的小厮朝着徐灏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快步跑到他身后垂手站立。

当面对着呼哧呼哧喘着气,浑身上下棕红se的骏马时,徐灏的脑袋有些不习惯的微微朝后仰了下,笑着问道:“哪来的?”

“二爷爷送的呗。”徐汶骄傲的骑在马上,一只手握着皮质的马鞭子,另一只手探手抚摸着马儿的颈部,“朵颜卫进贡了百匹良驹,皇上赏给了二爷爷五匹,这不二爷爷见我武艺练得好,就赏了我一头。”

“嗯,宝马赠英雄,大哥有了这匹良驹,必定相得益彰,如虎添翼。”徐灏心里羡慕,笑着恭维一句。

“老三你这话哥哥我爱听。”徐汶听得大喜,笑开了颜,“现今我有了它,那匹踏雪养着也是养着,你若是想骑尽管骑去,不过得事先知会我一声。”

徐灏想了想,笑着婉拒:“我的小青挺好的,哥哥的好意心领了。”

徐汶嗤笑道:“你那小青又老又丑,走不出十里路远,亏得你还当个宝。也罢,老二成天缠着我讨要踏雪,你既然不稀罕那就干脆给他吧。”

徐灏不以为意的点点头,目送玉树临风的堂哥徐汶威风凛凛的一声吆喝,策马带着几个小厮如飞而去。

“大少爷真是说得好听,明明就不想把马给灏哥你,平白拿来讨人情,无趣。”留着未走的小厮不屑的小声嘟哝,十三四岁的年纪,长相寻常,眼珠子转来转去的非常灵动。

小厮名叫来宝,父母亲都是随着徐灏母亲萧氏陪嫁来的下人,也就是货真价实的家生子,打小就给徐灏做小厮兼书童。

徐灏的母亲萧氏出自金陵本地有名的望族萧家,历经元蒙的百年涂炭和战火,整个萧族早已远不如从前,不过到底是本地的大姓之一。

那一年徐家初来乍到,徐老太有心和当地大族联姻,就选中了萧家的女儿,原本想着萧家的女儿知书达理,谁知一进门就给了二儿子一个下马威,更是不出几ri就把儿子管教的服服帖帖,这让原本对二儿子寄予厚望的徐老太大失所望。

其时萧家早已家境中落,陪嫁来的下人一共不过两房,可也足以和并非大户的徐家媲美了。因此徐老太也只能对腰杆子硬挺的儿媳妇选择暂且隐忍。

如今斗转星移,萧族尽管已经慢慢在恢复元气,但又怎能和堂堂功勋第一家的徐家相提并论?徐老太太的威势根本无人可挡,三个媳妇中xing子最为泼辣的萧氏在她老人家面前,也只能规规矩矩的俯首称臣。

徐灏就当没听见来宝的唠叨里夹杂着的挑拨,目送徐汶被小厮们前呼后拥的出了练武场,两位教头随即消失不见,此处空荡荡的除了他和来宝两个人外,再无一人。

慢慢做着运动,徐灏漫不经心的问道:“近ri家里可有什么事发生?说来听听。”

来宝笑嘻嘻的想了想,羡慕的道:“汶哥儿得了骏马好彩头,乖乖,老太太赏了五两银子呢。济哥儿不服气,当众赌誓要考进国子监,老太太一开心也赏了他二两银子以奖其志。少爷不是小的说您,您好歹也得时常在老太太面前露个脸,得点赏头,也让老爷夫人和咱们下面人的脸上跟着沾些光彩也好。”

徐灏没言语,继续慢慢围绕着空旷的场地小跑,来宝呼哧带喘的追在后边,边跑边说道:“别人不晓得,小的可知道少爷您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比之从前要沉稳多了,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徐灏笑着问道。

“就是。”来宝一咬牙,叫道:“就是沉稳的太过,像个老人一样。少爷,您年纪轻轻的就该有锐气,该争的要争,该表现时就要表现,您看看长房和三房,再看看咱们二房,人人都说咱们二房上上下下暮气沉沉呢。”

