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txt小说下载吧加入"浏览器收藏夹",或者免费下载快捷方式到桌面,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小说下载吧!我知道了免费下载到桌面加入收藏夹
电子书阅读器下载txt小说下载吧把txt8保存到桌面最新推荐小说热门小说排行
网站地图网站地图1网站地图2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收回

目录

农家悍女 已完结是由授权给www.txt8.net刊载,请支持原创、支持作者,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到授权方订阅VIP章节!

农家悍女 已完结

相关Tags:txt8 作者:树上喵 小说类别:穿越

--------------------------------
农家悍女
树上喵

第1章 抓奸在床

“娘,你怎么又去河边洗衣服了?现在才初春的天气,河水都凉的很,你身子这么虚弱,这会儿子沾了寒气,病又要重了,”慕娘背着背篓,一进院子便看到了正在晾衣服的林氏,蹙着眉头上去接手。pbtxt.com 平板电子书林氏脸色有些苍白,看到慕娘的时候嘴角扯出一抹笑意:“没事儿,这几天我都好多了,总是看着你这么忙,我总在床上躺着也无聊。”

慕娘心知林氏是心疼她一个人挑起家里的重担,也不好多说什么,取下身上的背篓,扶着林氏往屋里走:“好了,等以后天气暖和了,你再去洗,现在还是不要占冷水了,不然犯了病,怕是又要麻烦了。”饭都没得吃了,哪儿来的钱买药?

林氏脸上的笑容滞了滞:“是我考虑的不周全了。”随即叹了口气:“都是我这病秧子拖累了。”

慕娘给林氏倒了碗水:“娘,你放心吧,咱们以后日子肯定会好起来的,您心态放宽些,这病也不至于这么难治。”

林氏只当是女儿安慰她说的好听的话,点头答应了。

慕娘转身出了屋子,走到小院子里,将自己刚刚采摘回来的一些野菜拿去厨房清洗干净,看着这破烂的茅草屋,慕娘发出了第三百二十六次叹息,这日子可怎么过?

三天前,她被教授抓去试验田里做苦工——松土,谁知一锄头下去,就锄到了这鸟不拉屎的破烂地儿,土坡村本来就是贫穷的乡村,他们家是穷人中的穷人!

林氏本是乔家的三房媳妇儿,原本因为生不出儿子而在家里备受排挤,结果两年前还“克死了”自己的相公,再加之她又是个病秧子,干不得活儿计,在婆婆李氏的眼里就是个吃白饭的寄生虫,便给她冠上了“扫把星”“克夫命”的名头,将她们孤儿寡母的赶了出来。

林氏名声毁尽了,又被赶出来,心里绝望,想要寻死,却还是为了这么一个女儿死命撑了下来,直到三天前,慕娘被推进了河里,呛死过去,醒来便换人了。

慕娘煮了锅野菜汤,还有几个黑面馍馍,这些东西最没营养,林氏这身子本来是当初生她的时候落下的病根儿,需要好好调养才好,天天吃这样的东西,能好才怪了!

看来她得想法子赚点钱了,不然总这么过下去也不是办法啊,那乔家也真是绝情,好歹是自己的亲儿媳和亲孙女儿,就这么赶出来,连点子米都不愿意给,想到乔老太太那刻薄尖酸的眼神,慕娘就全身起鸡皮疙瘩。

林氏一边吃着饭,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慕娘啊,你如今也十五了,过几天就是你生辰,姑娘家也该想想嫁人的事儿了。”

慕娘一口馍馍卡在喉头,差点儿呛死,连忙道:“娘,咱们如今这个状况,还想什么嫁人啊?”

“这哪里是想不想的问题?这事儿不能等,过了嫁人的好时间,熬成了老姑娘就难了,难不成你真想跟着我这病秧子熬一辈子?娘苦了大半辈子了,要是能看到你嫁个好人家,娘也安心了,”林氏语重心长道。

慕娘只觉得头疼,十五岁嫁人?这是猥亵幼童好嘛?

“好了,这事儿以后再说吧,”慕娘决定先忽悠过去。

林氏自然看的出来女儿的心思,叹着气摇了摇头,若是自己争点气,没被乔家赶出来,女儿的名声也不会被自己带的这么臭,凭着女儿的容貌和蕙质兰心,这会儿子指不定多少人求着娶她呢!

是夜,慕娘早早的就熟睡了过去,白天在山上忙了一整天,腰都快断了,这会儿子沾着枕头就睡的如同死猪一般了。

暗夜里,一道黑影极速降落,鹰一般的眸子谨慎的扫视着周围的环境,确定没了追杀的人,才稍稍收敛起浑身的杀气,一手捂着胸口,拖着沉重的步伐往前走着,胸口溢出的鲜血散发出浓重的腥味儿,抬眼看见一个小破茅屋,他敏锐的听觉捕捉到了屋内之人平处于睡眠状态,平稳的呼吸声,随即翻窗而入,尽管拖着沉重的身子,也没有发出一丝动静。

他需要一些可以止血的金疮药,他的伤口失血过多,若是不能及时包扎,只怕撑不下去,这屋里几乎没什么摆设,什么东西都一目了然,他一眼就看到角落里的一小瓶止血的药,解了自己的上衣,将药直接倒在了胸口狰狞的伤口上,一股钻心的刺痛触发着他的感官,他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月光透过窗户,洒落在他精壮的身躯上,勾勒出性感完美的线条,拿过绣篮里的一块白布,给自己的伤口包扎好,眸光扫过床上睡的正香的女子,没有做任何停留,捡起衣服就要走。

谁知刚刚走了一步,脑子便开始撕裂般的疼痛,俞泽一手捂住额头,痛苦的皱着眉头,随即只听见脑海里,像是“叮”的一声断线的声音,他的意识瞬间模糊了,两眼一闭,直接倒在了慕娘的床上。

次日,清晨。

慕娘揉了揉惺忪的眸子,缓缓睁开眼,入目的却是一个放大的俊颜,眨着天真无邪的眸子认真的注视着她,慕娘目光有些呆滞,眼睛往下一扫,鼻血都差点儿喷出来,这****的上身简直是魔鬼身材!

