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txt小说下载吧加入"浏览器收藏夹",或者免费下载快捷方式到桌面,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小说下载吧!我知道了免费下载到桌面加入收藏夹
电子书阅读器下载txt小说下载吧把txt8保存到桌面最新推荐小说热门小说排行
网站地图网站地图1网站地图2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收回

目录

重生之富二代 连载中是由授权给www.txt8.net刊载,请支持原创、支持作者,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到授权方订阅VIP章节!

重生之富二代 连载中

相关Tags:txt8 作者:楚琴子 小说类别:都市




《重生之富二代》


第一章 活儿还是那么大

安全裤,安全裤,还是安全裤……

九月的海市,一号飞机场旁边的天桥下。

一个穿着破旧白的确良衬衫的年轻人,正躺在地上。他揉了揉朦朦胧胧、似睡非睡的猥琐眼,开始仰望天桥,意图寻觅一片可以慰藉心灵的美丽景,

特么的,刚才自己不是舒舒服服地坐在专机上,抚摸着美女沈瑶的36d,品尝着最昂贵的勃艮第红酒,在飞机震动的诱~惑下咱良哥也不忘来了一次空震。从米国震动到神州,对,似乎还对着自己手机镜头做的,以便申请一项吉尼斯纪录。

晦气!

怎么做着做着就躺在天桥下看安全裤了?

突然他义正言辞、慷慨激昂冲着桥上的人们大喊:“你说你们这些姑娘穿个短裙露个大~腿这多和谐啊,既能够让自己的幽谷来点光合作用又能够促进精神文明建设。可你们为什么偏要在里面还要穿个什么安全裤,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难道我们堂堂七尺男儿会偷看不成?”

看见姑娘们只是对他匆匆一瞥,或鄙夷,或可怜,或茫然……于是他只能气呼呼地说:“谁特么发明的安全裤,我一定要杀了他,不惜一切代价,甚至出动我整个黑夜之眸七级佣兵团。”

他骂骂喋喋,摇摇晃晃走了几步,抬头一看,不远处好像是一片火海,我擦,竟然白天也玩火?

走过去一看,原来是机场上一架飞机跟另一架飞机追尾了,他嘴角微微一扬,嘲笑起来:“这年头,怎么开飞机也像开小车一样,动不动就来个失联或追尾什么的。”

机场的另一边,几条人影飞逝,似乎还戴着灰太狼的面具,他们还扛走了一具灰太狼面具人的尸体。

那个自称良哥的年轻人,踉踉跄跄地向火海走去,满脸好奇,满脸疑惑。

大火一直在燃烧,燃烧中的飞机如凤凰涅槃一样,机场的周围却静悄悄的,死一般沉寂。

在火海的边缘处,年轻人看到了一个躺在地上的刚刚死去不久的漂亮女人,连死的姿势都那么美丽,已经没有呼吸的脸蛋都那么倾国倾城。

年轻人身心剧震,脸上刷地白了,差点儿摔倒。

“她怎么会死了呢?我的……沈瑶怎么会死了呢?刚才我们不是一直在空震吗,刚才她还说她太爽了,愿意跟我做到天荒地老,嘿嘿,也许自己在做一个噩梦!”年轻人喃喃道,掐了掐自己的脸,却是疼疼的。

良哥再把目光移了数十厘米,发现了一具身上满是伤口的死尸。他匍匐在地上,右手伸得老长老长,似乎在死之前想握住什么似的。

那只手的不远处是一只美轮美奂的玉手。

一切不言而喻!

这个男尸是谁呢,似乎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临死前上演了一段感天动地的凄美剧情。

良哥踢了一下男尸体,终于看到了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

啊!

他似乎看见鬼一样跳了起来,瞳孔一缩,张着嘴,怎么也叫不出来,甚至感觉连呼吸也停止了。

原来躺在地上的尸体是他自己楚良。

这怎么可能,一定在做梦!

