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txt小说下载吧加入"浏览器收藏夹",或者免费下载快捷方式到桌面,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小说下载吧!我知道了免费下载到桌面加入收藏夹
电子书阅读器下载txt小说下载吧把txt8保存到桌面最新推荐小说热门小说排行
网站地图网站地图1网站地图2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收回

目录

超品透视 连载中是由授权给www.txt8.net刊载,请支持原创、支持作者,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到授权方订阅VIP章节!

超品透视 连载中

相关Tags:txt8 作者:李闲鱼 小说类别:校园




《超品透视》


0001章 天降横祸

“出事啦,出事啦!”

“夏雷被电弧光伤了眼睛!快救人啊!”

工地上有人惊呼,有人奔跑,还有人在着急地拨打着急救车的电话,整个场面乱成一团。

工地的焊接场地上,夏雷蜷缩成一团,左眼被电弧光烧黑了一圈,散发着焦臭的味道,血水和灰尘在他的脸上混成一团,给人一种惨不忍睹的景象。

“哎,年纪轻轻俊俊俏俏的一个娃,一只眼睛就这么报废了,真是可惜啊。”有人叹息。

“他家里还有一个考上大学的妹妹,他要是瞎了,他妹妹还怎么去上大学啊?”

“哎,夏雷这小伙子人挺好的,平时总抢着干活,待人也和气,这样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他的身上啊,真是老天不开眼啊。”

议论纷纷,很多人都在叹息。

夏雷的母亲早年病逝,五年前父亲又离奇失踪。那一年,他刚好考上京都大学,可是考虑到还在读初中的妹妹夏雪,他含着泪将录取通知书撕了。妹妹问他的时候,他说差几分没有考上。从那之后他便开始在工地上打工,只要能挣钱,他什么活都干。现在,妹妹夏雪也考上了京都大学,他却出了这样的祸事……

短暂的麻木之后,剧烈的疼痛席卷而来,夏雷的身体抽搐了起来,随后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耳边有人在呼喊他的名字,可他已经听不见这些声音了。他在黑暗里,感觉身体像是在一条河流漂浮着,浮浮沉沉,往着地狱的方向而去。

时间对于昏厥的人了来说是没有知觉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夏雷睁开了眼睛。他看到了一丝光亮,然后又看到了一张胖胖脸,那是他的发小马小安的脸。不过因为只能睁开一只右眼的原因,他看得不是很清楚,还有点重影的感觉。

“雷子,你醒啦?”马小安的声音里面充满了激动的意味。

“我这是在什么地方?”说话的时候夏雷一下子想到了什么,他跟着伸手去摸左眼。他的左眼上缠着纱布,一摸就火辣辣地疼。

马小安一把抓住了夏雷的手,“别着急,雷子,医生说了,你的左眼不一定会瞎。你好好治疗,一定会好的。”

“不一定?不一定是什么意思?”夏雷很着急,情绪也有些失控。

马小安欲言又止,他似乎知道一些情况,却又不敢说出来。

“你说啊!”夏雷更着急了。

这时从门口走进来一个中年男子,微胖的体型,一身名牌的西装,穿金戴银,很是阔气。他是建筑公司的老板,陈传虎。

看见陈传虎进来,马小安跟着让开了一些位置。

夏雷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打了一个招呼,“陈总,你怎么……”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陈传虎就打断了他的话,“夏雷,你是怎么搞的?烧了一台电焊机不说还烧了一台变压器,你知不知道一台电焊机加一台变压器要两万多元?这还不算,耽误了工期,这损失算谁的?”

一股怒火顿时蹿上了夏雷的心头,就在刚才他还以为陈传虎是来看望他的,却没想到这家伙是来算账的!

马小安也忍不住了,气愤地道:“姓陈的,你什么意思?啊?我朋友的一只眼睛有百分之九十的几率要瞎,你他妈的居然还来说这种话,你是不是人啊?”

这句话就像是一个炸雷在夏雷的脑袋里炸开,他整个人都懵了。

马小安忽然意识到他说漏了嘴,可说出去的话就像是泼出去的水怎么都收不回来了。他恨恨地看着陈传虎,这一切都怪他!