不过,现在是看身材的时候吗?

“啊!”慕娘一巴掌拍在男人脸上:“王八蛋,本姑娘的便宜也是你能占的?”

俞泽白皙的脸颊上瞬间映出一个五指山,委屈的捂着自己的脸蛋:“娘子好凶。”

慕娘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见屋外响起了林氏的声音:“慕娘,怎么了?”

慕娘脸色唰的就白了,一把捂住俞泽的嘴巴,对着外面故作镇定:“没事儿,我马上就起来了。”

“那我怎么听见你屋里有吵闹声呢?”林氏的声音越来越近,想必是正往这边走呢。

慕娘当即狠下心,对着面前不知真傻假傻的男人警告道:“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别出声!”

俞泽两眼泪汪汪的点了点头:“娘子还回来吗?”

慕娘瞪了他一眼,连忙随便捡了一件衣裳披在身上,走出屋子便看到林氏,连忙挡在门口,讪笑道:“娘,这么早,你怎么来了?”

林氏心里奇怪,却也顾不得这些了,拉着慕娘的手对着身后的婆子道:“您看看,这就是我闺女儿,您抽着空儿帮忙物色物色,看看有没有好人家。”

那婆子笑的格外灿烂:“放心吧,这姑娘生的也俊,再加上是我张老婆子帮忙搭线,肯定能找到好人家,觅得好夫婿!”

慕娘嘴角直抽,林氏的办事儿效率太快了吧,昨儿才说起的事儿,今儿就找了媒婆了!但这时候也不好争执什么了,现在这情况,她只想着赶紧把人打发走了,便连忙点了头:“那就有劳张婆婆费心了,您到那边屋里喝口茶吧。”

谁知话音刚落,便见俞泽光着膀子冲了出来,抓着慕娘的胳膊:“慕娘是我媳妇,凭什么嫁给别人!”

慕娘气的一个倒仰!

林氏和那张婆子吓的嘴唇哆嗦了半天,硬是没哆嗦出来一个字儿,慕娘讪讪的笑了笑,又笑了笑,她还是晕过去吧!

屋内,林氏靠在床上,语气虚弱,颤抖着手,指着俞泽:“慕娘,他,他到底是谁?”

俞泽缩了缩脖子,扯着慕娘的衣角不放手,慕娘心知这时候再多的解释都是无力的,具体什么情况她也不知道好嘛?

“娘,我也不太清楚,但你相信我,我真的和他没什么的!”

林氏无力的闭了闭眼:“我相信有什么用,村里人日后要怎么看你呢?张婆子这会儿子出去一传,全村都该知道了。”

慕娘心里火气蹭蹭蹭的往上窜,直接拽着俞泽就往屋外走,到了自己的屋里,才甩开他的手,厉声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我房里,为什么说是我相公?”

俞泽委屈的吸了吸鼻子:“我不知道,只是在一张床上睡觉的不都是夫妻吗?早上醒来睡在你身边,你肯定是我媳妇。”

“那你怎么进来的?”

俞泽摇了摇头,一副单纯无辜的样子,慕娘想打他都下不去手,咬了咬牙:“你真的不记得?”

俞泽小心翼翼的抓着她的衣角,瞪着纯真的大眼睛:“我真的不记得了,娘子,我早上不是故意不听你的话的,要不是以为你要嫁给别人,我肯定不会冲出去的,娘子,不要抛弃我好不好?”

慕娘抽了抽嘴角,这个男人,算是老天爷给她的补偿吗?

“哎哎哎,你知不知道乔家的三丫头,就是和她娘一起被赶出来的那个,竟然在屋子里藏了野男人,张婆子去他们家正好碰上了!”

“是啊,听说还赤身**的,啧啧,真不知羞耻,她娘这会儿子都该气死了。”

“天呐,这么大胆!小小年纪,就做出这等事来,真真儿的不知廉耻!”

村里七嘴八舌,流言迅速传播开来,没一会儿就传到了乔家,乔家老太太一向注重颜面,这会儿子听了这传言,气的脸都白了,大骂道:“这不知廉耻的小贱蹄子!竟然做出这等勾当,真是不要脸的下贱货!”

一旁的大房媳妇儿季氏连忙在一旁帮腔:“就是啊,村里人现在传来传去,还不是说的咱们乔家的家风不好,虽说她们母女被赶出了乔家,但到底是顶着乔家的儿媳和孙女儿的名头,大家伙儿骂起来,还不是带着咱们家一起骂。”

老太太闻言,“霍”的一声站了起来,尖着嗓子道:“反了,反了!这不知羞耻的贱人,都被赶出家门了,还如此猖狂,我今儿非得教训教训她去!”

乔老爷子乔大志更是气的吹胡子瞪眼,拍着桌子吼道:“那畜生不是我们乔家的!去告诉村里人她们娘俩的死活跟咱们没关系!”
------------

第2章 裤子也脱

出了这样的事儿,落在谁家算是谁家家门不幸,乔家这会儿子自然不愿意当这个冤大头了,只恨不得赶紧和慕娘断干净关系。

老太太直奔乔慕娘家而去,唯恐天下不乱的季氏连忙跟上,这种看热闹的好场景,她才不会错过,还不时的在老太太面前煽风点火,把老太太的火气浇的越发的浓烈。

慕娘从俞泽的嘴里实在是问不出什么名堂来,连名字都不记得,却见他胸口处有伤,而且包扎的布还是她绣篮里的,心里瞬间明朗了不少,这男人恐怕是受了重伤才晕死在她房里的,至于现在这情况,恐怕是伤了脑子,傻了!

