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txt小说下载吧加入"浏览器收藏夹",或者免费下载快捷方式到桌面,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小说下载吧!我知道了免费下载到桌面加入收藏夹
电子书阅读器下载txt小说下载吧把txt8保存到桌面最新推荐小说热门小说排行
网站地图网站地图1网站地图2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收回

目录

娇妻太撩人:老婆,我要 已完结是由授权给www.txt8.net刊载,请支持原创、支持作者,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到授权方订阅VIP章节!

娇妻太撩人:老婆,我要 已完结

相关Tags:txt8 作者:云非非 小说类别:都市

--------------------------------
<娇妻太撩人:老婆,我要>
云非非

正文 第1章 明天离婚!

“啪!”

一声巨响在回荡在客厅。

“秦小北你真是出息,结婚四年什么都没捞到,甚至连面都没见过,人家现在要和你离婚了,我们秦家真是白养你了!”严肃的语气响起,伴随着一抹厌恶的情绪。

秦小北白皙的脸颊传来一股火辣辣的疼,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她自嘲一笑,看着面前打扮阔绰的贵妇。

“养我?秦家这么些年给了我什么?这个婚当初是你逼我嫁的,我可没愿意嫁!”

她是秦家私生女,四年前走投无路来到秦家,就被逼嫁给一个自己见都没见过的男人。

现在那个男人突然要跟自己离婚了,呵,秦家的麻烦就找来了。

贵妇不可置信的看着秦小北,脸色愠怒。

“你,你居然敢吼我,秦家没给你钱你养母早死了,离婚就离婚吧,看你这样子也捞不到人家什么,今晚凌家在御锦城有场宴会,这是请柬,灵峰集团的张总缺个女伴,你今晚去陪他,赶紧把这衣服换了!”

贵妇将自己手中的请柬和礼盒塞给她,语气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凭什么?”

秦小北简直想哭,凭什么要让她去当别人的女伴?那是女伴吗?明明是陪~床!

“哪有那么多凭什么?想想你的学业,你养母的医药费,这次你陪了张总,人家给几百万,我会安排你出国留学!”

江慧芳皱了皱眉,很不耐烦。

秦小北冷冷一笑,又是这个条件。

在秦家这几年,江慧芳一直以这个为要挟压迫她,带给她的只有无尽的羞辱,也只因为她是个私生女。

可这是秦小北的软肋,江慧芳屡试不爽。

“既然这样,我何必跟你做交易,还不如直接去找张总。”

以江慧芳贪图无利的性格,就算她依了她,还不知道事后要怎么苛刻自己。

“哼,没有我,你以为你能联系到张总?还不快去,想你的养母死在医院里吗?”

……

是夜,御锦城,杯觥交错。

凌家是d市有头有脸的大家庭,举办宴会自然有不少人捧场,据说今天是为凌家的宠女办生日宴会。

秦小北身着一袭黑色的晚礼服,衬得她身姿高挑,高贵优雅,纤细的身材被合身的黑裙勾勒的恰到好处,每一处都极尽诱惑。

她生来就是天生的衣架子,穿什么衣服都好看。

宴会厅里几乎人山人海,公子名媛们交谈甚欢,唯独她一人站在角落里。

手中拿着的是409房间的房卡。

秦小北心里仿佛堵着一座山一般,她真的要去陪张总吗?

张总的风流全市几乎家喻户晓,没想到她今天落到了这个地步。

先是被逼嫁人,和自己的丈夫结婚四年没见过面,对方的一席话,依旧深深埋在她脑海里。

“秦小北,你嫁给我可以,但是不配对外宣称自己的身份,你配不上我妻子的位子,也不会享受到应有的待遇!”

男人冰冷的话语从电话里传来,却让秦小北感觉到了无尽的羞辱。

四年后,他亦是一通电话通知自己,他们明天离婚!

正文 第2章 扑了个满怀

秦小北刚喝着手中的橙汁,就感觉头有些昏昏的,全身更是一点力气都没有,意识在不知觉间慢慢薄弱。

她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感觉头晕?

被下药了?

脑海里蹦出这几个字,让秦小北顿时一个激灵。

她真的被人下药了?江慧芳干的?

她这是要至她于死地吗?如果今天真被下药了,她这辈子就完了!

她才不要被那个张总侮辱!