刚才自己还和心爱的女人和所有的黑夜之眸兄弟在飞机上,刚才自己还有点小激动,离开了三年了,等会就要降落在神州大地,终于可以见到三年未见的老不死了……

楚良继续往下想的时候,头一阵欲裂的疼,只依稀记得火,大火,熊熊大火,似乎还有什么面具。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又颤颤抖抖地摸了摸自己的脸,一切都那么陌生,陌生到了一种无比清醒的程度,这眼前特么的一切真的……不像是一场噩梦!

我擦,这应该是重生的狗血片段,小说中猪脚重生时都是欣喜若狂的,而自己怎么一点高兴劲都没有呢,是不是仅仅因为自己的精神附在了一个近乎乞丐的身上呢?

痛,除了痛还是痛,他最爱的女人和十多个兄弟都走了,唯有他重生而已,他能不痛吗?

老天爷啊,为什么不安排一场……一场集体的重生呢!

当海市一号机场的周围充满警笛声的时候,脑袋疼痛不已的楚良毅然选择转身离开了这片火海。

自从到国外当了雇佣兵,他就习惯了很多很多的生死离别。今天即使看见自己的雇佣军团所有成员都死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死了,甚至看见自己死了。

他只能选择离开,离开不等于结束,而是另一种开始。

飞奔在黑暗中的楚良清晰地意识到,他现在最需要的不是别的,而是一面镜子。

风呼呼在他的耳边吹过,他感觉自己如腾云驾雾般一样,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他始终没有疲惫的感觉,但是他选择在一个广场边停了下来,因为这个广场的一角有一面镜子。

楚良有点战战兢兢走到那面镜子的面前。

镜子中~出现了一个穿着白的确良衬衫的陌生年轻人,年龄应该在二十五岁左右,差不多一米八的身高。长相呢,还算过得去,也许是某些花痴中的帅哥,就是眼神有点猥琐,有点儿吊儿郎当,一脸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

我的一脸纯良相呢,我的满脸英气呢……

楚良不敢再奢望什么了,轻轻摸了摸自己的下面,他有点满意地笑了,幸亏活儿还是那么大,这是确定自己重生之后唯一值得欣慰的事情。

楚良再摸了摸身上的口袋,翻出了一个破钱包,钱包的里面有一张银行卡,还有一百多块现金,还有……三张身份证。

对,是三张头像一模一样的身份证,这头像和镜子中的自己也是一模一样。

楚良又摸了摸这边的口袋,里面是一个黑乎乎的手机,诺基亚3230,一个手机店都不收购的旧手机;另外还有一包刚开的上好的黄鹤楼香烟,附加一个打火机。

楚良自嘲地笑了笑,草!肯定是个烟鬼,衣服那么破旧,香烟却是上等货不过,倒是挺合自己口味的。

楚良叼上一支香烟,啪的一声,香烟点燃了。

他深深吸了一口香烟,然后一口气用力呼了出去,眼前渐渐的迷茫了突然之间,自己的最爱的女人死了,突然之间,自己的十多个兄弟也死了,突然之间,自己多了三个名字。

萧正,李凡和刘良,最后一个名字还是挺不错的,起码跟自己原来的名字一样,都是一个良字。

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第二章 老不死

“最新消息,昨天在一号机场无端爆炸的飞机,机上人员全部死亡。有一男一女虽然逃出了飞机,但是最后也不能幸免。据官方可靠消息,逃出飞机外死亡的男子是楚氏家族的人,而那个女的则是他的女朋友沈瑶,有关后续的消息,请继续关注本台的报道……”

楚良昨晚随便在广场旁边一棵大树下的椅子一躺,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夜晚了,广场上的led显示器正播出了这样一条新闻。

听到自己死亡的消息,老不死会不会伤心呢?看来应该打个电话给他报个平安,虽然肉~身不是自己的,但是也算是一种新生。

“接下来是有关国际方面的消息,米国驻神州大使威廉姆斯昨天在回米国述职的途中,就在即将降落的时候遭遇劫机。所幸只有数十名人员受伤,至今没有接到死亡的名单,但是听说丢失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据米国国方的消息,此次劫机的主谋是经过易容的两男一女,极有可能是神州人。对此,神州方面表示绝壁不可能!”