慕娘估计,这男人现在恐怕只有五六岁的心智,因为他醒来第一眼就是看见的她,所以对她的依赖感尤其强烈,至于一个五六岁的小屁孩子为什么会如此坚持的喊她娘子,慕娘觉得很无力。

慕娘更无力的是,特么的这男人身上的衣服料子这么好,身上竟然只有二两银子!你特么的耍我了吧!

俞泽感受到慕娘愤恨的目光,委屈扯着她的衣角:“要不我把裤子也脱了给你翻翻看有没有银子?”

慕娘一脸黑线,从牙缝里挤出来三个字:“不,用,了。”

看着这高高壮壮的大男人眼睛水汪汪的委屈样儿,慕娘就有种虐待幼童的罪恶感,最终无力的叹了口气:“算了,好歹是一帅哥,你反正记不起来名字了,以后就叫二两吧。pbtxt.com 平板电子书”

俞泽俊逸的脸蛋上浮现出一股子嫌弃:“这名字不好听。”

慕娘一巴掌拍在他脑门儿上:“你身上要是有三两还不就可以好听点儿了?自己不争气,就叫这个!”

俞泽委屈的吸了吸鼻子,三两也不好听!

忽而听到外面一声尖锐的嗓音:“乔慕娘,你个不知羞耻的小贱蹄子,给我滚出来!”

乔慕娘眉头微蹙,这声音在记忆里很熟悉,可不就是乔老太太的声音吗?这会儿子找上门来,恐怕就是冲着她藏野男人的事儿来的了,慕娘对俞泽嘱咐了一声:“你在这儿呆着,别出去了,我去看看。”

谁知他死死的拽着她的衣角:“不!她在骂你,我要陪着你一起出去,我要保护娘子,不受欺负。”

虽然是孩子气的话,慕娘心里却生出几分感动,却还是笑道:“放心吧,还没谁敢欺负到我头上,你乖乖呆着。”

俞泽却丝毫不肯让步:“不!我要保护娘子!”

慕娘没法了,只好由着他了,刚刚推门出去,便看见了叉着腰站在他们院子里破口大骂的老太太。

那老太太见慕娘竟然恬不知耻的将那野男人给带到她面前来,那火气瞬间如同火山喷发,指着慕娘的鼻子就骂:“好你个不知羞耻的东西,外面的传言竟然是真的,小小年纪,就不甘寂寞,野男人都干带到家里来乱搞,简直是丢光了我们乔家的脸面!”

慕娘的神情却丝毫不为所动,嘴角扬起一个嘲讽的笑:“奶奶不是早在我娘亲重病之时就将我们母女赶出了乔家,这会儿子到认起亲戚来了。”

老太太愣了愣,一时间似乎没料到慕娘的反应会是这般,她以为以她那怯懦的性子,这会儿子应该吓的直哭才对,怎么这么一段时间没见,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呵!老太太您瞧瞧,简直是反了,这小贱蹄子这会儿子还理直气壮了,看来是丝毫不把您放在眼里了,”季氏语气尖酸刻薄。

这话无疑是给老太太打了一针激素,老太太的脸色瞬间变的铁青:“我们乔家确实没你这样伤风败俗的孙女儿!只是村里人嘴里骂起来还不是带着我们乔家骂?”

俞泽瞪着老太太:“你这个老巫婆,不许你这么骂她。”

老太太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做了见不得光的事儿,还不许人骂了,真是天大的笑话,这样下贱的货色,早该浸猪笼了事!”

俞泽气的脸都红了,正想冲上去便被慕娘拦了下来,慕娘转身便对着老太太道:“我做了什么样的事儿,该不该浸猪笼,也是由村里的里正说了算,如今我和乔家是没有半点关系的,就算要骂也轮不到你!至于村里人因为我怎么骂到了乔家,那又管我什么事儿?当初我娘病的那么重,乔家没施舍过一分一毫,任由我们自生自灭,村里人明里暗里怎么说乔家势利眼,乔家也都厚着脸皮当作没听见,这会儿子却又在乎起脸面来了!”

老太太闻言,老脸一红,当初的确是不想白养着这么一个病秧子儿媳才将她赶出来,村里人的闲言闲语也不少,这会儿子被慕娘提起来,只觉得脸面上过不去。

“娘,您就别怪慕娘了,她也不知情,事情根本不是别人传的那样,慕娘向来乖巧,她不是这样的人,”林氏不知什么时候也从床上下来了,扶着门艰难的站着,脸色越发的苍白了。

季氏冷笑一声:“她乖巧?弟妹你是糊涂了吧,你刚刚是没看到她对老太太用的什么态度!”

老太太脸色阴沉,看着季氏的眸光像是啐了毒一般:“就是你这扫把星,害的我们乔家没有安宁之日,你克死了我儿子,如今生的个女儿还败坏我们家风!我当初怎么看走了眼,选了你这么个倒霉儿媳!”

林氏渐渐垂下头去,眸子里的泪水倾泻而出,相公的死一直是她心里不可磨灭的痛楚,听着老太太这么说,心里只觉得委屈又心酸。

慕娘眸光一沉,声音稍显冷冽:“我爹爹是生了重病死的,和我娘没关系,你别给我娘乱扣帽子!你们乔家既然抛弃了我们孤儿寡母,就和我们再没关系,我们再怎么样,也轮不到你在这里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指手画脚!”

老太太气的气儿都快喘不过来了:“好啊!你这小贱蹄子真是要反了,现在竟然敢这么对我说话,我今儿非得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厉害!”

说着,便撸起袖子冲着慕娘扑过来,林氏见老太太要对慕娘动手,心里着急,连忙上前去拦,却被季氏一把推到了地上,季氏对着趴在地上大口喘气儿的林氏嗤笑道:“弟妹还是顾及着自己的身子吧,都要入土的人了,还这么多管闲事!”
------------

第3章 这是代价

慕娘见林氏摔了,脸色骤然沉了下来,一个闪身,侧身避过老太太的攻击,老太太到底没有慕娘那么灵活,一个重心不稳,直接扑到了地上,慕娘连忙去扶起林氏:“娘,你没事儿吧?脸色怎么这么差?”