秦小北看了一眼房卡,踉跄着脚步走进电梯里。

张总现在一定还在宴会厅,如果她现在进去,把门从里面反锁了,张总就进不去了,今晚也不会失了清白!

现在她只能在那个房间里避一避,若是在大街上晕倒了,她更加完蛋了。

想着走到4楼,她只能如此才能保住自己的清白,意识却越来越薄弱,只感觉全身开始燥热,无力,就连视线也渐渐模糊。

扶着墙壁走到她要来的房间门口,似乎听到电梯处几个男人欢声笑语的声音,笑声有些猥琐。

“张总,今晚约了哪个女孩儿啊?”

“这女孩儿其实我也不清楚,是江慧芳那个女人给我的,不说了,我要去看她来了没有!”张总哈哈大笑了两声,转身朝这边走来。

秦小北越来越着急,若是让他看到就惨了!

慌忙之下去开门,可发现房卡不管怎么刷门都不开,传出一声一声“滴滴”的电子警报声。

声音惊动了张总,张总抬头看了眼前的一幕,顿时眸光一亮。

张总向来好色,有钱有势,看到香艳的女人就扑,此时的秦小北穿着一身黑色的裙子,身体因为燥热不习惯的扭动着,脸色潮红,想推门却怎么都推不开,这种模样,几乎让张总欲罢不能。

想也没想的,直接扑上去,将秦小北抱了个满怀。

“美女这是要去哪儿啊,要不去我房间里玩会儿,我房间就在隔壁。”张总猥~琐的声音带着一抹奸笑。

听到这话,秦小北像是被人闷了一棍子,瞬间清醒过来。

这不是409?所以房门打不开?

“你滚开!别碰我!”秦小北恶寒的将张总推开,怎么办?她该怎么逃出这里?

秦小北反应过来,伸手摁着门铃,此时她只希望里面有人,能帮她一把。

“美女性子可真烈,我房间里还有一个女的,今晚你们两伺候我一个,伺候的我高兴了,你们要什么我给你们什么。”张总不放弃,又扑过来,大手在秦小北身上游走。

“呜呜,你别碰我,开门啊!”秦小北几乎被吓哭了,长这么大都没有如此害怕过,为什么里面的人还不开门?

“乖,跟我回我房间里,马上就让你爽个够!”

秦小北一遍一遍的摁着门铃,全身无力,却只能垂死挣扎。

门突然被打开,秦小北抬脚就朝张总腿间踢去,张总疼的放开她,秦小北如释重负般的直接往房间里跑。

男人阴沉着一张脸看着面前的情况,还未反应过来,就被面前的女人扑了个满怀。

正文 第3章 有了反应

男人俊美的眉心一拧,伸手拦住女人纤细的腰,身形微微一闪,才没被她直接扑倒。

秦小北更是感觉头一阵眩晕,及时伸手搂住男人的脖子,才没让自己摔倒,燥热的身子紧紧的贴在男人身上,竟一时舍不得松开。

好似抓住了一块冰块,缓解了体内炙热的感觉。

男人裸着上半身,只有下半身一条浴巾,此时秦小北整个人直接接触着他黄土般的肌肤。

“救我……”秦小北此时几乎没了意识,呢喃的说道,声音又似乎带着一股女人的娇羞,让男人忍不住喉咙一紧。

这个女人,被下药了?

张总吃痛的叫了一声,下体差点要废了,愤怒的起身看着房里的两人,冲进去抓人。

“放开她!那是我的女人!”

说着,伸手去抓秦小北的胳膊,竟被男人握住,用力一拧。

“到了本少爷的怀里,就是本少爷的女人,怎么,你有意见?我看你刚刚伤的不轻,还是先去医院看看,免得真的废了!”席钰寒冷笑着说道,语气伴随着王者般的气息,居高临下的看着张总。

话落,用力将张总甩开,一脸嫌弃。

张总狼狈的趴在地上,全身像是都骨折了一样,很痛,他自知这个男人一定不好惹。

“你,你等着,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张总丢下一句,狼狈的爬起来,起身离开。

“随意。”席钰寒轻笑,满不在乎,随手关掉门。

低头瞥了一眼身上的女子,她却像条章鱼一样扒在自己身上。

女子精致的五官带着一抹不情愿和娇羞,细嫩的脸蛋像火烧一般红彤彤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去咬一口。

身体更是燥热的不行,一身黑色的晚礼服因她身子的扭动显得有些衣衫不整,胸前露出一片白皙,却又若隐若现,诱惑到极致。

席钰寒深邃的眼眸泛起一抹不明的情愫,体内仿佛有一股热流往小腹上窜,他浓密的眉头微蹙。

“唔……好热……”秦小北难受的扭了扭身子,抱着他的手更紧了,像是抓住了一棵救命的稻草。

席钰寒身子一僵,下身一紧,该死,他居然有了反应!