这时陈传虎却冷笑了一声,“他眼睛瞎了与我有什么关系?我们有雇佣的合同吗?没有吧?所以,你们就算是告到法院去我也不怕。”

夏雷已经被气得脸色铁青了,牙齿也咬得咕咕响。

陈传虎却还在火上浇油,“我是看在你小子可怜,所以才将你送到医院来的。住院费我交了一万,你什么时候医完就什么时候出院吧。另外我给你们留句话,这一万块钱算是了事的钱,不要再找我了,找我也没用。”

“混蛋!”马小安愤怒地道:“一只眼睛瞎了,你想用一万块钱就摆平吗?”

陈传虎抬手指着马小安的鼻子,一下子就翻脸了,“你小子少管这件事,你想找事的话老子奉陪!妈的,你也不打听打听我陈传虎是什么人,你再找事,老子分分钟废了你!”

就在这时夏雷忽然抓起床头柜上的水杯,一下子就砸了过去。

砰一声闷响,猝不及防之下陈传虎的脑袋顿时被砸了一条口子,腥红的血液流下来,眨眼就打湿了他的半张满是横肉的大脸。

“妈的!你竟敢打老子!”陈传虎暴跳如雷。

门口忽然冲进两个瘦高的小青年,纹身、耳钉,一眼就能看出是混社会的混子。

“给老子打!”陈传虎指着病床上的夏雷吼道。

两个小青年跟着就扑了上去。

马小安转身将夏雷挡在身后,两个小青年的拳头狠狠地落在了他的头上、背上。马小安咬着牙忍着,用他的身体保护着夏雷,同时也压着夏雷不让他冲动。

“你们干什么?”一个护士推着工具车出现在了门口,她愣了一下,跟着又尖叫道:“来人啊,打架啦!”

护士转身跑去叫保安。

“你小子给我等着!”陈传虎撂下一句狠话,转身就出了门。两个小青年也跟着他离开了。

马小安这才松开夏雷,他的头上已经冒起了好几个包,疼得他龇牙咧嘴的。

“为什么挡着我?”夏雷的情绪有些失控,他吼道:“我想弄死他!”

“弄死他?他烂人一个,你却还有妹妹要照顾。他酒色财气什么都享受了,你却连一天好日子都没过过,你划算吗?”马小安叹了一口气,“雷子,你冷静一点!”

夏雷其实不是一个冲动冒失的人,父母不在他的身边也让他养成了**和成熟的性格,可今天的情况确实太糟糕了,一想到他的眼睛有百分之九十几的几率会瞎掉,他就怎么也冷静不下来。

“对不起,小安……”夏雷想说什么却又没有说出来,他的心乱透了。

马小安拍了拍夏雷的肩膀,“跟我客气什么?换作是你,你也会为我这样做的。”

确实,马小安以前被人欺负的时候,夏雷总是不顾一切地冲上来保护他,为他出头。

“要我告诉小雪吗?”

“不,不要告诉她。”夏雷有些紧张地道:“她现在在学校给人补课,她要是知道了会着急的。”

“可是她总有一天会知道的啊。”

“到时候……”夏雷咬了咬嘴唇,到时候再说吧。”

这时护士带着保安走进了病房。保安向夏雷询问了一些情况,护士则替马小安处理了一下头上的伤口。片刻后护士和保安都离开了,这事也不了了之了。

马小安一直陪夏雷陪到夜里才离开医院,他走了之后,夏雷却怎么都睡不着。他想了很多很多。他想到了药费,想到了他的未来,还有他的妹妹夏雪和她那个上京都大学的梦。后来,倦意袭来,他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左眼开始发痒,他也醒转了过来。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瘙痒,痒得钻心,痒得要命。

夏雷叫了一声护士,护士却半响都没答应。他找到了床头上的呼叫器,按了一下,呼叫器却是坏的。

“倒霉,我要倒霉到什么时候啊?这又是一家什么破医院啊?”夏雷郁闷得很,他从床上爬了起来,小心翼翼地向门口走去。

他本来想出门去护士站的,可走到门边的时候他却停下了脚步。

“这里的医生和护士知道我没钱,再加上陈传虎白天那么一闹,他们更认定我交不起医药费了。我找他们检查和处理伤口,又是在深夜里,他们肯定不搭理我,没准还给我白眼受。算了,我再忍忍吧。”这么一想,他又倒转了过来。

卫生间的门是开着的,夏雷看到了镜子里面的自己。

他长得其实不赖,眉清目秀,颜值颇高。再加上一米八的身材,硬朗的身体曲线,他属于那种很阳光很帅气的小男人。可惜,这一切似乎就要离他而去了,如果左眼瞎了,脸上再留一块大疤痕,女人看见他都要远远地避开吧?