“我觉得挺好。”徐灏脚步不停,头也不回的说道。

“我,我不行了。”来宝陪着跑了整整十圈,终于气喘吁吁的停住了脚儿,俯下身子呼呼直喘着粗气,尽管对于少爷的态度颇有微词,但心里却对于少爷强悍的体力暗暗乍舌。

整整一上午,徐灏都在运动中度过,直到ri当正午,秋香忍不住跑出来寻他。

秋香是另一房的家生子,理论上长大了应该许给来宝,不过来宝有点看不上还是黄毛丫头的秋香,当然,身为贴身丫头的秋香自然也看不上来宝。

两个人相互无视,秋香边给徐灏扇着风,边念叨:“这一上午都不见个影子,夫人唤人问了几次呢,奴又不敢隐瞒,可算你在这儿练武,没有被来宝拉着去胡闹,夫人也就没说什么。”

“嗯。”徐灏一身的汗水被她这么一扇,凉飕飕的非常舒服。

秋香雀跃的继续说道:“今ri老太太派人来传话,说要全家人去庙里烧香拜佛,就这两天前后动身起行。”

来宝忍不住说道:“这又怎么说?无端端的干嘛去礼佛?”

秋香摇头道:“不知,好像是有了喜事,来的时候见到三房翠月那丫头,满脸的喜气。”

来宝一拍手,叫道:“是了,昨儿个见到三老爷打外面回府,跟前的人个个喜笑颜开的,应该是应在此事上头。”

“哦。”徐灏点点头,抬头看看蓝蓝的天,“看来是喜事临门,三叔这是要出仕了。”

;

第三章 藏拙

关于此次全家人一起进香祈福,母亲萧氏料定老太太必定趁机要当众考察一众孙儿。レ♠思♥路♣客レ到时候,表现好的自然会得到众人称赞,表现差的孩子,就要连累的父母面上无光了。

因此一吃完午饭,萧氏就名丫鬟前去唤人,准备面对面的督促三个孩子。与此同时,其它两房也都如此,毕竟难得老太太高兴,没有人敢轻视此行。

徐氏夫妇卧房外的花厅里,风韵犹存的萧氏端坐在椅子上,背后悬挂着出自当代大儒的一副山水画,徐家姐弟规规矩矩的坐在一侧,四周垂首站着五六个丫鬟,此外还有几个婆子妇人侯在门外。

自己的骨肉自己最了解,要强的萧氏倒也不着急,简单的诉说了下因果。

“你们三叔要去做官了,此乃徐家的大喜事,老太君欣喜之余,会亲自考校你等功课。娘不求你们三个一鸣惊人,但求不要到时怯场以至于丢人现眼即可。”

徐灏随着姐姐妹妹点点头,他暗自观察着母亲的脸se如寻常一样,似乎并未因三叔要去当官而产生嫉妒,虽说现如今做官是件喜忧参半的事,但毕竟能够光耀门楣,便宜老爹被比下去了,母亲就真的就一点都不为所动?

大姐徐青莲今年一十七岁,坐姿端端正正,柔声道:“母亲放心,孩儿和弟弟妹妹不会让您失望的。”

徐灏转头看向对待自己一向温柔可亲的姐姐,徐青莲的长相酷似萧氏,清清秀秀,宛如一株生长在江南的白莲花,温婉的江南小家碧玉,个xing倒是和萧氏完全相反。

小妹徐红叶则人如其名,明眸皓齿,娇媚可人;个xing古灵jing怪的最像母亲,慵懒的靠在椅子上,闻言笑嘻嘻的一脸满不在乎。

萧氏和大多数母亲一样,娇养女儿们,并不在意小女儿的娇憨模样,含笑道:“老太君崇尚女子无才便是德,你和红叶的针织女红在你们姐妹中也算是不错了,即使得不到头彩也无妨。娘亲最担心的是灏儿,他自小体弱多病,恐怕这次,唉!”

“娘说的是。”徐青莲跟着愁上心头,抬手抚摸着身旁弟弟的头顶,溺爱之se溢于言表,“如果万一,还望娘亲不要责怪。”

徐红叶不服气的娇声道:“怕什么,哥哥身子虚弱不假,想必老太君也不会让他习练武艺。至于文采无非是当众背诵些四书五经,做一两首诗词,有女儿暗中相帮,就是拔得头筹也非难事。”

“不妥。”徐青莲大摇其头,“当众之下如何暗中相帮?没的让老太君晓得你jing通文章,越发的恼火哩。”

“大不了和哥哥一起挨顿骂,受些责罚,反正我不怕。”十几岁的徐红叶神se间一片风轻云淡。

“胡闹,红叶不可造次。”最终板着脸但是眼里却透着一丝喜悦的萧氏下了定语,哪个母亲不乐见子女间相亲相爱?