卧~槽,这两男一女够牛逼的,就是应该给米国一点颜看看,别整天冒充世界警察到处晃。

如果能结识这两男一女的话,一定要和他们交个朋友,顺便邀请他们进咱良哥即将重新组建的佣兵团。

自古如此,英雄重英雄!

掏出诺基亚3230一看,差不多十一点了,广场上只剩下稀稀疏疏的人影,大多是成双成对的,或亲或搂或上下其手,很明显是恋爱中的男女。

九月的海市,夜风是爽爽的,尤其身边有佳人相伴的时候。

最终楚良下了一个决心,还是给老不死打一个电话。

“喂,哪位?”电话通了,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略带着悲伤。

“老……爸。”听到那悲伤声音,楚良再也叫不出老不死这三个字了,“是我啊!”

“你是……良儿?”电话里的声音充满了疑惑,下午刚刚亲手火化了的良儿怎么会来电话呢,难道是自己想儿子想过头了?

“老不死,是我,良儿啊!”楚良恢复了平时调侃的语气。

“你的生日是?”

“1990年元旦凌晨零点。”

楚良老爸的问法其实都很有讲究的,楚良的生日虽然是1990年元旦那天,但是很少人知道是凌晨零点。

“你小时候遭遇过最尴尬的事情?”

“我八岁那年没有敲门进入老爸的房间,正好看见你和妈妈光着身子在床上,传来一阵啪啪啪的声响……”

这等**之事,如非亲身经历,怎么会知道呢?

“你给老爸讲过的第一个笑话?”

“新任女朋友用手帮我撸,感觉很爽。我就问,手上功夫怎么那么好?女朋友说,熟能生巧嘛。我继续问,阅男无数?然后女朋友幽幽地回答,不是啦,我本来就是一个男的。哈哈。”

嘿嘿,这就是老子和儿子的秘密。

“良儿,你真的重生了?!哈哈……”电话那头响起了爽朗有力的声音,然后就是一阵开心的大笑。

重生,想不到老不死也知道这个词汇,看来平时闲得慌,也偷偷看起了玄幻小说了,不知道喜欢哪位大神的作品呢?

老湿,老羊,还是老楚呢?

“不过我的十多个兄弟,沈瑶和曾经那个楚良的仇,我必须亲手报。”楚良铿锵有力地说,毫无商量的余地。

“老爸懂你!”电话那头欣慰地笑笑,然后沉吟片刻语重心长地说,“良儿,你在国外的三年我们集团更加壮大了,你知道吗?”

“知道。”楚良斩钉截铁地回答,“我们集团的整体财力和实力不亚于很多中小国家,并且还一日千里地发展前进……”

“是的,我们公开的财产其实不足我们真实财产的百分之一,我们在世界各地不但有产业,而且还有我们自己的情报机构,甚至军火机构……老爸手下能人异士云集……”

“那些只是老爸的成就,老爸的传奇。我十八岁以后什么时候靠过老爸呢?”

……

接着是一阵沉默。

“真的需要帮忙的话,我会给老爸或李总管电话的。”最终楚良有点不忍心拒绝老爸的好意,毕竟他刚刚从悲痛中走出来。

“譬如说现在……”

“现在帮我查查一张银行卡的主人和密码。”

“好啊!”

电话那头的人又笑了,难得能为儿子做点事似乎为儿子做点事都要儿子的脸。呵呵。

挂了电话,楚良把银行卡的账号发了过去。

查一张银行卡的密码,对于绝大部分人都是办不到的事情,可是对于楚氏家族来说,完全是分分钟的事情。

过了两分钟,楚良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银行卡开户行,海市海滨路支行;银行卡密码888888;开户人:刘良。

哇塞,原来这个猥琐的家伙叫刘良,初看起来,那三张身份证都是假的,想不到这张刘良的身份证却是真的。

这不是说明刘良的身份证太假,而是说明另外两张身份证做的太真了,连自己这个称得上半个专家的人也蒙骗过关了。

关键的时候,另外两张身份也许能用上。

滴滴,又收到一条短信:刘良,绝密商业间谍,昨天同时出现在米国和海市。

滴滴,又收到了一条短信:此卡在前几天就被国家安全局冻结了,不过只要老爸交代一声,此卡分分钟可以解冻。

楚良摸了摸自己身上仅剩的一百多块,赶紧发了条信息过去:老不死的,那还不帮我把这张卡解冻了,这家伙身上只剩下一百多块啊。

此条消息没有马上回复,似乎楚良的老子在考虑什么。

楚良望了望手机,心头一颤,这个老不死的该不会以此来逼良为娼?