林氏气息越发的紊乱,慕娘心里着急,让二两赶紧将林氏抱进屋里去,老太太摔了一跤,趴在地上就开始哭天抢地:“真是反了,反了!连我这老太婆都不放在眼里了,你这没脸的东西,我非得打死你不可!”

慕娘却像是没听见一般,只是冷眼瞪着季氏,季氏被慕娘这阴狠的眼神看的心里有些发怂,面上却还是不甘示弱,她才不信一个小丫头片子能对她怎么样,扬了扬头,高声道:“你瞪着我干嘛?你娘自己摔的,身子不好还非得出来乱晃,摔了也是自己活该!再说,像你娘那样的人,就算是摔死了也不足为惜······”

话还没说完,便听见“啪”的一声,慕娘一个巴掌甩在了季氏的脸上,冷声道:“这个巴掌,是你推了我娘的代价。”

季氏双目圆瞪,嗓音拔高了一倍:“你个小贱蹄子还敢打我?看我不打死你!”说着,抬手就要冲着慕娘扇去。

慕娘却一手敏捷的抓住了季氏扬起的手臂,反手又是一巴掌落在季氏的脸颊上:“这一巴掌,是你妄图还手的后果。”

季氏气红了眼,就要冲着慕娘扑过去,慕娘却一记擒拿手轻松的制住了她,抬手又是一巴掌:“这一巴掌,是你辱骂我和我娘的代价。/”

慕娘每次下手都特别狠,季氏的脸瞬间就肿了起来,自己在慕娘面前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一时间也吓到了,不敢再胡来,捂着脸连滚带爬的跑出了院子。

原本叫嚣着的老太太见季氏竟然丢下自己跑了,心里气的半死,慕娘一记冷眼扫过去,老太太顿时觉得吓的一个哆嗦,从地上爬了起来,重重的“哼”了一声,扭着肥硕的屁股灰溜溜的走了。

慕娘这才赶回屋里看看林氏的情况,却见林氏脸色煞白,躺在床上止不住的哭,俞泽呆呆的看着慕娘,不知道做什么好,慕娘叹了口气,做到床边给林氏顺气儿:“娘,我没受欺负,你放心吧,你看我不是好好儿的吗?你只管放宽心养病,这次的事情交给我解决就好了,不要想太多了,不然这身子真是好不了了。”

林氏哭着摇了摇头:“是我们母女两个命苦,只能遭受这些厄运,被乔家赶出来也就罢了,如今还让你摊上这等罪名,以后可怎么活?”

慕娘脸色一沉:“我从不觉得自己命苦,娘若是总用这么悲观的心态去面对这些事情,怕是大罗神仙都改不了您的命运。”

林氏没料到女儿突然有了这样的态度,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了,慕娘拿着帕子给林氏擦了擦眼泪,道:“娘,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说过我会解决一切的,而娘要做的,就是相信我,相信我们的未来,好好的养身子,怨天尤人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林氏的眼里浮现出一抹惭愧之色:“慕娘,是娘太悲观了,娘也是担心你·····”

慕娘笑了笑:“没事儿,娘,我不在乎这些所谓的名誉,咱们又不是金子,哪儿能人人都爱呢?旁人怎么说,也碍不了咱们,咱们只管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好了,至于他······”

慕娘看向一旁的二两,抿了抿唇:“就当捡了个便宜相公吧。”

林氏抬眼看了一眼二两,叹了口气:“娘原本还想给你物色个好人家,可如今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也只能嫁给他了,只是这孩子脑子有问题,连自己的家人都问不出来是谁,到底是要让你受苦了。”

慕娘笑了笑:“受不受苦的,等以后才知道,娘,你就安心养病吧,别胡思乱想了。”

林氏虚弱的点了点头,也不想再多说些无益的话来影响女儿心情了,女儿既然对生活有这么大的希望,她也不想打击她。

慕娘心里挺感动的,古人少有现代人那般豁达不注重名誉的心怀,林氏却并没有因此苛责她一句,反而担心着她会不会因此受影响,一个母亲,能够给自己的女儿这么多的信任,这重生一遭,也是值了。

慕娘给林氏盖好了被子,这才带着二两出来,去厨房做饭,二两凑上去问道:“娘子,娘是不是答应我当你相公了?我不傻,我以后肯定让娘子过好日子。”

慕娘轻声笑了出来,前世见多了虚情假意的男人,如今突然面对这么一张单纯执着的脸,反而觉得窝心:“对,你不傻,我等着你给我好日子,去,把院子里的柴给我劈了,这厨房小,咱们两个人挤不下。”

二两一听慕娘这话,心里顿时乐开了花,笑了起来:“好!我去劈柴,劈好多好多柴!”说着,便跑出去了。

慕娘看着这欢脱的背影,竟有种无语凝咽的感觉,莫名其妙的和这个傻子男人凑对儿了,真的好吗?

慕娘从水缸里舀了一勺水倒入锅里,盖上了锅盖,往灶膛里添了不少干柴,便回了自己的房间,拿了一把青铜的小钥匙,打开了最里面的陈旧的柜子,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一篮鸡蛋,一共才十个,记忆中,这篮鸡蛋是林氏攒下的,一直舍不得吃,是准备拿到镇上换了银子给她准备嫁妆的,现在这种情况,也没必要了。

慕娘拿了一个鸡蛋出来,又将剩下的鸡蛋原封不动的放回去,锁好,这篮鸡蛋现在是家里最值钱的东西了,她可不敢大意。

回到小厨房,锅里的水正好开了,打了鸡蛋,用竹筷迅速拌匀,又加了半勺盐,沿着碗沿将打好的鸡蛋在空中画着圈儿倒入沸水中,嫩黄的鸡蛋花迅速在锅中翻涌而出,慕娘咽了咽口水,又抓了一把洗干净的野菜放入锅中,又加了点盐,用锅铲在里面搅拌了一番,浓郁的香味儿就冲入鼻口。