镜子中的自己让夏雷感到悲伤。

一阵瘙痒突然袭来,打断了夏雷的思绪,他的心里暗暗地琢磨着,“伤口发痒是伤口愈合的症状,可我白天才受的伤,怎么晚上就发痒了?不行,眼睛是我自己的眼睛,我得看看它现在是一个什么情况。”

夏雷进了卫生间,站在洗漱池前,面对着镜子,伸手解开了纱布的结头。

纱布一层层地揭落下来,最后一层纱布揭落之后夏雷看到了他的左眼,这一看,他顿时惊呆了。

他的左眼结着一层血疤,那血疤就像是凝固了的红色的胶水,面积有一片茶树叶那么大,将他的左眼糊得严严实实的。可诡异的是,就在他观察他的左眼的时候,他隐约觉得他的左眼的视线似乎穿透了那层厚实的血疤看到了卫生间里的灯光,只是很模糊而已。

“这……怎么可能?”夏雷顿时愣住了。

正常的情况下,他的左眼就算没有受伤,一块血疤糊住眼睛,他也没法看见任何东西啊,可现在他居然看见了光!

这是什么情况?

0002章 透视的能力

犹豫再三,夏雷最终还是伸手去抠了一下左眼上的血疤。他这一抠没把血疤抠下来,却抠出了一丝血丝。他被吓住了,不敢再冒然去抠那块糊住眼睛的血疤了。也就是这一抠,左眼不痒了,微微有些疼。

夏雷将纱布重新缠在了头上,然后回到了床上。他想了很多很多,直到凌晨一点才睡着。

一觉醒来已经是早晨八点多了,夏雷感觉他的左眼一点都不疼痛了,而且也没有半点别的不舒服的感觉。他又来到卫生间,照着镜子将头上的纱布取了下来。

镜子里,糊住眼睛的血疤已经变成了黑红色,也有些松动的迹象。可即便是这样,他依然觉得他能穿过那层不透光的血疤看到卫生间里的灯光。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夏雷忍不住心中的好奇,他又伸过手去,小心翼翼地抠动血疤。

这一次左眼没有流血,也不是很疼痛,他很轻松地就将血疤抠了下来。

血疤一落,光线进入眼帘,夏雷清晰地看见了镜子中的自己,他激动地握紧了拳头,“我的眼睛没瞎!我的眼睛没瞎!哈哈,我的眼睛没瞎!”

这时一个值班医生带着护士走进了病房,正好看见站在卫生间里手舞足蹈兴奋得很的夏雷。

“喂?你怎么把纱布解开了?”护士凶巴巴地道:“你这个人疯了吗?你不想要的眼睛了吗?”

夏雷却仿佛没有听见身后有人在说话。

“嘿!小伙子,你要是不遵医嘱的话,我们可以不收你。”值班医生的态度也很不友好,“你听见了吗?”

“算了,他的伤如果要治疗的话起码要二十万,他这样的人能拿得出这么大一笔钱吗?”护士冷嘲热讽地道。

夏雷转过了身去,两眼睁睁地看着护士与值班医生,咧嘴一笑,“你们这样的医院,我还不稀罕来呢,我要出院。”

值班医生和护士顿时愣在了当场,如遭雷击。尤其是那个值班医生,他其实已经断定夏雷的左眼是瞎定了,他说有机会复明,不过是想多赚些医药费而已。可是现在,夏雷正两眼睁睁地看着他!