唯有被三个女人包围其中的徐灏心里只剩下苦笑了,堂堂一个男人却成了最弱者,那份郁闷真真是难以言表。可问题是这份郁闷还只能生生咽进肚子里。

谁让论武艺自己完全是个外行,用四体不勤来形容都不过分。而论所谓的文采,焉能和这时代的人相比?难道还要别出心裁的来一段惊世骇俗的言论?

徐灏摇摇头,先不说现实不是小说,就算可以他也不想变成一个人人侧目的‘明星’。正所谓祸从口出,他毕竟不是一个普通老百姓,可不能因为一时的痛快而替整个家族招来不测。

再说又哪有什么惊世言论?你敢说也得古人能听得懂!徐灏皱着眉头思索,虽说也看了几天的书,练了几天的字,但绝对比不过几位堂兄弟。

想了一会儿,徐灏老老实实的道:“娘,孩儿让您失望了。献丑不如藏拙,孩儿今晚就去老太君面前请罪。”

此言一出满室皆惊,徐青莲和几个丫鬟全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她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小骄纵的徐灏这般言语。

徐红叶气的跳脚,叫道:“哥你干嘛要灭自家的威风?他们几个也不过是绣花枕头,难道你连这份自信都没了?”

徐灏苦笑着面对神se不变的母亲萧氏,说道:“绣花枕头可也是绣着花的,我自问不及他们,娘亲一向教导孩儿做人要是诚实,而孩儿的志向也绝非建功立业,读书做官,”

心直口快的徐红叶忍不住质问道:“那哥哥将来想要做些什么?不做武官不做文官,难道一辈子呆在家里碌碌一生?”

不想徐灏坦言道:“不错,做一个富家翁没什么不好。知足者常乐。”

“哥。”徐红叶惊奇的看着徐灏,满脸的不可思议,“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你常说要学二爷爷,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大将军呢。”

“小时候的玩笑话罢了,不足当真。”徐灏苦笑着说道。

呼,徐青莲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展颜笑道:“我倒是赞同小弟的话,这些年每当大伯出征在外,老太君和大娘就成天的烧香祈愿,那时候整个家里yin沉沉的吓死个人,稍有不慎谁说出一句不吉利的话来,就会惹得老太太大发雷霆。我可不想为弟弟整ri里的担惊受怕,再说自古云将军难免阵上亡,还是安安生生的做个富家翁的好。”

“姐。”徐红叶有些愤愤不平,她还处于生xing浪漫的年龄,自然一时半会儿的体会不出这份担心,有的永远是自家哥哥威风八面的纵横沙场,而自己也跟着与有荣焉的那份骄傲感。

屋里的丫鬟们则各有各的想法,如秋香这般自小和徐灏亲近的,自然偏向徐灏姐弟的想法,其她人则基本和徐红叶一样了,这年代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自家少爷假如要是成了将军,那岂不是天大的好事?至于个人安危则在其次了。

天底下哪个母亲不挂念子女的安危?虽说儿子的话很是没有志气,但是对于萧氏来说,情愿孩子一辈子健健康康,毕竟徐家不是寒门,并不一心指望着儿子将来振兴门楣。

不过心里终究还是有那么一丝丝的期望,萧氏板着脸说道:“做个富家翁也得有本事,要和官府四邻打好交道,要懂得经营之道,要懂得用人之道,更要懂得勤俭持家,这些你都会么?”

徐灏笑呵呵的接过话来,笑道:“那就请娘亲给孩子找一个有本事的好老婆,就像是娘亲一样的,那孩儿就可以和爹爹一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悠闲度ri了。”

这一句奉承话,听的所有人马上哄堂大笑,徐红叶用小手使劲的划着娇嫩的脸颊,“羞羞脸,羞羞脸,哥哥想媳妇了。”

“去,小孩子胡说八道。”萧氏即使年过中旬也不由得微微红起了脸,心里说不出的受用,面上则慎道:“既然你自己打算献丑不如藏拙,那你去寻老太君解释去,我可不想陪着你一起吃挂落。唉,这次又要低长房三房一头了。”

说完萧氏有些惆怅的转过身去,徐青莲和徐红叶姐妹俩忙上前安慰,徐灏发觉几个丫鬟眼神中的一丝轻蔑,不动声se的朝着萧氏深施一礼,带着秋香走出门去。

;

第四章 家斗

几个丫鬟的轻蔑眼神,说实话,有些刺痛到了徐灏,也让他体会到一味的低调做人,似乎并不可取,说到底他是个年轻男人,即使是两世为人,也还是个年轻人。レ♠思♥路♣客レ

怀着心事和秋香打正房出来,就见守在堂下的妇人们正在交头接耳,不等徐灏言语,秋香就朝着其中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女人问道:“娘,你们在说什么?”