这些日子总是野菜和黑面馍馍下饭,鸡蛋这样的美味根本就是妄想,慕娘将汤盛了起来,又拿了一个小碗装了一个黑面馍馍,端进了林氏的屋内。

林氏一见碗里飘着黄嫩嗯的蛋花,眉毛都皱成了麻花:“怎么把这鸡蛋煮了?我不过是气急了岔了气儿,缓缓就好了,哪里需要吃这宝贝东西。”
------------

第4章 让娘子看

慕娘将小木桌摆到了林氏的床上,将汤推到了林氏面前:“娘,现在咱们家有了上门女婿,自然用不着嫁妆了,这些鸡蛋留着也是留着,还不如给你补补身子,你现在身体这么虚弱,再不吃点儿有营养的,只怕撑不下去。”

林氏直接将这汤推到了慕娘面前:“我苦了大半辈子了,消受不起这样的好东西,既然嫁妆用不上了,还是给你吃了补身子吧,前些日子你掉水里,也没好好儿休养休养。”

慕娘直接板起了脸:“娘,您这病什么情况我还不知道吗?再这么拖下去,咱们请大夫的钱都不知道够买多少鸡蛋了,别执拗了,赶紧吃吧,以后这好东西多了去了,咱们不差这么一个鸡蛋。”

林氏听了女儿这话,不免叹了口气,只好乖乖的端起碗来喝了,不知为什么,女儿自从上次落水醒来好,性格变化了好多,似乎一夜之间长大了,这种长大连她都有些措手不及,但是这样强势有主见的女儿又着实让她安心不少。

慕娘这才心满意足的笑道:“娘,您现在就好好儿养身子,待会儿我去村里的陈代夫哪儿抓点药来,您天天配合着营养的饮食吃着,不出半年,这身子肯定能好利索了。”

林氏惊了一惊:“咱们家哪儿来的钱抓药啊?”

慕娘掂了掂兜里的二两银子,狡黠的笑道:“放心吧,我有钱。”

外屋里,在二两期待的目光下,慕娘一碗野菜汤放在他面前,外加半个黑面馍馍:“快吃,吃完了干活儿!”

二两的失落的看着慕娘:“娘子,你是不是没放油?”

慕娘一巴掌拍在桌上,碗里的汤汁溅了一溅,从牙缝里挤出来两个字儿:“快!吃!”毁了她的清誉,还在这里蹭吃蹭喝就算了,还敢挑三拣四?!

二两只好老实的吃了起来,慕娘也端起野菜汤开吃,二两实在想不通的是,这汤这么难吃,为什么娘子能吃的这么津津有味儿?

慕娘和二两吃过了饭,便往村里的陈大夫家去了

“陈大夫,我给我娘抓点儿药,”慕娘按着脑海里的记忆跟陈大夫打着招呼。

陈大夫脸色微变,想必是听闻了慕娘的传言,语气都带着一股子不屑:“你娘又发病了?是被你气的?”

慕娘也不恼,村里就这么一个大夫,得罪了对她没好处,只笑着拉过二两道:“哪里的事儿呢,这是我相公。”

二两乐呵呵的笑了起来:“你好。”

陈大夫惊讶道:“你什么时候嫁的人?土坡村就这么大,村里哪家办个喜事儿村里早该传遍了。”

慕娘故作难色的笑了笑:“原先是不愿意往外面传的,毕竟不是什么好亲事。”说着,便看了一眼正傻笑着的二两。

陈大夫这才仔细的观察了这个男人,惊道:“他是个·······”

慕娘沉痛的点了点头:“而且他不喜欢热闹,人多了还喜欢发病,成亲的事儿就只在我家拜了堂,我原先想着先瞒上几日,谁知·······今儿早上传出这样的事儿来,也是我思虑不周了。”

陈大夫摸着胡子点了点头:“原来如此,倒是我错怪你了。”

慕娘笑道:“哪里的话,陈大夫医者仁心,刚正不阿,对待这种败坏道德的事情自然应该看不起。”

这一番马屁拍的十分响亮,陈大夫笑的十分爽快:“果然是个懂事的丫头。”

二两在一旁插着话:“她不是丫头,是我娘子。”

陈大夫尴尬的点了点头,随即看向慕娘的目光中带了一抹同情之色。

慕娘这才将话题拉了回来:“陈大夫帮我娘开几幅安神调息的药吧。”

“好,你娘这病啊,一则是当初生产是落下的病根儿,但多半还是心病,你且让她好好儿凝神静养,不然这药也白吃了。”陈大夫一边抓药一边说着。

慕娘应了下来,随即拉着二两行至陈大夫的跟前:“您也帮他看看伤口吧。”

陈大夫笑道:“好,让他到那边坐下先。”

慕娘将二两按在了椅子上:“你乖乖把衣服脱了让大夫给你看伤,听话点,我在外面等你。”

二两却一把拉住慕娘的手:“我不,我只在娘子面前脱衣服,娘子别丢下我。”

陈大夫一听这话,老脸都红了一片,不自在的咳嗽了几声,慕娘对着陈大夫尴尬的笑了笑,随即瞪着二两道:“给我老老实实的让大夫给你看伤,不然我不要你了。”

二两委屈的死拽着慕娘的衣服不撒手:“我不,娘子不要抛弃我。”

慕娘只好放柔了态度:“乖,你现在好好儿听话,晚上我给你**蛋羹吃好不好?”

二两在听到鸡蛋羹三个字时,眼睛瞬间一亮,慕娘正要趁机抽身离去,却不料这小子反应极快,立马就拽的死死的:“我不要鸡蛋羹,我要娘子!”

陈大夫一脸尴尬,心想这傻子真的是病的不轻,慕娘恼火的瞪着二两,谁知他现在竟然不怕了,目光坚决的看着慕娘,慕娘没法子,只好道:“好,我不走,你把衣服脱了给大夫看看,你伤口只是止住了血,没有好好的治疗,都要化脓了,要是恶化了岂不麻烦了?”