滴滴,又来信息,怕什么来什么:既然沈瑶已经身亡,节哀的同时,报仇的同时,你必须认真无比,慎重无比地考虑一下辜简。老爸极渴望抱孙子,你懂的。当然也没有逼你马上结婚,你可以去她的公司干上半年培养一下感情。进辜简的公司后告诉我,刘良的卡不但会马上解冻,而且老爸还会把你本来那张卡上的钱转给你。

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第三章 主播和国王外传

一双高跟鞋的声音在楚良身边的数十米外清脆地响起,击破了海市九月子夜的宁静。

从脚步的节奏可以判断,这是一位微醉的女人,从脚步的力度可以断定,这是一个有着一双美腿的女人。

只有一双拥用着黄金比例的美腿,才能走出圆润而不腻耳的音响,一种无须声张的厚实,一种陡峭的高度!

一个微醉的女人在半夜独自回家,一定是一个背后有着故事的女人。

且不管她背后的故事,现在她眼前的故事就骤然来临。

两个醉醺醺的染发青年拦住她的去路,霓虹灯下,两双醉眼毫无忌惮地在女人的美腿上上下巡视,仿佛早就把她全身脱光,然后又yy了一百遍。

“你……们想干什么,我家就在前面的小区,你们再不走我喊人了啊!”女人还算冷静,马上发出警告。

可是在她发出警告的同时,两个青年如饿虎扑食一样扑了上去,一个用手封住了女人的嘴,一个抱住女人的美腿用力往广场旁的小树林里拉去。

那个拉着女人美腿的青年,边拉着腿边迫不及待解自己的裤子,可惜裤子才解到一半。

“砰”“砰”两声,两个染发的青年只觉得身影一闪,连对方的脸都看不清楚,已经晕死了过去。

女人慌里慌张地爬了起来,由于惊吓过度,双膝一软,又坐在地上,满脸害怕和愤怒。

楚良扶起了女人,柔声说:“我送你回家。”

他的声音有点点沙哑,有点点粗犷,不算逆耳。

“谢谢你!”女人这才想起道谢,这个女人叫韩月。

楚良一手扶着韩月,一手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嘴角荡起微微的笑意,幸亏老天爷又给了自己一段狗血的桥段。现在就看这个女人有没有同情心了,不然自己今晚又要露宿街头了。

银行卡的确有一张,却还未解冻。身份证还有三张呢,就是人民币太少了,就一百多块而已。

到玫瑰园小区门口的时候,韩月轻轻挣脱了楚良的手,勉强站直娇躯,轻声说:“我已经到小区了,谢谢你!”

韩月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不用你送了。

韩月虽然年轻,但是也经常在网上看新闻,今天似乎还看到一则报道,某某人自己设计英雄救美的桥段,然后就充当一下英雄,然后……嘿嘿,骗财又骗。

当然这个世上还是存在英雄的,只是一个穿着破旧衣服的还挺帅气的男子真的会是英雄吗?如果是英雄,那猥琐的目光怎么总是有意无意往自己的大腿上溜来溜去呢……

关键是那两个强有力醉鬼,怎么那么不经打,“砰”“砰”两下就倒下了,并且倒下就不起了。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能看出来,应该是花钱请来的托儿,只是……那演技根本不入流。

“好事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我还是再送送。你看看那小区里面的树荫也是挺黑的……”楚良振振有词地说,一副如果我今晚不再送你一会,肯定担心得睡不着的样子。

“那……好。”韩月终究不忍心拒绝楚良的好意,心想,反正等会进了小区,即使他居心叵测,谅他也不敢乱来。

小区门口的保安正在打牌,他们看见韩月带着一个男子进来,也不多问,继续打自己的牌。

灯光下,韩月清纯的脸蛋让楚良微微一愕,如此一个清纯的妹纸竟然穿得那么艳丽,艳丽的裙子仿佛还在哭泣着刚才被酒溅污的历史。

她讲究是做什么职业的,刚才去做了什么事呢?