恐怕只有上帝才能解释发生在夏雷身上的事情。

一个小时后夏雷离开了医院。陈传虎交的那一万块钱只用了一千,还剩九千,这笔钱自然也落入了他的腰包,算是补偿了。

室外的阳光刺眼,夏雷的左眼很不适应,他放弃了去找马小安的想法,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家里。

父母留下的房子不大,75平方,三室一厅,每个房间都小小的。家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家具和电器,家里的东西都有十几年或者几年的历史了,很陈旧。不过就是这些陈旧的东西总会给夏雷带来安宁的感觉,还有一些对父母的回忆。

回到家里,没有强烈的阳光,夏雷的左眼好受了一些。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感觉就像是做了一场奇怪的梦……”安静下来的时候,夏雷又开始思考着这个问题。

他想找到答案,可没有半点头绪。

“雷子,你在家吗?”楼下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夏雷的思绪顿时被拉回道了现实中来,他应了一声,然后来到了阳台上。

楼下一个年轻的女警正仰着头看着他,娟秀的脸蛋,丰满的身材,低开的领口里曝露出一抹雪白,有丘有沟,煞是诱人。这个女人名叫江如意,是一个文职女警,就住在楼下,即是邻居,又是小时候在一起玩泥巴捉迷藏的发小,所以关系一直很好。

“是如意呀,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夏雷笑着打了一个招呼。

“你能帮我换一下水桶吗?我手受了点伤,抱不动它。”江如意说。

“好的,我马上下来。”夏雷离开了阳台。

下了楼,一缕阳光突然照进了夏雷的左眼之中,那种感觉就像是一根针扎了一下。刺痛之下,左眼也黑了一下,看不见任何东西。夏雷的心中骤然紧张了起来,可没等他有任何动作,他的左眼忽然又恢复了光明。

就在这时,站在不远处的江如意突然被他的左眼“拉近”,她身上的衣物仿佛是通透的薄纱一般披在她的身上,以至于衣服下面的春光毫无遮掩地曝露在了他是视线之中。眨眼间,就连那层“通透的薄纱”也消失了,她完全赤果果地站在他的视线中。

纤腰翘臀,胸器惊人,还有让人忍不住要流鼻血的……从来没有见过女人身体的夏雷顿时呆住了,生理反应也嗖一下起来了。

夏雷的心中惊骇万分,“这、这是怎么回事?江如意明明是穿着衣服的,可在我的左眼里她的身上却没有衣服,难道是那电弧光的原因吗?一定是的!”

他的左眼被电弧光烧伤,医生断定他的左眼会失明,可他的左眼非但没有失明,反而得到了这种神奇的能力。现在看来,福祸相依,昨天他被电弧光烧伤看似是祸,其实是福!

“雷子,你没事吧?”江如意感到今天的夏雷很奇怪,尤其是他看她的眼神。

“呃?我没事。”夏雷显得很紧张。他一紧张,左眼之中的无衣的江如意便消失了。

“雷子,你今天怎么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呢?”江如意打趣地道:“告诉姐,是不是谈对象了?”

夏雷笑了一下,“你比我还小一个月,什么时候变成姐了?再说了,我这么穷,那个女人愿意跟我啊?”

江如意说道:“你可不要妄自菲薄,你人好,肯定有女人喜欢你的。”

说说笑笑,夏雷的心情也放松了下来,潜伏在心中的一个坏坏的念头忽然又冒了出来,结果江如意身上的衣服瞬间就被他的视线剥光了,赤果果地站在他的面前。这一次,更近的距离,他差点没把鼻血喷出来。他虽然没有流鼻血,但裤子的布料却显得紧张起来了。

接连两次的透视,夏雷也终于琢磨到一点规律了,那就是**是开启左眼能力的“开关”。只要他有透视某个目标的**,它的左眼就会开启透视的能力。

进了江如意的家,夏雷帮她换掉了饮水机上的水桶。很奇怪,他将水桶换抱到饮水机后脑袋便昏昏沉沉的,身上也仿佛被抽空了一样,软绵绵的缺少力气。

夏雷的心中暗暗地道:“突然感到又累又困,好像两天没吃饭和睡觉一样,这难道与我使用透视的能力有关?看来这种能力不能随便使用,我得有所节制才行。”