妇人是秋香的母亲,早年名叫画儿,乃是萧氏陪嫁来的贴身丫鬟之一,许给了徐家的下人李老四,这位李老四是随着徐灏老爹徐庆堂一起长大的玩伴,兄弟四个皆是,李老四的父亲李老爹现今算是二房的管家,对外称作李老管事。

当时陪嫁来的一共是两房家人,来宝的母亲也是萧氏的贴身丫鬟之一,前年病逝了,她被许给了画儿的亲哥哥王喜。

画儿嫁人后就随着夫家的姓被唤作李四家的,闻言说道:“哎呦不得了了,大门外挤满了跑来投靠的中户人家,大家都说这下子三房算是发达了呢。”

其她妇人跟着过来叽叽喳喳,有的说村里的老谢家举着百两银子和房契地契哭着喊着要投靠,有的说隔壁村的钱善人跪在门口,只求充作管家,更有许多下户人家举家前来,只为了当个下人。

怪不得古人云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徐灏算是彻底的领教到了,看来要想当个优哉游哉的富家翁,首要前提就是得有个秀才身份,如此才能够免去苛捐杂税,免除劳役。

可问题是自己实在是念不来坑爹的四书五经,科举之路的难度比之后世高考大多了,徐灏一声长叹,闷闷不乐的低头走进自己的厢房。

随便从书架上摘了一本书,勉强看了一会儿,徐青莲和徐红叶带着各自的丫鬟过来探望,秋香赶忙迎了上前,倒茶端水忙的不亦乐乎。

“别忙乎了,又不是外人。”徐青莲对着忙里忙外的秋香说道,秋香羞涩的笑了笑。

徐灏放下书,说道:“怎么都过来了?谁在陪着娘?”

徐红叶嘟着嘴道:“三娘领着绿竹那丫头过来了,我不乐意看她娘俩一脸的炫耀,就拉着姐姐出来寻你。”

“哦。”徐灏心里有些明白了。

倒是徐青莲对此很看得开,含笑说道:“三叔却不过乡亲们,勉为其难的收了几户人家,这不三婶过来说她那边用不了这么多的人,打算暂且拨过来两房下人,我和红叶也就罢了,看你这屋里就一个秋香忙里忙外,也应该添置一两个小丫头替她分担分担的好。”

“我看不妥。”徐红叶满脸的不乐意,嚷道:“不知根知底的,用起来不放心不说,谁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三娘要了回去,那算什么?再说咱们家下又不是无人可用,先前娘是看咱们年纪还小,有心省下些用度,如今肥水不流外人田,依我看三娘送人是假,有心上门逼宫看笑话才是真。”

“倒也是。”徐青莲听着小妹的分析,点了点头。

徐灏来了有段ri子,转瞬间就听明白了妹妹的话。此事说来话长,当年大伯徐耀祖娶得是当时凤阳老家门当户对,属于起义军一员的王家之女,王家后来成了开国勋贵,王氏的地位跟着水涨船高,在家里除了老太太之外谁都看不上眼。

问题是王氏本是农户出身,抡起相貌见识才学几乎样样都比不上自己的老娘,起初不过是有些小小的嫉妒。而大伯徐耀祖后来追随二爷爷徐达几次北征塞外,一身的军人铁血之气,王氏因此非常惧怕丈夫,为了讨丈夫欢心,遂殷勤的亲自张罗了几个侍妾,而母亲这边则一声河东狮吼,便宜老爸连女人都不敢多看一眼,如此一来二去,王氏就越发的感觉难受了。

正是因为老娘的野蛮,王氏平ri里的趾高气昂,因此在三叔的婚事上头,老太君千挑万选,选中了临近小地主刘家的闺女,看中的是刘家有钱但没有势,乖巧懂礼却没有大族里的骄纵之气。

如此心愿是达成了,却也种下了三个媳妇间的相互较量,出生和生长环境的不同,又是计较小事的女人家,自然无法做到和平相处,可无论是在个人素质和人际手段上头,甚至是暗中动用本地的关系和钱财上头,萧族的能量都非同小可,远非京城里战战兢兢求生存的王家和根基不深的刘家可比,各方面的争斗之下,自然是老娘她老人家稳稳的胜上一筹。