二两这才答应了,麻利的脱了上衣,露出精壮结实的上身,陈大夫倒是大吃一惊,没想到这看上去瘦瘦的傻子身上这么结实。

慕娘心里啧啧道,暴殄天物啊,这么好的料子,偏偏是个傻子,老天爷这是耍她了吧!

陈大夫很快就回了神,将目光落在了二两胸口处伤口上,剪开了已经泛血了的绷带,皱着眉头道:“这伤口都裂开了这么多,怎么也不注意点?”

慕娘看着绷带上的这大片血迹也是一惊,早上还是好好儿的,想必是上午裂开的,皱着眉头道:“你伤口都裂开了,怎么也不喊疼?没感觉吗?”

二两皱着脸:“疼,好疼。”但是不想喊,只是潜意识里告诉他,不用喊。

慕娘眸中浮现出一抹心疼,摸了摸他的头:“乖,以后哪里疼了就要告诉我,不然伤口恶化了怎么办?”
------------

第5章 因为你傻

二两听话的点了点头:“好,我一定告诉娘子。”

陈大夫看着二两胸前狰狞的伤口,脸色变的沉重起来:“这是剑伤。”对于这些小老百姓而言,使用刀剑的人,能是什么善茬儿?

慕娘连忙道:“昨天我带着他到城里玩,得罪了城里的贵公子,那贵公子心下大怒就拿剑刺了他一剑,我也是吓坏了,大夫还要不要紧?”

陈大夫的脸色这才好了点儿,摸着胡子道:“这伤口很深,差点儿刺中要害,好在及时止血,总算是没什么大事儿,这傻小子福气也不浅哪,我给他上点药,你以后每天给他换一次药。”

慕娘抹了把汗,总算是遮过去了:“好,有劳了。”

陈大夫给重新包扎好了伤口,给了慕娘一个小瓷瓶儿:“记得,一天换一次药,不要碰水,不然伤口容易化脓。”

慕娘点了点头,给二两穿好了衣裳。

“还有,”陈大夫不自在的握拳在唇边轻咳两声:“虽然是新婚燕尔,但也要节制些,房事先缓缓,容易扯裂伤口。”

慕娘差点被一口口水呛死,心知陈大夫是误会了,干笑了两声,艰难的扯了扯嘴角:“好。”

二两凑过脑袋,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娘子,什么是房事啊?为什么要节制啊?”

慕娘脸颊烧红一片,一巴掌拍在他脑门儿上:“因为你太傻!”

陈大夫心里唏嘘,多好的姑娘,本来跟着自己的娘亲受这等罪已经是不幸,偏偏还嫁了个傻子,这辈子,算是完了。

慕娘嫁了个傻子相公的消息迅速的在村里传开了,有人唏嘘这么好一个姑娘的终生就这么毁了,也有人幸灾乐祸她倒了这么大的霉运,不管别人什么样的想法,慕娘只庆幸藏野男人的事儿总算是给掩盖过去了,不然在这么节操比命还重要的古代,还是这么一个穷乡僻壤,村民为了遮羞将她浸猪笼了也不为过。

乔老太太和季氏灰溜溜的回了乔家,乔家便没了安宁之日。

老太太坐在炕上,一手拍着床板儿,哭天抢地:“那没脸的小贱蹄子真真儿的是反了,连我这老祖宗都不放在眼里,还敢对我下手,哎呦,我的腰啊,我非得撕了那小畜生的皮不可!”

乔大志听的不耐烦了,一拍桌子,怒喝道:“谁让你去招惹她的?她现在名声臭的跟什么似的,你还非得巴巴的往跟前凑,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乔家的人似的,我早说只要和她们把关系断干净就好,你非要去找事儿,你这次去她们家闹了这么一通,不知道多少人在后面看着笑话呢!”

乔大志向来注重颜面,本来因为被慕娘连累的在背后被人戳脊梁骨已经很暴躁了,如今老太太赵氏又去不知羞耻的闹了一通,越发的显得他们乔家和那不要脸的孙女儿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了。

老太太原本想着乔大志不说安慰安慰自己,怎么也该和自己同仇敌忾,没想到他竟然还责怪起她来了,心里郁闷的不行,哭嚎的更厉害了:“哎呦,你个杀千刀的,我如今被那娘俩儿欺负成了这幅德行了,你还怪起我来了,那个不要脸的小贱人藏了野男人,你反倒看的下去了,哎呦我的腰啊,我不活了!”

一旁的小儿子乔远真看不下去了,开口道:“娘,外面都说了乔慕娘的那个男人是她相公,你又何必死抓着这个结不放?旁人议论起她来,总要和咱们乔家沾上关系,到时候白白丢了脸面有什么好?爹都说了,她们娘俩和咱们没关系,咱们就不要理会她们的事儿了,白白的被她们惹的一身骚。”

乔远真话里话外都是在和乔慕娘撇清关系,语气里尽是鄙视。

老太太被自家最宝贝的小儿子呛了一通,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生生愣在了那里。

乔大志冷哼一声:“你这头发长见识短的无知妇人,远真是要考功名的人,这名誉是比命还重要的东西,咱们家和那娘俩儿扯上了关系,毁了名声,就是在毁远真的钱途!”

老太太这才醒悟过来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也不敢乱嚷嚷了,只好低低的抽泣着抹眼泪。

季氏原本还想趁着老太太对慕娘置气的时候,跟带着哭诉一下她被打了耳光的事儿,可看现在这情形,连老太太都不敢再多说一句,毕竟乔远真就是全家的宝贝,不论啥事儿,都得以他的名誉为重心,这会儿子季氏自然也不敢再闹,只是心里愤愤然的,觉得自己吃力不讨好,白挨了三个耳光不说,还里外不是人。

四房媳妇刘氏瞥了一眼脸颊肿的老高的季氏,心里痛快的嗤笑着,这没脑子的女人,除了会跟在老太太身边拍马屁敲边鼓还会做什么?活该白白挨这么一顿打!