“雷子,我请你喝饮料。”江如意走了过来,将一听百事可乐递给了夏雷。

夏雷回头看着她,诡异的一幕发生了。他看到的是一个身穿红色比基尼的江如意,她浅笑盈盈,眼波流转,那媚态儿比之岛国爱情片里的女主演还要勾人。

“你……”夏雷顿时懵了。

“你干什么呢?拿着呀,可乐。”江如意将手中的可乐递给向了夏雷。

夏雷的视线又移落到了江如意的手上,他跟着退了一步,脸上满是惊悚的表情——他看到的不是一听可乐,而是一只安全套。

布料少得不能再少的比基尼,彩色包装的安全套,这明显不是真的,但在此刻的夏雷的眼睛里却又是真得不能再真的事物。而他不仅是看到了这样的幻象,他的脑海里也浮现出了一段让他分不清楚是真实还是虚幻的影像,在这段影像里,江如意撕开了那彩色的包装,温柔地为他戴上……

“雷子,你怎么啦?有什么问题吗?”江如意好奇地道。

江如意的声音将夏雷唤醒了过来,他使劲晃了一下脑袋,眼前的幻象这才消失。可他跟着又双脚一软,然后一个踉跄倒在了江如意的怀中。

江如意的胸怀很柔软,香香的,仿佛能容纳一切**的大海。

更糟糕的是倒在人家的怀中的时候,夏雷的嘴唇还贴在了江如意的脸颊上。香香的脸,嫩嫩的脸,感觉就像是香草味的奶油蛋糕。

江如意紧张得要死,脸也唰一下红透了。她下意识地往后退,可夏雷的身体跟着她往前倾,那该死的嘴唇所带来的感觉也更强烈!

“雷子,你干什么啊?”江如意恼了,慌了,腿也有些软了。

夏雷慌忙从江如意的怀里撑了起来,一脸臊红,“对不起,不好意思……绊了一下。”

“你故意的吧?雷子,是不是?”江如意瞪了夏雷一眼,那眼神里充满了娇啧与气恼。

夏雷慌忙退开,尴尬地道:“没,不是,那个……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他的心里其实已经很清楚了,使用透视能力会消耗大量的精神能量,所以他才会出现刚才那种诡异的幻觉。

“雷子,你今天好奇怪。”江如意并不满意夏雷的解释。

“如意,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回去了。嗯,下次要换水桶叫我一声就行。”夏雷不敢久待,转身离开。

“谢谢你,雷子。”江如意送夏雷出门。

夏雷笑着说道:“回去吧,不用送了,你跟我二十多年的交情了,客气什么呢?”

江如意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丝笑容,“我假装跟你客气不行吗?还有,我老早就想劝一下你了,去找一份正经工作吧,别去工地打工了,那不是长久的事情。”

夏雷苦笑着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谁不想过得更好?住舒适的大房子,开很好的车子,走哪都体体面面,受人尊敬,不受人白眼。这些都离不开钱,而夏雷最缺的就是钱。

“陈传虎交了一万块钱药费,我提前出院剩下了九千,这笔钱给妹妹交学费倒是够了,可她去京都读书,住宿费和生活费都得用钱,那笔开销更大,所以我得为她准备两万钱才行。还差一万一,怎么办?”一想到钱,夏雷的脑袋就疼。

不知不觉,夏雷走出了小区。

阳光洒落在他的身上,海珠市的街道上车来车往,陌生的人擦肩而过,一片匆忙的景象。

“对了,我现在有了透视的能力,我还需要去工地打工吗?我何不利用我的能力赚钱?我和妹妹一定会过得更好的!”想到这里,夏雷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海珠市南边的澳门的方向,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很大胆的计划。