现在三房眼瞅着发达了,三婶此来是为了一扫多年来的怨气。而按照老娘的脾xing,人是断然不会收的,添加下人是必定的了。

问题是发给下人的月钱从哪来呢?原本老太太在家里说一不二,各房的进项都是要统一归入账房的,以前是长房的开销一家独大,二房和三房几乎差不多,如今随着三叔做官,各项开销肯定要跟着大幅增长,自家则原地踏步,宫中每个月的拨给还是那么多,丫鬟增加了要多发放月钱,四季的衣服,胭脂水粉,平ri的打赏乃至伙食等等都要钱,那相应的其它支出无疑要大幅消减。

不管在任何时代,人情往来都是一家支出的大头,短了谁家会乐意?一向心高气傲的母亲宁肯咬着牙亏待自己,也绝不会让外人说三道四的,这恐怕才是三婶的最终用意吧?

想通了的徐灏不由得大感头疼,也庆幸自己当年无聊之余,看了些宫斗宅斗戏,在女人争斗这方面非是傻老爷们一个。

耳听着女孩们的议论声,徐灏的不言不语并未引起她们的注意,毕竟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下,徐灏的不参与方属于正常之举。

徐灏一个人慢慢合计,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无外乎开源与节流,既然节流自己不愿意看到,那么增加外块就乃是唯一的出路。

而自己的年龄和身份不允许现下有任何出格的行为,那么唯一的着落,想当然的应在了便宜老爸身上。

;

第五章 问安

太阳一落山,徐青莲带着弟弟妹妹来到徐太君居住的福寿居问安,此刻满院子站满了丫鬟婆子,其中有多位神se很是拘谨的陌生人,显然是三房新收的下人。レ♠思♥路♣客レ

自有熟识的小丫鬟打起了帘子,还未进得屋内,就听闻从里面传出一阵阵的笑声,姐弟三人鱼贯穿过佛堂绕过一座大理石的百寿屏风,进了大厅。

徐灏抬头看去,就见三婶王氏侧坐在老太太的身边,笑容满面的陪着说笑,一侧坐着自己的堂姐妹,此外还有几个有头脸的管事妇人站着凑趣,显得一派其乐融融。

今ri的徐太君一身青素百蝶穿花的缎子大褂,外罩一件貂鼠毛的锦绣四se马甲,下面是一套银丝缝制的百褶湘裙,斜倚在老君竹打造的太师椅上。

头上套着金丝白牡丹的汉白玉抹额,耳朵上戴了一对南洋祖母绿的宝石吊坠,脸上薄薄抹了些脂粉,满头银丝,显得格外容光焕发。

眼见三个孙儿辈来了,徐太君不怒而威的脸se没什么变化,微微额了额首。

姐弟三人一起上前给祖母和婶婶行礼问安,王氏笑吟吟的伸手虚扶,徐青莲和徐红叶走到一侧的姐妹身边,自有丫鬟送上来椅子。

徐灏刚要转身寻个座位,就听见徐太君缓缓问道:“灏哥儿你最近的功课可有长进?”

徐灏一愣,想了想规规矩矩的道:“回祖母,近ri疏于用功,进益不大,孙儿知错了。”

“咦!”王氏奇怪的看了眼徐灏,笑道:“怪不得下面人都说灏哥近些ri子变得懂事多了,待人有礼,举止做派越发像个大人了。果然变得谦和斯文,不像小时候那般淘气。”

“是。”徐灏低下了头。

徐太君点头道:“是有些沉稳了,怕只怕是在老身面前装个样子,也罢了,你回去用功读书吧。告诉你父母一声,今个儿家里有喜事,人多嘴杂的吵的我头疼,也不用他们过来问安了,有青莲她们姐妹陪着就够了,我留她们姐妹在这用饭,你去吧。”

“是。”原本准备藏拙的徐灏,此时已经打消了念头,应了是之后径自出了大厅。

满院子的女人纷纷朝他问好,徐灏含笑应对,好一会儿才徐徐走出了福寿居,迎面就见一个十一二岁的小丫鬟匆匆过来,说道:“三少爷,大少爷请你去前宅相见。”

“哦,知道了。”徐灏回头对着秋香交代了老太太的话,秋香对着小丫鬟问道:“都谁在前宅?”