韩月呢,却只是看到了楚良干裂的嘴唇,还有破旧衣服上行匆匆的痕迹。

一会,他们到了电梯门口。

“谢谢你,要不要……上去喝杯水呢?”韩月习惯地说了一句普通朋友之间道别的用语。

是的,有时候邀请就是道别。除非是在男女约会之后,女的主动开口了,即使是弱弱的一句,就可以理解为一种暧昧的邀请。

“谢谢,我……正口渴得要命。”楚良马上有点恬不知耻地答应了韩月的“邀请”,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都干裂了,仿佛已经几天没有喝水了一样。

韩月暗暗翻了一个白眼,这男人是不是属……猴子的,给根杆就往上爬。

不过看他嘴唇干裂的样子却不是装的,无论偶遇还是设计好的巧遇,他毕竟是救了自己一回,不然自己才出狼窝,又入虎**。

韩月是一名主播,一名只混到底薪的主播。有人喜欢听,她就唱,有人愿意聊,她就聊的主播。

不是因为韩月长得不漂亮,也不是因为韩月歌喉不动听,主要是因为她太……一根筋了。

让她穿得露一点,她偏偏不配合,现在进直播室的有几个是专门来听歌的呢!

让她下班后应酬一下,她死活不去。

今晚她是在几个主播的陪同下去的ktv,她想反正有那么多人在,应该没事的,于是鼓足勇气去了,并且在几个女主播的怂恿下穿上了比较花艳的裙子。

出去应酬能干些什么呢,不外乎是唱歌跳舞和喝酒。包厢的里面除了主播就是几名男人,都是大叔模样的了,个个穿得人模狗样,一看就知道是没有深度的暴发户。

唱着,喝着,主播们慢慢少了。有的接个电话就没回来了,有的上个洗手间就不见了,有的没有任何理由,反正一眨眼就不见了。

差不多身边只剩下两名主播的时候,韩月才觉得情况有点不对,可是却尿急了,于是准备上个洗手间,然后走人。可是等她出来的时候,就剩下一个猥琐大叔和韩月自己了。

大叔眯眯的双眼停留在韩月的又长又白又陡峭的美腿上,单刀直入地说:“今晚只要你从了我,明天我马上去你的直播室开一个国王!”

开一个国王需要十二万,韩月马上可以得到一万的提成。这不但是金钱的诱惑,而且还是人气的诱惑,只要有国王的直播室,粉丝就会大涨,很多的粉丝并不是冲着主播来的,而是冲着土豪来的。

现在的社会谁不想多一个土豪朋友呢!

难道其他主播直播室里的国王就是那么来的?韩月愣了愣。

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第四章 第一烟

对于别的主播来说,大叔说的那句话绝对是致命的诱惑。

提成一万块啊,修个膜都够了,何况国王还能给直播室带来很多很多的正能量。

可是韩月根本无动于衷。

主播一直是她崇拜的职业,那是一种靠自己的歌声,靠自己的口才在娱乐星空中赢取一席之地的职业。

如此神圣的职业怎么能被肮脏的交易污染了呢?

韩月拼命地摇着头,无论别人是如何赢来国王的,她发誓自己一定要靠实力赢来国王。

她想夺门而出的时候,大叔却拦住的她的去路,醉醺醺地掏出手机,一副豁出去的表情:“马上开通两个国王,如何?”

