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txt小说下载吧加入"浏览器收藏夹",或者免费下载快捷方式到桌面,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小说下载吧!我知道了免费下载到桌面加入收藏夹
电子书阅读器下载txt小说下载吧把txt8保存到桌面最新推荐小说热门小说排行
网站地图网站地图1网站地图2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收回

目录

韩娱是一种病 连载中是由授权给www.txt8.net刊载,请支持原创、支持作者,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到授权方订阅VIP章节!

韩娱是一种病 连载中

相关Tags:txt8 作者:将先生 小说类别:校园




《韩娱是一种病》


第1章 她是谁?

readx;“你醒醒啊!”

“你别吓我!“

“你不能死!“

“……“

他挣扎着要睁开眼睛的时候,耳畔不断传来急促叫唤的声音,虽然他的脑袋有些迷糊,还是能听出来,那是个女人,一个声音很动听的女人,说的是英文。

随即他又听到了救护车的声音,从而分辨出自己此刻正在一辆救护车上。

而当他好不容易从半昏半醒中挣脱,继而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被送进了一家医院的手术室。

天花板上灿亮的灯光,一下子笼罩在他的全身,很刺眼,悲催的他不得不立刻重新闭上眼睛,接受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的救治。

足足过了一个小时,他才被推出手术室,送进了一间病房。

整个世界一下子安静了!

……

病房里,他睖睁着双眼,脑海中的思绪千丝万缕,纠缠在一起,他必须得趁着这安静的场合和独处的氛围,把它们稍微理顺一点。,

首先得从名字开始,他知道了,他现在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叫金竟成。

另外就是年纪了,他已经不再是三十二岁,而是变成了二十岁。

尽管他很不相信,但当他之前被送进手术室时,他就已经确定了,他重生了!

他本来是中华国一个三十二岁的大龄男青年,名叫黄成,名字很普通,正如他的出生很贫寒。他没上大学,二十五岁之前日子过得浑浑噩噩,算是个混混,可二十五岁之后,他突然觉悟,人生不该这样落寞潦倒。

凭借过人的智慧和艰苦的奋斗,短短几年,他就取得了一定成就,从一个混混,硬生生打拼成一个有点资产的小老板。

其实,让他觉悟的原因中,有一个比较重要的是,他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有足够的钱到韩国好好游玩一番,最好能见一些自己所喜爱的韩国明星,尤其是某些女明星。

是的,他是一个喜欢韩娱的人。

2015年的夏天,他三十二岁生日这天给自己放了假,到韩国展开为期一月的韩国之旅。

然而,生命跟他开了个可笑的玩笑,就在他生日这天,他刚刚抵达首尔的当天晚上,他在一家夜市吃完夜宵,准备回酒店的时候,突然遭遇几个混混的抢劫。

几个混混将他堵进了一条巷子。

他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主动将身上的钱给了对方,没想到对方得寸进尺,看出他是外国人,以为他性子软好欺负,竟想拿他玩乐,让他脱光衣服从他们的胯下钻过。