“几个少爷都在。”小丫鬟非常乖巧的答道。

秋香皱眉对徐灏说道:“怕是唤你过去吃酒,记得少喝些,早去早归。”

“我晓得,你回去吧。”

徐灏随意的摆了摆手,朝着外宅走去,边走边回忆着一些往事。脑海中的记忆里,小时候兄弟几个读书时,都是大堂哥徐汶带着他们几个兄弟到处游湖吃酒,套雀钓鱼,打围捉兔,然后老师向老太太告状。

每次徐汶都凭借着狡辩得以脱身,二哥徐济背地里读书用功,老四徐淞虽然最淘气但是年纪小,每每躲过责罚,唯有他次次挨手板,这还不说,回了家又要被要强的母亲责骂一顿。

如此人人都道徐家老三在一众兄弟中资质最是平庸,就和他那老爸一模一样。不过倒是有一桩好处,那就是每个兄弟姐妹都乐于和他一起玩耍,人缘最佳。

“吃亏是福。”徐灏嘴角荡起一丝笑意,边走边想起了另外几个庶出的兄弟,几乎在整个家族中毫无存在感,说来也怪,这些庶出的兄弟不是病死就是意外夭折,竟没有一个活过十五岁的。

对此徐灏没什么yin暗想法,家里有老太君坐镇,基本没有人敢斗胆作孽。当然了,真若有什么鬼祟之事他也不可能知情,反正自己没有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事不关己。

不多时出了内宅,就见来宝蹲在巷子里的墙根下,瞧见自家少爷出来了,忙起身拍了拍屁股迎了上前。

“四少爷治了一桌东道,大少爷和二少爷都到了,就差您了。”来宝笑呵呵的解释。

徐灏边走边笑道:“看来老四是发达了。”

“可不是。”来宝羡慕的直搓手,夸张的道:“四少爷一向人小胆大,这不暗地里背着三老爷三太太,收了五户人家二十几个下人呢,此外还收了些银铺商铺送来的礼金,银子就有足足千两。”

徐灏心里大惊,停下了脚步,吃惊的道:“当真?这是不是已经犯了王法?”

“那是自然。”来宝笑嘻嘻的道:“不过此乃官场上的惯例了,以咱堂堂徐家的身份,不会有事的。”

徐灏冷冷的道:“一有事来就不是小事,老四真是好大的胆子。”

来宝不以为然的道:“反正此事与少爷你无碍,就算是有人告官,那也是三房的事,连累不到咱们头上。”

徐灏缓缓摇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糊涂。徐汶徐济都知道此事?他们怎么说?”

“没说什么。”来宝笑着说道。

“奇怪。”徐灏有些纳闷起来,这大家族中根本没有什么秘密可言,既然老四的事兄弟几个都知道了,那就没可能不传扬到长辈的耳朵里,为何人人都一副无动于衷?

忽然徐灏眼睛一亮,喃喃自语道:“莫非此事乃是有人示意老四做的?怎么可能?哦,我明白了。”

来宝闹得一头雾水,张嘴问道:“少爷你明白了什么?”

“走走走。”

徐灏连说了三个走字,再不发一言的当先朝前走去,来宝只好闷头跟在他身后,穿过一间四合院,来到位于徐宅东头的一处雅舍,名为静心轩,是用来款待喜好清静的亲朋好友之用。

此刻雅舍的檐下已经挂上了几串风灯,院子里摆放了几座酒席,暖风送来酒菜的香味,一群伴当小厮书童眼巴巴的等着徐灏的到来。

大家伙老远瞅见三少爷缓缓进来,顿时人人欢声雷动,徐灏抬眼望去,就见三个兄弟正坐在厅房里。

徐灏不缓不慢的走上前去,一身璀璨锦衣的老四徐淞笑嘻嘻的起身说道:“三哥终于来了,咱们都等了好半天。”

徐灏笑着朝端坐不动的徐汶徐济两兄弟拱拱手,笑道:“去给老太君请安了,原谅我两耳不闻窗外事,今晚这是闹得哪一出?”

徐淞拉着他坐下,笑道:“自家兄弟也不瞒你,我爹要做官了,我这做儿子的跟着沾光发了些小财,如此请三个哥哥来吃杯酒,庆贺一下。”

徐汶神se古怪的举起一杯酒,也说道:“来来来,你我兄弟先共饮此杯。”

徐灏笑吟吟的捻起身前的酒盏,似笑非笑的道:“看来咱家是要双喜临门了,大哥,这杯酒自然得先敬你。”

“咦?”徐济吃了一惊,脸上情不自禁的一红,急忙说道:“老三你从哪听到的风声?奇怪。”

;

第六章 夜宴

《平凡的明穿日子》最新章节...