两个国王要砸进去二十四万啊,包个一线明星过夜都够了,可是这位大叔就是喜欢韩月,喜欢她清纯的样子,魔鬼般的美腿。

在大叔的眼中,韩月就是天使和魔鬼的结合体。

很多很多人始终认为,什么都是可以等价交换的,清纯只是一种伪装,只要价钱到位了,就可以撕开一切的伪装。

在大叔以为肯定可以拿下韩月的时候,韩月还是拼命地摇头。

大叔暗暗想,真的有点想传说中的一根筋,还是先上了再说。

正当大叔准备强攻的时候,一个服务员不合时宜地推门进来,韩月瞄准这个机会冲出了包厢。刚刚走下出租车的她就遇到了两个醉汉子,然后楚良就出现了。

……

此刻,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气氛有点诡异。

“我叫楚良,今晚刚刚来到海市,想来找份工作,发现这里的人们其实都挺善良的,包括小偷。”楚良开口打破了宁静的尴尬。

“小偷也善良?”韩月暗暗翻了一个白眼,差点笑出来,这是什么类型的搭讪,不伦不类的。

“刚要下车发现自己的大行囊不见了,里面有我一切的家当,包括钱包和手机。后来找了很久,在好心人的提示下,在垃圾桶里找回了钱包,里面竟然还留着身份证和一百多块,包括这个诺基亚……后来一问附近的酒店,住一个晚上没有低于二百块的。”

“……”韩月只是腹黑起来,一见面哭穷,现在网络总是曝光,连乞丐都是假的,不知道什么才是真的。

“后来想了很久才领悟小偷的用意,留下的一百多块不是留给我住酒店的,而是……留给我买回程票的。”楚良不管韩月有没有搭理自己,继续唠叨起来,说完自嘲地笑笑。

“那你怎么不回去呢?”有点幽默细胞嘛,韩月的嘴角也微微一翘,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

“当时我也想马上回老家,可是又想起了俺爸总是跟我说的一句话,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楚良躇踌满志地说,“你说,我一个爷们,如果就那么回去,以后如何才能挺直腰板呢。”

电梯门开了,韩月走出电梯,来到2202的房门前,在身上摸索了一阵,好像忘记带钥匙了,然后有点着急地拿出手机打起了电话,电话嘟了好一会才接通。

“梦姐,你回来了吗?”

“我的大小姐啊,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打电话,明天姐有黑眼圈找你算账。”电话里头的梦姐睡意正浓,“不是跟你说过,我临时出差了,明天才回去。”

“我钥匙忘带了,进不了门啊。”

“那你找物业管理啊。”

“也忘带身份证了。”

“这倒成问题了……怎么办,让姐现在马上赶回去,也要明天早上才能到啊,不如先去住一个晚上酒店。”

……

楚良走到门口,摸了摸锁,几秒钟后锁就开了,他自己瞪大了眼睛,作为七级佣兵团团长功夫自然没得说,可是开锁的功夫咱良哥从来不屑一顾的,雇佣兵干的是杀人的活,又不是偷东西!

“喂,小妹,门好像没锁……”楚良只能搔搔头,一脸憨笑地说。

“臭丫头,你是不是带男人回去了,千万不许……”电话那头的梦姐似乎听到楚良的声音,马上冲着韩月发出警告,可是她还没说完,韩月就把电话挂了,“这个臭丫头,什么时候也学会了带男人回来了?”

韩月愣愣地走到自己的房门,一推,门真的开了。

不会进小偷了?蹭的一声,韩月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躲到楚良的身后。

女人永远是女人,男人永远是男人。

“没事,有良哥在呢,即使是善良的小偷,我也叫他有来无回。”楚良拍拍胸膛,挺直腰杆走了进去,开了灯。

这是一个两居室,客厅不大但是摆设挺温馨的。一个花瓶还插着几朵红玫瑰,给整个房间增添了不少浪漫的气氛。

“没小偷啊,如果真有,看见良哥来了,也早已经闻风丧胆,逃之夭夭了。”

“你就别吹了,如果你真是那么厉害,行囊怎么被人家偷了呢?”