他顿时忍不住了,骨子里的血性被激发出来,当即跟对方进行了厮打,过程中,被对方中的某个人捅了一刀,这一刀捅在了他的胸口,直接就要了他的性命。

几个混混见势不妙,立刻吓跑了,徒留下他一人,砰然倒在陌生国度的陌生巷子里,极为不甘地闭上了眼睛,消逝了生机。

没想到的是,他竟然重生了。

非但重生了,且重生在了美国,更奇特的是,是十二年前的美国纽约。

……

2003年的某个夏日。

纽约。

今天晚上,一个女人正心事重重地在一条街旁散步,突然遭遇一群飞车党的拦截,对方来势汹汹,足足有十几个成年壮汉,看起来不像是寻常打劫,而像是有预谋似的。

正当飞车党准备将女人绑走时,年仅二十岁的金竟成意外路过,毫不犹豫展开了救援。

结果,在激烈的打斗过程中,金竟成被对方捅了好几刀,其中一刀命中要害。

金竟成就这样丧生,幸运的是,过程中金竟成给那女人制造了逃脱的机会,让她先跑了。

十分钟后,那女人带着一帮警察赶回现场,飞车党早跑了,徒留下已经死了的金竟成,孤零零一人躺在阴暗的街道旁。

就是在这时候,金竟成突然出现了新的生机。

死了的金竟成又重新活过来,只是,重活的已不是之前的他,而是重生在他体内的黄成。

随即,金竟成被抬上了救护车,那女人一直陪伴在他身边,因此才会出现之前的一幕。

……

“金竟成?这个名字我喜欢。“

病房里,金竟成不断嘀咕着这个名字,越是重复越喜欢,觉得这名字比他前世的那个黄成要好听很多,也多了一些内涵。

根据脑海里浮现出的讯息,他知道,“金”是姓氏,“竟成“源自于中华国的一句古代名句:有志者事竟成。意思是指有志向的人,做事终究会成功,告诉我们人生要自己去拼搏,去奋斗,在风雨中百折不挠勇往直前。

这讯息是“那个金竟成”留下的,“那个金竟成”虽然死了,可他的所有记忆和讯息,全都被现在的金竟成给继承了,另外,现在的金竟成,也保留着黄成的所有记忆和讯息。

不过,现在的金竟成,确实算是黄成,因为他的灵魂是黄成。

细想这些,金竟成又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了。

可不可思议的事情偏偏已经发生了。

金竟成抬起头,开始仔细打量眼前的病房,通过窗外泄露的月光和零碎的灯光,他发现这是一个非常豪华的单人病房。

继而他意识到,今夜“那个金竟成”所救的美国女人,身份一定不简单,至少有些资产,否则不会送他住如此奢侈的病房。

他突然有些好奇那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女人了。

这时,枕头下突然传来一阵铃声,是“那个金竟成”的手机,那个美国女人很细心,在他做手术时,她就已经特意将手机摆放在病房的枕头下,而且已经获取了号码。

金竟成拿出手机,是个破旧的摩托罗拉。

“你好?”金竟成接通电话,说的是英文,他前世可不精通英文,所仰仗的是“那个金竟成”的记忆和讯息。

“你好,你醒了吗?我没打扰到你吧?真抱歉,我知道这时候不该打电话来的,可我必须这么做。”

跟之前金竟成在救护车上隐约听到的声音一样,显得有些急促,却十分动听。

“没事,你今晚……嗯,没事吧?”金竟成突然觉得有点羞愧,今晚救这女人的明明是“那个金竟成”,为此连命都葬送了,如今这功劳貌似也要被他给继承了。

“我没事,真是太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今晚就是我的灾难日!之前我送你去医院时,你一直昏迷着,后来进了手术室,做完手术,医生又吩咐说你必须得休息,我才不好打扰,没能当面对你道谢。”

金竟成淡然说:“不用那么麻烦。”

“不,不是麻烦,是必须的,真的很感谢你。不过……不过得等以后有机会了,因为我现在正在飞机场,马上就要飞往洛杉矶,那边有工作等着我去处理。我知道现在我就消失显得很不道德,你一定很不高兴,可我真的有急事。”

金竟成“嗯“了声,内心确实有点小失望,却不是为了别的,而是很想见见这个女人。

“不过你放心,你住院的一切费用,我都已经包了,我已经付了一定的押金,如果还不够,到时医院会联系我的经纪人进行支付。“

金竟成再次“嗯“了声,关于这点,他没异议,不会好强的说不必了,“那个金竟成”还是个穷学生,可支付不起这种高级医院的费用,反过来,这女人肯定是个有钱人,因为她连经纪人都有。

“那就这样吧,我忙完这段时间的工作就会联系你,你这个手机号码不要换,免得到时我找不到你。”女人叮嘱说。

金竟成回应:“好的。”

“拜拜。谢谢。“

“拜拜。”

电话就这样挂断了。

金竟成突然恍悟到一件事,这女人有些资产,又有经纪人,且要去往拥有好莱坞的洛杉矶,而且听声音就很有艺人天赋,莫非她是个明星?

“她究竟是谁?以后我们真的会见面吗?”

重新望着窗口的月光,对比着偌大一个病房,耳边传来手机里的嘟嘟神,金竟成觉得有点儿空虚,可能是刚刚重生后还不太适应吧,不过从刚才这个通话来看,貌似他的适应能力还不错,毕竟这才刚开始,未来的路还长着呢。

金竟成不相信自己会那么倒霉,这重生的生命会再次横遭灾难?