绝品神医

###第1章高考落榜

“胡老师,高考成绩出来了吗?我来问问。”凌霄气喘吁吁地跑到了山坡上。

山坡上开满了菊花,金色的,白色的,红色的,紫色的,姹紫嫣红,整个一个花的海洋。

花多,蜜蜂和蝴蝶也多。

蜜蜂嗡嗡嗡,蝴蝶飞呀飞,忙着把花蜜采。

青春靓丽的胡琳正拿着一只数码相机,对着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拍照。

她仿佛没有听见凌霄的声音,连看都没有看凌霄一眼。

“胡老师……”凌霄很着急。

“嘘。”胡琳终于回头看了凌霄一眼,却嘘了凌霄一下。

凌霄眼巴巴地看着胡琳。

她的身上散发着青春的气息,诱人得很。

高三毕业,凌霄便已经是十八岁的成年人了。

其实胡琳也不大,今年刚满二十四岁,大学一毕业就自愿来神女山区支援山区的教育事业了。她人美,身材好,心地也善良,早就成了神女山十里八乡公认了的大美女。来她家提亲的媒婆几乎要把她家的门槛踩断了,可她一个都没有答应。

那只色彩斑斓的蝴蝶忽然从一朵菊花上飞了起来,不识趣地栖息到了凌霄的肩头上。

凌霄正要用手赶走它,追拍蝴蝶的胡琳却赶紧叫道:“不要,站着别动!”

凌霄老老实实地站着不动。

色彩斑斓的花蝴蝶也老老实实地栖息在凌霄的肩头,一动不动。

胡琳站着拍了一张,似乎不满意拍摄的角度,跟着蹲在了凌霄的面前,蹲拍凌霄肩头的花蝴蝶。

调皮的蝴蝶忽然从凌霄的肩头俯冲下来,栖落在了他的裤子上。

咔咔咔……

胡琳连拍三张。

因为紧张,凌霄颤了一下,蝴蝶受到惊吓振翅飞走了。

胡琳站了起来,一双美目发现了凌霄的变化,“那个……凌霄啊,你找老师有什么事吗?”

“胡老师,我是特意来问问高考成绩的。”凌霄说,尴尬得很。

“明天就张榜了。”胡琳说,斜眼瞄了一下凌霄。凌霄其实很帅气,一米八二的身高,眉目清秀,斯斯文文,看着感觉很阳光,很舒服。作为女人,她其实很喜欢凌霄这样的男生。

“我这不是着急吗,胡老师,我家没电脑,我也没手机,我查不到,不过我知道你一定知道,这不我就来问你了。”凌霄央求地道。

胡琳叹了一口气,“好吧,我可以提前告诉你,不过,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凌霄的心微微一沉,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你在三本录取线下,专科大学的录取线倒是过了,不过我不建议你去读啊,一来学费贵,二来将来毕业了也不好找工作。”

凌霄的心头仿佛缀着一块石头,沉甸甸的。

“凌霄,你也不必难过。你这个学生勤奋好学,就是家庭条件差一些,影响了你的学习。我建议你复读一年,以你的基础,你一定能上二本,运气好点的话甚至能上一本呢。”胡琳安慰地道:“我可以把你的情况跟学校反映一下,让学校免去你的学杂费,你看要得不?”

###第2章神医传承

听着胡琳的话,凌霄沉默不语。

他的家庭条件岂止是有些差,简直是差到极点了。他的父母双亡,他从初中时代就寄住在大伯凌满贵家里,受尽了白眼不说,还包干了大伯家的家务活。这样的环境,他怎么能安心学习呢?

“凌霄,你没事吧?你可不要想不开啊,读大学不是人生唯一的出路,以后你会明白的。”胡琳生怕凌霄想不开。

凌霄苦笑了一下,“胡老师,谢谢你,不过我自己的情况我很清楚。我高中三年,所用的学费全是我父母留给我的一笔遗产,现在用完了,就算学校不收我学杂费,我生活也要钱啊。另外,我寄居在我大伯家,我婶娘一早就放下了话,说只让我在她家住到十八岁,过了十八岁,我就得自己找地方住了。”

“要不,你到学校来住吧,生活上的问题,我可以帮助你。”胡琳说。

“不了,谢谢你胡老师,再见。”凌霄转身向山坡下跑去。

“喂!凌霄,你回来!凌霄?凌霄!”胡琳叫喊着。

凌霄头也不回,埋着头,继续向山下跑去。

跑呀跑呀,凌霄跑下了山坡,穿过聚居的神女村,又跑到了神女山脚下,沿着山脚下的一条羊肠小道向神女山上跑,跑不动了就爬。

“不就是没考上大学吗?比尔盖茨大学没毕业,却成了世界首富。在华国,很多亿万富翁才小学毕业。我不笨,要力气有力气,要时间有时间,我一定能用我的双手打拼出属于我的未来!”仰望着头顶的蓝天,凌霄在心里暗暗地道,字字铿锵有力。