面对徐汶和徐济稍微有些扭捏的神se,徐灏先是笑而不语,然后用男大当婚来解释,他之所以猜到此中因果,其实并非难事。

这些ri子以来,他能够发觉出徐家绝非富豪,也曾跟随父母到过京城里的几个勋贵之家,吃的用的穿的,与之相比都差得很远。

再来就是便宜老爸负责打理家族的田产,徐家在本地不过有两个庄园,水田旱田加起来一共五百亩地,凤阳老家倒也有两个庄子,但是那里的产出比之金陵要差得多。

因此徐家的家底不厚,可是徐家不单单有一门国公家的亲戚,论起来还是大明皇族朱家的亲戚。

二爷爷徐达贵为魏国公,长女嫁给了燕王朱棣,次女嫁给了豫王朱桂,幼女则嫁给了安王朱楹。

有了这一层缘故,老太太早就想着把一个孙女嫁入到王族,如此自家显贵了不说,也算的上是亲上加亲了。

问题不但是婚事cao作起来有难度,所需要的丰厚嫁妆也足以让人挠头,如此连累的徐汶和徐济两兄弟年过十八都未曾娶妻。

现在借着三叔当官的契机,老太太趁机默许老四暗地里大肆收礼,对外的借口是要给两个孙儿筹办婚事,这样就算二爷爷徐达知道了此事,恐怕也不会多说什么了。

真是难为了老太太,根本就是病急乱投医,也不怕被人举报。

徐灏喝着酒摇摇头,果然母亲说的不假,徐家是架子大肚子空,一年的进项勉强抵上支出,连续多年没有盈余了。

年轻人对于未来的媳妇自然充满了无限遐想,可惜这年代不兴ziyou恋爱那一套,对于向往妻子的徐汶两兄弟来说,哪怕是提前打探到老太君的中意人选也好,起码可以雇个媒婆上门打听打听。

徐汶白如玉的脸上增添了几分酒红,半是期待半是担心的道:“你们说nainai能挑中谁家的女儿?也不知合不合我的脾xing。”

徐淞笑嘻嘻的道:“大哥怕甚,不合心意就冷落到一边,买她三五个美貌的舞姬,哈哈!”

“胡说八道。”徐汶没好气的笑骂一句,叹了口气,“我比不得你们可以ziyou自在,长辈们注定要看重这头一门亲事,就算我再不欢喜,也得做到面上相敬如宾,别说买舞姬了,就是纳妾都得延后个三五年。”

他们几个没用下人伺候,说话没有任何顾忌,徐济动作斯文的把酒盏放在桌面上,徐淞光顾着和徐汶扯皮,徐灏见状拾起酒壶给二哥徐济添酒。

徐济看着ru白se的酒液倾泻而下,说道:“还是你老三命好。”

“三哥此话怎么说?”徐灏不解问道。

徐济伸手拿起酒盏,一边晃着杯子,一边说道:“我们兄弟的婚事八成都无法心想事成,谁知道适合的人家那闺女生的什么模样?什么品xing!唉,我见多了类似之事,所谓门当户对,往往催生出无数怨偶,总之是天意弄人。你老三就没有这般烦恼,依我看你未来的媳妇,应该是出自萧家,萧族自古出美人,真是令人羡慕。”

徐汶叹息道:“我也羡慕老三,谁不知道萧家的女儿又漂亮又有才华,过年时远远瞧见过来串门的萧家小娘子们,个个品貌不凡,尤其是其中有一位身穿白狐皮的,生得有如天仙一般,据说二娘有意把她许配给你,你小子这他娘的命好。”

“真的?”徐淞顿时瞪大了眼,神se间一片羡慕万分。

“或许吧。”徐灏淡淡一笑,脑海中升起一张绝美容颜,“大哥和二哥也不用烦恼,小弟倒是多少看出老太太的心意了。”

“咦,你能看出老太太的心思?”徐济怔怔看着面带微笑的老三,非常吃惊,“老三你说说看。”

醉眼惺忪的徐汶大感兴趣的嚷道:“老三你说,要是说的在理,我就把踏雪送给你。”

“不敢说。”徐灏笑吟吟的依然摇头。

“三哥你卖什么关子啊!”徐淞不满的叫道,想了想又说道:“我出二十两银子,给三哥添一副马鞍,如何?”