如果真是这般,那他可真是太窝囊了。

“既然重生了,那就好好生一场吧,将前世里一些难以实现的心愿,都给实现了。”

金竟成轻声嘟哝了一句。

目光望向手中的手机,破旧的摩托罗拉,金竟成不禁想到,前世他二十余岁的时候,用的就是这种手机,可到了三十二岁时,这牌子早在他的国度里淘汰了,那时候可真是放眼世界各地,到处都疯长着“苹果”啊!

是的,淘汰!

他现在就是要淘汰掉前世的自己,开始更新这崭新的人生。

淘汰的是那些糟糕的部分,一些优良的,自然还是得搬过来。

……

半个月后,金竟成出院了,伤势基本痊愈,只是身上有几个刀疤,医生说了,其他几个刀疤都能在一段时间后消除,唯有胸口的一处,怕是这辈子都难以彻底抹去了。

金竟成记得,前世的他,也就是黄成,就是因为胸口被捅了一刀才丧命。

“也算是给自己留下一个念想和警醒吧。”

金竟成一边在心里告诉自己,一边坐车来到了纽约唐人街。

第2章 唐师父和季老头

readx;金竟成重生了,谁说不是呢?

谁能确切地说明这个世界上一定没有重生?

恰如谁都无法确切地说明历史这家伙究竟是多么善变!

1848年,两男一女乘坐“流浪之鹰”号帆船到达美国,这是最早移民美国的华人。

到1851年,移入美国的华人已达2.5万,这些先侨们在矿场、农场、雪茄厂做着美国白人不肯做的工作。

1880年美国发生经济危机,大批白人失业,华人却有工作,引起白人嫉恨,无端指责华人抢了他们的饭碗。由此,加利福尼亚州通过了《排华法案》,让华人迁移到东海岸,继而在1890年形成了唐人街。

唐人街,位于纽约市曼哈顿南端下城,距离市政府仅一箭之遥,与闻名世界的国际金融中心华尔街只有咫尺之遥,同时毗邻世界表演艺术中心的百老汇。

优越的地理位置,让唐人街在纽约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如今是2003年,纽约唐人街已扩展到四十余条街道,人口数十万,成为西半球海外华人的最大居住地和商业区。

住在这里,就像住在中华国大陆一样,中餐为主食,许多街口有中文报摊,开车可以听到中文广播,晚间可以看中文电视。

……

在一个街口,金竟成从出租车下车,然后步行。

没办法,这条街走动的人影实在太密集,车子很难开进来,纽约的出租车司机,也没几个愿意把车子开到这种地方。

根据脑海里的记忆和讯息,金竟成直接朝着街道尽头的一家武馆走去。

一边走着,他还不忘一边欣赏街上的风景,虽然“那个金竟成”给他留下了很多这方面的记忆,可就他本人而言,还是第一次亲身体验到这种环境。

真好!满大街大半都是黑头发黄皮肤的华人面孔。

街道两旁的商店,将近三分之一都是餐厅,另外有一些堆积如山的水果、药材、海鲜等摊位,卖百货的大婶和醒目的中文招牌混杂在一起……

这一切,金竟成都是那样熟悉,熟悉之中,油然而生了一种怀念的情怀,另外还有前世作为一个华人的骄傲,尤其是当他看到耸立在街道中间的一个高大的红色牌楼,牌楼上清清楚楚标明着“唐人街”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心里更是涌动出一股热血。

而今生的现在,他母亲是韩国人,他从小是在韩国长大的,跟那个有着五千年历史的国度似乎没什么关系了。

“那个金竟成“是从韩国到美国留学深造的,目前是纽约大学一名高才博士研究生,平日学业很繁重,只是眼下处于暑假期间,他才有了一些空闲时间。不过,他不愿浪费时间,而是利用这些时间,跟唐人街一家武馆的馆主学中华功夫。

馆主姓唐,会一些真功夫。一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跟唐馆主结识,唐馆主观察了一番他的筋骨,得知了他的大概身世后,便主动提出要做他师父,他自然巴不得,当场拜师了。

虽然才学了一年,可他已经学到了一些真功夫,否则那天晚上也不可能面对十几个凶残的飞车党,还能制造出机会让那女人逃脱。

“才学了一年就如此,如果让他再多学两年,那么那天晚上他自己岂不是也能逃脱了?如此的话,现在的我或许就不会存在了吧?”