季氏感觉到了刘氏嘲笑的目光,转头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偏偏刘氏也不是个好对付的,毫不示弱的迎上了季氏的目光,季氏心里那个恨啊,衣角都快被她绞烂了,偏偏还就是不敢说半个字。

老四乔远明一向最注重孝道,看着自己的娘受这等欺负,偏偏还被五弟和爹骂了一顿,自然有些看不过了,正要为老太太赵氏说几句,却不想被自己家媳妇儿刘氏死死的拽住了衣袖,刘氏狠狠的瞪着他,示意他不要乱出头,这个相公,就是个没脑子的愚孝儿子,就因为那直肠子的性子,在家里不知吃了多少亏,如今又不知悔改了。

乔远明被刘氏扯住,心里自然不痛快,毕竟是封建大男子主义,谁愿意一天到晚被自己媳妇儿管制着?素日里大事儿都由她做主就罢了,现在他连要去帮着自己的母亲说句公道话她竟然还要阻拦,乔远明火气蹭蹭蹭的上来了,使劲儿的想甩掉刘氏的手。

两人正僵持着的时候,便听乔大志发了话:“罢了罢了,都散了,赶紧吃完午饭去下地干活儿,不然今儿的活计做不完,都一个个傻愣着干什么!”

乔大志脾气一向不咋的,大家自然不敢忤逆了,立马各自散去。

乔远明狠狠的瞪了刘氏一眼,甩袖出去,刘氏跟在后面,一起回了他们的厢房。

一进屋子,乔远明就开始发火:“你又是那根筋不对?我娘受了这等委屈,我不过想去说几句公道话,你拦着我做什么!”

刘氏径直绕过他,看也没看他一眼,面无表情的拿过炕头上的绣篮开始打络子:“我的确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做,来管你这没脑子的东西。”

刘氏的傲气和对他的忽视严重打击了他身为男人的自尊心,怒气当即更盛了:“刘翠柳!你别给我摆出一副高架子来,别忘了这家里的当家人是谁!”
------------

第6章 叉鱼神技

刘氏一副看了天大的笑话一般的样子:“你现在在和我说当家人是谁?刘远明,你还好意思提当家人三个字吗?我们这个家,要是真的让你来当,咱们娘儿几个全都不用活了!刚刚爹气的那么厉害,这个家里谁不知道四弟的钱途就这个家的天,谁敢拿四弟的钱途不当回事儿就是触了爹的逆鳞,你还偏偏要凑上去帮着你娘说话,到时候白白的找一顿骂,惹的爹不开心不说,还得罪了四弟,你是自找罪受吗?”

乔远明冷哼一声:“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口口声声说是为我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心思,你本就看我娘不顺眼,这会儿子见她吃瘪,心里不知道怎么乐的呢!百善孝为先,我一个当儿子,看着自己母亲被人打了,还坐视不管,这就是你说的聪明吗?”

“呵!是啊,我的确看你娘不顺眼,你不是早知道了吗?你那么孝顺,何不早点把我给休了,免得我这不懂得孝顺的媳妇儿膈应你!”刘氏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了,她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大的悲哀就是嫁了这么个没脑子的相公!

“刘翠柳,你别蹬鼻子上脸·······”

“爹,娘,吃饭了,”门口一声稚嫩的童音打断乔远明的话,几个孩子怯生生的站在门口,虽然爹娘的吵闹对于他们而言已经习以为常,但刚刚娘亲嘴里说出来的休妻还是吓了他们一跳,生怕自家爹爹一怒之下写了休书,这才出来打断。

乔远明看了自家孩子一眼,心里涌现出一股子心疼,便不想再吵,只瞪了刘氏一眼,冷哼一声拂袖出门。

孩子们连忙涌进了屋里,团团抱住刘氏:“娘亲。”比起愚孝的父亲,孩子们到底和娘更亲近。

刘氏眼角一片湿润,若不是为了这些孩子,她又怎么愿意继续呆着受这份气?

大房那边虽然也总是吵闹不休,可一旦面对利益问题,两口子总是能立即站到统一战线,可那乔远明偏偏是个愚孝的脑子,做事死板不说,还处处干吃力不讨好的事儿,被老太太拿捏的死死的,刘氏连私房钱都不敢给他知道了,不然指不定他哪天就将钱交到了老太太手里。

刘氏抹了把眼泪,到底没哭出来,拉着孩子们往外走:“去吃饭吧,不然没菜了。”

慕娘想着晚上给林氏炖锅鱼补补身子,便自己拿了把鱼叉去河里抓鱼,二两自然是跟着的,这男人就像个牛皮糖一样,半刻离不得慕娘,慕娘有时候都无尽感慨,他到底是把她当媳妇儿还是当妈了?

二两高高大大的身子,背着一个秀气的小背篓,画面十分诙谐,这背篓是慕娘往日用的,家里没有大背篓,只好这么将就着了,二两到没觉得有什么,虽然勒了点儿,但是作为男子汉,一定要给自己媳妇儿背篮子!

村里只有一条清水河横穿了整个村庄,河边的土地都是非常肥沃的,庄户人家一般都住在河岸边,只是像慕娘她们家那种贫穷的情况,自然住在村庄最偏远干旱的地方,慕娘走了好一会儿才到了河边。

三两下脱了鞋袜,挽起库管儿袖子,便要下河,二两连忙拦住:“娘子,我陪着你下去。”

慕娘将二两按在地上坐好:“你身上有伤,沾水了就发炎了,你乖乖在这里等着我,给我看好鞋袜背篓,可不能让人偷了!”慕娘故意这么说,算是给他安排个任务,不然他这小孩子性子,肯定死活要跟着她下水。

果然,二两笑着点了点头:“我一定给娘子照看好,娘子放心去吧。”

慕娘揉了揉他的头:“好。”傻子也有傻子的好处,好骗!