不过情绪一激动,脚下一滑,一声惨叫摔了下去……

一路滚到山崖底,头部重重地撞在了一棵枯死的树干上,剧烈的震动和疼痛传来,他顿时昏厥了过去。

迷迷糊糊之中,他感到有一双手在压击他的胸膛,然后,又有一张嘴堵住了他的嘴,一口一口地往他的嘴里吹气。

湿润的嘴唇,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一定是胡琳老师找到了我……以后,说什么也要报答胡老师……”浑浑噩噩间,凌霄的脑子里一团乱糟糟的念头。

迷迷糊糊中,他似乎听到有人在耳边说话。

“贫道道号玄机子,江湖人称逍遥侠医,在世已经一百五十年了。便宜你小子了,你给贫道磕三个头,叫贫道一声师父,继承贫道的逍遥侠医的名号,继续锄强扶弱,悬壶济世,救苦救难,以拯救世界为己任……就把一身内力传给你!”

紧接着便产生了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一下子感觉像是在一张洒满精油的床上给他做按摩,酥酥麻麻,酥到了骨头里,麻到了心尖尖上。一下子又感觉像是浸泡在温泉之中,每一个毛孔都是舒畅的,安逸的。

“为师一身行侠仗义,悬壶济世,救苦救难,才有今日道行。为师之名号‘逍遥侠医’不容有半点玷污,你继承了为师一身内力,他日学有所长之时,一定要坚持正义,惩恶扬善,锄强扶弱。那些为害百姓的恶人奸商和贪官,你要出手惩戒。那些善良贫穷的百姓,你要帮助他们,解决他们的困难。为师给你定下了每日一小善,每月一大善的规矩,如若违背,阴阳戒就会惩罚你!”

接着凌霄便清醒了过来。

好奇怪的梦,凌霄暗叹一声,不过马上他脸色一变……

###第3章神奇的皇帝外经

凌霄赫然,他的右手上多了一枚漆黑的戒指。

难道,刚才发生的不是梦而是真的?

“师父!师父!”

可是,山林寂静,哪里还有玄机子的影子。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了就在一只黑色的包裹。

打开了包裹,里面放着一本线装书——《黄帝外经》。

《黄帝内经》举世闻名,但这《黄帝外经》……它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

下山的路分外轻松。

两三米高的岩石挡住了路,凌霄发现身体果真不一样了,只消双脚一蹬,他的身体嗖一下就跃过去了,轻松得很。

两三米宽的河流挡住了路,也只消纵身一跃,他就会像鸟一样飞过河流,潇洒得很。

等他回来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了,大伯凌满贵和大婶刘玉秀早睡了。

回到了后院杂屋里,关了门窗,开了灯,然后躺在床上看玄机子留下的那本《黄帝外经》。

《黄帝外经》分三篇。

第一篇,体术篇。拳法身法功法。

第二篇,医术篇。针灸、药方、内力疗法,各种神奇的医术!

第三篇,玄术篇。面相命理,风水气运。

看书看累了,凌霄又把玩起戴在他右手食指上神秘的黑色戒指来,不过这一玩,大变突生……

戒指非金非银也非玉,看上去就像是铁质,很普通。戒面上有阴阳混合的太极图案,虽然不明白其中的玄妙,但凌霄却觉得它很厉害很神秘的样子。

“这就是师父给我的阴阳戒吗?他说如果我不履行誓言,阴阳戒就会惩罚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哦?”凌霄虽然非常崇拜玄机子,可对阴阳戒的事情却是半信半疑的。

也倒是的,一枚戒指,它怎么能惩罚人呢?

忽然……

“哆哆……哆哆……好冷……我靠……真的会惩罚人啊……我不敢了……师父师父我错了……哆哆……”凌霄蜷缩在了床上,拉过被子盖在身上,可是还是冷。

冰冻惩罚足足持续了十多分钟才结束,凌霄的感觉就像是在北极待了一年那么漫长一样。有了这次经历,他再也不敢去取下戒指了。他还记起了玄机子临走之前对他的告诫,锄强扶弱,惩恶扬善,继承“逍遥侠医”的称号!