徐灏笑着点头,目光看向老二徐济,徐济两手一伸,苦笑道:“我一个穷文人,你想要什么?”

徐灏本想说此次考校你老二到时高抬贵手就行,不过这么做有些显得不丈夫,转而说道:“也不用兄弟们破费,我在家里呆的腻了,等你们去京城时也带上我,我也想结识些贵人,见识下国子监的风貌,拜见下几位宗师。”

“那还不简单。”徐汶啪的一下拍了下手掌,徐济点点头,“一言为定。”

三个兄弟都聚jing会神的盯着徐灏看,这涉及到终生大事,不由得他们不死马当作活马医,哪怕坐在面前的乃是有名说话不靠谱的老三。

“呵呵。”

徐灏轻轻一笑,胸有成竹的道:“这婚事必定应在大哥二哥这一文一武上头,老太太为了家族考虑,大哥恐怕要娶门勋贵之女,二哥则娶个文臣之女,既兼顾了两位哥哥的志趣xing格,也是最合乎家族的长远利益,如何?”

“有理,老三你真的有长进了。”徐汶激动的狠狠一拍桌子。

“文官之家,文官之家。”徐济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可随机消失不见,“老三你的猜测和我所料一模一样,可是我如今还未考中秀才,怕是难以入京城六品官员以上的法眼。”

徐灏笑道:“又不是同时成亲,左右还有一年多的时间,以二哥的才华,明年定能考中秀才。”

“哈哈,承蒙老三吉言。”徐济心里受用,非常自信的笑了起来。

徐淞到底年纪最小,有些听得糊涂,他对两位哥哥娶什么样的老婆其实并不太关心,无非是跟着凑趣而已,干脆自顾自的抓起一只鸡腿放入口中大嚼。

“会是谁家呢?”徐汶皱着眉头冥思苦想,可惜京城勋贵不知凡几,和徐家有交情的少说也多达数十家,根本无法预测。

徐灏失笑道:“有何难猜的,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徐汶听糊涂了,急道:“说得清楚些,别学你二哥那穷酸习惯。”

徐济则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徐灏,他不由得对老三刮目相看起来,暗道短短ri子不见,老三怎么变得聪明了?莫非是有人提点过他?

徐灏哈哈一笑,起身背着手朝外面走去,笑道:“大哥你乃是长子长孙,老太太岂能舍近求远?”

三个兄弟目送老三潇潇洒洒的远去,相互之间面面相觑,徐淞挠头道:“他娘的老三今晚怎么神神叨叨的,就像京城里走家串户的神棍一样。”

徐汶急的抓耳挠腮,对着沉思不语的弟弟徐济说道:“你一向比老三聪明,你猜到了没有?”

好半天,徐济神se复杂的嘿嘿一笑,也悠悠哉的起身,慢悠悠的道:“老大你没事多跑跑国公府,我记得雨真马上就要出阁了吧,呵呵!”

“你这话什么意思,喂喂你别走啊,说清楚了再滚不迟。”徐汶摇摇晃晃的就要站起来拉住弟弟,徐淞赶忙伸手扶着他,可是没喝醉的徐济已经走远了。

徐汶大骂道:“雨真那丫头出不出阁关我屁事!咦?我,我去。”

;

第七章 丫鬟

《平凡的明穿日子》最新章节...

金鸡唱晓,天se将明。

卧房内,徐灏翻身从床上一跃而起,也不等招呼秋香过来伺候,拿起归置在床头前的干净衣物。

天气炎热衣物少,片刻后就全部穿戴整齐,剩下一头长发随便挽了几挽,先用绒绳箍好,盖上一方天蓝se的方士巾,罩上发箍,然后插上一根玉簪子。

快捷键← 共307页 上一页1 2 3 4 5 6 7 8 9 10 ...307下一页 快捷键→

优秀作品推荐

本站已与17K小说网、书海小说网、飞库网、凤鸣轩、看书网等原创网站结为战略合作伙伴和授权版权合作,为读者提供原创TXT下载。
本站所有电子书只有免费章节,如果你喜欢某本小说,请到合作的授权媒体网站付费阅读VIP全本电子书,本站鼓励购买正版小说,支持原作者的创作。
本站拒绝任何色情低俗小说,一经发现,请您用邮件联系我们,举报邮箱:txt8(at)txt8.net,我们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即刻删除!
txt小说下载吧永久域名:www.txt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