路过的老汉老薛头见慕娘举着鱼叉正要下水,土坡村不大,里面的村民大都认得,他自然知道慕娘家的情况,心知是没吃的东西了,才到河里来搏一搏,便喊道:“丫头,别白费力气了,叉鱼可是个技术活儿,不是那么好做的,这天气凉的很,别白白的冻坏了身子。”

慕娘已经下了水,回头看了一眼那老汉,记忆里搜索了一番,便知道他是这村里捕鱼专业户老薛头,见他好心提醒她,慕娘自然也笑脸回应:“没事儿,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试试罢了。”说着,便转身往水里走。

老薛头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小丫头简直是自找苦吃,河里的鱼儿不但灵敏,而且一般人的准确度远远没有达到那个标准,像她那样的新手,不练上十天半个月,一条鱼都难以抓到。

慕娘自然知道老薛头担心的是什么,可她却并不是一般的古人,作为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女性,她知道光照入水中后产生的折射,会导致你看到的“鱼”其实只是个虚影,真正的鱼所在的地方实际存在一定的角度偏差。

而她却能够快速的运用折射公式在脑海里进行一个角度的计算,从而确定鱼儿所在的真实地点。

忽而看到自己右前方一条大鱼正摇着尾巴悠哉悠哉的游动着,慕娘嘴角扬起一个明艳的弧度,举着鱼叉悄悄的逼近,手起叉落,快,准,狠,一抹猩红的血迹在水底蔓延开来,慕娘举起鱼叉,高兴的冲着二两大喊:“看,咱们的鱼,好大的鱼!”

二两欢呼了起来:“娘子好厉害,一下子就插到了大鱼!”

那一旁的薛老头瞬间傻了眼,原本还想劝着慕娘不要再执拗了,没想到她第一下就插到了鱼,他打渔这么多年,手气也没这么好过,这简直······太丢脸了!

慕娘举着鱼叉走到了岸边,将鱼交给了欢呼着的二两:“你先拿着,我再去试试。”

薛老头儿也围了上来,看着慕娘手中的鱼,不禁惊呼了起来:“还真是插到了!”

慕娘不禁被薛老头逗笑了,挠了挠头:“可能老天爷都可怜我没饭吃,这才赏了我这么好的运气。”

薛老头儿自然是信了,连连点头:“这手气的确是好啊,一下子就插到了。”

二两的眼里瞬间对慕娘染上了崇拜,自己也跃跃欲试,慕娘看出了他躁动不安的心,揉了揉他的头:“等你伤口好了,我再带着你来叉鱼,好不好?”
------------

第7章 不干不净

“嗯!好!我一定快快养伤,帮着娘子叉鱼!”

薛老头儿也在一旁看着慕娘叉鱼,原以为慕娘的好运气这就用完了,没想到没一会儿的功夫,慕娘又插了两条鱼,一双眼睛瞪的比鱼还大,慕娘呵呵的笑了两声:“看来我运气还真是不错。”

为了打消薛老头儿的疑心,慕娘又在水里随便叉了一会儿,自然是一无所获,薛老头儿心里虽然还是有疑虑,却也找不到原因,只好作罢,摇了摇头走了。

慕娘上了岸,坐到草地上,二两兴奋的接过慕娘手里的鱼放入背篓里:“今天晚上可以吃大餐咯!”

慕娘看着他孩子气的笑容不禁莞尔,正要找鞋袜穿上,却被二两抢了先:“我来,我来。”

二两坐在慕娘脚边,用衣摆擦拭着慕娘小腿和脚上的水珠,动作十分生硬,想必是头一次做这种事情,慕娘看着他专注的样子,心里顿时暖暖的,也不打断,只是让他来。

二两给慕娘擦干了水,才给她将鞋袜穿好,一边穿还一边用稚气的语句说着:“我是娘子的相公,以后娘子的事情都是我的事情。”惹的慕娘“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二两刚刚给慕娘穿好了鞋,便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尖锐的嗤笑声:“果然是不要脸的货色,光天化日之下还这么不知羞耻。”

二两“噌”的一声站了起来,怒声道:“你瞎说什么!”

乔莲花在看到二两的容颜之时,不禁愣了一下,她只听说慕娘嫁了个傻子,却不知这傻子竟然生的这般好看。

慕娘认出了这是季氏的女儿乔莲花,想必是心里气不过她打了季氏三个巴掌,这会儿子正好碰上他们了,便想出言奚落了。慕娘站了起来,拉着二两道:“好了,别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人影响了心情,我回去给你煮鱼汤喝。”

乔莲花这才缓过神来,心里暗恼自己方才的失神,让别人看见,还以为她对那个傻子感兴趣呢,当即对着慕娘和二两骂道:“也不知是谁带野男人出来招摇,还生怕别人不知道那点子龌蹉事儿似的,光天化日之下卿卿我我。”

慕娘冷声道:“我们是认认真真拜过堂的夫妻,别张嘴闭嘴野男人的,一个姑娘家,嘴里尽是些不干不净的东西,脑子里也装了一大堆污秽思想,真不知道,一个黄花大闺女哪里学来的这些,莫不是经常接触?”

乔莲花脸色一白:“你!”连忙四下张望了一番,确定有没有人,姑娘家自然注重名誉,慕娘这番话若是落入了有心人的耳里,她就不用嫁了。

二两得意的哼哼了一声:“不干不净!”

快捷键← 共115页 上一页1 2 3 4 5 6 7 8 9 10 ...115下一页 快捷键→

优秀作品推荐

本站已与17K小说网、书海小说网、飞库网、凤鸣轩、看书网等原创网站结为战略合作伙伴和授权版权合作,为读者提供原创TXT下载。
本站所有电子书只有免费章节,如果你喜欢某本小说,请到合作的授权媒体网站付费阅读VIP全本电子书,本站鼓励购买正版小说,支持原作者的创作。
本站拒绝任何色情低俗小说,一经发现,请您用邮件联系我们,举报邮箱:txt8(at)txt8.net,我们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即刻删除!
txt小说下载吧永久域名:www.txt8.net