“女人,你该放手了,滚出去!”席钰寒收起情绪,目光阴冷的睨着她,有些不耐烦。

“谢谢你……救我。”秦小北迷迷糊糊的像是有了些意识,吐出几个字,大脑却又被体内的那一股不知名的感觉吞噬,竟情不自禁的踮起脚尖吻上男人如冰般的脸颊!

席钰寒简直不敢想,这个女人居然敢强吻他!

可她却像没找对地方似的,在他英俊的脸颊上亲了两口,又移动,不等席钰寒做出任何反应,竟直接吻上他的唇。

“女人,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男人低魅的声音响起,带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狭长的眼眸眯起,正视着她,黑色的瞳孔布上一抹让人捉摸不透的情绪。

秦小北搓捻着他冰冷的薄唇,舍不得放开,“不知道……我好热……”

正文 第4章 好,我帮你

不知道?

席钰寒一脸黑线,这个胆大的女人!

“热?需不需要帮忙?”男人离开她的唇瓣,低沉的声音问道。

“嗯……”

“好,我帮你……”席钰寒丢下一句,伸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另一只手依旧护着她的要,攫住她的唇舌,轻佻开她的牙关,反客为主。

……

清晨,一抹阳光从窗户里射进来,洒落在女人娇美的容颜上。

女人紧闭着双眼,脸上的燥热已褪去,如雪的肌肤细嫩完美,小巧玲珑的面孔可爱至极。

秦小北受不了这强烈的光芒,不适应的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躺在浴缸里,

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她慌忙检查了一下,还好,里面的内衣还在。

可是这是什么情况?她怎么会躺在浴缸里?身上的衣服又是谁给她换掉的?

脑海里依稀记得她昨天被一个男人从张总手里救下,然后跟男人进了房间,好像还……主动吻了那个男人?

说的什么她记不得了,秦小北只感觉她完了。

动了动身子准备起身,却感觉全身酸痛的不行,好像被大卡车轧过一样。

她难道是,真的被人那个过了?

秦小北很恶趣味的检查自己的内裤,发现没有血,这才放下心来。

可是转而一想,她怎么可能还会有,早在四年前,提取卵~子的时候就没有了。

想到这里,秦小北心情顿时低落下来,今天是她和那个名义上的丈夫离婚的日子。

这是一件好事,她盼了很久,应该开心才对!

秦小北怀着心思走出浴室,刚打开浴室的门,却撞见一个身形修长的男人站在镜子前,换衣服!

他刚脱下身上的浴袍,拿起一件衬衣,还没来得及穿,却被秦小北撞了个正着。

秦小北脸色一红,想到昨晚的事更是害羞不已,想退回浴室,男人却已经发现了她。

“小姐喜欢偷窥?”男人慢条斯理的穿着衣服,身下只有一条内裤,几乎是全身****。

他看着镜中身后的人,菲薄的唇形冷冷一勾。

被他这么一说,秦小北脸颊更像是被火烧了一般。

“我,我才没有。”她慌忙解释,抬头正视镜子里的男人。

秦小北这才注意起他的样貌,昨天因为意识不清晰,根本没看清他长什么样。

男人五官清秀,深邃立体,是那种看一眼便无法忘记的深刻,此时他锐利的眼神也紧紧的盯着身后穿着浴袍的女人,嘴角勾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

秦小北看着他,只感觉心尖儿都在颤抖,她自认为自己是见过不少帅哥的,比如,她心里一直爱着的那个人。

可是面前的男人几乎帅的让人窒息,俊秀的五官透着一股君临天下的王者气息,又让人从内心里折服,被他这样看着,秦小北一时慌乱不已。

“小姐一大清早起来,就想勾引我?昨天晚上还没要够?”男人清冽的嗓音响起,听到秦小北耳朵里又像是带着一抹冷嘲热讽。

“自恋!昨晚是我失去意识,我对你没兴趣!”

正文 第5章 先生,请自重

席钰寒目光阴冷了几分,没兴趣?昨天是谁主动的?