“那个唐馆主还真是有些真本事,这样的真功夫高手,如今这世道已经不多了,不过在纽约华人街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出没,就不怎么大惊小怪了。”

如此想着的金竟成,已经走到了目标中的武馆前。

武馆的名字很普通,就叫“唐氏武馆”,恰如它的牌匾,只是一块陈旧的油漆木牌,悬挂在一个中华古典式院落外的大门上。

说是院落,其实这院子并不大,如果放在中华国,大致相当于农村里两家农户之家合并的面积,可在这里,已算是比较奢侈了。

虽然金竟成第一次来这里,可一点都不陌生。

院门是半掩着的,站在院门外,金竟成能听到里面有隐隐的打斗声。

轻轻推开院门,金竟成走了进去,随手又轻轻将院门从里面半掩了起来。

院子里,只有几个穿着练功服的人在练武,显得有点奚落,他们听到了金竟成的动静,纷纷转身瞥了金竟成一眼,认清来人后,便懒得理会了。

金竟成则主动朝他们微笑着打过招呼,朝着院子深处步行。

院子深处有一座住宅,住宅前有两个人影,一个是面相温和的中年男人,正是金竟成要找的唐馆主,也就是他的师父。此时,唐馆主正在观察院子里几个弟子的练武情况。

另一个是头发花白的老头,至少得有七十多岁了,老头拿着一把大剪刀,佝偻在走廊旁的一小块花池里修剪花草,样子看起来有些夕阳落寞的感觉。

“那个金竟成”对这老头不熟悉,只知道好像是武馆里的一个老佣人,姓季,每次他想要跟季老头主动打招呼,都被季老头故意忽略和避开了,季老头甚至都没看过他几眼,。

而现在,当金竟成走向唐馆主时,花池里的季老头竟突然回头盯了他一眼,让他心里有些疑惑,不过还是温和地打了招呼。

“你来啦。”唐馆主对金竟成招呼说。

“师父。”金竟成恭敬地喊了声,内心却有些紧张。

他这次来唐氏武馆,并非仅仅为了延续“那个金竟成”的生活,还带着私心。

他是想要学真功夫,前世的惨死,让他深刻认识到,一个人有一些身手,是一件多么有安全感和自豪感的事,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他不愿再重蹈覆辙。而且,根据他对未来的一些人生规划,很可能有需要用得到的地方。

除此之外,他也是想要来试探下,看看唐馆主能不能看出他的破绽,认出他不再是“那个金竟成”。“那个金竟成”性格有点孤僻,平日里密切往来的人不多,唐馆主算是一个,如果连唐馆主都辨认不出来,在金竟成想来,他这个金竟成算是能顺利做下去了。

结果还好,一番问候交谈过后,唐馆主没能发现破绽。其实这也是理所当然的,重生这种事太神奇,饶是唐馆主是个高手,也很难洞悉。

放松下来的金竟成,主动说:“师父,半个月前我发生了一件意外,受了伤,在医院里住了半个月,所以这段时间才没能来武馆。”

唐馆主疑惑:“发生了什么事?”

金竟成当即将自己被飞车党用刀子捅了的事说出。

唐馆主听完后说:“你练武时间不长,若是多练个几年,虽不至于神奇地能一下子对付十几个飞车党,逃脱的能力却是可以有的。”

金竟成赶忙说:“是的,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会更加努力地跟师父学武。”

唐馆主满意一笑:“光努力也不行,还得讲究一些技巧。嗯,中华功夫博大精深,你的功夫底子太薄,未来相信也没太多时间精研此道。不如这样吧,术业有专攻,从现在开始,你除了一些基本的体能训练,另外主要学一门功夫技艺。”

金竟成内心暗喜,他也有这个想法,确实,他对这个新生有着很多规划,不可能拿太多时间精力精研功夫之道,而他所求的,也不是要成为什么功夫大师,说得通俗些,就是想要快速提高自己的武力值,让自己的人身安全不会轻易受到他人的伤害。

“师父想让我学什么?”金竟成问。

唐馆主对此似乎早有酝酿,转身走进住宅去拿东西了。

趁着这个间隙,原本一直在附近默默修剪花草的季老头,突然转身对金竟成问了句:“你的生日是几月份?”