自吹自擂可以,但别总是自吹自擂啊,站在楚良身后的韩月听不下去了。

“那什么,那是他们趁我进入美梦的时候,我做什么都挺专一的,包括睡觉。”楚良也意识到了自己好像吹过头了,忙转移话题,“先看看有没有不见什么珍贵的物件。”

韩月赶紧打开了所有的房间,打开了所有的灯,似乎不想让自己的房间里存在一点点的黑暗,哪怕是一点点的阴影。

耀眼的灯光照得楚良眯上了眼睛,他往沙发随便一坐,啪的一声点燃了一根烟,自顾自地抽了起来。

韩月像个侦查员一样,东看看西看看,东翻翻西翻翻,好像一点东西都没有少。连没喝完的半瓶可乐都在,电影中小偷进屋的话,会抓到什么就喝什么的,仿佛就如房间的主人一样。

怎么连钥匙也找不到,看来不是忘带了钥匙,而是钥匙在ktv的包厢里或在路上丢了,明天赶紧找个师傅换一把锁,不然……

“喂,怎么样,小妹。”楚良呼出一口烟,关心地问。

“谁叫喂啊,我叫韩月。”韩月看见楚良一副吊儿郎当的抽烟样子,心头就有点不爽。她和梦姐的合租的这套房子以来,还没有人在这儿抽过烟呢。

啪的一声,楚良在不问一声的情况下随意一点,也算是这套房子的第一烟了!

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第五章 孤男寡女

楚良虽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开了这把锁,但是却知道这把锁的的确确是自己开的。

难道现在自己的身体,以前也是一个善良的小偷专门开锁,悄悄看看美女们换换内衣洗洗澡,从不出声。嗯,从这具身体猥琐的眼神可以判断,他应该看过不少光溜溜的身体。

楚良搜索了一下自己的大脑,一切都是自己的回忆和记忆,一直到海市一号机场就有点断了片。

楚良在国外这三年闲暇的时候也看过不少神州的玄幻小说,不是穿越就是重生。对于一个无神论者的他,看后只是笑笑而过,暗暗说,网文嘛本来就是给人茶前饭后遣消的,何必那么认真的。

要不怎么会形成一种快餐文化呢。

楚良也知道这房子根本没有小偷进来,但是他不敢也不能阻止韩月的检查。

自己总不能对她说,门是咱良哥开的。

如果此言一出,韩月不马上报警才怪。

何况良哥心中还有一个大计未实现,那就是今晚如何才不会流浪街头,露宿于天地之间。

“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云鬟和玉臂之所以美丽,都是因为天上有一轮寒月!寒月,好名字!”当楚良听到她说出自己的芳名时,为了实现大计不得不放低姿态,说点好听的,话说女孩子都喜欢听好听的。

“不是寒月,是韩月,韩国的韩。”韩月翻了一个白眼,脸露鄙夷之。

草,想拍拍马屁不小心拍到了马腿上。

“韩国的韩更好,韩月,韩国的月亮,自古至今韩国盛产美女啊,相信那里的月亮一定更加圆!”楚良不得不继续拍一下,管他拍到哪里,即使是拍到马蹄上,也总比不拍好。

拍马屁其实是一种姿态,在很多时候实质的内容已经不重要了,关键是让别人看到你的态度。

从某个角度上看,楚良已经成功打进美女的家了,如果他是ktv大叔之流的人物,完全可以放高姿态,强势一点,何必拍韩月的马屁呢。

楚良现在大拍马屁,就是让韩月看到,自己就是刚刚到海市的异乡客,自己就是刚刚被偷了钱的流浪汉,自己就是人在囧途上。

自己救了韩月就是一种偶然,而不是一种设计。既然是一种偶尔,韩月就欠自己人情。

如此一个天大的人情,如果是在古代,可是经常……以身相许的。现在起码该收留自己一个晚上!

韩月呢,一个歌声不错,口才又不错的人,起码也算是半个文艺人了,或多或少应该可以体会到楚良的用心。

于是她微微一笑:“喝点什么?啤酒还是饮料?”