他菲薄的红唇扬了扬,魅惑妖冶,深睨着面前的女人,缓缓走来。

“没兴趣?看来小姐是忘了昨晚的激、情?”席钰寒渐渐逼近,冰冷的眸底泛起一抹深不可测的笑。

秦小北被他逼得倚靠在浴室的门上,仿佛逃无可逃,面前这个男人,给她的第一感觉就是危险。

况且还是一个连裤子都没穿的男人!

他清冽的语气带着一丝性感,露骨的话语更是让秦小北脸红不已。

“你,你到底想干嘛?”秦小北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瞪着他。

“当然是让小姐回忆一下,你昨晚怎么对我感兴趣的。”席钰寒英俊脸贴近了几分,鼻息间全是秦小北身上特有的体香,仿佛能上瘾一般,竟让他一时难以自控。

连昨晚那种情况他都忍住了,却没想到看到这样的秦小北,他还是有了反应。

女人身上只穿着一件乳白色的浴袍,因为太过宽松,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

席钰寒眸光一紧,只感觉喉咙有些干燥。

被他这样盯着,秦小北感觉很不习惯,好像要被人看穿了一般。

“先生,请自重!”秦小北伸手抵着他的胸膛,席钰寒上身只披着一件白色的衬衫,精壮的麦色的胸膛展露在外,秦小北徒手触碰着他,他身上的炙热的肌肤像火烧一般,让秦小北脸色更红了。

席钰寒却突然伸手抓住她的手,往自己怀中一带,冰冷的薄唇在她红彤彤的脸上轻触碰而过,很想咬一口。

“你在暗示我昨晚不够自重?我若不自重你以为你今天还能起得来?”

“你……种马!”秦小北咬了咬牙,说完微微抬腿朝男人身下用力一踢。

“嘶……”席钰寒冷吸了一口气,忙得放开她,伸手捂着身下。

这个女人,胆子真的很大!

“你也可真舍得,还没享受过就敢下这么狠的毒手。”席钰寒不满的抱怨,脸色冰冷,眸底却泛着笑意。

秦小北微愣了一下,他那话是什么意思?没享受过,难道是说……

“你是说,我们昨晚,什么都没发生过?”秦小北转身看着他,语气有些欣喜,却见男人已经慢条斯理的在穿衣服了。

这人,正经起来让人根本看不出来他是禽兽,毕竟帅的人神共愤!

席钰寒闻言,挑了挑眉,目光带着一抹深意看着她,“小姐是想跟我发生点什么?不过你应该早说,我现在没时间了。”

他抬手看了看手表,一本正经的表情。

“谁想跟你发生点什么,自恋。”秦小北不再理他,扫视了一眼整个房间,都没看到她的衣服。

刚想问他,房门却突然被打开,从外面走来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身形颀长,长相俊朗。

“boss,东西拿来了。”男人朝席钰寒颔了颔首,语气恭敬。

“嗯,外面等我。”席钰寒接过计然手中的袋子,转身砸给秦小北,“你的衣服。”

秦小北愣了一会儿,抱着手中的衣服,咬了咬牙,看着他冷漠的脸,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情绪。

正文 第6章 根本配不上

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了,上一秒热情似火,下一秒却又这么冷漠,让秦小北感觉到他的侮辱。

可看着他给的衣服,秦小北还是很感激的。

“谢谢。”

席钰寒勾了勾唇,没说话,转身走出房间。

门外,计然见他出来,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的眼神看着他,“boss,你终于……走出处、男圈了?”

在计然眼里,席钰寒一直是禁欲系黄金单身汉,可今天早上听到boss打电话让他准备一件女人的衣服送过来,给他吓了一跳。

boss现在应该不是处了吧?他终于忍不住了!

席钰寒面色淡淡,波澜不惊,“很闲吗,离婚的事办的怎么样了?协议书送过去没?”

听他这么一说,计然脸色也严肃起来,颔了颔首,“今天就会送过去。”

“嗯,顺便把这个女人的资料给我。”

……

秦小北换下身上的浴袍,席钰寒给她的是一件白色的裙子,却很保守,素白色,又是秦小北喜欢的风格。

不过就是有些大了,大小不是很合身,这也证明,这男人没对自己做什么。

昨天晚上,应该什么都没发生吧?