这一次惩罚之后,凌霄神困体乏,呼呼大睡了过去。

在梦里,他梦见了好多花蝴蝶,还有拿着数码相机拍照的胡琳老师。

喔喔喔!

一只大公鸡站在大瓦房上啼鸣了。

凌霄猛地惊醒过来。

窗外,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地上洒下了一片金色的光斑。

他看了一下手腕上的廉价的电子表,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

凌霄掀开被子,拨开四角裤,嘴角顿时浮出了一丝苦笑!

起了床,凌霄将《黄帝外经》贴身收藏好,然后将几件衣服和一些日常用品,比如牙膏牙刷什么的放进了书包里。他的家当实在是太少了,少到了几乎可以不收拾的程度。

临出门,凌霄回头看了一眼他住了五年的大瓦房,然后向大门走去。

###第4章冲突起,战斗力爆发

“新的生活就从今天开始,师父,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凌霄在心里对自己说。

前院里,“哟,这不是我们的大学生凌霄吗?去学校拿录取通知书吗?”刘玉秀挖苦地道。她没叫凌霄起来吃早饭,但她给大黄的这碗饭却就是凌霄的。

“婶。我没考上,昨天我就问胡琳老师了。”凌霄简单地应了一句。

“哼!我还以为我们凌家会出一个大学生呢,没想到你也是一个不中用的货,你婶我和你伯算是白养活你这么些年了。我就算喂大黄,它也会替我看门守院啊,你呢,你就吃白食。我告诉你,从今天起,你别在我们家住了,我们家没你住的地儿!”刘玉秀破口骂人。

“不用说了,大伯大婶,我今天就走了。”凌霄懒得跟刘玉秀说话,大步向外走去。

“走?走哪去?”凌满贵出声说话了,“我在工地上刚包了一些打石头的活,既然你以后不读书了,你就跟我去工地干活吧。你把手艺学好,以后也有个谋生的手艺。”

凌霄摇了摇头,“不了,我自己有打算。”

凌满贵忽地将手中的旱烟摔在了地上,“凌霄,你娃翅膀硬了是吧?老子今天告诉你,你娃今天要是走出这个家门,以后就别回来了!本来,我还看在你死去的爹妈的情分上,才让你跟我学石匠的手艺,去工地干活,你娃别不识好歹!”

跟他学石匠手艺?凌霄连一分钱工钱都拿不到。

凌满贵和刘玉秀打的主意是让凌霄成为他们家的长工,甚至是奴隶!

凌霄可没那么傻,他断然地道:“大伯,不必了,我有手有脚,我能养活我自己,你就不用操这个心了。”

留下这话,凌霄大步向门外走去。

“没出息的东西,回你那破屋去,饿死你!穷死你!”刘玉秀在后面破口骂道。

如果刘玉秀不是他婶娘,是长辈,凌霄真想给她一巴掌,打烂她的一张臭嘴。现在,就当是她是一条疯狗吧!

以后,有她后悔的!

然而,凌霄有一颗宽容的心,凌满贵却没有容人的肚量。他恼羞成怒地抓起墙角的铁铲,几步冲上来,照准凌霄的后脑勺便抽了过去。

听到脚步声和风声响,凌霄猛地转身,一拳轰向了铁铲。

哐当!

快捷键← 共543页 上一页1 2 3 4 5 6 7 8 9 10 ...543下一页 快捷键→

优秀作品推荐

本站已与17K小说网、书海小说网、飞库网、凤鸣轩、看书网等原创网站结为战略合作伙伴和授权版权合作,为读者提供原创TXT下载。
本站所有电子书只有免费章节,如果你喜欢某本小说,请到合作的授权媒体网站付费阅读VIP全本电子书,本站鼓励购买正版小说,支持原作者的创作。
本站拒绝任何色情低俗小说,一经发现,请您用邮件联系我们,举报邮箱:txt8(at)txt8.net,我们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即刻删除!
txt小说下载吧永久域名:www.txt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