当韩月渐渐体会到楚良真的是偶尔的机会救了自己的时候,善良的她开始有点过意不去了,刚才还以为是他设计的桥段,自己是不是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不过,这个社会假的太多了,真的自然也变成假了,自己还是多防一手。

话说“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永远是真理。

“啤酒嘛,还是免了,以免酒后……嘿嘿。饮料又不健康,我还是喝杯白开水。然后我就走人,孤男寡女的,免得被你的邻居看到,说你什么闲话。”楚良继续放低姿态,处处为韩月着想。

楚良似乎从韩月的微笑中看到了她善良的一面,那么……善良的人们都有什么弱点呢?

为了住上一个晚上竟然动用了我七级佣兵团团长的军事智慧,是不是有点大材小用。

最好呢,能长久的住下来,这里不是三居室的吗,她住一间,那个梦姐住一间,另外一间应该等着招租?

楚南通过韩月刚才言行举止,已经断定她不是这儿的业主,因为她缺乏那种业主忘了带钥匙时的霸气。

“你带身份证了吗?”韩月递上一杯凉白开,冷不防地问。

“哦,有。真是感谢善良的小偷,不然在海市咱良哥就成了黑户的人了。”楚南边喝开水边拿出破钱包,此刻心头不禁咯噔一下,惨了,自己刚才好像跟她说自己叫楚良。

幸亏……三张身份证中,有一个叫刘良,他只能硬着头皮抽出了刘良的身份证。

“刘……良。”韩月脸微变,“你刚才不是说,你叫楚良吗?”

“哦,关于楚良和刘良的故事就关系到我爸妈的爱情故事了。”楚良脑筋一转,早就想好了对策,“我爸姓刘,我妈姓楚,我妈是个独生女。求婚前,我爸答应我妈以后的孩子姓楚,结婚后尤其生了我这个可爱的小子后,我爸就反悔了。良这个名字,我爸妈早就商议定的,但是在登记户口的时候,我爸偷偷将楚字改成了刘字。后来我妈知道了,大吵了一顿,又改不了了,但是在平时总是叫我楚良……”

楚良搔了搔头,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容。

“原来那么复杂啊!”韩月有点进入了故事的情节,也讪笑一下,“那我以后叫你什么呢?”

“随便你,不过家里人平时都叫我楚良,毕竟在生活中,我妈还是强势了点。我妈放出话了,我爸只要敢叫我一声刘良,我妈就不给我爸**……嘿嘿。话说女人总会有一招绝招,应该是这一招。”楚良说得像模像样。

韩月听得噗嗤一笑,一脸深信不疑的样子。

去,早知道自己有这样的天赋就不应该去混佣兵圈,而是去混演艺圈,一定可以拿个什么金鸡、金马奖。

不过这个辣妹也天真了点,这样就信了,幸亏是碰到良哥我,只是想混个住处而已,如果碰到别的什么人,也许今晚她可能就要人财两空了。

说完故事,楚良慢吞吞喝起了凉白开,仿佛品尝红酒一样,就差摆出摇一摇,闻一闻优雅的姿态了。

韩月却开始沉默了,似乎在欣赏楚良喝水的姿势,似乎在聆听深夜的宁静。

怎么还不开口留下俺呢?

楚良微微闭上了眼睛,他想让自己再冷静一点,再冷静一点,或许有更好的点子。

“如果等会他走出这个房门,走进电梯。我就留他住一个晚上,不然……”

谁,谁在说话?

楚良猛地睁开眼睛,韩月依然紧闭着双唇,根本没有说过话,也没有说话的意思。

快捷键← 共93页 上一页1 2 3 4 5 6 7 8 9 10 ...93下一页 快捷键→

优秀作品推荐

本站已与17K小说网、书海小说网、飞库网、凤鸣轩、看书网等原创网站结为战略合作伙伴和授权版权合作,为读者提供原创TXT下载。
本站所有电子书只有免费章节,如果你喜欢某本小说,请到合作的授权媒体网站付费阅读VIP全本电子书,本站鼓励购买正版小说,支持原作者的创作。
本站拒绝任何色情低俗小说,一经发现,请您用邮件联系我们,举报邮箱:txt8(at)txt8.net,我们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即刻删除!
txt小说下载吧永久域名:www.txt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