金竟成有些疑惑,一方面在于,不知道平日落寞冷漠的季老头,怎么突然问他这个问题,另一方面则因为,他前世出生在夏天,而今生所占据的这幅身体,则出生在十月份的秋天。

金竟成回应:“十月。”

季老头愣怔了一下,便重新转身,没再搭理金竟成了,弄得金竟成越发不解。

这时,唐馆主从住宅里走出,将一个小包裹递给了金竟成。

金竟成疑惑:“这是什么?”

唐馆主笑着说:“看了就知道了。”

金竟成打开包裹,瞥了一眼后,面露诧异:“难道师父让我学这个?“

唐馆主说:“这个是最适合你的。“

顿了顿,唐馆主突然肃穆地叮嘱:“不过切记,练它,防身为主,谨慎主攻!”

金竟成明白,这里的“主攻”,指的是主动攻击。

金竟成点头,他对唐馆主有种莫名的信任感,可能是“那个金竟成”遗传的。

金竟成随即要将小包裹还给唐馆主,被后者拦下,唐馆主说:“这一把是我祖上传下的,你收着吧,也算是我给你这个弟子的一件礼物。”

金竟成没再推辞,默默记住了这份恩情。

“你刚大病初愈,就多休息几天,调整好了再重新回到正轨,有时间就到武馆来练武。”唐馆主关心地说。

金竟成点点头,随即便走出了武馆,唐馆主则重新忙去了。

金竟成不知道的是,当他走出武馆时,花池里那个不起眼的季老头,悄悄盯了他的背影一眼,口中轻声嘀咕了一句:“分明是躁动之夏,怎么就成了秋呢?唉,多事之秋啊!”

第3章 天才和规划

readx;纽约大学,简称nyu,是一所私立研究性大学,是坐落在纽约心脏地带的世界顶尖名校,全美国境内规模最大的私立非盈利高等教育机构,在各类大学排名中均名列前茅。

早在前世,金竟成就对这所大学非常感兴趣,倒不是因为它出了数十位诺贝尔奖和普利策奖得住,而是因为它是全美大学中出奥斯卡金像奖得住最多的,此外还拥有多名艾美奖、托尼奖、麦克阿瑟奖、古根海姆奖得主。

纽约大学较为偏重人文艺术及社会学科,它培养出的名人,姑且不提包括小约翰-菲兹杰拉德-肯尼迪在内的众多政商大佬,单以文化艺术而言,就有马丁-斯科西斯、李桉、ladygaga等多位在世界产生过重要影响的人物。

当然,现在是2003年。

这一年,马丁-斯科西斯虽然已经是著名大导演了,可李桉还没有拍出两次让他拿下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导演的《断背山》和《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疯狂的gaga小姐更是还处于安静的无名期,让她一下子爆发的首张专辑《the-fame》还在她的脑子里蜷缩着……

……

离开唐人街唐氏武馆的金竟成,直接坐车来到了纽约大学。

这里是他目前留学深造的大学,他是该大学的一名高才博士研究生。

关于这点,也是他最为佩服“那个金竟成”的,想他才年仅二十,就已经成了纽约大学的一名博士研究生,真是非常了不起,不愧是高才生,也算天才了。

这也是金竟成最为庆幸的地方,因为这份天才和才学,现在被他给完全继承了。

更重要的是,所学的专业,也非常符合金竟成的胃口,是电影专业。

是的,金竟成深造的是电影专业,就读的是纽约大学下属的帝势艺术学院。

纽约大学帝势艺术学院,英文名称即tisch-school-of-the-arts。

它是世界电影教育最重要的基地之一,它的三栋主要建筑成为美国格林威治村的心脏,一直是艺术家和知识分子的精神家园,它有着年轻美国不多见的华丽的沧桑气息,流露着艺术家没有功成名就以前的情调,它教会学生如何利用移动影像制作出人们的五彩梦幻。