这个男人她根本不知道是谁,也不想和他扯上关系,他给自己的第一感觉就是一个极其危险的男人。

强大的气场让人摸不透他的心思,这样的男人,是用来仰望的。

秦小北想到昨晚的事,脸上浮出一抹伤感,没有如江慧芳所愿,反而得罪了张总,江慧芳一定不会饶了自己,秦小北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也只有认命了!

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白色的裙子穿在她身上,衬得整个人清纯亮丽,秦小北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回到秦家,秦小北都不知道鼓了多大的勇气,家里江慧芳和秦家的千金秦思静正在吃早餐。

母女两人的欢声笑语因为秦小北的到来瞬间安静了。

两人齐齐看向秦小北,目光都不友善。

“你还好意思回来,昨天晚上都做了些什么?我让你去陪张总,你怎么把人也给得罪了?”刚进门,就被江慧芳枪林弹雨般招待。

秦小北表情淡淡,显然已经习惯了。

“哼,还换了一件这么漂亮的裙子,是哪个男人给你的,秦小北,真没看出来原来你是这样的女人啊。”秦思静走到她身边,摸了摸她身上的裙子,顿时尖叫了一声,“秦小北,你真有本事!这可是sn旗下的名牌,你凭什么穿这样的裙子?以你的身价,根本就配不上这条裙子,妈,你让她脱下来,我要这件裙子,看起来还是新的。”

sn是席氏集团旗下的一个品牌,席氏集团旗下公司遍地全球,掌握着东亚经济命脉,势力庞大,它旗下的产品自然是口碑最好,质量最佳,价格最高的,而不是普通人能用的起,别说秦家,就是整个d市,能买得起sn旗下产品的人少之又少。

秦小北愣了一下,她还没仔细观察过这是什么牌子的裙子。

那个人,真的有这么牛逼吗?

随随便便一件裙子,能让一个普通家庭过几辈子了!

“放手!”

正文 第7章 自生自灭

秦小北怒斥了一声,阴沉的目光看着秦思静。

她不是个好斗的人,喜欢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却不代表她能忍受她们一次一次过分的欺负!

每次看到好的,秦思静都会抢过来,她不想闹得难看,也不在乎那些价值上的东西,都会让给她。

可被逼急了,不是人人都能忍得住的。

听到秦小北的怒吼,秦思静着实被吓了一跳,这还是第一次,秦小北敢这种语气跟她说话!

“喂,你给我看清楚,这里是我家!你不过是一个私生女,有什么资格吼我,这件裙子穿在你身上也是糟蹋了,本就该给我!妈,你看她胆子越来越大了,昨天还惹怒了张总。”秦思静娇滴滴的走到江慧芳身边,看着秦小北的目光充满了鄙视。

提起这事,江慧芳更是一脸的怒意,她明明让秦小北去陪张总,谁知她不仅不陪,还踢了张总,把张总得罪了个彻底,现在人家张总却嚷嚷着让他们赔钱!

“秦小北,你这个败家女,给我滚出这个家,秦家没有你这个人,张总要的十万块钱的手术费你也付给他,从今天起不许再进秦家一步!滚出去!”

江慧芳推着她往外走,之前一直看在席家的面子上一直没赶她出门,她早就想把她赶出去了。

“妈,好歹让她先把裙子脱下来,那个裙子还是新的,sn的,我想要!”秦思静不放弃,她就是看中了那件裙子!

“对,你说得对。”江慧芳一听两眼冒光,sn的东西她一直想要,可是一辈子都买不起。

没想到这丫头还挺能耐的,到底勾搭上了哪个金主?

“小北,衣服脱下来!换件衣服滚出去!”江慧芳走到她面前就准备扒她身上的衣服。

秦小北立刻躲开她,目光里带着恨意看着她,“你有什么权利抢我的衣服,今天这衣服我就是不要了,也不会给你,我受够了!”

她真的受够了,同是秦家的女儿,就因为她是私生女,待遇却完全不同。

四年前被她们逼迫嫁给一个陌生的男人,昨天因为要离婚,她们又着急转手将她卖出去,而秦思静,却心安理得的享受着秦家千金的位置!

如果不是养母要住院,她要上学,她也不会这么寄人篱下。

江慧芳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却一点心疼也没有,“受够了就滚,我们秦家不养闲人!还有你养母的医药费,我今天也全都撤了,你就跟着你养母一起滚出去自生自灭吧!小三的女儿,根本不该活着!”