它的优秀毕业生奥利弗-斯通、亚历山大-鲍德温面对全世界,为电影和表演重新下了定义。它总是慷慨给予那些关注当代世界又具有创造力的艺术家和学者以最大的帮助。它为世界各地的学生搭建了完美的求学舞台。它是永恒的梦工厂。

它在光与影中创造艺术,由它创立的电影学派,将好莱坞商业电影和欧洲艺术电影完美融合,由它培育的电影大师,在导演、摄影和表演之间穿梭自如,在录音、灯光和剪辑领域完美表达。

好莱坞的导演之父马丁-斯科西斯,在这里完成了由年轻人到电影大师的蜕变。《哈利-波特》的导演克里斯-哥伦布,在这里积累了从零开始的电影资本。华裔导演李桉,在这里播下了跨越电影巅峰的理想。

“那个金竟成”非但是帝势艺术学院的博士研究生,同时还在另一个纽约大学下属学院兼修着一个硕士学位,这家学院便是斯特恩商学院。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英文名称即leonard-n.stern-school-of-business。它是一所扉名世界的著名商学院,也是世界上最古老和最具声望的商学院之一,聚集着世界最顶尖的商业人才,由于得到地灵人杰之助,其金融、营销等专业在众多大学中排名前十。

除了帝势艺术学院的博士研究生和斯特恩商学院的硕士研究生,“那个金竟成”还有一些特殊的喜好,比方说音乐,比方说文学,比方说演讲,等等。

很多人都有着自己的喜好,可只有极少数一部分人能把喜好发展成为特长,而“那个金竟成”就是其中之一。

即便是在高材生云集的纽约大学,他也绝对算是凤毛麟角的存在了。

现在,这一切的一切,都被现在的金竟成给完美继承了。

这可真是天大的幸事!

现在的金竟成,前世里没上过大学,当同龄的人在大学里学习快乐的时候,他却像个混混一样在外面的世界漂泊流离,日子过得浑浑噩噩,落寞潦倒。

前世里他就非常渴望能上大学,最渴望的就是艺术学院,而今生的现在,他的这个原本遥不可及的奢望,非但变成了现实,而且如此地完美!

……

纽约大学。

金竟成朝着自己的宿舍走去。

虽然现在是暑假时间,大学里来来往往的师生却很多,一部分学生的住所就在大学内或附近,还有一部分学生则是不希望浪费时间,竭尽所能想要多学些东西。

作为一个从韩国来留学的学子,“那个金竟成”即属于前者,也属于后者。暑假时间不短,可他除了愿意花费时间跟唐馆主学武外,其他时间都放在了学习中,这也是他为什么会如此出色的重要原因之一,如果光靠天才的天赋,是绝对不足以让他达到现在这种程度的。

这也是现在的金竟成非常欣赏他的一点。吝啬时间,重视学习,不断提升自己,从这一点而言,他们两个是相通的。

尤其是,现在的金竟成,经历过一次死亡和重生,更加深入体会到生命的难得和可贵,也就更加意识到时间的重要和宝贵。

走向宿舍楼的过程中,金竟成不断跟别人擦肩而过,其中不少人都认识他,知道他这个放眼整个纽约大学都赫赫有名的高才生,他认识的人却很少。

不过有一点他可以肯定,这些擦肩而过的大部分所谓陌生人,其中不少未来都可能是某个领域的高位者,而在这其中,又必定有一些会成为演艺明星或文化大师。

走在大学风景如画的校园内,就像是走在纽约重要商业街的十字路口一般,会听见许多不同的语言,感受到很多来自不同国度的风情人情。

约莫半个小时后,金竟成走进了他的宿舍楼,径直来到二楼的一间宿舍。

跟几乎所有大学一样,纽约大学的宿舍也分好几种,有单人宿舍,也有多人宿舍,多人宿舍中有二人宿舍、三人宿舍,也有六人宿舍。

金竟成所住的是一间三人宿舍。

原本,按照他所取得的学业成就,既是帝势艺术学院的博士研究生,又是斯特恩商学院的硕士研究生,完全可以单独住一间单人宿舍,且档次是纽约大学最高的。

原因只在于,当初“那个金竟成“给拒绝了,一方面是为了省钱,学校因此会减免他在其他方面的花费,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能多些时间跟两个好友相处。虽然他的性格有点孤僻,可还是有两个比较要好的朋友,一个叫何塞,一个叫托尼,也就是他的两个舍友。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什么样的人,往往结交的就是什么样的朋友,金竟成结交的这两个朋友也都不简单,都是纽约大学的高才生。