“你……”秦小北感觉到无尽的羞辱,眼泪不知何时涌上来,在眼眶里打转,她们实在太无情了。

……

秦小北仿佛失去了意识一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来的,身上的裙子也在母女两的逼迫下换了。

她不在乎那套裙子,她满脑子只想知道,她今后该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承担养母昂贵的医药费?

秦小北感觉像是失去了方向,完全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

正文 第8章 真是失败!

不知不觉来了酒吧,据说这里是发泄情绪最好的地方。

秦小北走到柜台前,叫调酒师给她拿来了最贵的酒。

秦小北曾经来过这里,那还是四年前,她结婚的日子。

她以前是有男朋友的,他们那么相爱,秦小北一直以为他会一直爱他,却没想到就是那一天,她失去了一切。

男友的背叛,江慧芳不经过她的同意给她签的契约婚约,就这么把她卖给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甚至秦小北根本就不知道那个男人姓甚名谁。

秦小北忍了,因为绝望,对什么都绝望了,唯一支撑着她的是她的梦想,是卧病在床的养母,她要完成自己的梦想,要治好卧病在床的养母。

这四年在秦家过得还算平静,因为结婚一事,江慧芳打消了利用她的念头,可昨天那个男人一个电话打过来,要跟她离婚,江慧芳一怒之下就要把她转手卖出去!

曾经的一幕幕涌进大脑里,秦小北却感觉心里撕心裂肺的疼着。

为什么,为什么都要抛弃她?

她最爱的妈妈,刚生下她没多久就去世了,把她抚养长大的养母,却在她十八岁时出了车祸,变成植物人,她相恋了多年的男友背叛她,一走就是四年。

现在,就连那个和她结婚的男人也要抛弃她。

秦小北,你还真是失败!

一杯酒下去,秦小北几乎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

刚想继续喝,只见两个身形高大的男人走过来,一脸正经的看着秦小北。

“秦小姐,真是让我们好找,居然在这里醉成这样,这是我们少爷给你的离婚协议书,你只要在上面签上你的名字就可以了。”

秦小北醉醺醺的抬头看着两人,离婚协议书几个字她还是听清了。

想到今天自己好像是要离婚,她才清醒了点儿。

“在哪签字?快给我。”她有些焦急,恨不得早点离婚,离婚了,她就自由了。

两个保镖没说话,将离婚协议书和笔递给她。

……

黑夜精灵,杯觥交错。

霓虹的灯光下,男人坐在沙发上,手中举着高脚杯,优雅的品酒。

男人深邃立体的面孔在灯光的照耀下披上一抹神秘,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如君王般高贵优雅的气质,举手投足之间风雅却不失威严的气场。

黑夜精灵是席钰寒离开中国以前开的一家酒吧,经常会来这里喝酒。

他刚坐下,几个保镖从外面走进来,将离婚协议书递给他。

“你们怎么在这里?那个女人在这儿?”席钰寒疑惑的皱了皱眉,眼里带着几分嘲讽。

“是的,boss,少夫人,哦不,那位小姐就在这里喝酒。”

“下去吧。”席钰寒只是淡淡的吩咐了一声,并没有多问,他对那个跟自己结婚四年的女人没兴趣。

黑夜精灵这种地方比较乱,那个女人敢来这里喝酒,想必也是常客,呵,他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女人。

这样的女人,根本不配嫁给他!

看了一眼离婚协议书上的名字,席钰寒大概第一天知道,跟他结婚四年没见过面的女人,叫什么名字了。

正文 第9章 喝酒?我喂你

喝了点酒,席钰寒就准备离开,却没想到路过吧台,听到一抹熟悉的声音。

快捷键← 共321页 上一页1 2 3 4 5 6 7 8 9 10 ...321下一页 快捷键→

优秀作品推荐

本站已与17K小说网、书海小说网、飞库网、凤鸣轩、看书网等原创网站结为战略合作伙伴和授权版权合作,为读者提供原创TXT下载。
本站所有电子书只有免费章节,如果你喜欢某本小说,请到合作的授权媒体网站付费阅读VIP全本电子书,本站鼓励购买正版小说,支持原作者的创作。
本站拒绝任何色情低俗小说,一经发现,请您用邮件联系我们,举报邮箱:txt8(at)txt8.net,我们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即刻删除!
txt小说下载吧永久域名:www.txt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