其中,何塞是法学院法律专业的博士研究生,托尼是计算机工程专业的博士研究生。

何塞今年三十岁,托尼二十五岁,从这个角度说,他们比二十岁就在深造一个博士和一个硕士的金竟成都要差一些,然而如果跟其他同类学子相比,他们绝对非常出色了。

金竟成走进宿舍的时候,何塞正在书桌上认真钻研一本厚厚的法律专著,托尼则歪躺在床铺上对着电脑上玩游戏。

这样的画面,金竟成的脑海中存了太多,见怪不怪,根据记忆和讯息,何塞是个性格有些古板却非常专业认真的人,而托尼是个喜欢玩乐却在专业方面非常聪明的人。

没办法,天才学子难免都有着自己的个性。

何塞淡淡瞥了金竟成一眼,便继续学习了,虽然显得有些冷漠,却是他打招呼的方式。

“嘿,半个月都没见你回来住了,是不是交了女朋友跑她那住了啊?“托尼则立刻兴奋起来,一下子从床上蹦起,跑到金竟成面前追问着。

金竟成淡然一笑:“没有的事,只是发生了一点意外。“

“意外?什么意外?你这么爱学习的人,半个月不回学校和宿舍,可真是前所未有的事啊!”托尼越发来劲了。

金竟成知道不能跟这家伙纠缠,否则一时间很难脱身,按照“那个金竟成”的惯性,懒得再搭理他,径直走到了自己的书桌前坐下。

托尼耸了耸肩,兴趣索然地回到床铺上继续玩电脑游戏了,一边玩着还一边对着金竟成和何塞抱怨着:“两个书呆子,真不会享受生活,学要学得踏实,可玩也要玩好呢。”

这话,金竟成和何塞都听到了,金竟成只是淡然一笑,何塞则干脆当成了耳旁风。

金竟成从抽屉里拿出一本旧的笔记本,这是“那个金竟成”的,里面记录了他对未来的一些人生规划。

金竟成粗略查看了一番,很多都符合他的追求,不过还是有一些与他的追求有所违背。

他将这本旧笔记本给收起,又重新从抽屉里拿出一本新笔记本,在封面背后写下了“金竟成”三个大字。

这还是他第一次写这个名字,有点新奇,有点激动,也有点憧憬。意味着,他在保留“那个金竟成”一些追求的基础上,同时要开始展开属于自己的人生规划。

成功人士的人生,都少不了需要规划的,虽然规划这东西显得有点虚,可对实践往往能起到导向和梳理的重要作用。

之前在医院住院的半个月里,金竟成就已经充分利用时间,规划了一些未来的人生,包括近期需要做的一些事情。

对着新笔记本略微沉思了一下,金竟成便在第一页上一连写下两个名词。

其中一个,是人的姓名,“mark-elliot-zuckerberg”,中文译名为“马克-扎克伯格”。

另外一个,是个商标,“facebook”。

第4章 约见马克-扎克伯格

readx;重生,是金竟成现在最大的优势,某个角度说,甚至比他继承了“那个金竟成”一切记忆和才学都要大。

金竟成自然不会浪费这优势,会好好利用起来。

不过利用也是有限制的,除了前世里金竟成非常熟悉的领域,想要利用到其他领域,往往很困难。因为不熟悉,很多东西他压根就不知道,比方说,前世里他从不买彩票甚至厌恶彩票,今生如果想要靠中彩票成为富豪,显然有些可笑。

而金竟成最熟悉的领域就是韩娱了,另外还涉及到其他一些文化娱乐方面的东西,再就是一些商业买卖。

当然,万事都不是绝对的,哪怕有些领域金竟成不熟悉,也可以进行变通利用。

比方说facebook,金竟成不可能不知道它,非但因为它是前世里最著名的社交网站,更因为它的神奇崛起过程,包括它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凭借超好的天才天赋和机遇机缘,成为了前世里全球最年轻的单身巨富,也是历来全球最年轻的自行创业亿万富豪。

然而现在,facebook还没有出现,马克-扎克伯格还在哈佛大学里郁郁寡欢地蜗居着,还没有正式展开他的神奇脸书之旅,甚至还没有从哈佛大学中途辍学。

这是金竟成的一个机会,也是他首先就想把握住的目标。

他知道金钱这东西的重要性,哪怕他未来的主要规划是在韩娱和娱乐方面,可如果没有雄厚的经济资本作为保障,饶是他是重生的特殊存在,很多理想抱负也无法实现。

可是怎么把握呢?

想到这里,金竟成忽然回头,打量了一眼宿舍里的何塞和托尼,眼底划过了一丝精明的亮光,像是一道矫捷的流星划过夜空,一道明媚的轨迹则在他的心里留下了痕迹。

两世为人的经历,让金竟成深深懂得一个道理,那就是,一个人的时间精力绝对是很有限的,哪怕他是个绝世天才。

所以,真正的高位者往往都懂得将个人的效率最大化,懂得用人,利用他人的各种天赋才能为自己的理想抱负服务。唯有这样的人,才可能成为真正的将军,否则即便再出色,也无非是士兵中的尖子兵罢了。

“何塞,托尼,你们过来一下,我有事找你们商量。”

当机立断,金竟成从书桌前转过身,郑重其事地对二人召唤道。

托尼立刻从床铺上蹦起,来到了金竟成身边。

何塞有些诧异,却也放下了手中的法律专著走了过来。

在一起生活了好几年,他们两个对金竟成庄重的样子不陌生,可这还是第一次见金竟成如此慎重地召唤他们,以至于心里都有些好奇和迷惑。

太熟悉了,一些不必要的客套,也就可以直接省略了。

金竟成直接切入正题:“我想请你们帮个忙,帮忙只是从我的角度而言,从你们的角度而言,或许这也是你们人生中最大的一次机遇……”

……

金竟成的三人宿舍包含了一个洗浴室,金竟成正在洗浴。

在此之前,金竟成耗费了两个小时,对何塞和托尼进行了关于facebook的解说,硬是凭借完美的规划、精彩的讲解和诱人的前程,打动了他们,让偏于古板的何塞和过于活泼的托尼,都接受了他的想法,答应跟他一起完成伟大的facebook蓝图。

洗浴室里有一面镜子,此时,沐浴完的金竟成正光着身子站在镜子前。

他在仔细打量镜子里的自己,一个光着的纯粹的自己。

这还是他重生以来第一次如此全面认真地打量自己这新生的身体。

身高不算太高,一米七八的样子,面容不算太帅,却绝对不差,算是比较俊朗,而且眉宇间渗透着一股寻常年轻人罕有的沉稳气质,或许是因为练武的缘故,不算太强壮的身材,却线条分明,一些恰到好处的肌肉暗藏劲力。

“不算极好的,却恰到好处!”

金竟成很满意自己的这幅样子,尤其是跟前世的他对比之后,更是感到一些兴奋。前世的他长相平庸,身高只有一米七出头,且身子骨有些娇弱。

“只剩下一年了,我一定要好好利用这一年在美国的时光,为未来打下坚实的基础。”金竟成轻声嘀咕着。

快捷键← 共251页 上一页1 2 3 4 5 6 7 8 9 10 ...251下一页 快捷键→

优秀作品推荐

本站已与17K小说网、书海小说网、飞库网、凤鸣轩、看书网等原创网站结为战略合作伙伴和授权版权合作,为读者提供原创TXT下载。
本站所有电子书只有免费章节,如果你喜欢某本小说,请到合作的授权媒体网站付费阅读VIP全本电子书,本站鼓励购买正版小说,支持原作者的创作。
本站拒绝任何色情低俗小说,一经发现,请您用邮件联系我们,举报邮箱:txt8(at)txt8.net,我们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即刻删除!
txt小说下载吧永久域名:www.txt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